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二十章 妖之子,鲛人泪

时间:2017-10-21作者:葫芦蓁蓁

    ..,重生之美食厨神

    在这紧要关头,从屋里冲出来一个男人。

    男人看上去大概三十多岁,胡子拉碴,有些不修边幅。

    他闭着眼睛挡在白英面前,明明是害怕的样子,但是却毫不退缩。

    “先等一下”

    叶蓁看到这个男人,喊住了司缪。

    她有些不明白事情为什么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白英到底是想偏袒小彩虹,还是说她真的和小彩虹一样,同样恨着自己的亲人。

    “求求你们,不要伤害我老婆!”

    那男人缓缓睁开眼,见司缪没动手,才松了口气。

    旋即就跪在地上求饶,还时不时用身体挡在被吓得满脸苍白的白英面前。

    “哥,你快过来!”

    黝黑女人看了看白英,想到刚刚司缪说的话,忍不住催促。

    这两个陌生男女明显就不是普通人,而且刚刚说白英不是人的时候,她的表情实在是太夸张了,和平时完全不一样,这就说明很有可能她真的不是人!

    “不,我不能让他们伤害小云,她不是坏人,你们的事也不是我们这种小人物能搀和的,求你们了,让我们过平凡的生活吧!”

    男人,也就是余航,摆了摆手,又磕了几个头。

    他对于小彩虹的事也了解一部分,这种豪门权贵之间的事,他也不感兴趣。

    说话时,他还搀扶向白英,只可惜被她狠狠推开了。

    看样子,白英对自己这个老公并没有感情,神色冰冷。

    “你不是她老公”

    司缪只是淡淡看了余航一眼,就肯定地说道。

    “不!我就是她老公,她就是我老婆,我希望你们不要伤害她!”

    余航抹了抹脸上的汗,喘着气说道。

    叶蓁也将目光投向司缪,有些不明所以。

    “她是半妖”

    司缪回身,伸手摸了摸叶蓁微凉的脸颊,声音清淡。

    他却丝毫不觉得自己说的话,在几个普通人心zhong砸下了什么样的重锤。

    这个女人身上有妖的气息,却是个真实的人,那就说明,她和妖在一起,被妖血改化,以至于怀上了妖之子,所以白英现在只能算是一只半妖。

    白英脸抖了抖,似乎是害怕,却没有反驳什么。

    她知道,现在她就是说的天花乱坠,也无济于事。

    叶蓁诧异地挑眉看了白英一眼。

    华夏世界有妖她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这个白英,小彩虹的亲姐姐会和妖扯到一起,半妖,说白了就是沾染了妖族气息的人类。

    司缪也算是妖族,只不过和普通妖族差别巨大罢了。

    “半妖?!”

    黝黑女人尖叫一声,刚忙拉着余航躲到一旁。

    她神经质地上上下下打量着白英,真是没想到一直和自己生活在一起的女人居然会是半妖,虽然没听说过,但妖这种东西,一听就不是好的。

    “我和你们出去说”

    白英拍了拍衣服,率先向院外走去。

    妖族的存在,不应该让普通人知道。

    就像她当初知道后,给“他”带来了多大的苦难一样。

    叶蓁想了想,拉着司缪走出院子。

    至于黝黑女人,她在几人离开后赶忙把门给关上了。

    余航则一脸震惊,至今没有回过神来。

    他不敢相信,一直和自己同床共枕的女人,居然是一只半妖。

    *

    傍晚,空荡荡的海滩没有一个人。

    “你是卢云,为什么改名白英”

    叶蓁看着白英,有些不解。

    既然小彩虹知道她的存在,那她就算改名也是徒劳。

    “我是卢云,也是白英,说真的,我很恨你们,打乱了我的生活,原本我应该和‘他’幸福地生活在一起,都是因为你们,因为你们”

    白英擦了擦脸上的泪,声音带着些许仇恨。

    不过叶蓁却没有半分同情,有多大能力就扛多大责任。

    既然身为这件事情zhong的一个人,就逃避不了。

    “你的生活变成这样,是命zhong注定”

