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二十八章 荒芜大陆,爱

时间:2017-10-21作者:葫芦蓁蓁

    这头,海妖族正准备着丰盛的晚宴。

    那边,一片荒芜大陆上。

    放眼望去,尽是看不到边的黄沙,人迹罕至,没有一点绿色的生机。

    黄沙中,偶尔可以看到安静萧条的镇子,镇子里有高大而面容丑陋的妖魔,他们肤色黝黑,头上有角,这是男性妖魔,力量奇大。

    与之相反,女性妖魔都极为漂亮,身材妖娆,脸上有神秘的黑色纹路。

    在沙漠最深处,有一栋被黑气笼罩的城堡。

    一道魔影闭目盘坐在古堡大殿最高处,和普通妖魔不同,他并不丑陋,反而生得俊朗不凡,除了肤色稍暗外,几乎和人族没什么不同。

    突然,他睁开眼,喷出一口黑血。

    “呵呵,有趣,有趣…”

    他伸出拇指揩掉嘴边的血,话语高昂,眼睛里却满是阴沉。

    不过是被召唤到一个强者凋零的大陆,竟然有人能彻底粉碎他的分身。

    他的分身也算是实力的一部分,失去分身,那就永久的失去了那部分实力,到了他这个地步,哪怕一个分身的实力都是极为重要的。

    他能够感知到一部分从分身上传回来的记忆和消息。

    那个男人,周身有神祇之威!

    让他感到奇怪的是,那块大陆怎么可能会允许那样的人存在?

    一旦超越界限,必然会被天道法则排斥,从而被驱逐。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原本以为可以随意侵占的地方,竟然出了这么一号人物,看来,事情变得复杂了,也不知放在那里的棋子如何了。

    “该去找他们商量商量了,那片大陆…”

    魔影话落,就消失在大殿中……

    当他再次出现时,就站在了另外一个大殿中。

    这个大殿与他的住所不同,灯火通明,人来人往,十分热闹。

    有三道魔影落于上座,两侧有些魔将。

    他们正兴高采烈地喝着酒,吃着肉,观看着大殿中央的歌舞。

    妖魔女子妖娆多姿,擅长媚术,她们穿着暴露,赤着脚载歌载舞,时而将目光放在三道魔影身上,带着不加掩饰的诱惑和勾引。

    “炽焰魔神?”

    突然出现在大殿中的魔影让周围妖魔一惊,旋即上座中才传出声音。

    闻言,妖魔舞女们纷纷把目光放在了炽焰魔神身上,眸色好奇。

    这就是荒芜大陆妖魔一族中最让人痴迷的魔神,炽焰?

    “哟,是炽焰啊,你这一向独来独往的个性,怎么跑到我的领地了?”

    正中央的魔影走了下来,他相貌有些粗犷,嘴边有獠牙,看上去很是有些丑陋,和对面的炽焰魔神相比,在模样上的确是差了一大截。

    他伸出蒲扇般的大手拍了拍炽焰魔神的肩膀,竟发现他身体有些虚弱。

    当即虎眸凛然,冲着大殿挥了挥手。

    得到他的示意,两侧的魔将和舞女都恭敬地退了下去。

    “怎么回事?炽焰兄且先坐下!”

    带着炽焰魔神来到上座,这才声音凝重地问道。

    他们妖魔一族向来感情极好,荒芜大陆共有七尊魔神,每尊魔神麾下都管辖着很多子民,平日里互不侵犯,只有重大事情时才会相聚在一起。

    “我失了一具分身”

    炽焰魔神声音阴沉,端起石桌上的酒灌入喉管,满是辛辣。

    “哦?是什么人能让你炽焰魔神吃了如此一个大亏?”

    “是啊,分身实力即便是本体的百分之一,也不可能说抹去就抹去,荒芜大陆可还没有谁有这种本事!”

    “炽焰兄,你可是有什么消息?”

    三道魔影都对此颇为好奇。

    要说起来,炽焰魔神的实力在七尊魔神中都属顶尖。

    妖魔一族向来看重实力,而炽焰魔神却是少有的智慧型魔神,他的一些筹谋也让他们十分称赞,要想让他这么平白吃个暗亏可不容易。

    “你们可记得我们即将侵占的大陆?”

    炽焰魔神将酒盏放下,略有些奇异的说道。

    “就是那个物资丰富,机缘深厚,却无甚强者的大陆?”

