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二十三章 帝王蟹,白翼族

时间:2017-10-21作者:葫芦蓁蓁

    ..,重生之美食厨神

    “小云,你真的不是人?”

    余航见叶蓁和司缪离开,才缓缓靠近卢云。

    尽管“半妖”这个称呼让人恐惧,但他还是坚信,从小一起长大的卢云不会伤害他,而且他也根本不相信这个熟悉的女人成了妖。

    看着余航,卢云发现自己心zhong已经没了恨。

    很平淡,就像是看待一个陌生人。

    “你曾经那样对我,也算是还了一些恩情,我很感谢你们一家,这个,留给你们,我或许不会再回来了,你们好自为之吧”

    卢云把当初卢玉留下的卡递给余航,声音冷漠。

    她从小就生活在渔家村,把自己的上半辈子都献给了余家,剩下的半辈子,她不想再困在此处,她向往着广阔无边的海洋,向往着西穹。

    既然是卢玉出手,她留下的钱就不会少,这点卢云还是有信心的。

    卡留给余父余母,她也放心很多,毕竟余家人多,并不少她一个女儿。

    西穹不同,他很孤独,他只有她和孩子。

    “对不起,小云,是我对不起你”

    捏着冰冷的卡,余航声音满含歉意。

    对于这个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女人,他内心深处终究是亏欠的。

    不管她是不是妖,都是他爱的人。

    “没关系,我原谅你,以后爸妈就交给你了”

    卢云轻笑着摇了摇头。

    她以前都觉得自己可能永远都迈不出这一步,但想到西穹为了她和孩子可以付出生命,她就突然觉得这些东西都是可以突破的,没有什么比爱更重要。

    虽然有些遗憾,但未来才重要不是吗?

    卢玉给她带来的压抑,因为叶蓁和司缪的到来逐渐消散。

    她也看开了很多,余生还很长,难道都要用来恨吗?

    看着这么云淡风轻的卢云,余航心zhong反而说不出的失落。

    他有种要永远失去卢云的感觉,这种感觉痛的彻骨。

    “叶小姐,我们走吧?”

    卢云冲着叶蓁和司缪大喊着招了招手,声音zhong满是对新希望的期待。

    看着驾着船,在夜色zhong出海的三人,余航站在沙滩上,目光悲伤。

    他就像一个无法融入的局外人,只能遥遥看着他们离开。

    迎着夜风还是有些冷意,叶蓁当然不会让一个孕妇驾船,她只需要卢云指点方向,利用精神力让船前行就够了,这一手让卢云再次惊叹连连。

    没有认识西穹的时候,她以为自己知道的够多。

    认识西穹之后,她发现自己见识很少,看到卢玉,叶蓁和司缪出手后,她更是觉得自己就是井底之蛙,以前压根不知道世界上有这样一群特殊人群。

    “世界上像你们这样的人很多吗?”

    知道叶蓁会帮助自己后,她在卢云心里就成了一个值得依赖的好人。

    她很好奇,倒是不奢望也变得这么厉害。

    卢云问话也只敢问叶蓁,司缪的确美得不似凡人,可也是因为这样,加上他给人的压力和微凉的态度,让人不敢在他面前造次。

    “应该不算多”

    叶蓁喝着清茶,摇了摇头。

    华夏世界修者数量和总人数比起来真是凤毛麟角,只是不知道修者联盟到底是什么,对这个象征意义很明显的组织,她很想了解了解。

    卢云点点头,了然了。

    如果不是她提前见到过西穹,恐怕也会和普通人一样震惊。

    当然,能知道世界上有这样一群人,她也大开了眼界。

    “要不要吃东西?”

    看着司缪慵懒地斜倚着,玉眸似眯非眯的样子,叶蓁问道。

    今天一天都没好好吃过东西,司缪的身体要养好。

    “哎呀,是我疏忽了,也没带点吃的东西”

    卢云也适时摸了摸肚子,今天发生这些事情,她都忘记自己是孕妇,容易饿了,也忘记应该要招待叶蓁和司缪吃好喝好,真是失误。

    “没关系,司缪不吃别人做的东西”

    对于华夏的风俗习惯,叶蓁倒是没放在心上。

    她离开船舱到甲板上,夜晚的海上非常冷。

    将船停下,用精神力控制船上的wang,在海zhong捞了一wang。

    听到响动,最重要的是没办法和司缪待在一个空间的卢云走了出来。

    她一眼就看到叶蓁像大力士般,将满满当当的wang拖上甲板。

    “你好厉害!”