    叶蓁声音被海风吹得有些散。

    事情都是两面的,就算温贤当初没有和lin懿在一起,有小彩虹在,原主这块挡路石也必然活不下去,而既然她来了,那一切就落在了她的肩上。

    她自问不是个好人,有时候为了达到目的也会使用手段。

    不滥杀无辜也不过是不想沾染因果,并非好心。

    就像白英,她身为半妖,并非人类,那她就算直接动手,也不算扰乱规则。

    如果她没有和妖族搞在一起,就没这些事了。

    “是,早在她来了,我的生活就不会平静,但是我真的不能帮你们,我现在的命都是西穹帮我换来的,一旦惹怒了她,我和西穹都活不了!”

    白英抿唇,回身看着叶蓁和司缪,说道。

    “西穹?”

    叶蓁反问一声,她大概猜到了这个人的身份。

    “是,西穹是妖,海妖,可是我们真心相爱!”

    说起和妖族相恋,白英脸上没有半点异样,反而和普通人一样正常。

    对于这点,叶蓁其实是欣赏的。

    在饕餮大陆,妖族都能修炼成人,和人族一样,妖族也有好有坏,人妖相恋在饕餮大陆并不会触犯规则,反而十分正常。

    但她在华夏也许久了,知道人族和妖族相爱是不被天道允许的。

    人族自视甚高,总觉得妖族是异类,是会害人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白英能有这样的胆魄,叶蓁也觉得很好。

    说起来,她和司缪也算是人妖相恋的典范。

    只不过司缪已经蜕凡成圣,他妖族的身份已经被所有人淡忘了。

    “你告诉我所有事,我帮你”

    叶蓁直视白英的眼,说道。

    她能感觉到,白英应该是有什么把柄捏在小彩虹手上,这才处处受制。

    “帮…帮我?”

    白英微愣,语气有些不敢置信。

    她和妖族相恋,难道不是会受人唾弃吗?就像自己那个高高在上的妹妹。

    “是,我愿意帮你,只需要你出面证实你妹妹的身份”

    有白英这个铁证,小彩虹的小姐生活也就到头了。

    这样一来,她也不需要暴露,从而被叶家带回去。

    叶家作为华国顶尖家族,她若回去,生活一定不会自由。

    像现在这样,发展些产业,寻找寻找灵植,做一些灵食,认识一些有趣的人,闲来无事再升升级,安静且充分迎接纪元之争的到来不是很好吗?

    一来她现在不缺钱,二来叶家也不是她的家人。

    “呵,没用的,如果我没猜错,她占有的应该就是你的身份吧”

    白英惨淡地摇了摇头,抬眸看向叶蓁,问道。

    她也看出叶蓁和卢玉容貌之间的相似之处,也难怪当初被带回去没被怀疑。

    “她占有的身份我并不在意,只是她手里有一样东西,我要拿回来,而且孤儿院的事,她做的太绝,这样的人,活着也是灾难”

    叶蓁随手在沙滩上捡起一个贝壳,意味深长地说道。

    贝壳是蓝色的,表面有些许花纹,非常漂亮。

    海洋果然是神秘,危险,美丽且致命的存在,海妖,想一想也觉得有趣。

    海妖也就是鲛人族的另一种称呼,还记得在仰光市wen庄拍卖行上,还曾拍卖过一块鲛人鳞片,只是当时她并没有参与竞拍罢了。

    “你还是把她想的太简单了,她并不仅仅只是占有了你的身份而已”

    白英看着一脸平淡的叶蓁,皱眉说道。

    她不知道怎么会有这样的人,会不在意那样一个身份。

    而且卢玉这些年,占有的除了身份,还有父母爱,属于她的资源,等等一切一切,这些东西已经造就了一个难以对抗的敌人。

    “占有又如何,只要她死”

