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十三章 温贤信,归海城

时间:2017-10-21作者:葫芦蓁蓁

    离开百叶山,叶蓁就回到了仰光市。

    不论文庄拍卖行怎样,都与她无关。

    “叶姐姐,这邬魍山一行还真不错,下次有了秘境我们还去啊!”

    坐在沙发上,喝着叶蓁亲手泡的茶水,农樱满脸享受道。

    她这还是第一次去秘境探险,初尝甜头啊。

    “秘境可遇而不可求,下次遇到也不知什么时候了”

    叶蓁端着清茶,茶气氤氲。

    回到仰光市,展览会风波,收购原石矿脉,邬魍山一游,这么多事情堆在一起,好在是全部解决了,她也该休息一段时间了。

    就在两人喝着茶,有一搭没一搭地悠闲聊天时,门铃响起。

    农樱看了叶蓁一眼,见她点头这才起身去开门。

    她们这一次邬魍山杀了那么多忍者,做事难免要小心一些。

    “风总裁?”

    看到门外的人,农樱叫了一声。

    “你们可算是回来了!”

    风戊晔擦了擦额上的汗,松了口气。

    “有什么事儿进来再说”

    农樱请他进门,说道。

    风戊晔刚走进大厅就看到正悠闲喝着茶的叶蓁,嘴角不禁抽了抽。

    “我说叶总,您这公司您不管理也就算了,居然还这么悠闲,让我和陈总成天忧心,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

    说着,风戊晔就苦笑着摇了摇头。

    “出什么事了?”

    农樱坐回到沙发上,给风戊晔倒了杯茶,问道。

    她是真觉得自家叶姐姐是个大忙人,刚忙完那么多,这不,又出事了。

    “倒是也没什么大事,原石矿脉已经开始正常运转了,开出不少品质不错价值不菲的料子,照这个情势下去,三十个亿,我们很快就能赚回来。”

    想起这几天开采出的翡翠,风戊晔不禁满脸含笑。

    “就是这么个事?”

    农樱有些无语,这种事情应该早在叶姐姐意料之中吧。

    “还有桃花坊的酒,‘银月’在我们仰光市口碑太好,许多商城上的都要成批成批地订,而且听说最新出了种酒,这不,电话都打到我这里来了”

    银月酒的滋味真的不同凡响,就是此刻想起来都忍不住口中冒出津液。

    别说是仰光市那些商场上的老总好奇新酒,连他都好奇!

    “酒的事,你直接联系桥沅村的倪寒,有关销售也问他”

    叶蓁对倪寒感官不错,以后桃花坊可以全权交给他来负责。

    倪寒此人没有什么复杂的心思,只是一心对酿酒感兴趣,这样的人好掌控也不容易出现纰漏,而且气场温和,不会是个坏人。

    “那就好,桃花坊的酒在仰光市已经一炮而红了,叶总下一步是哪儿?”

    风戊晔喝了一口茶,调侃道。

    他早就想到叶总出手的红酒一定会大卖,只是没想到会卖的如此之快。

    他有预感,桃花坊的未来不会比仰光市雏莘集团的玉石企业弱多少。

    “推广问题,在桥沅村和簿子村旅游设施建立起来再谈”

    叶蓁对桃花坊的酒也有信心,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旅游设施建立后,桥沅村和簿子村必然会大热一把,到时候,雏莘集团的酒要想推广出去是件很容易的事。

    “这个叶总放心,我找的工程队已经到了,马上就可以开工!”

    风戊晔点了点头,说道。

    场面一时寂静下来,风戊晔倒是把最重要的事给忘在了脑后。

    过了许久后,他才一拍脑门。

    “瞧我这脑子,对了叶总,还有这个”

    分明是要说的,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事。

    风戊晔拿出一个信封,交给叶蓁。

    “叶总,这是一个年轻人送到我们公司的,指明要你收下,说事关紧急,务必要交到你手上,还说这关乎于叶总的家人。这不,我当是什么大事,可是又不能拆开看,打电话吧,你又不接,可把我给急死”

    风戊晔皱了皱眉,如此说道。

    “信?这年头还有人写信,叶姐姐,这不会是情书吧?”