    对于华夏,他们记忆非常深刻。

    从远古开始,妖魔一族的祖先就看中了那个地方,只是一直没找到时机。

    而这一次的纪元之争,却将两个位面的距离推进了不少。

    数千年筹谋,就为这一次,他们自然都非常清楚。

    只要侵占了那块大陆,那他们妖魔一族必然会更加昌盛!

    “就是那里,你们也知道,我曾费了不少功夫将一枚种子送入那个大陆,这次她遇到麻烦,我的分身降临,却没想到遇到了个神秘人物”

    炽焰魔神摩挲着手指,脸上表情诡谲。

    “神秘人物?就是这个神秘人打破了你的分身?”

    “不可能,就算打破,分身力量还是可以回归,你怎么可能受这么重的伤”

    魔影们惊呼一声,但想了想还是觉得不敢置信。

    “这也是我奇怪的地方,我的分身像是消失泯灭了”

    炽焰魔神眯着眼,前前后后想不通自己的分身去了什么地方。

    他只看到分身被吸进一个黑洞漩涡,然后就丁点气息就未曾留下。

    “哦?那个大陆竟然还有这种人物?”

    据种子传回来的消息,那个大陆实力最强的也只是九品修者,他们也曾测试过,九品修者的实力根本不及一尊魔神的力量。

    “你们把消息都传下去,那个大陆,需小心行事”

    炽焰魔神如此说道。

    他的感觉并不是很好,那个大陆,绝没有他们筹谋想象的那么简单。

    “怕什么!我们妖魔一族积蓄了千年的力量,何惧之有!”

    其中一道魔影有些不在意,他并不觉得那样一个大陆会是他们的对手。

    “好了!听炽焰魔神的,毕竟纪元之争也是人族机缘,他们会产生进化,只是不知是何种力量,到时我们先打探清楚!”

    他们也不希望妖魔一族的筹谋和规划功亏一篑。

    好在华夏还有妖魔种子,届时只需要瓮中捉鳖即可。

    *

    华夏。

    海妖们热情地装扮着大殿。

    叶蓁和司缪则与海妖王,海妖王后坐在一起。

    “阁下,不知您此次到我们海妖族可是有什么事情要办?”

    海妖王端着酒杯,抬了抬手,问道。

    海妖一族从不与人族打交道,也没找得到他们的落脚点。

    此次,叶蓁和司缪可谓是帮了整个海族,也拯救了海妖一族,这种恩情已经不是普通的答谢就可了结的,若有什么难处他必须要施以援手。

    “并没有什么大事”

    叶蓁摇了摇头,她也没想到来到海族一族会出这么多事。

    她的本意只是救醒西穹,让卢云帮她到法庭作证揭露小彩虹而已。

    闻言,海妖王沉默了一会儿,对着身后的蛤蟆人点了点头,后者了然,离开了大殿。

    不多时,蛤蟆人就端着一个托盘回来。

    “阁下,您此次祝我们海族之功无以为报,这乃是三颗鲛人泪,一匹鲛纱,以及一枚鲛人令,希望您可以收下!”

    海妖王起身,亲自将托盘中的小盒子和一枚蓝色令牌递给叶蓁。

    他能感觉到司缪对他们一族无感,也不敢凑上去找不痛快。

    那种从司缪身上传来的隐隐威压,让他这个海妖王都有些喘不过气,虽然不知道对方身份,但能在九天金雷中猝体,哪里会是简单的妖族?

    即便好奇,也不敢深究。

    叶蓁想了想,伸手接过,这的确是她应该得的。

    鲛人泪和鲛纱她都知道,只是这鲛人令…

    看着叶蓁翻看手中的鲛人泪,海妖王后轻笑着解释道:

    “叶阁下,这鲛人令来头不小,世界之大,并非只有这片海域才有我们海妖一族,别的海域也会有分支,您拿着这枚鲛人令,无论在哪一片海域都会被海妖族奉为上宾,有需要帮忙的也可使用此令!”

    这样的鲛人令在整个海妖族不超过三枚,给一个人类还是头一遭。

    听到海妖王后的话,叶蓁眸子微动。

    这鲛人令的确是好东西,说不定哪天就会派上用场。

    “那就谢谢了”

    道谢后,叶蓁就将东西收进了口袋。

    当然不是放在口袋中,而是借着衣服,不动声色地放入空间。

    “客气什么!从今往后,您就是我们海族的大恩人!”