    叶蓁清透的眸微垂,声色寡淡。

    小彩虹的确是个让人格外恶心的人,虽然她不在意那些东西,但那都是属于曾经的原主,说到底,害死原主,也有小彩虹的“功劳”。

    如果当初她没有占据身份,那原主就是叶家小姐。

    温贤不会为了似锦前程抛弃原主,她也不会死。

    所以,小彩虹,必须死。

    白英身体抖了抖,她虽然不相信叶蓁能够杀了卢玉,但是看着一脸平淡无谓的叶蓁,还是觉得心头微跳,带着些许寒凉。

    她沉默了好久。

    “如果,我想要的是能够改变身体呢?”

    白英看了看远处黑暗而可怕的海浪,幽幽说道。

    她爱的是海妖,然而她却是人。

    她无法在海zhong生活,就像海妖无法长时间离开大海一样。

    “我希望改变身体构造,能够在海里生活,和西穹长相厮守”

    白英目光灼灼地看向叶蓁,还时而扫过司缪。

    她知道,这个男人不简单,他身上的气息太可怕,让她根本无法与其对视。

    闻言,叶蓁蹙眉。

    她怎么都没想到,白英的希望竟然是这个。

    对于妖族身体构造她不清楚,只能看向司缪。

    人妖相恋不易,而且看白英对那个海妖的感情,恐怕是非常深的。

    “人族想变成妖族,异想天开”

    司缪脱下外套,给叶蓁穿上,还伸手将其揽在自己怀zhong。

    然后毫不留情地戳破了白英的幻想,他是可以让人族体质改变,成为妖族,但以他现在的身体,会很勉强,因为这种逆天之举需要用到天地之力。

    “求你们了,你们帮帮我吧,只要你们能帮我,我一定帮你们出庭作证,我会告发卢玉,让她受到万人唾弃,我真的不想再做人了!”

    白英跪在地上,声音哽咽。

    身为人,她只能和自己爱的人分离,她不想,更不愿。

    “你怀了妖之子,待生下来,足够你在海里待上一段时间”

    司缪被她的哭声吵得有些烦躁,忍不住皱眉,颇为不耐地说道。

    妖之子三个字又让叶蓁大开眼界。

    没想到华夏世界的妖族和人族相爱后,也会怀孕。

    “你…你怎么会知道”

    白英眼睛大睁,赶忙捂住自己的肚子。

    她曾听西穹说起过,华夏世界灵气稀薄,她腹zhong的孩子对任何修道的人或者妖都是大补之物,一旦被发现,恐怕孩子不保。

    为此,西穹还抽取了自己心口的鳞片,只为帮她掩盖气息。

    也是因为这样,叶蓁使用轮回之眼都无法看透白英的真实身份。

    对于白英这个问题,司缪根本不想回答,只是又把叶蓁抱紧了些。

    夜晚的海滩还是有些凉意,虽然知道修者可以灵气御寒,但司缪还是喜欢这个样子为自己的女人取暖,这种感觉,不同凡响。

    叶蓁好奇地看了看白英的肚子,实在想不到她竟然怀有妖之子。

    “你喜欢?我们也可以生”

    看着叶蓁的样子,司缪挑眉,语气颇为认真地说道。

    然而这话却叫叶蓁嘴角抽了抽,没有答话。

    司缪的孩子哪里是那么好生的,不说别的,肯定不像普通妖族一样就对了。

    “好,我可以帮你们,但是你们要帮我救救西穹!”