    看着wangzhong蹦蹦跳跳的鱼虾,卢云忍不住伸出大拇指。

    她这一出手,倒不像个初次下wang的捕捞手。

    在马灯照耀下,叶蓁掀开渔wang,卢云也没闲着,上前帮忙。

    她虽然是孕妇,但也许是妖之子的原因,并不像普通孕妇那样脆弱。

    而且她很好奇wangzhong都是些什么东西,做渔民就像是在赌博,每次捕捞打开wang都是一种揭露底牌的感觉,一旦捕捞上珍贵品种,那就发达了。

    “哎呀,鳕鱼,鲱鱼,大黄鱼,小黄鱼,海虾子,还有两只帝王蟹!叶小姐,行啊,就这一手,你当个渔民肯定是饿不死的!”

    卢云笑的开怀,她从小在海边长大,对海产熟知。

    叶蓁颔首,随手提起一只张牙舞爪的帝王蟹。

    “这是红色帝王蟹,就适合这个季节时段捕捞,肉质肯定不错!”

    卢云看她感兴趣,就顺口解释了几句。

    帝王蟹在市场上卖的很火爆,价钱也不错。

    叶蓁手zhong的帝王蟹宽大概二十厘米,腿部展开足有一米,看上去非常惊人。

    “走吧,收拾收拾,直接在上锅蒸!”

    卢云把wang里的大鱼收拾好,小鱼则重新丢回到海zhong。

    这艘渔船经常出海,午餐都会在船上解决,有锅子和调味品之类的。

    会享受的渔民还会炖个小锅,在船上吃一顿鱼火锅,再喝点小酒,那滋味。

    叶蓁刀工完美,很快就把帝王蟹收拾干净。

    如卢云所说,肉质洁白鲜嫩,一看就是最佳捕捞季节。

    庞大的帝王蟹,收拾收拾也颇有份量。

    清洗时,叶蓁使用的是空间水,能够去除杂质让蟹肉沾染些灵气。

    把锅摆好,加水,再放入姜片,三瓣兰,碧青丝等一些特殊香料调味,笼屉上面则放已经切好的帝王蟹,水开之后蒸上几分钟即可。

    另一边,再用生抽,白米醋,香油等调成酱料,用于蘸着吃。

    “唔,好香好香!叶小姐,没想到你手艺这么好!”

    嗅着空气zhong鲜美的香味,卢云巴咂巴咂嘴巴,称赞道。

    她也曾做过清蒸帝王蟹,原本以为她做的味道也不差,可这次和叶蓁比起来,却好像差了很多,光是闻这味道,就口水直流。

    叶蓁很快就把一大盘帝王蟹摆上了餐桌,红灿灿的壳犹如晚霞。

    “好了,吃吧”

    闻着香气扑鼻的酱料和鲜味满满的螃蟹,真是让人食欲暴涨。

    司缪剥开蟹壳,露出莹白的肉,蘸了酱料后喂到叶蓁嘴边。

    蟹肉入口,鲜到极致,很有嚼劲,还带着股香糯。

    更重要的是蟹肉zhong蕴含着些许灵气,经过叶蓁的手烹饪出来,这道清蒸帝王蟹已经成了一道一品灵食,其zhong滋味和价值难以言表。

    “刚刚捕捞的帝王蟹,确实新鲜”

    叶蓁颔首,对自己这次的烹饪很满意。

    司缪也尝了一口,挑眉。

    华夏世界的食材确实比饕餮大陆还要丰富,这个口感他也喜欢。

    卢云在一旁看的直流口水,却没有动手。

    “你不饿?”

    叶蓁问道,按理说她应该也是喜欢这个味道的。

    “我怀孕了,不能吃螃蟹吧?”

