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三十一章 冷玉蓉,京城事

时间:2017-10-21作者:葫芦蓁蓁

    “哈哈,我知道你是叶蓁,还看到纪家的公子带你进了别墅”

    姚远调侃着摸了摸头,却没有恶意。

    她也能看得出,面前的女孩子姿态随意而淡然,清透的眸子如星空般宁静而悠远,一看就不是会贴着富豪向上攀爬的菟丝花。

    “我叶姐姐可是有男朋友的人,那家伙顶多算个朋友吧”

    农樱很快给司缪大神正了名分,想了想纪飞的所作所为,也略有些认可。

    就在这时,姚远的手机响了。

    “什么?那些人又来了?那你为什么还要回家?是跟着你回来的吧?我都都搬了多少次了,我拜托你,也为我想想好不好!”

    接起电话,姚远脸上有些难看。

    不知那边说了什么,让她面色发白,紧紧捏起了拳头,好像十分气愤。

    农樱侧过脸看了看一脸淡然的叶蓁,再看看恨不得把电话那头的人打一顿的姚远,缩了缩脖子,果然被叶姐姐看上的人都不太正常。

    “不好意思,我要先走一步了!”

    姚远挂断电话,急匆匆地拿起自己的厨具。

    叶蓁很冷静地从她手中拿过手机,把自己的号码和农樱的号码都录入进去,因为她大多数时间手机处于无信号状态,有备无患。

    “我的电话和农樱的电话”

    看着递回到面前的手机,姚远微怔,旋即接下,认真点了点头。

    “谢谢”

    随着这声很轻的道谢,姚远抱着厨具跑出了很远。

    农樱看着她的背影,摇了摇头。

    “好了,我们先回去吧”

    叶蓁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了。

    “好”

    两人打了车回到海蓝郡。

    *

    纪飞的妈妈胡青也是个雷厉风行的人,决定了之后傍晚就搭飞机回了京城。

    来接机的是胡家的管家,也是从小看着胡青长大的张伯。

    “小姐,回来就好啊”

    看到胡青,管家脸上就笑开了花。

    自从她嫁到海城去,就很少会回来了。

    “张伯,最近身体还好吧?”

    胡青看到熟悉的地方,熟悉的人,一时间也有些感慨。

    她确实已经很少回京城了,也只有过春节会来转转,本想让父亲跟她一起到海城去生活,却被拒绝了,说是老一辈不愿意搬来搬去的,念旧。

    “身体啊好着呢!”

    张伯笑着应了,开车一路向胡家而去。

    虽然是从权力中心退下来的,但胡家底蕴不浅,坐落在一个范华的庄园中。

    胡青刚下车,就看到站在门口迎接她的父亲。

    “爸,天这么冷,出来干嘛!走走,咱们快进去!”

    胡青皱眉,搀扶着父亲进了门。

    “你这丫头,怎么好好想着回来看我这老头子了!”

    虽然上了年纪,但胡老还是精神健硕,吹胡子瞪眼的。

    “我这不是想爸爸了,不过看您这劲头,看来是过得不错哦”

    胡青笑眯眯地调笑着父亲,做儿女的,只要看到长辈身体健康就够了。

    “行了,说吧,到底是什么事儿!”

    胡老斜眼看了自己女儿一眼,压根不信。

    “也没什么,就是想看看玉容,我也好久没见过她了”

    抿了抿唇,胡青还是说出了这次回来的目的。

    她知道叶家和冷家都处于风暴的中心,外人看似光荣,其实内里的苦难也唯有他们自己才清楚,但她没办法不回来。

    听到她的话,胡老皱起了眉。

    “你还是打消这念头吧,叶家最近出了些事,你怕是进不去他们家的门”

    看着满脸心事的女儿,胡老还是给她泼了一瓢冷水。

    “出了事?什么事?”