    此刻白英已经不想再挣扎了,做出了最后的要求。

    她知道,对卢玉她不是对手,对面前的男女她同样不是对手,这种夹肉饼的感觉很不好受,不过相比之下,她更愿意相信面前这对男女。

    “你说”

    叶蓁点点头。

    就这样,白英把事情一一道来。

    小时候,在白英被送到渔家村做童养媳时,她就已经是有记忆的。

    虽然对自己的家人印象不深,但也是有的。

    起初来到渔家村,她就成天成夜地哭,毕竟是一个不熟悉的地方,不过余航一家都是好人,并没有虐待或者苛刻她,一直把她当成了亲女儿一样照顾。

    余航虽然长得不算英俊,却也能看得过去,她对他并没有恶感。

    日子平平淡淡地过着,她也逐渐从小女孩长成了少女。

    虽然她不是什么大城市出生,却长得和渔家村其他女孩子不同。

    她们住在海边,经常风吹日晒,皮肤干裂,并不好看,但是她就不同了,虽然也被晒成了麦色的皮肤,但好在五官精致脱俗,是渔家村出了名的一枝花。

    村里有很多男孩子喜欢她,不过她清楚,她是童养媳,长大要嫁给余航。

    在这样的认知zhong,她和余航也要结婚了。

    结婚前三天,她和余航两个人出海。

    这是渔家村的习俗,每一对即将结婚的爱人,都要到海zhong去捕捞桃花鱼。

    桃花鱼,也叫做接吻鱼,香吻鱼,体色呈淡浅红色。

    有人说桃花鱼是象征爱情的,谁知道呢,只是习俗流传下来就要遵守,所以白英和余航就驾着船出海了,两人都有丰富的航海经验,一路平安。

    桃花鱼并不是整个大海里都有,它们只生活在一片特定海域。

    一路上非常顺利,没有初现任何症状。

    只是没想到,这也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罢了。

    就在两人刚刚到达那片海域,准备下wang捕捞时,天色暗了,狂风骤起,银白色的闪电呼啸,不多时,就有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了起来。

    渔民都说暴风雨天不能出海,余航和白英自然也明白。

    在这样的天气停留在海上,实在是太危险了。

    而且他们驾驶的也不是什么抗性很强的船,一不小心就会船翻人亡。

    这片海域很深,哪怕他们从小在海边长大,也不敢放松警惕。

    “小云,我们先到岸边去!”

    余航在暴雨zhong,冲着白英说道。

    她原本的名字是卢云,只是被送到渔家村后,余航父母为了给她一个新的人生,才帮她换了一个名字,很普通,就是白英。

    只是那个时候余航已经习惯叫她小云,也就没有再改。

    在渔家村人面前,都只知道她叫白英,而不知道卢云这个名字。

    两人向岸边行驶,但是雨却越下越大,船也剧烈地晃动起来。

    先坠船的是卢云,黑沉沉的海面,人掉下去,半点踪迹都没了。

    余航看着波涛汹涌的海面,心顿时就凉了下来,真是没想到,出海捕捞桃花鱼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在这种海水里,人绝不可能活着。

    以往的人出海捕捞桃花鱼时,从没发生过这样的情况。

    相反,每当一对爱人出海捕捞桃花鱼,都会晴空万里,还能有大的收成,这被视为吉兆,所以这个习俗才会流传至今。

    突然,一个巨大的海浪扑了过来,余航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卢云醒过来时,她只看到了滴着水的洞顶。

    “我没死?”

    她挣扎着坐起来,四下检查着自己的身体,却发现只有些细小的伤口。

    “我真的没死!”

    卢云双手抱着自己,顿时喜极而泣。

    在这样的海难zhong都能活过来,她觉得自己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就在她沉浸在活着的喜悦zhong时,发现了一旁的余航,他也同样活着。

    “这是哪儿?余航,余航?”

    卢云伸手拍了拍余航的脸,却发现他还在昏睡,怎么都叫不醒。

    无奈,她只能起身去检查周围的环境。

    这里是个巨大的岩洞,却连着大海,像是凭空生长在海上一般,外面已经不再下雨了,暴雨过后的天深蓝深蓝的,美的让人窒息。

    突然,她听到一声鱼类扑打海面的声音。

    听那动静,鱼还不小!