    卢云虽然嘴馋,却也知道忌讳。

    螃蟹太寒凉,孕妇吃了极有可能会造成流产。

    闻言,叶蓁发出一声轻笑。

    “你怀的是海妖之子,怎么会怕这些东西?多吃些海产物对你的孩子是有好处的,你若以为妖之子像普通胎儿一样脆弱就错了”

    海妖本就是大海之子,尚在腹zhong也不会怕东怕西的。

    听到她的话,卢云瞪大了眼。

    是啊,她怀的不是普通宝宝,不可能用普通宝宝的理论来对待。

    “我真的可以吃?”

    虽然看着红艳艳的帝王蟹有些蠢蠢欲动,但是卢云还是再三询问。

    她是有些饿了,也很想吃螃蟹,但还是有些怕。

    叶蓁倒也没觉得烦,认真点了点头。

    她是对妖之子并不熟悉,但想也知道,妖族体魄强大,而且海妖就是水属性妖兽,吃螃蟹这种海产物本就是与生俱来的,绝不会有事。

    得到了确切的答复,卢云才动手吃起蟹来。

    帝王蟹蟹肉饱满多汁,比普通的海蟹吃起来舒坦得多。

    “叶小姐,你的手艺真的太好太好了!”

    卢云的称赞根本停不下来,她觉得吃了蟹肉后腹zhong升腾着暖意,舒服极了。

    “既然喜欢,那你就多吃点”

    这只帝王蟹份量很足,她肚子不饿,只是尝尝这片海域的海产。

    而司缪,他神兽之躯吃这么一点根本不够塞牙缝,也只是品尝罢了。

    这片海很辽阔,海产也丰富,若是组成船队捕捞海鲜再在酒店制作贩卖,形成一条有效率的流水线,应该也是赚钱的方法。

    除了这些,海zhong还有海蚌,珍珠珊瑚是少不了的,这都是宝藏。

    一个规划在叶蓁脑海zhong逐渐成形。

    就在这时,司缪玉眸微动。

    “有人来了”

    叶蓁神色一凛。

    “肯定是卢玉的人,我就知道她不会轻易放过我,应该是看到你们,现在追踪来了,现在要怎么办?”

    卢云表情也有些难看。

    不过她也是见过些世面的人,并没有慌乱,沉重地分析询问。

    “你就待在船舱,我出去”

    卢玉派的人,就算不是异能者也会是杀手。

    而卢云只是个普通人,还怀着孕,就算出去也是送死。

    “我陪你”

    司缪起身,率先走出船舱。

    他就是再虚弱,也不可能让自己的女人孤军奋战。

    哪怕只是看着,也会放心很多。

    叶蓁笑着摇了摇头,给船舱布下结界,以防有人乘她不备。

    夜幕下的大海并没有多美,反而带着股森凉的可怕。

    黑黝黝的海水,冰冷的海风,偶尔从海面窜过的鱼,再加上各种奇怪的声响,若是胆子小的,怕是早就吓得尖叫起来。

    叶蓁精神力探出,很快就察觉到一艘鬼鬼祟祟的小船。

    应该是从他们出海就一直紧随其后的,若非他们停下船用餐,这群人应该是赶不上来的,不过也好,抓了人来拷问拷问。

    “你就站在这里等我”

    叶蓁拉了拉司缪的衣袖,说道。

    那群人对她来说没什么杀伤力,她自己动手就可以。

    司缪抿唇,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道:

    “要小心”

    叶蓁轻轻点了点头,脚尖轻点甲板,人就如清风般飘了出去。

    在广阔黑暗的海面上掠过,这种感觉还真是无法形容。

    那艘小船距离他们的船并不算太远,叶蓁很轻易就落在了舱棚上,小船只是发出些涟漪,并没有被船上的人察觉到。

    而司缪在叶蓁离开后,就掌心微张,召唤出“神罚剑”。

    刚刚出现在空气zhong,“神罚”就不停地抖动,剑气四溢在海面上划出道道痕迹,它似在发脾气,速度极快地乱窜着。

    “好了,去”

    司缪皱眉,声音微淡。

    “神罚”已经超出了华夏天道范畴,每次出现的时间都无法太久,否则被天道盖下印记,那就麻烦了。

    听到司缪的声音,“神罚”像个受了气的孩子,垂头丧气地去了小船。

    它和司缪心意相通,自然知道他的意思。

    而那边,叶蓁的出现,并没有引起几人的注意。

    “你们说,咱们怎么就沦落到监视一个村妇的地步?”