    海妖王不在意地挥挥手,笑着说道。

    此次能够解决蠕虫之灾,真是让他放下了一桩心事。

    在纪元之争来临之前,他们海族也可以做更好的准备。

    “哦,对了,我想发展渔业,不知道海妖王可否给提供些便利”

    叶蓁记起了自己的想法,不禁说道。

    不论如何,在纪元之争来临前多赚点钱总是好事,人族再怎么暴乱,钱都是必不可少的东西,没有人会嫌钱多不是吗?

    “哈哈哈,小事一桩,小事一桩!”

    海妖王大笑着说道。

    只要他们海妖族驱赶鱼类到一个固定地点,再由叶蓁的人进行捕捞,这都是小问题,哪怕一些珍惜的鱼类,他都能帮得上忙。

    在海里,他们海妖一族就是霸主。

    两方相谈甚欢,晚宴也准备好了。

    大殿广阔,足够所有的海族子民落座。

    让叶蓁没想到的是,在这样的场景下,卢云竟也跟着西穹来到了大殿。

    看着周围海妖的目光,卢云面色不变,一直紧跟着西穹。

    “好了各位,这次海族灾难,多亏了叶阁下和她的配偶,希望大家都对他们抱有感激之心,往后,他们就是我们海妖一族最好的朋友!”

    海妖王举着酒杯站了起来,所有海妖都纷纷起身,示以崇高的敬意。

    叶蓁和司缪也起身,举起杯盏。

    人群中,站在西穹身边的卢云眸光恍惚。

    她不明白,为什么海妖一族对同是人类的叶蓁如此崇敬,对她却仿佛对待病毒和瘟疫,好似她真的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

    西穹注意到卢云的神色,却没有说什么。

    这一晚,他都表现的极其平静。

    也许是为了配合人族的口味,海妖族准备了熟食。

    在海底,护族结界内,就和人族空地很相似,可以燃起火焰,只是海妖一族并不喜欢散发着热气,足以焚烧一切的火焰罢了。

    沾着叶蓁的光,身体有些虚弱的卢云也吃到了熟食。

    看着身旁的卢云,西穹眸中有痛色闪过。

    他离开座位,来到大殿中央。

    “王,西穹有一请求,请王批准”

    他匍匐在地,态度虔诚而平静。

    卢云手中的叉子掉在桌上,她心头突然有些不安。

    “哦?有什么事,说吧”

    海妖王放下酒盏,看向西穹。

    虽然他对这个自己极为看好的后辈有些失望,但不能否认他的优秀。

    “王,西穹请求和人族卢云解除配偶关系”

    沉默了半晌,西穹才缓缓说出口。

    也许,海妖就应该和海妖在一起,不该和人族有什么牵扯。

    话落,满殿哗然。

    当初西穹爱上人族众所周知,所有人都不理解他。

    西穹身强力壮,在海妖族也算是顶顶优秀的青年,海妖族除了布莎塔,还有不少漂亮的雌性对他有意,谁能想到,这样的他却被一个人类给截了胡。

    只是海妖和人族相爱并没有违反族规,也只能放任而去。

    后来西穹为了这个人类雌性和好不容易孕育的子嗣,还失去了鲛人泪。

    只是没想到,短短一段时间的感情,竟然这么快就破碎了。

    海妖族向来忠贞不渝,只会爱自己的配偶。

    在海妖族的历史上,向西穹这样解除配偶关系的还真是少有。

    “西穹,你确定吗?”

    首座的海妖王起身,他手中持着一把权杖,缓缓走向西穹。

    所有海妖都正襟危坐,解除配偶关系,多数海妖都不曾见过这一幕。

    “不!我不同意!我不同意!”

    卢云被海妖王的反问唤醒,她跌跌撞撞地跑到大殿,抱住西穹,神情疯狂。

    西穹垂眸看她,眼中的痛苦仿佛要化作实质,却还是一字一顿地说道:

    “小不点,有些事,我无法容忍,为此,我愿意将你放走”

    偷盗海妖一族至宝,这是重罪。

    他没办法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能做的只是如此。

    只要和他没了关系,那卢云就能过上她梦寐以求的平静生活。

    而且,偷盗至宝,让他误会了莉莎,这些种种都不再是以前那个他爱的小不点,不再是那个单纯善良,为了他抛弃一切的人族女孩。

    “不!西穹,我做的一些都是为了你啊,为什么你就是不明白!”