    农樱眨了眨眼,玩笑道。

    他们修者都开始使用潮流通信设备了,这居然还有信,也是奇了。

    叶蓁接过,黛眉轻挑,她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

    而且,年轻人?

    她见过的年轻人倒是不少,但有交情可以写信的却没有。

    将信打开,里面是一张薄薄的信纸,跃于纸上的是一手漂亮的字。

    叶蓁扫过纸上的内容,面上平静看不出波澜。

    海城,孤儿院?

    这两个词汇让叶蓁心脏处有些闷闷地难受,这显然不是她的情绪,而是原主残留下的。

    捏着手中的信纸,叶蓁沉默了半晌。

    “叶姐姐,这信上写的什么啊?”

    农樱满脸好奇地瞪大了眼睛。

    不光是她,就连风戊晔都好奇的很。

    叶总一向孤家寡人,没听说过有家人,可是那送信来的却说事关叶总家人,他还真是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家庭,能养出叶总这样妖孽的女儿。

    “小樱,收拾收拾,我们去海城”

    叶蓁想了想,起身,对农樱说道。

    “啊?海城?哦哦,好,我马上收拾”

    农樱惊呼一声,但见叶蓁表情认真,转身赶忙收拾去了。

    “风戊晔,公司的事就麻烦你和陈叔了”

    把信纸随便放在茶几上,叶蓁回眸对风戊晔说道。

    这一路走来,风戊晔的确帮了她很多。

    “哈哈哈,去吧去吧,这有什么麻烦的,本来就是分内的事”

    风戊晔挥了挥手,笑道。

    他和陈魄也都习惯了,为雏莘集团忙碌,是他们的荣幸。

    农樱很快就收拾好了东西,和叶蓁一起向机场走去。

    “叶姐姐,月牙呢?”

    走出别墅区,农樱感觉好像少了些什么,想了想,这才问道。

    她说呢,以往都用背包背着那家伙,好半晌没反应过来。

    “月牙你不用管它了”

    叶蓁垂眸,月牙在回来后就被她放进了葫芦空间。

    月牙晕机,总不能在空间打开后还跟着她们坐飞机。

    “哦,好,但是司缪大神又到哪儿去了?”

    想了想,农樱发现,在她们去邬魍山时,司缪就没有出现。

    明明依照两个人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感情,应该一起结伴去邬魍山才对吧?而且从邬魍山回来居然也没看到司缪大神,古怪!

    “他有事情,会在海城等我们”

    想了想,叶蓁说道。

    司缪不喜欢待在葫芦空间,到了海城,一定会出现。

    “司缪大神行踪还真是莫测!”

    农樱点了点头,感慨了一句。

    她也很好奇司缪大神的身份,虽然说是叶姐姐的师傅,可她看着就不像。

    不过她虽然有心想问,但想到司缪大神那张脸,就怎么也问不出来了,奇怪。

    就这样,刚刚从予图市回到仰光市的叶蓁再次踏上行程。

    难怪她会觉得会很久之后才回到桥沅村,修者预感是很准的。

    而那张摆在别墅茶几上的信纸上写着:

    “蓁蓁,时隔数月,好像是初次联系你。

    不知你近来可还好?

    不过我想应该是好的,祝贺你事业有成,雏莘集团总裁,这样的功成名就,恐怕在我们兰城大学历任学生里也是最优秀的一个。

    原本以为依照你的性格,在大城市里是活不下去的。

    只是没想到,我的眼光也有错的一次。

    我们四岁相遇,六岁相识,十六岁相知,十九岁相恋,到如今我们毕业踏入社会,已经要十九年了,足足十九年的时间,有你陪我。

    曾经我以为我们会走进礼堂,结婚,生子,成为所有人艳羡的一对。

    是我的野心和欲望,终止了这一切。

    蓁蓁,对不起。

    对林懿,我从来不曾有爱,我爱的一直都只有你一个。

    十九年的感情,并非说放弃就放弃。

    我已然后悔,那你呢?

