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二章 搬运工,天机阁(万更二)

时间:2017-10-21作者:葫芦蓁蓁

    那边叶蓁在嘱咐风戊晔。

    这边,安凛也回到了麒麟园。

    刚走进大门,就看到灯火通明的客厅中坐着的两个人。

    “凛哥哥,你去哪儿了,为什么才回来?!”

    穿着雪白洋装的苏婉婉起身,通红着眼圈,说出的话犹如在质问。

    看到苏婉婉,安凛只觉得头痛万分。

    他突然觉得当初叶蓁说的话很对,即便再怎么样,也不该招惹苏婉婉。

    被仇恨迷了眼,一念之差,叫如今的苏婉婉如同狗皮膏药般赶都赶不走,尤其她还总是学习苏胭胭的习性,东施效颦,分化滑稽。

    “你为什么不说话?凛哥哥,别忘了,我是你的未婚妻,你以后是要娶我的,难道还没结婚你就在外面乱来吗?”

    见安凛不说话,苏婉婉有些急了。

    她上前几步,一把抓住了安凛的胳膊,声音略显尖锐。

    “放手”

    安凛伸手按了按跳动的额角,压抑着怒气道。

    “不!我就不放!你不说我就不放!”

    听到安凛的话,苏婉婉不仅没放开手,反而抓得更紧了。

    她这一使劲儿,瞬间叫安凛负面情绪爆棚。

    “我说,叫你放开!”

    他放下胳膊,冷着声音,桃花眼中一片雾霾。

    对上他布满红丝的眼睛,苏婉婉被吓了一跳,情不自禁地松开了钳制安凛胳膊的手,眼眶中的泪更是摇摇欲坠起来。

    安凛冷笑,伸手拍了拍被抓皱的衬衫。

    苏婉婉恢复神智后他已经道歉了,并且给她的父亲苏坤赔偿了很多,也好声好气和她讲过两人不可能,让她放手。

    可是呢?

    苏婉婉还是一副以他妻子自居的态度,简直可笑。

    他本看在苏婉婉是苏胭胭姐姐的份上不想计较,然而她却变本加厉,开始干涉起他的私生活来,试问,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来质问他?

    “你…你太过分了!安凛,我这么爱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看到安凛近乎嫌弃的动作,苏婉婉又被刺激了一通。

    她着实想不通,明明当初他们还很相爱,到哪儿都在一起,怎么她被解除咒术之后事情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如果早知道安凛的态度会变得如此之快,她倒还不如不解咒!

    都怪叶蓁,都是叶蓁的错!

    想着想着,苏婉婉好似魔怔了一般,心头开始万般诅咒起叶蓁。

    安凛不知他心中所想,向着沙发走去。

    灯光下,坐在沙发上的另一个人则是安凛唯一的亲人,安青云。

    “哥,你怎么会过来?”

    安青云很忙,文庄拍卖行生意众多,若非必要,安青云是没时间来找他的。

    “怎么,我就不能来找你?”

    喝了一口白水,安青云脸上温和地笑容渐失。

    “哥,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原本吃了一顿美食心情很好,如今回到家,事情纷涌而至,让安凛感到很是烦躁,胸腔中也开始泛起一股饥饿之感。

    这种饥饿并非肚子,而是吸血鬼长期不食用鲜血的饿。

    越想,饥饿的感觉就越强烈。

    安凛也逐渐控制不住自己,尖牙外露,双眸血红。

    安青云眸子一闪,对着愣在原地的苏婉婉道:

    “我们兄弟两个还有话要说,你先走吧”

    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安青云的语气依旧温和。

    苏婉婉喜欢安凛,对他的独生哥哥安青云也很是敬重,虽然心中愤怒,但也没有反驳,只是看了看背对着她的安凛,转身离开了安宅。

    一时间,大厅中空荡的可怕。

    安青云皱眉看向已经完全血化的安凛,有些不明所以。

    以往就算安凛再饥饿,也能够控制自己嗜血的欲望,今天是怎么回事?

    安青云对吸血鬼一族了解也不深,当即只能到冰箱中去取血袋给安凛。

    吸食了血液的安凛相比刚刚可怕的变化好了很多。

    “小凛,你怎么样?”

    安青云略有些忧心地问道。

    当初他并不赞成安凛被吸血鬼初拥,只是他是修者,拥有百年寿命,可是自己的唯一的弟弟怎么办?难道要他亲眼看着他死?

    不,他做不到。

    最终只能妥协,向柯尔斯提出要求。

    可是如今再看安凛,安青云只觉得有些后悔当初的决定。

    休息了片刻,安凛也恢复了理智。

    “哥,我没事,只是晋级了…”

    伸出双手看了看,又捏了捏拳头,安凛只觉得力量更大了。

    “晋级?你刚刚被初拥没多久,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晋级?”

    安青云皱眉,语气满是不可思议。

    他虽然不了解吸血鬼的习性,但也曾和他们打过交道,了解一些事情。

    “我也觉得奇怪,今天之前分明没有晋级的预兆”

    安凛抹去嘴角的血迹,虽然觉得奇怪,但脸上还是挂起了笑。

    不论如何,他能晋级都是好事。

    初拥之后就是男爵,他如今也和柯尔斯是一个等级了。

    “对了哥,你今天过来找我是有什么事?”

