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十六章 海啸石,后悔了

时间:2017-10-21作者:葫芦蓁蓁

    .. ,重生之美食厨神

    “张婶子,谢谢,我们先走了”

    叶蓁对着她点了点头,拉着司缪就离开了这里。

    “小叶子,你可要听婶子的,千万别去孤儿院啊!”

    看着叶蓁的背影,张婶子还不放心,嘱咐般喊了一句。

    一路上,有不少人认出叶蓁,和她打招呼。

    不过他们无一例外,都和张婶子一般,告诉她无论如何不要回孤儿院去,那个地方太乱了,而且前段时间做什么都不顺,明显是有问题。

    不过除了这些事,最重要的还是叶蓁身边的司缪。

    当初小叶子和小贤,可是人人看好的一对。

    出于人的好奇心,都纷纷拐弯抹角地询问司缪的身份。

    叶蓁倒也大大方方地介绍了司缪男友的身份,顺便再提上一嘴温贤做的事,也算是给原主的感情一个交代,让他们知道温贤的真面目。

    说完后,叶蓁和众人打过招呼,就按照记忆指示向孤儿院走去。

    “新希望孤儿院”是暮水镇唯一的孤儿院。

    它处在偏远的角落,和镇子里的房屋并不挨着。

    也只有几栋小楼,坐落在孤儿院旁边。

    孤儿院不算大,如果不是外面的门牌,恐怕不会让人觉得是一所足以容纳四十多个人的孤儿院,严格来说,它就是一栋和住屋大同小异的院落而已。

    只不过,现在的孤儿院半边倒塌,一眼望去,满是焦黑。

    叶蓁清透的眸子动了动,从倒塌的一边走了进去。

    司缪也跟着她走了进去,只是嗅着空气的味道,玉眸眯起。

    “这个地方…有火属性元素的味道”

    虽然失去了修为,但这样的判断对他而言很简单。

    听到他的话,叶蓁抿唇,火属性元素…果然是人为。

    天地间的火焰,唯有修者和异能者放出的才带有元素。

    如果真如警方所说,是自然灾害,又怎么会有火属性元素?

    不过她倒是小看了这背后的人,居然能请的动这类人。

    “进去看看吧”

    叶蓁看了看摇摇欲坠的房屋,说道。

    院落比房屋好些,只是土地焦黑罢了。

    其中有一棵庞大的柳树,只可惜,也被烧得焦黑,没了生命气息。

    司缪没有回应,只是将目光放在孤儿院外。

    “出来”

    叶蓁向前走了几步,声音微冷。

    原来是外面藏了人。

    听到叶蓁的声音,外面的人一惊,转身就想离开。

    叶蓁随手捡起一块石子,冲着那个位置扔了过去!

    只听一声闷哼,石子就穿透了脆弱的墙壁,射在了那人身上。

    叶蓁走出孤儿院,就看到捂着腿,满脸痛色的陌生男人,他五官普通,看不出半点特殊,这样一张脸,毫无辨识度。

    “你是谁”

    叶蓁又弯下腰捡了几个小石子,问道。

    有些人,不用点办法,他是不会说实话的。

    果然,原本一脸坚决的男人,在看到叶蓁手中的几个小石子后,脑仁和腿都疼得厉害,没想到在暮水镇待了这么久,阴沟里翻船。

    面前这个女人,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

    眼下任务还没完成,他必须尽快想个办法离开这里。

    就在男人想着如何脱身时,叶蓁手中的小石子就飞了出去,直接穿透了那男人的手臂,爆起一片血雾,残忍到可怕。

    叶蓁神色冷淡。

    她能够察觉到修者体内的灵气,自然也能察觉出这个男人体内的火属性。

    毫无疑问,这是个火属性异能者!