    写这封信除了忏悔,还有另一件事。

    海城医院的人给我打电话了,说联系不到你,院长妈妈住院了,很严重,医生说是胃癌晚期,她想见你最后一面。

    听说自从我们分手后,你就再也没回过海城,问什么?

    怕见到与我一起经历过的点点滴滴,怕忘不了我?

    蓁蓁,即便恨我,也别让自己后悔。

    从小到大,院长妈妈都对你极好,不要因为我,而不回去。

    而且,孤儿院好像出了什么麻烦,具体是什么事我也不太清楚,你最好还是回去看看,依你现在的能力,能帮一把还是帮一把吧。

    蓁蓁,有很多很多的话想对你说。

    千言万语,我想当面和你忏悔。”

    一封信,来自温贤,那个劈腿攀高枝的渣男。

    *

    海城是华国三个沿海城市之一,是很美的海滨城市。

    在这里,拥有很多海水深港,也连接着华国大西南最便捷的出海口。

    海城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始发港,历史文化名城,连续十年被选为“华国十大宜居城市”之一。

    海城面临的青部北湾有丰富的海洋资源,为华国“四大渔场”之一。

    刚刚下了飞机,叶蓁就闻到一股湿咸的海水气息。

    这里是原主生活了十多年的地方,却是她第一次来。

    离开机场,入目的就是沁蓝的天空和远处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大海,海天一线,美得惊人,这里仿佛是被大海环绕的城市般。

    虽然已经是秋季,但海城气候明显要温热。

    人来人往,穿着都很清凉。

    如叶蓁和农樱一样,穿着较厚的还是比较少见的。

    “叶姐姐,这个地方也太美了,原来你从小是在这里长大的啊!”

    农樱张开双臂,迎着海风。

    她从小生活在神农山,那里根本看不到海的影子,后来又去了兰城,对于海的印象一直停留在电视屏幕上。

    倒是去了m省,在仰光市曾见过几次。

    只是来到海城,却和在仰光市看到的一点都不同。

    这里的大海仿佛拥抱着蓝天,大的惊人,根本望不到边际。

    “你若喜欢,可以多住几天”

    叶蓁浅笑,面朝大海,心情的确很好。

    “真的可以吗?”

    农樱回头看叶蓁,声音惊喜。

    海城她是真的很喜欢,如果可以多住几天,那就太好了。

    “当然,我们先去医院”

    说着,叶蓁就打了一辆出租车。

    院长妈妈现在在海城市一个并不出名的医院,地址写在温贤信纸的背面。

    出租车一路疾驰,来到了海城市康健医院。

    “护士,请问,顾爱华女士在哪个病房?”

    叶蓁来到护士咨询台。

    孤儿院院长妈妈的名字就是顾爱华。

    “好的,请问病人是什么时候住院的?”

    医院病人很多,叫顾爱华的也许不止一个。

    “不好意思,我不清楚,不过病人今年五十八岁。”

    叶蓁摇了摇头,对这些都一无所知。

    手机这东西她用着不习惯,在邬魍山那种地方更不可能有信号。

    “好的,您稍等,我帮您查一下”

    护士了然,在住院病人资料上查询起来。

    半晌,她才道:

    “女士,顾爱华女士在三楼的318室,只是…她现在的情况并不乐观”

    护士说这话时,用一种同情的眼神看向叶蓁。

    她在医院做了不久,见得亲人离别也不多,难免多愁善感。

    “好的,谢谢”