    卢云紧紧抱着西穹,声音有些竭斯底里。

    她从第一眼就爱上了他,为此几乎放弃了一切,她怎么能接受现在的结果?

    “为了我…”

    西穹轻声呢喃,没再多说什么。

    “西穹,西穹,我改,我什么都改好不好?求你不要这么对我,我们好不容易才走到一起,孩子…孩子以后还会再有的,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卢云神色痛苦,眼泪狂涌。

    她真的后悔了,孩子,恐怕会成为她一生的痛。

    可是,她只是被嫉妒和憧憬冲昏了头,才会去盗取海妖族宝物的。

    为什么她和叶蓁都是人类,但海妖们的态度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如果她能像叶蓁一样,拥有帮助海妖族的能力,是不是就不会再有人嘲讽她,看低她,阻止她和西穹在一起?

    她真的没办法,才会铤而走险的。

    “对不起”

    西穹闭了闭眼,缓缓摇头。

    他既然已经做了决定,就绝不会再回头。

    有时候,感情的事会比战斗更让人觉得疲惫。

    周围海妖们面面相觑,都不知道两个人葫芦里卖的什么yao。

    在场的围观者,除了布莎塔和莉莎,恐怕也没人知道事情的真相。

    叶蓁在此时也充当了旁观者,有时候,人的决定很重要。

    就像卢云,如果她一直保持着自己一颗诚挚的爱人之心,恐怕无论她怎么被诋毁被嘲笑,西穹都不会离她而去。

    她明白,卢云是真的深爱西穹,愿意为了他放弃一切。

    只是,有时候并不是有爱就能在一起。

    卢云其实也是个可怜人,明明生活的平静,却一次又一次被卷入风波当中,西穹像是她的救赎,却也是她灾难的开始。

    两人之间说不清什么大道理,只是相爱不易。

    “西穹,你真的决定解除配偶关系?”

    海妖王声音郑重地问道。

    海妖一族是忠诚和专情的象征,解除配偶关系必须由王族肯定,这是一件大事,甚至比孕育子嗣更加重要。

    “是,我决定了”

    西穹点了点头,声音有些许哽咽。

    卢云拉着西穹的手,眼眶通红,泪流不止。

    “西穹,我们在一起不容易,我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西穹,西穹,为什么要对我如此决绝?”

    “我还想和你再回岩洞,想和你一起遨游大海,想和你一起生活”

    卢云痛苦到近乎失声。

    她是真的没想到,只是到海底来找西穹,是重逢的喜事。

    为什么现在,两个人却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难道就因为她偷盗了海妖族的宝物?

    海妖王叹息一声,手中权杖挥舞,有些许光芒从权杖顶端的宝石中闪过,仿佛有着自己的轨迹般,缓缓落入西穹和卢云的额头。

    那一瞬间,好像有什么东西断掉了,又好像没有。

    这样的感觉,让卢云将西穹的手攥的更紧。

    西穹眸色通红,他只觉得心脏有些麻痹。

    布莎塔一直看着,她很想上前安慰西穹。

    海妖解除配偶关系有多痛苦她并不知道,但这样的西穹,却是她从小到大第一次见到,她明白,西穹就是因为深爱,才愿意放手。

    布莎塔独白:

    “

    海妖一族除了王族,都亲缘淡薄。

    小时候,一次宴会上,我见到了一条有着青色鱼尾的雄性海妖,他长得很漂亮,有一头像太阳一样耀眼的金发,鳞片密集。

    他很顽皮,不知是哪里吸引了我的目光。

    后来,我知道,原来他的名字是西穹,很好听的名字。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会去找西穹玩耍。

    儿时的情谊在他去寻找领地后淡薄下来,却没有阻隔我喜欢上他的心。

    是的,我喜欢上了那个名叫西穹的雄性。

    原本想着成年后就能够向他示爱,却没想到,我竟然迟了一步。

    那一天,西穹兴冲冲地来到族地,向父亲宣告,他找到了雌性,是个人族。

    我有些不敢相信,为什么那么优秀,让自己深爱的雄性会喜欢上一个人族。

    人族,我见过,是长着腿走在陆地上的生物。

    小时候父亲就经常警告我们兄妹几个,不可以到陆地上去,会被人类抓到,然后打死,或者放在锅子里炖掉,这是多么让人毛骨悚然的事啊。

    我无法相信,西穹竟然敢找个人族做雌性。

    原本以为父亲会严词批评他,却没想到父亲只是冷漠地点了点头,没说任何阻止的话,那一刻,我只觉得自己心很痛,不明白为什么。

    西穹很高兴,又兴冲冲地走了。

    我有些不服气,偷偷尾随着西穹跟了上去,想看看让他喜欢的人类是什么样子,竟然让他那么决绝,甚至不惜诏告所有族人。

    那天,我没有见到他的雌性。

    但是,碧海蓝天下,西穹的笑脸却让我永远都忘不了。

    那种仿佛向着光明,从内心深处发出的笑,是我从来没见过的。

    我想,我的爱情就那样终结了。

    ”