    说起来,这还是她第一次和华夏世界的异能者动手,只是没想到如此不堪一击罢了,不过也是,如今的她是三品巅峰,在华夏修者中也算半个高手。

    只是不知道,这个火属性异能者是不是放火烧掉孤儿院的人。

    可想而知,就算不是,也肯定和那背后的人关系匪浅。

    暮水镇在海城来说不是个什么出名的地方,为什么会有异能者出现?

    毫无疑问,这个火属性异能者,也是为了孤儿院而来的。

    “最后再问你一次,谁派你来的”

    那火属性异能者被小石子穿透手臂,又痛呼出声,额上冷汗直流。

    他没想到面前这个女人如此心狠,而且力道大的吓人。

    这种徒手射石的手段,应该就是修者了。

    失策,真是没想到不过是毁掉一个孤儿院,竟然会牵扯出一个修者。

    异能者虽然也算是奇异人士的一种,但和修者想比,还是要差上一层,更别提现在的他不过是个二阶火属性异能者,根本不是面前这个女人的一合之敌。

    “我是华夏尖刀组的人,并无恶意”

    识时务者为俊杰。

    受了伤的男人知道自己根本不是这个女人的对手,更别提院子里那个神秘莫测的银发男人,两人看样子都不是好招惹的角色,不然他也不会用逃的。

    “代号”

    叶蓁想了想,问道。

    她知道国家一些特殊部队的军人都会有自己独特的代号。

    面前这个人所说是真是假,还有待查询。

    如果真是军人,那为何要对一个无辜的孤儿院下手?

    “雪狼”

    受伤的男人皱眉,说出了自己的代号。

    这次的任务是他没有顺利完成,怪不得旁人,只能说他自己技艺不精。

    “为什么对孤儿院动手”

    叶蓁抛了抛手中的小石子,开启了一段谈判型问话。

    “命令,任务”

    雪狼捂着鲜血直流的伤口,惨白的唇色看上去有些可怕。

    “谁的命令,什么任务”

    叶蓁眯了眯眸子,突然有些不想这样聊天了。

    面前这个“雪狼”显然不想告诉她一些事,说话拐弯抹角!

    这么想着,叶蓁手中的小石子就不受控制地飞了出去,正中他另一条腿。

    以为拖着时间就能顺利逃走吗?异想天开。

    “啊!你…你竟然如此…如此心狠,你…你可知道对国家军人下手的罪名!”

    雪狼哀嚎着倒在地上,额上冷汗涔涔。

    他忍不住对着叶蓁放出一个火球,巴掌的小球还没到叶蓁身边,就被突如其来的冷风吹散了,不但没有丝毫威慑力,反而让雪狼更加痛苦。

    “我不知道对军人下手的罪名,只知道对孤儿院动手的下场”

    叶蓁冷笑。

    她敢肯定,这个雪狼,就是对孤儿院放火,并且夜晚捣乱的人!

    只是不知道他的目的到底是让镇民产生恐惧,从而重盖房屋,让孤儿院再也留不下半点痕迹,还是为了其他一些不为人知的目的。

    这时,司缪走了出来。

    他神色略有些不耐,更不想让叶蓁与陌生男人多做废话。

    “搜魂”

    绯红的唇瓣轻启,吐出两个让雪狼肝胆俱裂的字眼。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长得如此绝艳的男人会比这个女人还狠,搜魂,如果他没理解错,应该就是字面的意思?

    都说华夏修者喜怒无常,不好招惹,没想到的确如此。

    “对啊!用搜魂的话,什么都能看得清楚,一目了然!”

    叶蓁眸子微动,拍了拍手。

    其实她并不会使用搜魂之术,这在饕餮大陆被称为邪术,只是没想到司缪居然对这种术法如此清楚,而且听他的语气,应该是会的。

    “你…你们若是如此逼迫我,那我就去死,让你们什么都得不到!”