    胡青有些不解,依叶家现在的权势,能有什么事。

    现在已经不是多年之前的发展期,只要叶家有叶流华,就不会倒。

    “诶,跟我来”

    胡老叹了口气,带着胡青上楼去了书房。

    有些话不能说的那么明白,以防隔墙有耳啊。

    “爸,到底是什么事?”

    胡青有些着急了。

    既然是流传在上流圈子中的事,那应该就不会是小事。

    她不想消息还没传给冷玉蓉,就又出了新的变故。

    “叶家的女儿不见了”

    胡老声音有些凝重地说道。

    叶承欢是连接叶家和冷家的孩子,一旦出了什么事,那都是极其严重的,更别提失踪了那么久,一直联系不到。

    “什么?就是那个当年从孤儿院找回来的孩子不见了?”

    胡青惊呼一声,有些不敢置信。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说不见就不见。

    “嗯,就是那孩子,听说是出门历练,你也知道叶家和修者联盟接触的事,为了能更有把握被收为弟子,就带着人出去历练了,这一历练就没了消息”

    胡老摇头说着,偏偏是在这个紧要关头。

    “爸,这事情已经传开了?”

    胡青深吸了一口气,问道。

    “只是我们这几个老家伙知道,具体还不太清楚”

    这些上了年纪的领导人都是老狐狸一样,什么消息都瞒不过他们的眼睛。

    “爸,不瞒你说,我这次回来要见玉容,也是和那个孩子有关”

    胡青皱眉,她也不知道那孩子消失的是好,还是不好。

    “怎么,你知道那孩子的消息?”

    闻言,胡老瞬间站了起来,和那孩子有关的可都不是小事。

    这几乎关系着风暴的爆发点,他并不希望胡青牵扯进去。

    “不是,爸,当年的事情你应该比我还要清楚,那个孩子是在孤儿院中找到的,就昨天我见到了一个和玉容长得很相似的孩子,也在海城,当年她出事也是在海城小镇,这之间难道不是有什么关联吗?我总觉得是个大阴谋!”

    胡青踱着步子,语气有些焦躁不安。

    她只希望自己的好朋友能幸福,却没想到她那样一个诗画般的女子,却命运多舛,有时候她都庆幸自己嫁的是商人,而不是权门中人。

    听到她的话,胡老面色瞬间变了。

    “胡青,这话可不能乱说!”

    不管那孩子是真是假,她已经在叶家生活多年,如今还要被修者联盟收成弟子,已经不再是个简单的孤女,而且冷叶两家绝不会忍了这口气。

    那孩子是假的还好,若是真的,那舆论的风暴就会直指消息发布者。

    国家和修者联盟相辅相成,他也曾和后者接触过,里面都是些非常护短且蛮不讲理的老头子,仗着超脱于普通人,言辞间总是要高人一等的。

    “爸,有些话我必须和玉容说,你要帮我!”

    胡青抿唇,她不想让心里的疑团越来越大。

    那个找回来的孩子,是真孩子还是假孩子都没关系,她现在想做的就是见见冷玉蓉,那个已经多年未见的好友,这是她回来的最大的目的。

    看着胡青坚定的面容,胡老叹了口气。

    他什么都没说,背着手离开了书房。

    胡青有些内疚地看着父亲离开的背影,她知道,他这是答应了。

    第二天,胡家的车子就开进了军区大院。

    胡老打着拜访叶老的幌子,带着胡青进了叶家。

    “老胡,怎么想着到我这儿来了!”

    叶老是个精神烁烁的老者,看上去非常睿智。

    只是也不知是不是最近的烦心事太多,导致面上有些许疲惫之色。

    对于胡老的到来,他还是感到有些诧异的。

    当年发生那些事,胡家就慢慢离开了权力的中心,和他们这些老友也渐渐不再联系,只是偶尔打个电话问候一声而已。

    今天这么突兀的来访,还真是多年来的首次。

    “还不是我家这丫头,想着来拜访你,顺便见见玉容,你也知道这两个孩子从小关系就亲近,耐不住她软磨硬泡,这不,我就厚着脸皮来讨一杯茶喝!”