    “好了,少说几句,咱们现在就跟着他们,想那么多干嘛”

    两个在甲板上的男人嘀嘀咕咕着,似乎对于监视卢云很是不满。

    “对了,你说那一男一女是什么身份?”

    他们早在岸上就注意到了,只是一直藏得很远,也没听清几人的对话。

    “这谁知道,肯定不是普通人就对了”

    听着两人毫无营养的对话,叶蓁眯了眯眼。

    她身姿轻盈地落下,手zhong拿着散发着寒光的刀片。

    还没等两人发现,脖颈就被划破,冒出丝丝鲜血。

    这两个就是普通杀手,叶蓁能闻到他们身上的血气,只是在渔家村待久了,难免放松警惕,看来卢云在卢玉眼zhong并没有什么杀伤力。

    在她精神力覆盖zhong,能感觉到船舱里还有三个人。

    叶蓁当然不会进到船舱,只是微微摇晃船只,随脚把两个死了的杀手踢入海zhong,这样大的动静足以引起船舱zhong人的注意。

    果然,尸体刚刚落海,就有人走出船舱。

    只是那人手zhong拿着枪,神情警惕。

    他一眼就看到站在甲板上的叶蓁,丝毫没有犹豫地扣动机板,子弹如流光般飞射出去,杀手做事就是这样,不会慢吞吞的,只有杀伐果断。

    叶蓁身形微闪,就躲过了子弹的爆射轨迹。

    精神力的作用就是无限放大自己看到的画面,子弹对叶蓁而言是无用的。

    “异能者来袭!备战备战!”

    那持枪的杀手额上有冷汗滴落,声音尖锐地说道。

    能在这么近的距离躲过子弹的,肯定不是普通人。

    他也曾见过异能者出手,可能也就只有异能者才会有这样的速度了。

    他话刚落,就有两个人从船舱zhong小心翼翼地走出来。

    他们很清楚自己根本不可能是异能者的对手,如今能做的就是谈判。

    “这位大人,不知我们是哪里招惹到你?”

    看着甲板上的血迹,领头的那个杀手开口问道。

    他当然知道面前这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是到渔家村找他们监视目标的,可现在这种场合,他们根本不能暴露,只能隐瞒。

    叶蓁没兴趣回答,只是目光扫视过在场三个人。

    她要找一个看上去没骨气的人带回去,这样才能问出些想要的东西。

    就在这时,叶蓁突然感觉到身旁有一股冷漠的杀意。

    出于修者的敏感,她速度极快地闪躲开,飞掠到舱棚上,旋即手指微动,刚刚杀人的刀片就飞射出去,并没有穿透空气,反而诡异地停留在半空。

    “雪影大人!”

    三个杀手惊呼一声,语气zhong满是喜悦。

    本以为九死一生,真是没想到,小姐竟然一直将雪影大人派在这里。

    闻言,叶蓁眸子微动。

    雪…影…

    雪狼,雪偶,如今又多了一个雪影。

    看来卢玉手下的异能者,都是雪字开头,而这个雪影,如果她没猜错,应该是隐身属性,这种异能比之空气也是不遑多让。

    华夏果然神秘,隐身异能者竟然能躲开她的精神探查。

    空气细微的震荡后,一个人影出现在甲板上。

    他用黑色的斗篷笼罩着全身,看不出是男是女,只是手指间夹着一个薄薄的刀片,正是刚刚叶蓁飞射出去的那个。

    “修者?”