    雪狼撑着地面,费力地后退两步。

    面前的两个人气质都如此出尘绝艳,没想到竟然比恶魔还可怕。

    “哦,那你死吧,搜魂对死人同样有效”

    叶蓁不在意地挥了挥手,一脸淡漠。

    就这样没骨气的人,也能成为国家的军人,可笑。

    不过可想而知,华国异能者很少,为了丰富这样一个特殊组织,只要是异能者,应该就有进入其中的权利,毕竟人少,也不能太挑肥拣瘦。

    雪狼是真的没办法了,脸上的表情也死沉下来。

    原本想着很快就能完成任务回去,没想到,他雪狼的一世英名,就这样没了。

    就在他心情跌落谷底之时,突然察觉到周围植物的颤动。

    雪狼垂下的眸子大亮,抬眸时,表情已经恢复了常态。

    “我说,我把一切都告诉你们!”

    也不知是心中有了底气,还是彻底放弃,雪狼如此说道。

    叶蓁看着这样的雪狼,却眯起了眼。

    明明刚刚还是濒死的绝望状态,怎么眨眼间就像变了一个人?

    别说什么突然觉悟,只会让人觉得好笑。

    一定是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在不经意间发生了。

    司缪皱眉,缓缓伸出手,就要对着那边动手,却被叶蓁阻止了。

    她虽然想要逮到幕后黑手,却不想因此让司缪动用术法,他现在的身体,完全承受不了他术法的压力,一旦动手,好了的身体也会破败。

    在去神农一脉之前,她决不让他动手。

    就在此时,一根翠绿的藤蔓从远处袭来,不过它的目的却不是叶蓁和司缪,而是倒在地上,浑身鲜血的雪狼。

    叶蓁没有出手阻止,只是脸色平淡地看着。

    她遥遥望去,就看到一个手中冒出滕蔓的女人。

    她扮相美艳,但奈何脸蛋不出色,手中的藤蔓卷回雪狼后就消失不见。

    木属性异能者,这样的人和莱格碰到一起,那就好玩了。

    那女人似乎注意到叶蓁的目光,对着她微微一笑,旋即手指在勃颈处划过,给了叶蓁一个嗜血的眼神,这才带着雪狼离开。

    司缪眯了眯玉眸,垂在身侧的手指动了动。

    那远去的木属性异能者就不受控制地踉跄一下,嘴里也喷出了一口鲜血。

    “你干嘛动手!我都没放在心上!”

    叶蓁赶忙上下打量了司缪一眼,深怕他出什么事。

    “我放在心上了,威胁我的女人,该死”

    司缪笑,伸手抚了抚叶蓁的长发。

    玉色的眸却满是冷意,那个女人,活不过三天。

    叶蓁无奈地摇头,她怎么不知道飘渺神尊是个这么心眼小的人?

    明知道那个女人的威胁不会成真,却还要给她出这口气,这样的脾气,让她生气他不珍惜自己身体的同时,心头却溢出了满满的暖,这种感觉似乎是幸福。

    “你的身体怎么样?”

    说着,叶蓁就扣上了他的脉搏。

    并没有体虚无力的征兆,而且妖族经脉和人族不同,她并不确定。

    “无碍,你放心”

    司缪有些哭笑不得了,他的身体就算再弱,但杀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虽然司缪这么说,但叶蓁还是觉得不妥。

    “如果有什么不适,要和我说”

    叶蓁蹙着眉,有些忧虑地说道。

    “好”

    司缪轻笑,现在没有外人打扰了,感觉不错。

    两人又回到荒废的孤儿院里。

    在走过烧成焦炭的大柳树时,司缪步子微顿。

    他垂眸看向自己脚下的黑土。

    “怎么了?”

    叶蓁也随着他的视线看向大柳树下,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这里,有东西”

    司缪让开一步,用捡起的枯木在刚刚他站的位置画了一个圈。

    叶蓁神色莫名,孤儿院里竟然隐藏着东西。

    那么,她是不是可以认为,那背后人的目的和大柳树下的东西有关联?