    多年感情在西穹和卢云解除配偶关系的这一刻,突然变淡了。

    布莎塔端起杯盏,喝了一口浓烈辛辣的酒。

    她把目光放在了高台的叶蓁和司缪身上。

    司缪正端着盘子,小心翼翼地将食物喂到叶蓁嘴里,眼中的珍爱和宠溺让所有人都看的一清二楚,好似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的爱一般。

    布莎塔的眼中出现了些许艳羡。

    她想,真正的爱情应该就是那样的吧?

    不管身份,地位,实力有多么崇高,在爱的人面前,都像是普通人。

    “二姐”

    一旁的莉莎拍了拍布莎塔的肩膀,眼中带着些安抚。

    她很清楚姐姐对于西穹的感情。

    “莉莎,我没事,只希望他能幸福”

    布莎塔看着西穹,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谢王”

    西穹匍匐着对海妖王行了一个大礼。

    “西穹,西穹…”

    卢云轻声呼喊着,却好像怎么都回不到过去了。

    “叶阁下,我希望您能送她回去,若有可能,可不可以抹掉我们的记忆,海妖族的秘辛不应该让一个人族得知,这只会是灾难”

    西穹没有理会卢云,掰开她的手,来到叶蓁身前。

    他同样行了大礼,态度恭敬。

    这么久的时间,他也明白,面前这对人族男女很神秘也很厉害。

    他希望能得到帮助,让两个人彼此相忘,这样才不会痛苦。

    而且,海妖族至宝的事情必须要忘记,这对卢云来说,才是安全的。

    “不要!我不要忘记你!”

    跌坐在地上的卢云突然摇了摇头,声音尖锐。

    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没了挽回的余地。

    她不想忘记西穹,不想忘记孩子,不想忘记两个人曾经的过往。

    叶蓁垂眸深思。

    现在的卢云,应该是不会和她到京城去了。

    既然如此,那也要拿到她的血液。

    对于卢云和西穹的感情,叶蓁同样觉得可惜。

    相爱不易,人妖相爱更难。

    卢云并不坏,她只是被卷进了一些复杂的漩涡,从而冲昏了头脑。

    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也许忘记才是最好的选择。

    只要解决了小彩虹的事,那失去记忆的卢云就可以过平淡的生活,不会再被卷入到这些繁杂的漩涡当中,也许还会有属于自己的幸福。

    “我可以帮你”

    叶蓁颔首,对西穹说道。

    “谢谢,谢谢阁下”

    西穹真诚地道谢。

    相爱短暂,却也不想留下遗憾。

    宴会就在这样一场悲剧中结束。

    抹掉记忆对于修者来说并不难,叶蓁就曾做过这样的事。

    梦幻之术,可以让人的记忆趋于空白。

    石室中,西穹看着昏迷不醒的卢云,眸中满是血丝。

    她并不配合,无奈,只好让她沉睡过去。

    “好了吗”

    叶蓁看着两人,问道。

    “是,麻烦阁下了”

    西穹握着卢云的手,认真点了点头。

    就在叶蓁准备使用术法时,被司缪阻止了。

    “你伤还没好,我来”

    他牵着叶蓁,对着西穹和卢云伸出手掌。

    叶蓁苦笑,她已经恢复了不少灵气,哪里有他说的那么虚弱。

    而且这次和妖魔对战,对她好处也不少,再有一个契机,她就可以晋升四品了,不管怎样,实力精进是好事。

    司缪掌心有银白的颗粒闪现,这些颗粒逐渐包围了西穹和卢云的身体。

    西穹缓缓闭上了眼,手却依旧紧握着卢云。

    “小不点,我爱你,会走到现在这一步,我们两个都有不足,从今往后,希望你能过上你所想要的普通而平静的生活,而我也会停留在深海,再也不会见到你,生活还要继续不是吗,曾经的美好就当作是一场梦,你要幸福…”

    心底的话仿佛通过相连的掌心,传入卢云心头。

    昏迷的卢云眼角有热泪顺着脸颊划过。

    消除记忆的过程中,西穹也陷入了昏迷。

    待两个人清醒过来,那么关于彼此的一切,乃至近期发生的所有事,都不会记得,卢云依旧是那个没有遇到海妖,没有遇到卢玉的简单朴素的渔家女。

    而西穹只会忘记有关卢云的一切,所有的都从头开始。

    *

    “叶子,你要走了?”