    斗篷人似乎歪了歪头,疑惑道。

    他声音清澈,一听就是个标准的男音。

    “没想到你家小姐对卢云还是很重视”

    叶蓁挑眉,冷笑一声。

    卢云身怀海妖之子,的确重要。

    只是让叶蓁没想到的是,她居然舍得派一个隐身属性的异能者来看着卢云。

    也难怪他们能拍下西穹的照片而不被发现,在大海上,能躲过海妖追踪的还没有,这个隐身异能者果然不简单。

    “你速速离开,我不与你为敌”

    斗篷人摇了摇头,说道。

    他自然知道自己异能的厉害,只是修者也不容小觑,两方斗起来或许会两败俱伤,还不如各退一步,倒是个明智的选择。

    叶蓁神色微凉,没说话。

    这个雪影,可以当作给小彩虹的见面礼。

    叶蓁轻点脚尖,整个人腾空在半空,双手从两侧缓缓升起。

    海水不受控制地发出咕咚咕咚的声音,像是爆炸的前奏。

    斗篷人雪影看了看两侧,脊背一震,竟然有一对硕大的白色羽翼,他飞掠到半空,白皙的手指有尖利的指尖出现,直直对着叶蓁的脖颈抓去。

    他气势凌厉,羽翼扇动时,带起破风声。

    叶蓁手掌一握,小船就被海水掀翻。

    只听轰隆隆的巨响,炸起偌大的水瀑。

    “啊!雪影大人救命!”

    “雪影大人救救我啊,救救我啊,我还不想死!”

    “……”

    杀手们纷纷向雪影求救,海水冷得刺骨。

    这片海域已经是危险区域,一些食肉的鱼类数不胜数。

    三个杀手在海zhong扑腾了许久,渐渐沉了下去。

    不多时,黑沉的海面就被覆盖了更加深沉的色泽,浓郁的血腥气飘出。

    而叶蓁则闪开雪影的攻势,两两对峙。

    “你是白翼血族”

    叶蓁看着雪影身后雪白美丽的翅膀,说道。

    当初去妲己古墓时,遇到的血族雷赫曾给她讲解过。

    科尔斯就是黑翼血族,而与他相对,拥有这样一对白色羽翼的,非白翼血族莫属,卢玉真是无法小觑,连吸血鬼一族都能收入麾下。

    “修者见识的确不凡”

    雪影动了动,毫无诚意地夸奖了一句。

    “听闻吸血鬼一族鲜少和人类为伍,如今看来,传闻不可信”

    叶蓁清透的眸带着冷冽。

    既然普通杀手都死了,那这个雪影就必须留下!

    “呵,我们后会有期吧”

    雪影对叶蓁的话没有丝毫表示,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还好心情地对叶蓁招了招手,翅膀扇动,就向远处飞掠而去。

    叶蓁蹙眉,追了上去。

    她此刻是三品巅峰修者,飞行会消耗很多灵气,她必须在短时间内收拾了这个雪影,不能留手了。

    雪影生来就是飞行吸血鬼,速度很快。

    还没等叶蓁动手,那边雪影的身影逐渐放大,他似乎在躲避什么。

    叶蓁眨了眨眼,很快就看到一抹黑色的流光。

    “神罚!”

    她惊呼一声,看清了流光的全貌。

    而听到她叫声的黑剑则放弃追逐雪影,跑到叶蓁身边,在她身上蹭了蹭,软萌可爱的样子哪有饕餮大陆让人闻风丧胆的杀伐。

    “去追他”

    叶蓁伸手摸了摸“神罚”,再看看又逃跑的雪影,说道。

    话落,“神罚”就咻地一声追了出去。

    叶蓁唇角勾笑,有“神罚”帮忙,雪影根本逃脱不了。

    饕餮大陆所有人知道,飘渺神尊虽然是妖族,却也同样是剑修,而他的本命神器名为“神罚之剑”,意可诛神!

    司缪还是不放心她独自一个人过来,才会让“神罚”追来。

    叶蓁脸上挂着浅笑,也许这就是相爱的感觉吧。

    很快,“神罚”就将雪影驱逐回来。

    它身上的剑气非常凌厉,雪影自然是不敢硬碰硬。

    叶蓁上前,手zhong术法散发着彩色的光芒,在夜色zhong非常耀眼。

    “咻——”

    雪影双手环抱自己,身影就逐渐消失在半空zhong。

    叶蓁挑眉,并不担心。

    雪影虽然隐身了,但在“神罚”眼zhong如同无物,连神都能惩罚的它怎么可能察觉不出一个吸血鬼的气息?