    站在树下,叶蓁伸手拨了拨土,五指微动,眼前的地面就缓缓裂开了。

    这棵大柳树少说也有四十年了,其根部十分粗壮,盘根错节的缠绕在地底深处,叶蓁探寻了许久,都没有找到那个所谓的“东西”。

    突然,精神力似乎触摸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

    叶蓁眸子微动,刚刚她的手托在裸露出的根茎上借力,却不经意摸到了根茎交错出的小坑,动作轻缓地将小坑四周的土拨到外面。

    有精神力帮忙,很快就见到了那硬物的半边面貌。

    一眼望去就可以看到长方形的木面,带着点点香味,那味道极淡极淡,但闻过的人就一定不会忘记,清新怡人,应该是上好的檀木制成。

    檀木,说起来,那把甄妃栉的材质也是檀木。

    叶蓁漆黑的眼眸眯起,伸手卡住檀木盒的边角,往上轻轻一提,顿时整个盒子都呈现在空气中,它表面被泥土堆积,除了淡香外还有些腐朽的潮湿味道,显得有些脏。

    司缪皱眉,对于这种脏兮兮的东西,他最是厌烦。

    叶蓁将土坑填好,再细细的把附近的干土在上面铺上一层,作罢还上前去踩了踩,这样一来任谁也看不出这里曾被挖过。

    虽然那两个异能者离开了,但小心无大错。

    叶蓁看了司缪一眼,两人进到孤儿院废弃的房子里,转身进了空间。

    “王,神妃,这是什么?”

    葫芦空间,莱格正用心打理着灵植。

    当看到变了装束的司缪,嘴角抽了抽。

    自从来到华夏,自家神尊已经宠妻无底线了,这个样子太陌生。

    “刚刚得到了,不知道是什么”

    叶蓁对里面的东西很好奇,因为她的精神力竟然无法穿透檀木盒!

    用刷子小心将檀木盒清理干净。

    泥土被一层层扫干净,顿时,这长约一尺的盒子就暴露出来,它侧面雕刻着远古异兽,非龙非凤但格外庄重,再看那纹路,一股沧桑古老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样的盒子里会装着什么样的东西,叶蓁眸中好奇之色更浓。

    打开了木盒,顿时有绿意闯入眼帘!

    玉枕!

    玉枕为凉,凉即为散热。

    过去有一句话叫头昏脑热,还有一句话叫头脑冷静,因为冷的时候血管会收缩,而热的时候血管却会扩张,所以用玉枕睡觉的话就会头目清明。

    国人说起玉石,首先想到的往往都是和田玉,不过这也是托了著名典故完璧归赵的福,事实上在华国,一共有四大闻名于世的玉。

    这四大名玉,就是指疆省的“和田玉”,辽省岫岩的“岫玉”,豫省南阳的“独山玉”,湖北鄂省郧县的“绿松石”。

    看其绿色单一,质地温润、晶莹、细腻,透明度又好,这应该是岫岩玉。

    难怪在后世玉的价值会越来越高,的确美丽,叶蓁细细地看着,泼墨般的眼瞳里映衬着这件玉枕。

    托了农樱那个古玩大师的福,她对玉器古玩也了解了一些。

    岫玉出产的地方山清水秀、物产丰富,是一处藏风聚气的风水宝地。

    经过千万年的自然演化,凝聚了千万年的日月山川之精华,从而才蕴育产生了闻名于世的国宝珍品岫岩玉。

    岫玉大体分为两类,一类是老玉,亦称河磨玉,是山泉从山中冲击而成的,其质地朴实、凝重、色彩深绿,是一种珍贵的璞玉。

    而另一类是软玉。

    其质地坚实而温润,细腻而圆润,多呈绿色,此玉枕便是软玉。

    考古发现,在距今4000~5000年前的新石器时期在红山文化遗址曾出土岫玉古玉器;河北满城陵山汉墓出土2498片岫玉“金缕玉衣”;而且相传清朝皇太极刻有“皇帝奉天之玉”的传国玉玺、乾隆皇帝刻有“国朝传宝记”的玉玺,都是由岫玉雕刻而成。