    叶蓁颔首道谢,带着农樱上了楼。

    医院总是给人一种压抑,即便农樱跳脱的个性,此刻都没有开口询问什么。

    来到318室,叶蓁敲门,直到传来声音,才推门进去。

    病房很小,却有三张病床,有两张病床上躺着人。

    两个都是上了年纪的婆婆,其中一个正和床边的老伴说着什么,她老伴还在为她削苹果,一片温情和祥和。

    而另一张病床却显得有些凄凉。

    那是个面容苍老,满头银发的婆婆,她躺在床上,闭着眼,虽然睡着但眉间却满是痛苦,偶尔在睡梦中咳嗽几声,喉咙中仿佛梗着一把沙,干哑的吓人。

    露在被子外的手如同干枯的树皮,隐隐还能闻到一股臭味。

    “小姑娘,你们找谁?”

    听到开门声,那位有老伴陪伴的婆婆问道。

    她的亲戚朋友里可没有长得这么标致的小姑娘。

    叶蓁一直望着另一张床上干枯瘦弱的婆婆,没有开口。

    “小姑娘,你是不是走错了?”

    问话的婆婆和老伴对视一眼,问道。

    隔壁病床的是个孤寡老人,住院这么久了也没人来看过一眼,听说是癌症,这么重的病连个看护的人都没有,她老伴偶尔帮着倒上杯水,真是可怜的紧。

    “没有走错,我要找的是她”

    叶蓁回眸,对问话的婆婆点了点头,然后才看向顾爱华。

    没错,那个满身死气,感受不成人形的婆婆就是顾爱华。

    分明是不足六十的年纪,却仿佛八十岁垂垂老矣。

    叶蓁当然不认识这个样子的顾爱华,只是看到她这副模样时,心脏处又传来原主心酸,疼痛的感觉,这个人除了顾爱华,没别人了。

    “嘶,小姑娘,你不会是她的亲人吧?”

    婆婆睁大了眼,上上下下打量了叶蓁一眼。

    眸中慈爱散去,带着些许狐疑和谴责。

    真是人不可貌相,没想到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居然是个不孝顺的。

    叶蓁看出了她的意思,却没有回话。

    不论如何,这的确是她的问题。

    然而农樱却看不下去了。

    “婆婆,我姐姐也是刚知道这件事的,院长妈妈重病,我姐姐也只是孤儿院众多孤儿中的一员罢了,在她忙碌时,也没见别的人来啊!”

    说这话时,农樱很是理直气壮。

    本来就是啊,孤儿院那么多人都是被院长养大的,凭什么现在院长重病,叶蓁来迟了就是不孝顺,就该受到谴责?

    “好了小樱,叫医生,安排转院”

    对于这件事叶蓁无话可说,这是原主留下的摊子,她就要全盘接收。

    看了看这里的设施,叶蓁说道。

    这个医院肯定是不如市医院条件好的,转院是她现在应该做的。

    “好的叶姐姐,我马上去!”

    说完,农樱就跑了出去。

    虽然她觉得叶姐姐没错,但病床上的院长妈妈的确很可怜。

    “小姑娘,是我错怪你了,只是她也是个可怜人啊”

    看着隔壁床的病友,说话的婆婆可惜地摇了摇头。

    到了她这个年纪,看见如此可怜的老人,总会联想到自己。

    “这些日子麻烦您的照顾,一点心意,请您收下”

    叶蓁垂眸看了看顾爱华,从包里掏出一踏崭新的百元大钞,放在柜台上。

    来海城时她就取了一部分现金,为了应付些突如其来的事。

    她能看出,这些日子都没人来照顾顾爱华,医院恐怕也是收了她多年积攒的钱才会留着她到现在,没有医药费,每天喂上几顿流食,但得了胃癌晚期,也许连流食都吃不下,平常应该还是受到了说话婆婆和她老伴的照顾。

    哪怕这些照顾只是倒上一杯水,帮忙叫个护士,也是大恩。

    一万块,算是感谢。

    在这个医院住院的都不是什么有钱人,平日里哪有机会见到这么多现金?