    护族结界外,由月牙驮着昏迷的卢云。

    司缪和叶蓁并肩而立,和海妖族告别。

    布莎塔脸上满是不舍,这段时间的感情,比和别人在一起几年还要深厚。

    “还有再见的时候”

    叶蓁浅笑,伸手拍了拍布莎塔的肩。

    海妖一族都心底善良,性情单纯,她很乐意和他们成为朋友。

    “好吧,那你可一定要回来看我!”

    布莎塔抿了抿嘴,尾巴有气无力地甩了甩。

    “好了二姐,叶子姐姐一定会再来的!”

    莉莎拉着布莎塔的手,安慰道。

    她也不想让叶蓁走,离别的气氛总是让海妖感到难受。

    “叶阁下,保重”

    海妖王带着王后也郑重说道。

    叶蓁颔首,和司缪缓步离开了海妖族地。

    月牙悠悠然跟在身后,这段时间,在海底它玩的极为尽兴。

    “叶阁下,你们可一定要再回来啊!”

    海妖们望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大声地呼喊着。

    海妖的感情总是如此的强烈,哪怕在离别时也是如此。

    等他们回到当初下海的岩洞时,天色刚刚沉下来。

    当初驾驶的船只还停在岸边,只是风吹雨打下变得有些脏。

    月牙将卢云丢到甲板上,甩了甩身上的毛发就被叶蓁收回了空间。

    这次海底之行,说起来还是有些惊心动魄的。

    船舱里,叶蓁看着依旧沉睡的卢云,长睫眨动,眼波流转。

    美好的爱情,最后却是这样的结局。

    “你的身体可好了些?”

    不再感慨,叶蓁伸手摸了摸司缪的脸颊。

    绝美的容颜,每一处都仿若精雕细琢而来。

    “这个世界的雷霆猝体不及饕餮,恢复了一点实力而已,身体无碍”

    司缪摇了摇头,示意她自己没事。

    只是说出的话却让叶蓁给了他一个白眼。

    只是恢复了一点点实力,却能使用毁灭法则,让后送魔影回老家,消灭盘旋轮,这对她来说都是此刻做不到的,真是打击人。

    “呵”

    见她如此,司缪轻笑。

    这笑带着些许促狭之意。

    他的卿卿总是好强的,不过他相信,她会强大起来。

    “你为什么能掌握那么多的属性法则?”

    叶蓁歪着头,有些惊异地打量着司缪。

    飘渺神尊应天地造化而生,掌握着许多属性法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其中杀伤力最强的就是毁灭法则,由此,他有一招式名为“毁灭之刃”。

    世人能够掌握一项属相法则就是极为厉害的了。

    叶蓁曾为厨神,她也想过要获得一个属性法则,而为此苦修。

    只是,饕餮大陆时她的灵根并不好,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火属性法则上,最后却还是失败了。

    “你也可以”

    司缪挑眉,看着叶蓁的眼睛,说道。

    属性法则想要获得的确不易,他是神兽至尊,天地宠儿,掌握属性法则不是难事,不过他的女人,也必然可以掌握到一项。

    “属性法则需要悟性,当你产生玄妙之感时,我会帮你”

    司缪摸了摸叶蓁的头,安慰。

    关于怎么得到他并没有准确的办法,但只要叶蓁能感受到法则轨迹,那他就可以帮她得到相应的属性法则。

    叶蓁笑着点了点头。

    在船只被精神力操控向渔家村而去时,叶蓁还乘这段时间打捞了几wang鱼。

    这些可以通通放入空间,等待备用。

    等到夜幕黑暗下来,船只才悠悠然回到海港边。

    这时,卢云也醒了过来。

    她有些痛苦地揉了揉像是炸裂的脑袋,不明所以地看向四周。

    这是他们家的船,可是这两个人是谁?