    再看这玉枕上镂空雕刻的梅花,栩栩如生,应该是女子用的。

    古人常用“黄金有价玉无价”这句话,来形容玉器的珍贵。

    不过叶蓁却是看不出玉枕的年代及价值,她对古董并没有什么研究。

    看来只能把东西带上,等回到海城让农樱鉴定一番了。

    就在叶蓁要把玉枕收起时,司缪伸手指了指玉枕里面。

    他虽然已经知道了是什么,却依然不想用手去碰,洁癖患者。

    叶蓁眸子动了动,对啊,如果这只是个简单的玉枕,不可能让她精神力无法穿透,更不可能让那背后的人如此费心寻找!

    司缪果然是他的福音,如果没有他,恐怕她也不会发现柳树下的秘密。

    小心打开玉枕一侧,里面的确还有着一个玉质雕刻的盒子。

    叶蓁取出盒子,打开。

    顿时,一抹深沉的蓝色跃入眼帘。

    那是一块海蓝色的水晶石,里面仿佛有一种特殊的液体在浮动。

    “这是…”

    看着这颗水晶石,叶蓁心中隐隐有些猜测。

    “王,神妃,这是不是四大神石之一的‘海啸’?”

    莱格绿眸满是欣赏地看着这颗石头,问道。

    司缪点了点头,神情无波。

    “真没想到,神妃不仅得到了‘冰凌石’,还得到了‘海啸石’!”

    莱格语气颇有些不可思议。

    女娲补天遗留的四颗神石,散落世间是为了找寻有缘人,没想到竟然被一个人所得,这样的机缘也着实有些惊人了。

    再加上叶蓁得到了十二仙灵,莱格对自己这个神妃突然感到有些奇异了。

    在饕餮大陆时,也没觉得她气运如何之好。

    没想到来了华夏世界,她倒像是包揽了整个华夏的机缘。

    “‘海啸石’的作用就是在水中畅游无阻?”

    叶蓁摸着满是凉意的水晶石,抬眸看向司缪,问道。

    她的记忆力自然也有四大神石的信息,只是她所知不多罢了。

    就像刚开始得到“冰凌石”一样,以为它只具有让尸身不腐不朽的作用,谁知在桥沅村枫林谷的时候,却可以融入结界,让她顺利进入其中。

    四大神石的作用应该不仅是世间流传的那么简单。

    “你留着,总会有用”

    司缪也没说别的,四大神石聚齐之后,作用才会完全凸显。

    叶蓁认真点了点头,将“海啸石”和“冰凌石”收到一起。

    两颗石头就像是失散已久的亲人般,碰到一起,颇有些黏糊。

    “我们要不要出去找找还有什么东西?”

    叶蓁看向司缪,问道。

    如果那背后人摧毁孤儿院是为了找神石,那就有些神奇了。

    他又是怎么知道孤儿院中有神石存在的?

    “好”

    司缪对去哪儿没意见,只要和叶蓁在一起就好。

    等两人离开葫芦空间,天色已经渐暗了。

    *

    这边,叶蓁和司缪在孤儿院中调查线索。

    而在遥远的兰城,也正发生着一起家庭风暴。

    林家别墅。

    “温贤,你说清楚,你要回海城干什么?”

    林懿穿着红色的睡袍,声音满含厉色。

    “我只是回老家看看,你这么大动静做什么!”

    温贤哪怕再好的脾气,也在和林懿的相处过程中磨灭没了,更何况他本来就心有所属,对林懿除了利用再无其他,想起海城发生的事,更是半点都忍不了。

    “回老家看看?好啊,带上我!正好我也没去过海城”

    林懿眸子转了转,想出一个好办法。

    然而她的话却叫温贤眸子微暗,这个女人。

    “这次回去,是和我妈一起,有正事要办,你非要这么难缠?”