    胡老哈哈大笑,有些无奈地看向身后的胡青。

    “老爷子,我看您这身体是越来越好了!”

    胡青上前,笑容满面的和叶老问好。

    “是青丫头啊!你这一嫁人就再也见不到影儿了,现在舍得回来了?”

    叶老也是从小看着胡青长大的,虽然多年未见,却也不觉得陌生。

    明明当年是个小丫头,一转眼都这么大了,真是沧海桑田。

    “哪里,这不就回来了!老爷子,我想见见玉容…”

    在叶老面前,胡青就像个孩子。

    她也没拐弯抹角,直白地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当年发生那样的事,冷玉蓉成了植物人,自此之后叶流华就把她整个保护起来,生怕外人接近一步就再出什么不可控制的事情一样。

    她当时也是年轻气盛,被拒绝后就再也没来过。

    而且叶流华那人看着也着实可怕,这些年更是冷的像个冰做的人。

    很快,胡青就知道了什么叫说曹操曹操就到。

    她刚说完,门外就响起了坚硬的脚步声,仿佛重锤般,给人巨大的压力。

    来人踩在大理石的地板上,发出的声音就像是踩在人的心上。

    “父亲,胡老”

    叶流华对着胡老点了点头,表示敬重。

    尽管过去了十多年,但他的样子也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一袭军装,肩上的肩章晃得人眼花。

    叶流华脸上线条很硬朗,长得很好看,可是他浑身铁血的气息让人有些害怕,那浓浓的阴郁和冰冷,仿佛看一眼就能把人冻结。

    胡青暗自撇嘴,这么多年了,还是这副德性。

    “流华,青丫头想见见玉容”

    叶老看了看胡青,说道。

    对于自己这个儿子,他还是很满意的。

    多年前,如果不是他以铁血手腕力挽狂澜,也没有现在的叶家。

    就是这样一个儿子,对待感情却从未改变过,有时候固执的让人害怕。

    别说是外人,就是他这个父亲,有时候要见见儿媳妇都需要经过这个儿子的批准,可见他对妻子保护的有多么严密。

    不过这些年玉容的身体好了些,他也不再那么谨慎了。

    闻言,叶流华冷淡地扫了胡青一眼。

    “这次你总要让我见见玉容了吧?”

    看他不说话,胡青语气有些着急。

    这臭小子,小时候就不讨喜,长大之后更让人讨厌了。

    “我带你去”

    叶流华并没有拒绝,而是冷着声音说道。

    听到他答应,胡青缓缓松了口气。

    对着胡老和叶老点了点头,叶流华就向后院走去。

    胡青赶忙跟了上去,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

    叶流华这人,心思转变太快,让人摸不着头脑,还是小心点为好。

    叶家后院很大,绕过花园,就来到一栋安静的小楼。

    这楼和整个叶家就像是与世隔绝了一样,楼下都是玻璃花房,栽种着并不名贵的小雏菊,星星点点看上去极为漂亮。

    见此,胡青挑眉扫了一眼叶流华的背影。

    这人,虽然性格很糟糕,但是对玉容还是不错的。

    小雏菊,是冷玉蓉最喜欢的花。

    站在楼下,叶流华眸光微暗。

    他只是抬头看了看二楼主卧的方向,并没有上去。

    “你自己去”

    说完,就踩着军靴离开了这里,整个人冷淡到极点。

    胡青虽然疑惑,却也不在意。

    她推门进去。

    这小楼和外面的景色一样,安静地让人沉迷。

    里面没有很多佣人,只有一个她所熟悉的婶子——刘婶。

    刘婶是冷玉蓉母亲当年的陪嫁,从小就照顾着她,自从冷玉蓉嫁到叶家后,也跟着过来,要说起来,感情自然是极深的。

    胡青小时候也经常到冷家去玩,对刘婶也颇为熟悉。

    “刘婶!”