    别说一万块,就是一千块都算是多的。

    “这…小姑娘,这钱我们可不能要!”

    说话的婆婆赶忙推拒,慌乱地摇了摇头。

    这可是一万块钱,她怎么敢收!

    “是啊小姑娘,这么多钱,我们都没做什么,这些钱还是留着给她治病吧,胃癌晚期,这种病需要的钱不少,别把钱都浪费在这个上面”

    说话婆婆的老伴也摇了摇头。

    “院长妈妈我会好好照顾,这钱,你们就收下吧”

    叶蓁抿了抿唇,将钱推回去,没有再开口说什么。

    好人有好报,这些钱是他们应得的。

    很快,农樱就带着医生来了病房。

    叶蓁悉心问了些关于顾爱华病情的事,这才要求转院。

    “女士,这位病人的确应该转院了,我们医院对胃癌晚期也只能暂缓无法医治,你若再不来,恐怕顾女士会凶多吉少,我这就帮你安排吧”

    医生看着躺在病床上的顾爱华,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是顾爱华的主治医生,对她的情况最是清楚不过。

    原本对于眼前这个小姑娘还有些意见,但她这么上心,想必也是他误会了,胃癌晚期,现在转院的话,也许还有根治的可能。

    叶蓁跟着办理了一切手续,也把院长妈妈住院这些日子拖欠的医药费补上。

    许是周围声音太大,顾爱华睁开了眼。

    她看看病房,有医生,有护士,还有个不认识的小姑娘。

    “诶,顾女士您醒了?”

    护士看到顾爱华清醒,笑着问道。

    对这个声音温柔,满脸慈爱的婆婆,她也很有好感。

    这来医院接她的小姐一看条件就不差,说转到大医院就转到大医院,婆婆算是苦尽甘来了,只要她能保持心情良好,一定能活的更久!

    闻言,正在帮她收拾东西的农樱回头。

    “院长妈妈?”

    她虽然不是孤儿院长大的,但对于抚养叶姐姐长大的顾爱华还是很尊敬的。

    一听到“院长妈妈”四个字,顾爱华就身躯一震,看向农樱。

    她年轻时候就做了孤儿院院长,前前后后大大小小抚养了近千名孤儿,院长妈妈这四个字,几乎贯穿了她大半辈子的人生。

    看着农樱,顾爱华却感到有些茫然。

    孤儿院里的孩子都像她亲生的,可是面前这个,她却没有半点印象。

    “院长妈妈!我是和我姐姐来的,她是叶蓁”

    看出顾爱华眼中的茫然,农樱说道。

    却不知,“叶蓁”两个字让顾爱华更加激动。

    她眸子扫视着周围,却一直没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人。

    “院长妈妈你千万别激动,叶姐姐去帮您办理转院手续了,马上就回来”

    农樱连忙安抚,她现在的情绪可不适合太过激动。

    “好…好…不激动”

    顾爱华伸出干瘦的手,轻轻拍了拍农樱。

    对孩子,她一向都很喜欢。

    看着这样的顾爱华,农樱的心软极了,脸上也挂起了温暖可爱的笑容。

    半晌后,房门推开了。

    顾爱华是第一个把视线望过去的人。

    走进病房的人面容清美,没有被浓厚的妆容覆盖,白皙如美瓷的肌肤非常晃眼,一双泼墨般的眼眸平静而美丽,气质淡淡,如盛开的梧桐花。

    顾爱华眨了眨眼,却有些不敢认。

    那张脸,的确是小叶子的,只是那气质,却仿佛变了一个人。

    以前的小叶子,美丽有余气质不足,给人一种羞涩胆怯之感。

    而现在的小叶子,气质淡雅,冷静大方,她仿佛就是旧时代走出来的名媛淑女,带着淡淡的孤傲,整个人弥漫着花朵开在冷风中的暗香。

    这么优秀的孩子,真的是她的小叶子?