    温贤觉得自己的忍受力已经濒临奔溃。

    和林懿在一起的日子,每日每夜他都觉得是煎熬。

    哪怕在林苑房地产担任总经理,他也总是觉得低人一等,公司每个人看他的眼神都像是在看一个“后门户”,将他的一切努力都通通否决了。

    这样的日子真的太过压抑。

    哪怕每天都吃着山珍海味,过着富豪般的生活,也难以掩盖内心的空虚。

    他不禁问自己,是不是真的是他做错了?

    想着以前和“叶蓁”在一起时,过着平淡的日子,却格外幸福。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曾经在暮水镇发生的一幕幕都时常浮现在脑海中,仿佛犹在昨日,那些日子每每想起,哪怕在睡梦中,都让他格外高兴。

    “我难缠?温贤,你当初追我时,可不是这么说的!”

    林懿脾气本就暴躁,见他如此,忍不住将手里的水杯摔在地上。

    “你给我说清楚,我到底是哪里难缠?未婚夫要回老家,未婚妻要求一起同去,这样的要求就是难缠?温贤,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林懿看着温贤,眼神如刀锋般。

    艳丽的脸上,红唇紧抿,带着咄咄逼人之气。

    “好了,你冷静一点,我真的只是带妈回老家去看一个朋友”

    这是林家别墅,温贤也不想把事情闹得那么僵。

    毕竟林懿的父亲,他的顶头上司也住在这里。

    他向前走了两步,揽住林懿的肩膀,做出安抚的姿态。

    只是背对着林懿的俊逸脸颊上却满是敷衍,揽着她的胳膊也格外不自然。

    曾经抛弃“叶蓁”和林懿在一起时,他还觉得林懿很可爱,刁蛮也只是真性情,却没想到自己看走了眼。

    以前是一朵被雨露滋养的玫瑰,如今原形毕露,根本就是一朵食人花!

    两个人在一起,相爱前和相爱后真的是两幅模样。

    只有她,只有“叶蓁”,是他最熟悉也最了解的样子,她从未变过。

    想着想着,温贤的神情就略微有些恍惚。

    “一个朋友?那你说说,是一个什么样的朋友”

    林懿扯着唇冷笑,丝毫不被温贤的样子迷惑。

    听到她的话,温贤皱眉,他是真的不想在这里和林懿打辩,有这个时间,他早就回了海城,一定能碰上自己从小到大心慕的人。

    “当初我和妈住在海城暮水镇,隔壁的邻居大婶得了胃癌,要回去看看”

    温贤想了想,说道。

    他的话并不是晃眼,只是隐瞒了对方孤儿院院长的身份而已。

    对于叶蓁曾经在孤儿院长大的事,林懿非常清楚,一旦被她知道那个得了胃癌晚期的大婶是孤儿院院长,那她必然能猜出一些事情。

    他现在还没有在林苑房地产站稳脚跟,不想和她撕破脸皮。

    “既然如此,那我跟着回去,又有何不可?”

    林懿看着温贤,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得有些狐疑。

    温贤的话她本是相信的,但是前几天,他去出差的地方,让她变得有些疑神疑鬼,没办法,曾经那个被她践踏如泥的女人,已经变了。

    “不是我不让你回去,而是海城那地方湿气很重,怕你不习惯”

    温贤揽着林懿的肩,安抚道。

    这个理由真的毫无破绽,让林懿的表情也变得温和了不少。

    的确,海城临海,湿气浓重,温贤就是受不了那里的气候,选择来到兰城发展的,这个理由她的确是相信的。

    “希望你说的是真的,不过前几天去仰光市,你为什么没有和我说”

    林懿心中微微松缓下来。

    她是真的喜欢温贤,爱一个人,总会变的患得患失。

    “那是公司让我去出差,不是私人游玩,有什么好说的”

    温贤语气中隐藏着些许不耐,他是真的懒得这样一直解释下去。

    订婚后,这个女人就总是这样。

    如果逛街有哪个女人多看了他一眼,林懿必然会上去打人家几巴掌。

    这样张狂的个性,和他温文尔雅的外表着实不般配。

    “真的?你不是为了叶蓁才去的?”