    看着在厨房忙碌的刘婶,胡青声音有些激动。

    她也好多年没见过刘婶了,这种感觉还真是让人想失声痛哭。

    听到呼喊,刘婶转回头来,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胡青。

    “你…你是青小姐!”

    都是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刘婶记忆中还是有胡青的。

    她有些不敢相信,没想到当年的孩子,现在也长这么大了。

    “诶!刘婶!”

    胡青眼眶有些泛红,她上前两步,抓住了刘婶的手。

    没想到多年后相遇,会是这样一幅场景。

    “好,好啊,真好!”

    刘婶有些激动,不知道该说什么,一个劲儿地说着好。

    她看了看胡青,还和小时候一样漂亮,脸上笑容更慈和。

    “刘婶,玉容呢?”

    擦了擦眼角的泪,胡青眼神略有些忐忑地问道。

    多年未见,她也不知道自己那好友现在变成了什么模样。

    “小姐在楼上呢!在楼上!青小姐来的正是时候,她见了你,不知道该有多高兴!走,今天就留在这儿,你们啊,好好叙叙旧!”

    刘婶说着,就拉上胡青的手,向楼上走去。

    她眼睛有些亮,这么多年了,曾经小姐的手帕交都散了,真是好不容易能见到一个,有人惦记总归是好的。

    二楼只有一个房间,空荡荡,静悄悄的。

    刘婶推开门,声音中带着些喜气:

    “小姐,你快看看谁来看你了!”

    胡青这时也看到了房间内的身影,她坐在轮椅上,看着落地窗外大片大片的小雏菊,消瘦的背影孤独而寂寥,看着就让人心疼。

    胡青的眼泪瞬间就止不住的落了下来。

    而听到刘婶的话,那人也转回头来。

    她有着一张漂亮却病态的脸,岁月并没有掩盖她的美丽,青丝如瀑,气质典雅,只是眉宇间总是带着愁思,好像有万般愁苦之事。

    冷玉蓉一眼就看到了胡青,她正奔溃地大哭,像个孩子。

    看着这样的她,冷玉蓉笑了,笑着笑着却也落下了泪。

    “小青蛇,哭哭唧唧的可不像你!”

    有些费力地把轮椅推动,面向胡青。

    冷玉蓉声音带着些许打趣,嗓音中的欢喜却掩盖不住。

    “玉容,玉容,玉容!”

    胡青再也控制不住,扑过去一把抱住了冷玉蓉。

    她大喊着,声音中满是痛色。

    腔调是很熟悉,这一生中,也只有她会用这种调笑的语气叫她小青蛇。

    冷玉蓉也闭着眼睛抱住了胡青,泪珠不断划过。

    看着两个抱头痛哭的孩子,刘婶也擦了擦眼角,关门离开了。

    楼下,原本离开的叶流华又走了回来。

    他站在花丛中,听着传入耳畔中的哭声,抿起了唇。

    过了许久,才踩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小楼。

    小楼房间,冷玉蓉拍了拍胡青的后背。

    两个就要年过半百的人,竟然就这么哭起来,想想也有些好笑。

    “好了,你这么多年没来看我,要哭也应该是我哭才对”

    伸手擦去胡青眼睛的泪,看着她兔子般通红的眼睛,冷玉蓉笑着说道。

    “你可拉倒吧,我不来看你还不是因为叶流华那臭小子!你当时那个样子,他把我赶出去了,你的消息我几乎是不知道的,想见你一面好难!”

    有些人就是这样,尽管多年未见,但再见时也不会觉得陌生。

    这种相隔多年,没有半点隔阂的,才叫真朋友吧。

    止住哭声,胡青就忍不住吐槽起叶流华。

    怎么也要把当初受的苦一吐为快,必须让玉容好好管教。

    冷玉蓉认真听着,时而笑一笑。

    “玉容,你的身体好多了吧?”

    胡青上下检查了检查冷玉蓉的身体,脸上满是担忧。

    “放心,既然坐起来,就不会再倒下”

    冷玉蓉看似柔弱,说出的话却带着一股硬气。

    不管是为了心里的疑惑,还是自己的家族和亲人,她都要好好活着。

    “看到你这样,我就放心了!”