    “小…小叶子”

    虽然心中有疑虑,但顾爱华还是忍不住唤了一声。

    叶蓁的视线瞬间停驻在她身上,片刻后,唇角勾起淡然而温暖的笑。

    不论顾爱华和原主感情如何,现在的她就是叶蓁,关于原主对院长妈妈的感情,她也应该以同样的感情对待,无关孝意,只为真心。

    露出笑容的叶蓁,给人以春暖花开,骄阳照耀大地的美好。

    顾爱华看到叶蓁的笑,不禁对着她伸出手。

    叶蓁上前,用纤细白皙的手握上了顾爱华的,没有半分嫌弃。

    “小叶子,你回来了,院长妈妈…真高兴”

    感受着手心的微凉,顾爱华说道,有眼泪从眼角蜿蜒而下。

    这个孩子,是她最喜欢的,也是最不忘本的。

    小时候,小叶子不爱说话,总是被孤儿院其他小朋友欺负,孤立,以致于她的性格越发内向,胆怯,如果不是隔壁淑芳家的孩子和她们孤儿院里的小彩虹,恐怕她会一直那样下去,永远不会从自卑中走出来。

    “是,我回来了,我们先转眼,有什么话,等你好了再说”

    叶蓁轻轻擦掉院长妈妈眼角的泪,安抚道。

    顾爱华不知该说什么,只是点头。

    农樱手脚麻利地帮顾爱华把东西都收拾干净,住院时她也没带什么,以致于离开时也没什么需要拿的,一些脏了的衣服被褥,都被扔到了垃圾桶。

    随着一行人离去,一直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切的说话婆婆和老伴对视一眼。

    看来这临床病友的好日子要来了。

    再看看手中红彤彤的一万块钱,只觉得像做梦一样。

    *

    很快,顾爱华就被转院到海城市医院。

    这里医疗设备都很先进,环境也有利于修养。

    “院长妈妈,我先安排人帮您洗漱,然后我再去安排住院事宜”

    温馨雅致的单间病房,并没有多豪华,但看着就让人分外舒服。

    顾爱华看了看病房环境,面上满是担忧,看着叶蓁,有些欲言又止。

    “您安心住下,钱的事情不用担心”

    叶蓁浅笑安抚,叫了两个护工进来帮顾爱华洗漱。

    身体若不清洗干净,病菌很多,不利于养病。

    在顾爱华稀疏的过程中,叶蓁来到了医生办公室。

    她还特意邀请了康健医院里顾爱华的主治医生到这里和市医院的医生交流一下病情,这样也可以节省很多时间,更好地为她医治。

    “医生,我希望你尽力,有什么需要的就和我提”

    叶蓁对医生说道。

    顾爱华是抚养原主长大的人,如果可能,她不希望她有事。

    “叶小姐你放心,医生的职责就是救死扶伤,我一定竭尽全力!”

    主治医生是市医院副院长,是个很严肃的人,看向叶蓁,语气郑重。

    和医生又交流了一番,叶蓁才去办理一切手续。

    她不缺钱,自然也希望院长妈妈用最好的药和最好的设备。

    “叶姐姐,刚刚我帮院长妈妈看过了,她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身体的病痛,而是心理上的,如果心情一直郁结下去,恐怕挨不过两个月”

    见四下无人,农樱不禁开口说道。

    刚刚她在不经意间替顾爱华把过脉,情况确实不容乐观。

    先别提现在已经是癌症晚期,顾爱华心理上有一定的症结,简单来说就是抑郁,被什么事情困扰着,心情是病情发展的重要因素。

    闻言,叶蓁蹙眉。

    心结?