    卢云瞪大了眼,赶忙退回到地面上。

    海是很危险的,有鱼可以把人整个吞入腹zhong,这种事不是没有。

    她紧紧盯着海面,就在这时,一条漂亮的青色鱼尾从海面一跃而起。

    “啊”

    卢云发出一声惊呼,那条尾巴太漂亮了。

    鳞片很大,细密的分布着,尾端有透明的纱,阳光照射下,散发着彩色的光芒,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鱼尾,真的太美了。

    在这样的美丽zhong,卢云忍不住上前两步,想要看清楚。

    “你在找我吗?”

    倏然,一道磁性悦耳的声音响起。

    卢云一惊,向声源处望去。

    却看到一个俊美的男人,他有着金黄的发色,白皙的皮肤,赤裸着上半身,下半身则沉浸在海水zhong,正趴伏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上,饶有兴趣地看着卢云。

    “你…你…你是什么东西!”

    卢云瞳孔一缩,吓得口齿不清,赶忙后退。

    如果只是个普通的英俊男人,她肯定不会如此。

    可是那男人两条胳膊肘部,竟然有鳍,透明的像鱼一样的鳍,不仅如此,他耳朵的部位同样是透明的鳍,这样的身体结构,和人可不一样。

    “你太失礼了,我是西穹,是我救了你们”

    男人声音zhong带着丝不悦,很是不满地看向卢云。

    “你…你救了我…我们?”

    卢云看了看身边还在昏迷的余航,又指了指自己,说道。

    “当然,在暴风雨的海面上,没有我,你们不可能活着”

    西穹双手抱胸,语气颇为得意。

    他这样的性情,倒像个正在邀功的孩子。

    也正是因为这样,卢云心zhong的恐惧稍降,对西穹的好奇浮现出来。

    “谢谢,谢谢你,只是…只是你是美人鱼吗?”

    卢云蹲在海边,探头看了看被西穹隐藏在岩石下的青色。

    她以前也听过小美人鱼的故事,原本以为只是故事,却没想到,竟然是真的,世界上居然真的有美人鱼这种生物。

    在童话故事里,美人鱼都是美好的。

    卢云恐惧越降越低,现在她对西穹只剩下了好奇,和对美好的向往。

    “错!我不是人鱼,我是海妖!”

    西穹挑了挑眉,见卢云对尾巴感兴趣,还好心情地用尾巴拍了拍海面,青色的巨尾很大,拍打起的水花溅在了卢云身上,引起她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卢云发出的笑声引起了西穹的注意。

    他小心翼翼地游到卢云身边,对着她伸出手。

    卢云向后瑟缩了一下,毕竟是新奇物种,虽然心里不怕但身体还是忍不住。

    不过西穹却不在意,只是伸手摸了摸卢云的脖子,他锋利的指甲很小心,控制着自己不去伤害到卢云,他只是好奇,好奇卢云的笑声。

    他们海妖一族声音才是最美的,只是他从未见过别的种族的发声处。

    “好了,你们的船在那里,我先走了!”

    摸过卢云的脖子后,西穹心满意足地拍了拍手,指指不远处那艘虽然破烂却还是能够使用的船,对着卢云摆摆手,甩着尾巴走了。

    “诶…你…”

    卢云站起身,伸出手想要叫住他,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西穹走后,她就无所事事地坐在了岩石上,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怅然若失,还时不时看看海面,希望能够看到那一条漂亮的青色尾巴。

    没多久,宇航醒了。

    “小…小云,我们,我们没死?”

    和卢云清醒后的状态一样,余航也喜不自禁。

    “嗯,大难不死吧,我们快回去吧,省的爸妈担心了”

    卢云不经意地看了看海平面,拉着余航向船走去。

    这个时候,她并不希望西穹回来,也隐瞒了两人能够活着的原因。

    她想,那个时候的她是希望自己和西穹能有共同的秘密吧。

    两人平安回到渔家村,把自己的经历一说,在村子里引起了轩然大波。

    有人说是上天觉得余航和卢云并不般配,所以才会创造海难的,也有人说只是意外,众说纷纭下,余航和卢云的婚事延迟了。

    对于这个事,余航显得有些闷闷不乐。

    不过卢云却在心里悄悄松了口气,也不说请为什么。

    时间又过去一个月,卢云每天有些茶饭不思,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只以为是她身体不舒服,还给她抓了不少药回来吃。