    胡青紧紧抓着冷玉蓉的手,一直看着她,像是要把这些年没看到的样子都刻在心里,有时候她在想,如果当年的事没有发生,结果会不会不同。

    “你怎么会突然回来?”

    冷玉蓉有些疑惑地问道。

    她知道胡青当年是嫁到了海城,那个她曾出事的地方。

    “玉容…”

    胡青张了张嘴,好不容易鼓足勇气要说出口,却被刘婶打断了。

    “小姐,青小姐,吃点东西吧,甜粥,你们小时候都爱吃的!”

    刘婶端着两碗带着香糯滋味的粥,熟悉的味道让胡青有些怀念。

    “谢谢刘婶!好多年没喝过了,不知道婶子手艺退步了没!”

    胡青笑眯眯地端起粥,喂到嘴里,还是当年的味道。

    她若和冷玉蓉站在一起,就不是个温柔的人,小时候的胡青是格外淘气的,而冷玉蓉就是那个别人家的孩子。

    只要和冷玉蓉在一起,她才会表现出自己的另一面。

    “刘婶做的粥一直很好喝,怎么样,是不是后悔这些年没再来看我了”

    冷玉蓉也笑着端起粥,一口一口喝了起来。

    这种两个人一起喝粥的情景好像已经好久没有过了。

    “小姐,你已经好久没这么笑过了”

    刘婶眼圈又有些红,她的声音感慨而欣慰。

    闻言,冷玉蓉嘴角的笑微顿,旋即摇了摇头。

    是啊,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刘婶,麻烦你去告诉我爸爸一声,今天我想在这里陪玉容”

    喝完粥,看着冷玉蓉,胡青说道。

    有些话,她想等到夜深人静时再说。

    “好的青小姐,我这就去!”

    刘婶点了点头,匆匆忙忙走了,她巴不得胡青留下来陪着冷玉蓉。

    “刘婶还是偏心你啊~”

    胡青有些吃味地撇撇嘴。

    “好了,张伯还不是同样偏心你吗,都多大的人了,还和小时候一样”

    冷玉蓉笑着摇了摇头,胡青的性子,还是没有任何变化。

    “对了,我听说那个孩子最近出了些事?”

    胡青抿了抿嘴,还是问出了这句话。

    她知道,孩子联系不到的消息绝对不会有人瞒着冷玉蓉。

    她是个非常爱孩子的人,一旦有什么事,都瞒不过她。

    闻言,冷玉蓉脸上的笑沉了下来,冷淡地点了点头。

    “是,那孩子又不知道去了哪儿”

    提起叶承欢,冷玉蓉并没有多少慈爱,反而冰冷的像是在说一个陌生人。

    见此,胡青眸子微动。

    在她的印象中,冷玉蓉可不是个严母。

    当年还没出事时,她刚怀上孩子,就隔三差五打电话来和她研究育儿经,语气里是满满的母爱,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东西都留给孩子。

    “玉容,你难道不担心吗?”

    胡青有些疑惑地问道。

    虽然她也觉得那个孩子和冷玉蓉没有什么相似的地方,性情上也和叶家人大相径庭,但相处多年,难道真的半点感情都没有?

    “那孩子本事大,不需要我操心”

    冷玉蓉笑了笑,说出的话不知是夸奖还是讽刺。

    不过她声音真的极为冷淡,好像是真的不关心那个孩子的死活。

    胡青抑制住了想要问下去的冲动,自然而然地转换了话题。

    冷玉蓉也当作不知,和胡青谈论起了别的。

    这么多年的变化,可说的东西恐怕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有时候闺蜜间的感情可不分年龄,说着说着,时间眨眼即过。

    今天冷玉蓉不需要刘婶来照顾,一切事情都是胡青亲力亲为。

    直到天色渐暗,两人才躺在床上。

    “我们已经好久没一起睡了,还记得上学时候,我时常赖在你家吃饭睡觉,我们好的就像是一个人,真是怀念那个时候”