    林懿看着温贤的眼睛,问道。

    “不是,我和她早就是过去式,你又不是不知道”

    听到叶蓁的名字,温贤还是有一瞬的怔愣。

    只是他好歹也在社会上混迹了一段时间,能让林懿这个天之娇女对他百依百顺,哪里能没手段呢?

    那一瞬间的怔愣并没有被林懿发现。

    而温贤说出的话却叫她瞬间喜笑颜开,也伸手抱住了温贤的胳膊。

    “那就好!这个叶蓁,我当初真是小看她了,听说最近她刚刚用三十个亿拍下一座原石矿脉,而且其中开采出的毛料,价值都不错,真不知道她是走了什么狗屎运,明明就是一个卑贱如泥的人,非要飞上枝头当凤凰!”

    说话时,林懿的语气带着嫉恨和酸涩。

    她真的想不通,为什么曾经一个胆怯懦弱的女人,最后会成为一个百亿资产公司的女总裁,把她远远甩在身后,让她只能仰望。

    林懿虽然在兰城,但对于仰光市雏莘集团的事格外关注。

    就是前几天,叶蓁拍下原石矿脉,从而大赚一笔。

    这个消息在整个m省都传的沸沸扬扬,谁不夸赞一句?

    也有人预测,凭借这座原石矿脉,雏莘集团会更上一层楼,公司资产起码上涨一倍,这样一来,林苑房地产已经和它没了可比性。

    更可怕的是,叶蓁和她父亲是同一个阶层。

    “个人有个人的缘法”

    温贤沉默了半晌,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他又怎么能想到,那个一直依附他而活的女人,最后会有这样的成就?

    如果他早知道,他又怎么会…

    看着他的表情,林懿眉头皱了起来。

    “你在想什么,你是不是后悔了?”

    林懿此刻表情又有些严厉起来,柳眉倒竖。

    她是稍微有点风吹草动,情绪就有些控制不住。

    “你为什么总是这样,能不能稍微冷静一点!”

    温贤皱眉,松开了揽着林懿的胳膊。

    是,他是后悔了,可这样的话又怎么能说的出口?

    叶蓁现在成就越高,他心中苦涩也越浓。

    “冷静!你叫我怎么冷静!你的前女友,现在是仰光市最有钱的女富豪,比我林家可高了不止一个层次!你当初会和我在一起,我也知道是为什么,现在,你叫我怎么冷静,你说,你是不是一直都爱着叶蓁,一直都没放弃她!”

    林懿起身,并不算高的身材却满含压迫。

    她没办法忍受,自己深爱的男人,一直想着爱着的都是别的女人。

    听着林懿的话,温贤却没有开口。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无话可说。

    “温贤,你别忘了,你如今的成就,都是靠着我林家,你信不信,我只需要一句话,就可以让你从高台上跌落,依旧让你做回你的野鸡!”

    看着这样的温贤,林懿冷笑。

    她一旦疯狂起来,什么话都会说的出口。

    “好啊,随便你”

    温贤看着林懿,真是半点安抚都不想再给。

    他语气颇为平淡地说了一句。

    这样的生活,他还真是感到格外厌烦,索性还没结婚,一切都有挽回的余地。

    “你!温贤,你以为和我分开,你就能回去找叶蓁了?做梦去吧!我不会放开你的,你死也要死在我身边!再过几个月就是我们的婚礼了,到时候,我一定会邀请叶蓁来当伴娘,让她看看如今的我们,有多幸福!”