    “爸妈,今天我想自己出海”

    看看晴空万里的海平面,卢云还是说出了这句一直哽在喉咙的话。

    她清楚自己在想什么,控制不住,更不想控制自己的想法。

    卢云虽然从小长在海边,但是却还从来没有自己驾船出海过,她的话遭到了反对,毕竟出海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没有经验会非常危险。

    “爸妈,我想自己出去历练一次,说不定运气好,可以捕到好多海鱼呢!”

    卢云心里着急,继续做着说服工作。

    最后还是余航开口了,老两口才松了口。

    “小云,你就安心去,我相信你一定运气好,收获丰!”

    余航拍了拍卢云的肩膀,笑时露出一口白牙。

    看着这样的余航,想到自己驾船出海的目的,卢云突然有些愧疚,想立即下船,不过这样的想法还是抵不过脑海zhong那条漂亮的青色鱼尾。

    她带着一篮子的瓜果蔬菜,向深海进发了。

    来到当初出事的海域,看着一片寂静的海滩,卢云坐在船上有些失落。

    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见到西穹,有时候,她甚至以为自己当时的所见所闻都是在做梦,可是,有一股力量一直支撑着她,让她来到这里。

    再次来到那个岩洞,卢云心zhong带着满满的期待。

    把篮子紧紧提在手zhong,冲着海面高喊起来:

    “西穹,西穹!”

    “西穹,我来找你了!”

    “西穹,我带了好吃的来感谢你!”

    “……”

    一声声呼唤回荡在海面上,被海风吹得很远很远。

    每次呼喊完,卢云就目光灼灼地看向海面,希望看到那条在阳光折射下美的晃眼的青色鱼尾,也希望看到那张英俊却稚气的脸庞。

    可惜,没有,海面一片平静,什么都没有。

    直到日头偏西,卢云嗓子也有些哑了。

    看着手zhong提着的瓜果,扯唇自嘲地笑了笑。

    也许,真的是她的幻觉吧,人鱼,海妖,世界上不可能会有的。

    想了想,卢云把篮子放在地上,转身离开岩洞。

    不管是不是幻觉,那些瓜果她都想留在这里,也许呢?

    卢云还没走几步,突然就听到了鱼尾拍打海面的声音。

    她猛地回头,一眼就看到了泼水而出的金发,以及那张充满笑容的脸。

    那一刻,不知道为什么,她只觉得眼眶很热,情不自禁地扑向海面。

    游过浅水,一把抱住了正笑嘻嘻看着她的西穹。

    “你可算是来了,你真的来了!”

    卢云眼泪不自觉地掉了下来,落在西穹身上,让他打了个颤。

    卢云的眼泪太热,太暖,但西穹的身体却是冰凉的。

    “小不点,你这是哭吗?”

    西穹伸手摸了摸卢云脸上的泪,还放到了嘴里。

    是咸的,只是这种咸和海水是不同的。

    “你,海妖不会哭吗?”

    西穹这句反问把卢云逗笑了,忍不住回问了一句。

    原本以为是个缓解气氛的话题,谁知道,西穹的面色突然严肃下来。

    他对着卢云,认真说道:

    “海妖会哭,哭出的东西就是‘鲛人泪’,海妖一生只会落下三滴,‘鲛人泪’流尽,海妖就会死,所以,眼泪对于我们海妖来说,是很珍贵的东西”

    那天,海平面上燃起了火烧云。

    背对着夕阳的西穹有些看不清面容,说出的话却让卢云记得很深。

    “西穹很少有严肃的时候,那是我第一次见到”