    胡青伸手抱着冷玉蓉,声音带着点点笑意。

    “是啊,那个时候真好,无忧无虑”

    冷玉蓉眼神有些直,不自觉地说着话。

    两个人的思绪飘得很远,像是已经回到了当年。

    “

    树阴蔽日的校园小道。

    ”玉容,今天我要在你家住!“

    中学时的胡青脸上满是稚气,周身也没有沉淀的风韵。

    她是胡家的人,自有一股别人没有的气场。

    ”好,只要你不怕胡叔叔揍你就好了“

    穿着中学制服的冷玉蓉笑着说道。

    那个时候的冷玉蓉面容美丽,眉宇间满是诗韵,手中捧着一本书走在林间小道上,引得不少男孩子注视,如同一朵冉冉开放的百合花。

    ”好吧,我怕…“

    听到冷玉蓉的话,胡青瞬间蔫吧下来没了说话的兴致。

    见她如此,冷玉蓉轻笑,银铃般的笑声悠悠然传了出去。

    中学时的冷玉蓉和胡青绝对是校园中少有的漂亮姐妹花。

    不论是姿容,气质,成绩,背景,都远远把别人甩在身后。

    ”

    学生时代是最没有烦恼的,回想起时,总是好的回忆。

    “你一直都是女神啊,那时候追求你的人何其多”

    胡青扯起嘴角,目光中有些许调侃。

    她是很优秀,但和冷玉蓉在一起,光芒也会被掩盖。

    “你不也一样”

    冷玉蓉无奈地看向胡青,两个上了年纪,都当了妈妈的人居然在夜深人静时谈论年少时的追求者,这话若是传出去,那就好玩了。

    “我可不一样,我就是没想到你最后还是嫁给了叶流华”

    说到后半句,胡青声音有些低迷。

    她一直记得,冷玉蓉的想法和她是一样的,不想再靠近权门,只想找个简单的人过平平淡淡的一生。

    叶家是永远不可能从权力的漩涡中抽身的,冷玉蓉的选择无异于跳进火坑。

    那时候她出国去做交换生,回来后就嫁了人。

    当她得到消息时,冷玉蓉已经和叶流华在准备婚礼了。

    她很不解,想要询问,却也不知道从何问起。

    “是啊,人的一生总要疯狂一次,可是,疯狂却要为自己所做的付出代价,而我的代价就是孩子,那是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的痛苦”

    冷玉蓉声音很平淡,只是眼角却有泪溢出。

    她想起当年在暮水镇发生的一切,忍痛舍弃的孩子。

    “玉容,我一直想问你,为什么那孩子失踪…”

    胡青凑到冷玉蓉耳边,小心翼翼地问道。

    这件事很有可能牵扯着什么秘密,必须要谨慎些。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不关心她”

    冷玉蓉问话时带着些笑,笑容有些冰冷。

    胡青没有回答,气氛一时间有些沉默。

    是,她很好奇。

    当初费尽千辛万苦找回来的孩子,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态度。

    她这样的态度,反而让她心中的想法开始明晰起来。

    “那个孩子,不是我的孩子,她绝对不是我的孩子”

    冷玉蓉轻声说,后一句更加肯定。

    她说这话时,才有些许人气。

    证实了心中的猜想,胡青缓缓输出一口气。

    “玉容,我有件事想和你说”

    抿了抿唇,胡青握住了冷玉蓉的手,声音郑重。

    “嗯?你今天说话有些吞吞吐吐,这可不像你”

    冷玉蓉回眸看向胡青。

    她不会隐瞒胡青任何事,就像儿时交换的秘密一样。

    她知道,无论是什么话,胡青都会帮她隐瞒,就像一个称职的旁听者一样。

    “我在海城,见到一个孩子,那孩子长得和你年轻时候很像很像,那一刻,我几乎以为看到了你!不止是长相,更像的还是她的气质,悠悠淡淡,明明年纪不大,却仿佛一泓波澜不惊的泉水,而且她也在海城,你不觉得很巧吗?”