    “你…你们为什么会在我家的船上?”

    卢云看着叶蓁和司缪,眸中有些惊艳,旋即略有些羞涩地问道。

    对于陌生人,卢云是个内向而温柔的人。

    叶蓁没说话,拉着司缪下了船。

    卢云眨了眨眼,跟着走了下去,入目的就是非常熟悉的渔家村。

    她怎么大半夜从海上回来,还有这两个奇怪的人。

    “回家去吧”

    叶蓁看了看卢云,声音清淡地说。

    她任何解释都没有,说完,就和司缪向渔家村外走去。

    早在卢云昏迷不醒的时候,她就拿到了血液。

    剩下的事情可以不再由卢云出面,本就是个可怜而无辜的人。

    卢云呆呆地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有些疑惑地摸了摸后脑勺。

    她并没有立刻回家去,而是把目光放在了幽暗翻腾的大海上。

    海面一望无际,是她很熟悉的东西。

    可是,这次看着,却和以前的感觉都不同。

    看着看着,卢云眼眶就开始泛起热浪,心脏中酸甜苦辣的感觉那么明显。

    她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伸手擦了擦眼睛。

    “小云?”

    这时,一道惊疑不定外加点点喜色的声音响起。

    闻言,卢云回眸。

    她一眼就看到沙滩外的男人,那是她未来的丈夫,余航。

    “余航哥?”

    卢云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却还是笑着上前和余航打起了招呼。

    “你…你叫我什么?”

    余航有些不敢置信地指了指自己。

    当初卢云和他们一起离开渔家村,他就猜想以后必然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

    可是他忘不了,忘不了自己从小守护到大的妻子。

    经常会到沙滩来,看着海面发呆。

    他知道自己在期望什么,但这种期望的结果却那么渺小。

    可是今天,他居然再次见到了她,自己的妻子。

    而且她竟然叫他“余航哥”,那么动人的称呼。

    “余…余航哥,你怎么了?”

    卢云眨了眨眼,有些不明白他这是什么表情。

    怎么好像从海上回来,有好多东西都变了似得。

    “没事,没事!只是小云,你怎么回来了?”

    余航小心翼翼地看着卢云,当初走时,她是那么决绝,留下了一大笔钱,却走的毫不犹豫,好像她所追求的东西就在不远处。

    可是今天,她却回来了。

    “我回来了?我还想问你,余航哥,我怎么从海上回来了,还有两个奇怪的人,爸妈居然同意让我出海?感觉脑子要炸了,想不通!”

    卢云揉了揉脑袋,她真的不记得自己为什么出海。

    听到她的话,余航震惊极了。

    难道…她把一些事情都忘记了?

    “小…小云,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余航声音有些许隐藏的惊喜。

    他又恐惧又高兴,如果说小云忘记了所有不好的事,那他们是不是就可以重新开始,他不介意她是半妖,什么都不介意,只要有她在身边就好。

    “余航哥?你在说什么,我该记得什么吗?”

    卢云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她觉得不止那两个陌生人奇怪,就连从小一起长大的哥哥都变得很古怪。

    “没有!不会!小云,我们回家去吧,爸妈一直惦记你!”

    余航摇了摇头,试探性地上前拉卢云的手。

    没想到,卢云就像反射性的动作般,躲开了他的手。

    见此,余航眸子暗了下来,神情也仿佛大受打击。

    卢云自己也是一惊。

    以前余航哥拉她的手那是经常性的,她也从不会这么直白地躲开。

    这么想着,卢云就一下子拉住了余航即将垂落的手。

    “对不起啊余航哥,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们回家吧?”

    卢云看着余航的眼睛,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这是她未来的丈夫,拉手而已,有什么不可以的。

    她的动作仿佛一盏灯,点亮了余航黑暗的心。

    “好!好!我们回家!”

    余航笑着反握紧卢云的手,带着他向家走去。

    不管怎样,只要她回来就好了。

    从此以后,他要对她更好才行。

    被余航拉着,卢云却有些不受控制地回头看了大海一眼。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就是觉得有种莫名的感觉涌动在心中。

    想了想,卢云笑着摇了摇头,握着余航的手,走向回家的路。

    生命如歌,相爱不负。

    爱,让一切生命的过往,在回眸的时刻,变得清澈。

    ------题外话------

    卢云其实只是正常人的心态,从一开始就是很倒霉也很无辜的人,希望这个结果能让大家都满意。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