    林懿一字一顿地说道。

    说出的话却让温贤心中怒火中烧。

    他根本不想和林懿一辈子这样纠缠下去,他现在只想回到过去,回到当初幸福简单的生活,林懿越是这样,他就越是厌恶。

    本来两人是准备一毕业就结婚的,只是受到了林懿父亲的阻挠。

    他想先看看他的本事,在公司做出一定成就之后,才能和她女儿结婚。

    当时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他心中也微微松了口气。

    没想到今天,他还是躲不掉这场婚礼。

    不行,他一定不能和林懿结婚,他喜欢的并不是林懿!

    “明天我就和妈去海城,家里的事就交给你了”

    温贤声音冷淡地说道。

    林懿一肚子闷气却没地方发,不禁上前狠狠踢了温贤一脚。

    这一脚还丝毫没有心软,让温贤瞬间痛呼出声。

    “你!你这个泼妇!”

    温贤捂着腿,怒视了林懿一眼。

    片刻后,起身,拿着衣服,摔门而去。

    家里有这样的妻子,真是一种天大的悲哀。

    离开了林家别墅,温贤就开车回到了自己给母亲温淑芳购置的别墅。

    林懿不是个多么孝顺的人,更是看不起他的母亲。

    这一点当初他为了前程一律忍了,如今,他不想再忍。

    母亲从小将他辛苦抚养长大,付出了那么多,她值得最好的。

    走进门时,温淑芳正形单影只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显得有些落寞。

    看着头上染着银丝的母亲,温贤突然觉得喉咙里有些梗塞。

    当初在暮水镇,母亲虽然也是一个人,但却过的温馨而自在,可自从来了兰城,就像一只被困在笼中的飞鸟,没有了任何自由,也没有了任何朋友。

    来到兰城发展,他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如果没有来到兰城,他就不会被物欲控制,抛弃心爱的女人。

    如果没有来到兰城,他就不会认识林懿,不会变成今天两难的境地。

    如果没有来到兰城,他的母亲也不会老的那么快。

    “小贤?”

    听到开门声,温淑芳回头。

    一眼就看到满脸痛苦,目光呆滞的儿子,不禁忧虑的唤了一声。

    看到满身狼狈,还穿着拖鞋的温贤,温淑芳不用想,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禁轻叹一口气,从鞋柜中取出一双干净的给他换上。

    “没事,回到家就好了”

    温淑芳伸手拍了拍温贤的肩膀,轻声说道。

    对于儿子此刻的模样,她是心疼的。

    当初儿子为了前程,抛却青梅竹马的小叶子,她本就是不赞成的,在见过林懿后,她心中更是拒绝这样的女人成为她的儿媳妇。

    可是,耐不住儿子的意见。

    而且她也见识过了这物欲横流的兰城,在这里,没有钱,寸步难行。

    为了儿子的前程和未来,她选择妥协。

    而且她本就是性情温和的女人,没什么大的主见,也许是她不该妥协的。

    “妈,我后悔了,我后悔了怎么办?”

    温贤伸手抱住温淑芳,额头抵在她肩上,有温热的泪划过她颈间。

    看到这样脆弱的温贤,温淑芳也不禁眼眶泛红。

    儿子从小到大都很有主见,有那个人的影子,这是第一次,她第一次看到这样脆弱的儿子,仿佛承受着莫大的压力,疲惫不堪。

    “小贤…”

    然而她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面对这样的境地,也许大部分是她的责任。

    如果当初让小贤跟着他走,也就不会发生这一切。

    “妈,我想蓁蓁,我想曾经和她在一起发生的一切,我不爱林懿,一点都不爱,儿子和她在一起感觉好辛苦,好痛苦,妈,我该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

    温贤声音梗咽,他真的觉得分外茫然。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