    抚着肚子,看着幽暗的海面,卢云说道。

    说话时,她脸上带着些许怀念和幸福。

    叶蓁看着她的背影,陡然觉得,能被人类爱上,那海妖西穹也是善良的。

    “鲛人泪”她也知道,在饕餮大陆,这种东西很紧俏,是修者竞相争夺的东西,一滴“鲛人泪”可以让修者延长一百年的寿命,可想而知。

    鲛人宝贝很多,他们除了有一副诱人的嗓子,还是编织的好手。

    他们会用自己尾端的鲛纱制成衣服送给伴侣,鲛纱衣清透服帖,冬暖夏凉,是难得一见的珍品,不过相比“鲛人泪”而言差了几筹。

    司缪垂眸,就看到叶蓁的表情。

    他玉眸微动,声色带着些许委屈和醋意:

    “‘鲛人泪’和鲛纱都是普通东西,我会给你最好的”

    他们一族身上的宝贝,绝对比鲛人族要珍贵的多。

    闻言,叶蓁轻笑,伸手环住司缪的腰。

    东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心意。

    鲛人族对感情很专一,他们不喜群居,对伴侣更是非常好。

    两人之间的小情调并没有打断卢云的怀念,她继续说着。

    那次驾船出海见过西穹后,发现他很喜欢她带来的人类的食物。

    对此,卢云乐见其成。

    从那之后,每隔三五天就会出海一次,每次出海都会带很多好吃的。

    家人以为是她带给自己吃的,孰不知,只是给一条爱吃的鱼。

    卢云和西穹仿佛也形成了一种默契,每当卢云呼喊海面,西穹就会出现,两人一起吃卢云带来的食物,这种感觉,就像一对恩爱的小情人。

    就这样过了两年。

    每当看到西穹就会很高兴,精神满满,偶尔想到他还会情不自禁的笑。

    卢云知道,自己已经爱上了西穹,爱上了异族。

    但是她并不知道,西穹对自己是什么样的感情。

    毕竟海妖的感情是什么样的,卢云并不清楚,她怕当她说出自己的感情后,西穹再也不会初现,那样的话,倒不如一直不说,就这样朦胧着下去。

    可惜,她的这个决定被打破了。

    过了两年,她这个余航的准新娘身份终于要被盖章了。

    如果是以前,她也就认了自己童养媳的身份,虽然她不爱余航,对他只是对兄长的感情,但余航从小就对她很好,嫁给他也没什么不好的。

    可是,她有了心上人,她爱上了别人。

    哪怕内心煎熬,可看着白发苍苍却满脸喜庆的父母和成天乐呵呵的余航,她什么拒绝的话都说不出口,只能看着他们一点一点准备着婚礼。

    渔家村所有人都知道余航和卢云要结婚了。

    因为婚礼缘故,卢云一直找不到机会出海,就这样,一直拖到了婚礼当天。

    她如一个木偶被穿上礼服,戴上首饰。

    渔家村人结婚不会那么麻烦,只是穿上喜庆的zhong式礼服,到祠堂去让长辈主持,大家一起吃一顿喜酒,让新郎新娘敬酒,婚礼就成了。

    看着自己鲜艳的新娘装,再看站在身边的宇航,卢云神色恍惚。

    听着耳边人们的声声祝福,她突然觉得心脏窒息般疼痛。

    找了个借口来到海滩,看着一望无际的海平面,卢云泪如雨下。

    这一刻,她万分唾弃自己人类的身份。

    到最后,不知是什么给予她的勇气,也许是海浪,也许是海鸥,又也许是一条条在海zhong遨游的小鱼,她驾着船出海了,在结婚当天。

    吃酒的人不知道,亲戚朋友不知道,所有人都不知道。

    带着哭花的妆容,卢云来到熟悉的岩洞。

    这次,不用卢云呼喊,西穹就从水zhong冒出头来。

    “你还知道来,这都多久了,为什么现在才来”

    他看着卢云,声音zhong带着些不满,仔细听,还能听出其zhong的伤心。

    听着他的抱怨,卢云脸上的泪再也止不住。

    这一刻,她不想知道西穹对她是何种感情,只知道,她不能嫁给别人。

    伸手紧紧抱住西穹的脖颈,卢云嚎啕大哭起来。

    她这个样子让西穹面色焦虑起来。

    “小不点,你怎么了?”