    据原主记忆所知,她长大的孤儿院叫“新希望孤儿院”。

    顾爱华一直是唯一的院长,孤儿院里有几个做饭照顾孩子的阿姨。

    孤儿院里生活一直很简单,除了偶尔因为政府批钱困难而生活艰难,也没有别的困扰,以前原主每个月会把勤工俭学的钱寄一部分给孤儿院。

    如果顾爱华的心结真的是钱,那就不是问题了。

    现在的她别的不多,恐怕就钱多了。

    雏莘集团最近刚刚收购的原石矿脉,利益处于上升期的桃花坊酒厂,再加上在妲己墓地得到了金山银山,这些钱用来养一个孤儿院,绰绰有余。

    等叶蓁回到病房,顾爱华已经换了新的病服躺在了床上。

    光洁明亮的病房,温暖舒适的被褥,礼貌温柔的护工,这一切都让顾爱华有些恍惚,她没有什么钱,在这样的环境下治病,她想都不敢想。

    癌症晚期,她都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医院。

    与其这样,倒不如用最后的时光回孤儿院陪陪孩子们。

    孤儿院发生了那些事,孩子们都已经没有了未来,没有了希望。

    思及此,顾爱华的眼睛瞬间黯淡下来。

    听到推门声,她才抬起头。

    “小叶子,快,快过来”

    见到叶蓁,顾爱华心头的担忧和绝望被压了下去。

    “院长妈妈,她们照顾的可用心?”

    来到顾爱华身旁,为她掩了掩被子。

    叶蓁的目光看向站在一旁的护工,问道。

    她也知道现在社会上有很多阳奉阴违的人,表面对病人很好,实际上却会虐待或者敷衍,她并非刻意刁难,只是这样的事容不得马虎。

    两个护工被叶蓁的眸光看的略有些紧张,忍不住站的笔直。

    “呵呵,很好,很好,这两个小姑娘都是很温柔的人”

    顾爱华伸手轻轻拍了拍叶蓁的手背,欣慰地笑道。

    没想到以前那个胆怯懦弱的小叶子,如今变的这么有主见。

    “那就好,你们先出去吧,以后院长妈妈就劳烦你们多多照顾”

    叶蓁起身,对两个护工说道。

    听到她的话,护工连连摆手。

    “叶小姐客气了,这都是我们分内的事儿,您放心,我们一定好好照顾顾女士,不会让她有一点难受的地方”

    面对叶蓁,她们都感觉到莫大的压力。

    而且能单独住在这样一个病房,邀请副院长亲自主治的,一定不简单。

    这样的人不是有钱就是有权,她们不过是平凡人,惹不起也不敢惹,她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做好自己应该做的。

    护工说完,见叶蓁点头,这才走出病房。

    “呼…吓死我了,叶小姐也不知道是什么人,那气势和首长视察一样”

    其中一个护工拍了拍胸脯,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

    “可不是,咱们院长给的压力恐怕也没有这么大,听说是从别的省份来的,不过看她的模样和气质,就不像普通人”

    对于叶蓁的来历,她们纷纷猜测,好奇不已。

    “好了好了,这位顾女士我们可要好好照顾才行”

    “嗯,走吧,去灌点开水”

    说着,两个护工就远离了病房门口。

    直到她们走远,叶蓁才回眸看向顾爱华。

    刚刚她们的对话她当然听到了,不过并不放在心上。

    “小叶子,这个小丫头是你的朋友?”

    护工离开,气氛一下就轻松下来。

    顾爱华看着一旁瞪大眼睛望着她的农樱,不禁笑着问道。

    这么可爱的小丫头,她很喜欢。

    “她是农樱,我的朋友,院长妈妈可以叫她小樱”

    叶蓁颔首,介绍道。

    农樱长了一张乖巧可爱的苹果脸,这样的长相在长辈面前很吃香。

    “哈哈,我们小叶子都有朋友了,好,好啊,小樱啊,真是个可爱的丫头”

    看着农樱,顾爱华是越看越喜欢。

    “院长妈妈,你是怎么住院的?”