    有了“神罚”在另一侧虎视眈眈,雪影很快就被制服了。

    “修者,我小看你了”

    被叶蓁术法束缚,雪影却完全没有阶下囚之感。

    “你的隐身术应该是有限制的”

    叶蓁带着绳索拉着雪影向自己的船掠去,她若有所思道。

    看来异能者也并不是无敌的,如隐身异能者,他的隐身术应该是有时间限制,若不然,早就隐身跑了,又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和她周旋?

    “被你看穿了”

    雪影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说道。

    倒是他这样的态度,让叶蓁多看了一眼。

    回到船上,司缪还站在甲板上。

    随手把雪影仍在地上,叶蓁伸手环住司缪的腰。

    “谢谢”

    叶蓁声音很轻很淡,没有以往的清冽,带着些许柔和。

    一旁的“神罚”摆了摆剑身,似乎是在看热闹。

    司缪眯了眯眼,一手搂着叶蓁,一手收回“神罚”。

    “进去吧”

    半抱着叶蓁,司缪低头在她额上印下一个吻。

    他并不喜欢叶蓁和他道谢,这是他应该做的。

    叶蓁点了点头,拉着牵制雪影的绳索,进了船舱。

    卢云一脸焦急,见叶蓁进来,才缓缓松了口气。

    “你可算回来了!幸好没事!”

    这片海域可不安全,她生怕叶蓁出了什么事。

    若不是为了帮助她和西穹,恐怕叶蓁和司缪也不会到这里来,如果他们之zhong任何一个人出事,她都会内疚不安。

    “这…他是谁?是卢玉的人?”

    看到雪影,卢云问道。

    在大海上,居然还能掳获对方的人,这手段的确不一般。

    “是,异能者”

    叶蓁拉着司缪坐下,这才看向对面不骄不躁的雪影。

    精神力掀开斗篷,露出一张苍白如纸的脸。

    让叶蓁感到意外的是,斗篷下是一个女人,并非刚刚听到的男人。

    她有些不习惯船舱内的灯光,侧了侧脸。

    待习惯了光,才把视线放在对面几人身上。

    吸血鬼可以依靠嗅觉分辨猎物,她不喜光,才会披着斗篷。

    “你比我们血族长得好看”

    雪影把目光定在司缪脸上,认真说道。

    她的声音和刚刚无异,清朗的男声。

    这样的声音配合一张娇嫩软和的萝莉脸,说不出的违和。

    司缪没有理会,只是用手摸了摸叶蓁冰冷的脸颊。

    海面冷风呼啸,为了节省灵气,她并没有御寒。

    “冷吗?”

    将叶蓁半抱在怀zhong,司缪问道。

    叶蓁摇头,也不在意在外人面前秀恩爱。

    “是卢玉让你监视我的?”

    卢云看着雪影,声音冰冷。

    虽然她猜想卢玉不会放过她,却没想到这么会留下人秘密监视。

    “不是监视,而是看守,你只是待宰的羔羊”

    雪影摇了摇头,看着卢云的脸,一字一句地说。

    她虽然顶着一张萝莉脸,说出的话却犹如刀子。

    卢云面色一白。

    她有些胆颤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此刻,她就是再傻也明白,卢云的目的已经从西穹转移到孩子身上了。

    是啊,孩子也是海妖,也拥有鲛人泪。

    “卢玉手下有多少异能者?”

    叶蓁看着有些傻气的雪影,开口询问。

    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叶家小姐,有什么资格让这么多异能者保护?

    “雪字开头,八个,我是雪影,隐身异能者”

    听到叶蓁的问话,雪影竟然没有半分隐瞒。

    她倒也不是真的傻,只是觉得这些问题毫无意义,不管有多少异能者,和小姐对立起来,都没有赢得可能,而且这些异能者又不是底牌。

    叶蓁当然也能想到这一点,沉默了片刻。

    异能者不是制胜的关键点,那卢玉依仗的到底是什么?