    “你到底怎么了?是受伤了?”

    西穹问着,卢云却顾不得回答,只是一个劲的哭。

    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想把心zhong的委屈,煎熬和痛苦通通哭出来。

    西穹焦躁地甩了甩尾巴,伸出舌头舔了舔卢云的眼泪。

    他是海妖,不知道怎么安慰一个哭泣的人类,只知道卢云不应该一直流泪,他想把卢云落下的泪都抹掉,这样她应该就不会伤心了吧?

    孰不知,他这样的东西,却让卢云哭得更凶。

    过了好久,她才缓过来,却开始打起了哭嗝。

    “好了,你怎么了?是不是有哪里痛?”

    见她好多了,西穹才伸手摸了摸卢云的身体,以为她是受伤了才哭的。

    记得他在海洋深处和凶残的鱼类搏斗时,也会疼痛,虽然不会哭,但也觉得很伤心,也许小不点现在就是这种感觉吧。

    看着一脸笨拙在寻找伤口的西穹,卢云只觉得心脏难受得厉害。

    制止了西穹,看着他的眼睛。

    西穹是海妖,眼睛和尾巴颜色一样,都是漂亮的青色,瞳孔zhong间有一道冰冷的竖瞳,象征了野兽的凶残之意,让人心生骇意。

    只是卢云并没有这样的感觉,她觉得只要这样看着西穹就很满足。

    两人就这样安静地待着水里,沉默着。

    夕阳渐落,西穹道:

    “你是不是该回家了?”

    以前每到这个时候,小不点都会驾着船离开,他已经记得了。

    然而这一次,卢云却紧紧抱着西穹,摇了摇头。

    就让她任性一次吧,她不想回去,不想回去面对所有面露喜气的人,不想面对即将成为她丈夫的余航,更不想面对那所谓的洞房花烛夜。

    “西穹,你有家人吗?”

    坐在海面的岩石上,卢云问道。

    两人认识了这么久,她好像从来没问过他这些事情。

    而且她也从来没见过除了他以外的海妖。

    “家人?”

    西穹对这个词有些陌生,缓缓摇了摇头。

    他们海妖一族从小就单独在外生活,没有家人,也没有族群。

    “那这片海里有别的海妖吗?”

    摸着冰冷的海水,卢云又问。

    她很想知道女性海妖是什么样子的,是不是都像西穹一样长得漂亮。

    “有啊,只是海妖领地划分很严格,这片领地就是我的!”

    西穹完全不明白卢云问这句话的用意,指了指目光所及的海域,得意说道,这种得意就像是两人第一次见面时,他说他救了她一样。

    “西穹,以后让我做你的家人吧?”

    气氛又沉默了好久,卢云抿唇,悄悄拉住西穹的手,说道。

    说话时,她声音zhong满是期待。

    西穹想了想,家人,应该就是她一直到这里来,两人一起吃东西吧?

    “你是我的家人”

    西穹语气认真地看着卢云说道。

    海妖领地意识很强,他允许卢云在他的领地上自由出入,这就是家人吧。

    话落,卢云的眼睛亮了,那种亮就像是天上的碎星。

    西穹看着,他想,这样一双眼睛,比海底的珍珠还美。

    ------题外话------

    看到好多小可爱都说非常非常厌恶小彩虹,想让我现在就虐她,虐,咱们是肯定会虐的,但是不可能会那么那么快,而且每个故事都是为了推动情节的发展,我自认为自己的wen没有半点拖拉,情节发展也挺快的,哈哈。

    我还想说,小彩虹并不单单只是顶替了叶子的身份,她还有个更可怕的身份,我想你们应该猜不到,哈哈。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