    看着顾爱华蜡黄和近乎枯瘦的脸颊,叶蓁蹙眉问道。

    按理说,胃癌早期的症状有很多,如上腹部不适,心窝部隐痛,食后饱胀感等,应该会尽早发现才对,怎么拖到晚期才来医院,这不符合常理。

    谈起这个事,顾爱华叹了口气。

    她的确很早就察觉到身体不对劲,但当时孤儿院发生了大事,她根本没时间到医院检查,就这样拖着拖着,实在扛不住了才住院。

    也不知孤儿院现在怎么样了,她真的很放心不下。

    “院长妈妈,有什么烦心事您就说出来,叶姐姐一定能解决的!”

    看着顾爱华眉宇间的愁思,农樱不禁皱眉问道。

    病人不应该一直愁苦,应该保持良好的心情才对。

    而对叶蓁一直有十二万分信任的农樱如此说道,她相信,不管孤儿院或者是院长妈妈有什么事,叶蓁都可以完美解决掉。

    “院长妈妈,有什么难处您说,我也是孤儿院的一员,理应知道”

    对农樱的话叶蓁没反驳,抿了抿唇,反问道。

    顾爱华一直是个视孤儿院如生命的人,为了能好好照顾孩子,她甚至一辈子没有结过婚,能让她感到如此愁虑的,除了是孤儿院的事,不做第二个考虑。

    果然,听到叶蓁的话,顾爱华脸上愁思更甚。

    “小叶子,孤儿院出事了,我把你叫回来,不止是想看你最后一眼,还想说说你的身世,海城不要多待,更不要回暮水镇去,你知道吗?”

    握着叶蓁的手,顾爱华慈爱的表情第一次变得有些严肃起来。

    “孤儿院出了什么事?”

    叶蓁并没有被顾爱华语气中的严肃吓到,反问道。

    闻言,顾爱华皱起了眉。

    如果是以前的小叶子,她若是这么说了,她恐怕就不会再多问。

    可是现在的小叶子,性情已经变了,如果不把事情都告诉她,还不知会闹出什么乱子,想了想,顾爱华还是决定把所有的事情都全盘托出。

    “小叶子,所有事情我都可以告诉你,只是,答应我,不要探究”

    顾爱华看着叶蓁的眼睛,说道。

    即便是再愚钝,她也能看出小叶子现在应该是有了些成就。

    可是这些成就,在孤儿院的事情面前,恐怕没有半点回旋的余地,而且一旦惹恼了对方,别说是那些微不足道的成就,就算人,也不一定能保住。

    “院长妈妈,你可别小看叶姐姐,她在我心里是最厉害的!”

    见顾爱华和叶蓁说这些话,农樱不禁插了句嘴。

    没办法,顾爱华的话明显是在说叶蓁解决不了这些事情。

    “小樱,让院长妈妈说”

    叶蓁看了农樱一眼,说道。

    能让顾爱华如此忌惮的,恐怕孤儿院牵扯的人或者事不小。

    不过不管对方是谁,或者事情如何,能做的,她一定会做。

    她并不希望原主的情绪一直干扰她,所以有些事情她必须解决。

    “小叶子,不是院长妈妈不相信你,而是…而是这些事情太过复杂,我不想让你牵扯到其中来,这对你来说,不好”

    扶着叶蓁的肩膀,顾爱华声音有些许沉痛。

    都是她心爱的孩子,她真的不希望小叶子牵扯其中。

    原本不打算提起这事,但她也怕小叶子会突然回孤儿院,那里现在太混乱了,而且她隐隐有种预感,这些矛头的指向,并不是孤儿院,而是…小叶子。

    有些事情,当真是细思极恐。

    ------题外话------

    病情什么的希望专业的小可爱不要深究哟,大家看书就是图个高兴。比心。

    以后我们的司缪和叶蓁就统称为“椰丝夫妇”咯,撒花。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