    “渔家村,除了那五个杀手和你,还有别人?”

    叶蓁想了想,如果渔家村还遗留着别的杀手,那恐怕余家人会死。

    卢云消失,那余家是唯一知道她身份的,依小彩虹的心狠手辣,绝不会让那样一家人活着,叶蓁不希望这件事牵扯到那些普通世俗人。

    杀手可以杀是因为他们手上沾满了鲜血,杀了他们也可以得到功德值。

    “没了,卢云虽然重要,但有我们就够”

    说起这个,雪影还是比较有底气的。

    她是隐身异能者,又是白翼血族,在雪字队伍zhong也是顶尖。

    这次,如果没有那把古怪的黑剑,仅凭叶蓁一人,是绝对不可能抓到她的。

    “你是吸血鬼一族,为什么会听命于一个华国人?”

    这一点是叶蓁觉得诡异的地方。

    血族都在国外,而且都有自己的家族,像科尔斯那种随意飘荡的应该也不算多,眼前这个雪影,虽然是血族但是还拥有异能,在家族zhong应该是精英。

    卢玉到底有什么本事,能让一个白翼血族如此听话?

    闻言,雪影却像是zhong了邪一样,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

    她只是笑,一直沉默不语。

    叶蓁眯了眯眼,让雪影昏迷过去。

    这个隐身异能者身上绝对有什么秘密,她不能就这么让她死掉。

    司缪指尖点了点桌面,这是他察觉出问题的惯有动作。

    “你看出什么了?”

    叶蓁了解司缪,不禁好奇地问道。

    “事情还没办法确定,留着她”

    司缪玉眸zhong掠过一抹光,没有明说。

    他的确知道一些什么,但现在还不是说的时候。

    这个雪影…如果真是他猜想的那样,那华夏就有意思了。

    “好”

    叶蓁也没有深究,她了解司缪。

    真是什么重要的事,他会第一时间告诉她。

    两人的对话让一旁的卢云云里雾里。

    不过这次,卢玉留下的人被叶蓁一wang打尽,这让卢云情绪松了很多。

    这样一来,就说明叶蓁的确有着可以和卢玉对抗的能力。

    “我们继续走吧”

    说着,叶蓁就用精神力控制船只,继续向卢云所诉的方向而去。

    “就快到了”

    卢云在甲板上看了看,说道。

    这里距离岩洞已经很近了,只是她从来没在晚上驾船到这里来罢了。

    随着船只靠岸,三人下了船。

    叶蓁是最后走的,只是为了将昏迷过去的雪影带进空间。

    看着熟悉的岩洞,卢云也顾不上雪影的问题,快步走去。

    空空荡荡的岩洞,吹着冷风,还有水滴滴落的声音,分外凄凉。

    卢云四处看了看,随即叹了口气。

    西穹真的一直在沉睡,没有回来过。

    “我们就沿着这个岩洞找,他不是说在最深处?”

    叶蓁看了看,岩洞处的海也很深。

    “好,谢谢你们!”

    卢云点了点头,情绪有些起伏。

    叶蓁手一翻,掌心zhong就多出两块形状各异的石头。

    一块是透明的水晶色,另一块则是如大海般蔚蓝的颜色。

    水晶石将整个岩洞都照的如同白昼,很漂亮。

    接着,叶蓁抬眸看了卢云一眼,将月牙从空间zhong放了出来。

    长着独角的奇异妖兽凭空出现,让卢云一惊,忍不住后退一步。

    而月牙却不在意这些,刚想到叶蓁身上去蹭蹭,却发现一道微凉的目光。

    “主人!你才叫我出来,我都要憋死了!”

    无奈,月牙撩了撩蹄子,开口抱怨道。

    “有正事”

    叶蓁伸手摸了摸月牙的角,舒服的它尾巴悠然地甩了甩。

    卢云看到月牙温顺的样子,才小心翼翼地上前。

    “这…这是和西穹一样的?”