    胡青越说越激动,恨不得用笔墨把自己所看到的描绘下来。

    就在她说话时,冷玉蓉也反握住胡青的手,越捏越紧,到最后都有些颤。

    “不瞒你说,那个找回来的孩子我也见过,虽然长得和你有几分相似,但气质感觉却截然不同,让我没有半分亲切感,或许,你也是这样的感觉吧”

    胡青呼出一口气,把所有的想法都吐露出来。

    既然冷玉蓉觉得叶承欢不是她的孩子,那她也就不用藏着掖着了。

    “海城,海城…那孩子叫什么?”

    冷玉蓉声音有些发颤,她紧紧盯着胡青。

    她有一种预感,仿佛囚困她多年的牢笼会在下一刻掀开。

    “叶蓁,她叫叶蓁,巧的是她也姓叶,我觉得这也是一种缘分”

    胡青没有卖关子,爽快地说出了这个名字。

    话落,气氛仿佛凝滞了一样。

    冷玉蓉没有说话,只是愣愣地看着胡青。

    叶蓁…叶蓁…

    犹记得当年襁褓中细小的绣字,那是她亲自绣上去的。

    当年她迫不得已把孩子放在孤儿院,自己却遭到了重创,好多年后才有了意识,却只说得清“葫芦”和“孤儿院”这几个字。

    那时候,她多么想跟着他们一起到暮水镇去找自己丢失的孩子。

    可是,她力不从心。

    最后,孩子找回来了。

    那是个很可爱的孩子,长得和她也有几分相像,最重要的是她手中有她当年留下的葫芦,虽然只剩了一个,但那却足以证明她的身份。

    只是身为冷家和叶家纽带的孩子,不能马虎了事。

    dna验证,她的确是她亲生的孩子。

    但当时她身体抱恙,一直被叶流华保护着,并没有接近过自己的孩子。

    为了孩子,她努力想要让自己清醒过来。

    也许就是靠着母爱和生的意志,她又活了过来,是真正意义上的活着。

    哪怕双腿已经失去了重新站起来的能力,但她还有双手,可以拥抱自己拼命生下的女儿,那个粉粉嫩嫩,没有父母陪伴在外吃苦数年的女儿。

    可是,等她有力气拥抱女儿的时候,她却已经长大了。

    当她扑进她的怀里,用软糯的语气喊她妈妈时,她却没有半分开心,心脏在那一刻犹如破了洞的球,那种感觉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形容。

    她感到可怕的是,抱着这个女儿,她竟然没有半分欢喜!

    叶流华让她给孩子重新取个名字时,也下意识的避开了“叶蓁”这两个字。

    那一刻,她觉得有些羞愧。

    为什么她会对自己拼尽生命生下的孩子这样一副态度?

    她想对承欢好,可是,每次对她好时,都觉得格外难受。

    渐渐地,也就疏远了那个孩子,搬到了这个仿佛与世隔绝的地方来。

    那孩子或许也察觉出了她的不喜,也很少会来看她。

    时间一晃而过,那个让她不喜的孩子竟在京城打出了不小的名声。

    京城第一名媛,即便是当年的她都不敢如此妄称。

    冷叶两家本就处在一个极端危险的边缘,叶承欢却不知收敛,像是要把世间所有的目光都汇聚到自己身上,那种高高在上的姿态更是让她不喜。

    她把那孩子叫了过来,第一次训斥了她。

    那时,她乖乖听着,只是浑身上下散发的黑暗气息让她现在想起来都不寒而栗,到底是什么样的性情,能在母亲训斥时,一言不发戾气丛生?

    隐隐的,她察觉到了,叶承欢也许并不是她的孩子。

    玉葫芦,dna这些明明白白的证据,好像遮蔽了她的眼。

    但是,真正的母女血缘亲情,却是怎么都遮蔽不了的。

    她不相信自己会那么厌恶自己亲生的孩子,唯一能说明的就是她并非她的孩子,当年从孤儿院带回来时,找错了!