    她略带惊奇地看向月牙,只觉得这个世界真是神奇极了。

    “嗯,月牙也是水生妖兽”

    叶蓁颔首,西穹和月牙严格说来都是华夏妖兽的一种。

    闻言,卢云看向月牙的目光逐渐柔软。

    秉着爱屋及乌的思想,她对和西穹同种的月牙很有好感。

    “你好,我是卢云,很高兴认识你”

    刚刚听到月牙说话,卢云就做了个自我介绍。

    “我是月牙”

    月牙歪了歪头,它能察觉到卢云身上妖兽的淡淡气息。

    得到回应,卢云显得很兴奋,重重点了点头。

    “好了,我们下海吧”

    叶蓁看了看时间,距离天亮还早。

    深海幽暗,不过有“冰凌石”在,视线就不是问题。

    “好”

    卢云声音微颤,她有些紧张。

    虽然以前也下海过,但也只是穿着潜水衣在浅海zhong游过,可这次不同,这次是要到深海沟壑zhong寻找西穹,她以前从不知道,人类也可以去到海深处。

    叶蓁翻身,轻盈地落在月牙脊背上。

    “我…我也要上去?”

    卢云颤颤巍巍地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

    叶蓁对着卢云伸出手,稍一用力就将她拉上月牙的背。

    “哞唔——”

    月牙闷闷地叫了一声,踏了踏蹄子。

    坐在月牙背上,这种感觉让卢云觉得很新奇。

    “对了,那司…司缪大人怎么办?”

    卢云转头看看司缪,问道。

    她在脑海zhong想了很久,不知道要怎么称呼,叫先生似乎很奇怪,“司缪大人”这个称呼不知不觉就脱口而出,好像也不是那么别扭了。

    “我们先去,月牙,走!”

    叶蓁投给司缪一个眼神。

    月牙听到叶蓁的话,仰天长鸣一声,轻轻一跃就进入海zhong。

    卢云吓得闭上眼,紧紧抓着叶蓁的衣角。

    入海后,“海啸石”自动将月牙四周全部笼罩。

    看着两人消失在海平面,司缪才靠近海边,只见一道银光闪过,他就如流光般入海,不过片刻,就追上了月牙。

    叶蓁看着银蛇攀附在自己的颈上,清透的眸满是笑意。

    这次再见,银蛇模样已经发生了些许改变。

    虽然依旧是细细长长,但它额上的朱砂痣却如活了一般,隐隐形成一朵形状奇异的花,不仅如此,它身体上的鳞片也产生变化,不再如以往那般光滑,边缘带起丝丝弧度,每块鳞片上都仿佛有一副苍古图纹。

    看他这样,叶蓁心zhong也稍稍安慰。

    虽然司缪原型依旧不是这样的,但已经有了些相似之处。

    若在飞云山见到这样的银蛇,她一定能够认得出来。

    身后的卢云也睁开眼,在“冰凌石”的照耀下,周围一切都清晰可见。

    各色各样的鱼儿在四周畅游,还有庞大的海龟慢悠悠滑行。

    卢云看的目不转睛,在海zhong近距离接触这些鱼类的机会不多。

    她伸手摸了摸周围,却没有丝毫水汽,她们就像是屏蔽了海水,如在陆地上一样,可以自由的呼吸,自由的行走,这种感觉,无法用语言诉说。

    月牙很快就落在了岩洞的海底,海藻丛生珊瑚lin立,有岩石,草木,贝壳和沙子等等,植物颜色多种多样,就如同另外一个世界,美不胜收。

    而那些五光十色的小鱼,就是居住在这个世界的“人”。

    大海是和陆地完全不同的世界,种种鱼类衬着海里迷人的景色,就像是一幅绚丽多彩的画,让人流连,不想离开。

    卢云看得出神,她很喜欢西穹的世界。

    这样广阔而美丽的海洋,也难怪会有海妖这种生物。

    她很感激叶蓁,让她有能够畅游大海,游览西穹家乡的机会。

    只是,进入海zhong她反而有了一种近乡情怯之感。

    西穹,等着我。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