    没错,一定是这样的,她坚信自己的感觉。

    因为这样的感觉,她让叶流华重新去找。

    可是,却被拒绝了,所有人都以为她疯了。

    又一份dna证明摆在了她面前,却被她撕成了碎片。

    她不信,不信叶承欢是她的孩子。

    从那时起,她不愿任何人接触,沉默的像这件事中的局外人。

    那个孩子,叶承欢,竟然还活跃在京城上流圈中,真是可笑。

    只是她没想到,叶承欢竟然还想要染指修者联盟,脱离普通人的范畴,这样大的心思,怎么可能会是她冷玉蓉的女儿?

    更可怕的是,她觉得叶承欢对她产生了杀意…

    可惜,现在的叶承欢扎根已深,不是她这个残废能够撼动的。

    叶流华那个瞎了眼的男人也被她拒之门外,再没有半句话好说,这也是为了保护她自己,在没有找到自己的孩子之前,她还不能死。

    叶承欢不是她的孩子,那她真正的孩子呢?

    每每想到她亲生的孩子在外受苦,而这个冒牌货却享受着属于她孩子的一切,她就恨不得手刃了所有人,一群眼明心瞎的人。

    她没想到,就在一切尘埃落定,她即将绝望之际,胡青来了。

    她的字字句句都仿佛甘霖,让她看到了新的希望。

    回想往事,冷玉蓉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她很少有这么情绪外露的时候,但是这一刻,她却犹如泪腺奔溃般,抬手遮在眼帘上,所谓的喜极而泣就是这样吧。

    “玉容,玉容你怎么了?你别吓我!”

    胡青微怔,旋即面色大变。

    她声音急切地看着奔溃大哭的冷玉蓉,有些不明所以。

    认识这么多年,真的从没见过她这个样子。

    哪怕当初叶流华上战场连中五颗子弹,冷玉蓉也没有像今天这样哭过。

    “青青,我要去海城,我现在就要去海城!”

    冷玉蓉紧紧抓着胡青的手臂,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情绪有些激动,若非双腿不能动,恐怕现在就要飞奔离开。

    “玉容,玉容你冷静一点!”

    胡青大惊失色,赶忙制止了冷玉蓉的动作。

    “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我的孩子,那就是我的孩子,叶蓁就是我的孩子!”

    冷玉蓉撕心裂肺地喊着,病态的脸上因为激动染上了一抹潮红。

    她现在根本无法冷静,分离了二十多年的孩子终于有了找到的希望。

    听到她的话,胡青瞳孔一缩。

    她没想到,只是一个名字,竟然让冷玉蓉这么肯定。

    “我要去海城,我现在就要去!”

    冷玉蓉掀开被子,费力地挪动着双腿。

    就在这时,房门被踹开了。

    “玉容,玉容你没事吧?你冷静一点!”

    穿着军装的叶流华大踏步走了进来,一把抱住近乎癫狂状态的冷玉蓉。

    冷硬的脸上满是忧虑和心痛,再冷的男人,也有铁汉柔情的时候。

    他每晚都会到小楼下,总是怕妻子会遭受到什么意外,没想到今晚她情绪竟躁动到这个地步,这么多年了,他从未见过她这个样子。

    “你放开我!放开我!我要去海城,我现在就要去海城!”

    冷玉蓉捶打着叶流华的肩,冰凉的军装带着些寒凉。

    听到她的话,叶流华冷冷地看了胡青一眼。

    “好了,现在太晚了,明天,明天我陪你一起去好吗?”

    叶流华安抚似得拍了拍冷玉蓉的脊背,声音带着丝柔和。

    “流华,我要去海城,我要去海城!”

    冷玉蓉慢慢冷静下来,但还是一字一顿地说着这句话。

    “叶蓁”两个字,几乎贯穿了她所有的神经。

    而海城这个地方,则是她所有的希望。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