    完成晋级,安凛也开始问起了正事。

    安青云虽然还是觉得奇怪,却也没有继续纠结于此,安凛晋级就能获得更大的力量,也可以把自己保护的更好,如此一来,他也可以放心很多。

    想到接下来要说的话,安青云不禁看了看安凛,不知该从何说起。

    “有什么话直说,这么吞吞吐吐可不像安青云了”

    点燃一根烟,安凛挑眉说道。

    听到他的话,安青云笑着摇了摇头。

    “小凛,你是不是喜欢叶蓁?”

    既然安凛都这么说了,安青云也就没再拐弯抹角。

    问这话时,他的语气微微有些凝重。

    而安凛手中的动作则滞住了,神色有些恍惚。

    喜欢叶蓁?从何说起?

    初见时,叶蓁对苏婉婉动手,动作凌厉快捷,他只当她会些功夫高看一眼。

    再见时,他和她一场豪赌,他输了,由此不再小看于她。

    直到在赌石拍卖会,他才知道,原来叶蓁不是普通人,她是和自己哥哥一般,能够飞天遁地的修者,这类人,他本不想招惹。

    后来她和三老打斗,竟毅然决然跳崖。

    那一刻,他很佩服她的勇气。

    原本以为死了的人,没想到会在他的宴会上大出风头,他费尽心思得到的陈氏股份尽数落入叶蓁手中,那是他商场上的第一次失败。

    之后种种回忆起来好像也愈发清晰。

    “小凛…你真的喜欢上了叶蓁?”

    不用安凛再说,安青云已经从他怔愣的神情中看出了些蛛丝马迹。

    安青云的话唤回了安凛的思绪。

    “哥,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会喜欢上叶蓁!”

    安凛桃花眼微闪,语气急促,仿佛被踩了尾巴的猫。

    听到他的辩驳,安青云没有说话,只是直视着安凛的眼睛。

    在这样无声的气氛中,唯一能听到的只有安凛粗重而紧张的喘息。

    “小凛,你是我的亲弟弟,我一手带大的,你的心思即便不说我也能看出几分,若是不喜欢,一向游戏人间的你怎么会一次又一次向我提出要求?”

    安青云叹了口气,确定般说出了这番话。

    闻言,安凛张了张嘴,却无言再说什么。

    看到弟弟这个样子,安青云也觉得有些心痛。

    当初安凛不想依靠他而活,独自在外打工,遇到苏胭胭,那一次的体验给安凛造成了巨大的打击,这也是他最为后悔的一件事。

    可是如今,难道历史要重演吗?

    虽然觉得难以开口,但安青云还是不想让自己唯一的弟弟陷的太深。

    “小凛,听哥一句劝,叶蓁此人的确如你所说,不是个简单的角色,如今她得到了花婆婆的青眼,就连景聿都高看她一眼,你的感情…”

    安青云声音有些低沉,后面的话虽然没有提及,但也很明了了。

    听到他的话,安凛眼帘低垂,不知在想些什么。

    看到安凛如此,安青云神色晦暗不明。

    叶蓁这个人他虽然接触的不多,但也能看出她对安凛没有半分情意。

    如果只是个普通女人也就罢了,他可以像原来对待苏婉婉一样,给叶蓁下咒从而控制了她,但是叶蓁恰好不是个普通女人。

    “哥,我知道,我希望你不要对她动手”

    沉默了许久,安凛抬头对安青云道。

    就像安青云了解他一样,他也同样了解这个一母同胞的哥哥。

    “即便叶蓁能够让修者晋阶,这也只是她展露出的一部分而已,哥,相信我,帮助她对你有好处,她的实力绝对不仅仅止于我们看到的这一部分!”

    安凛眯了眯眼,声音冷静道。

    他的话并非夸大其词,毕竟叶蓁身边有强者保护。

    安青云看了看安凛认真的表情,了然地点了点头。

    之后两人就有些相顾无言了。

    “小凛…青…青荷还好吗?”

    也许是气氛太过沉寂,安青云犹豫了片刻,问出了自己内心最想问的问题。

    “她很好,过得也很好,哥,你不用担心”

    安凛伸手拍了拍安青云的肩膀,也只有在谈及荷夫人的时候,他才会展露出一丝从未给外人见过的脆弱,这就是爱情。

    “是吗,她过得很好…那就好”

    安青云轻声呢喃了几句,眉宇间有些许痛苦和阴郁之色。

    心上人过得好,然而他过得并不好,该当如何?

    “哥,你什么时候能和文景姝离婚?”

    安凛抿唇问道,他实在不想自己的哥哥和那样一个女人牵扯在一起。

    “这件事还需要从长计议,短时间内恐怕无法离婚,文庄拍卖行并不像外人看到的那么平和,此时和文景姝离婚,恐怕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当初查出那些东西时,他就想和文景姝离婚。

    只是事情没有他想到那么简单,原本以为帮助文景聿成为了文庄拍卖行的掌权人,那他想要离婚,也只是文景聿一句话的事。

    却不曾想,文景姝不仅性情没有表面那般温柔,就连手段也是如此。

    她敢光明正大对自己的亲生父亲下药,没有依仗怎么可能?

    他也想过要把这件事情公布于众,是文景聿阻止了他。

    原来文景姝的手已经伸向了文庄拍卖行的内部,外人表面看去好似文景聿掌权,实际上文景姝也插了一脚,文庄拍卖行真正的实权两人各执一半。

    若是揭露了文景姝的把柄,难保她不会狗急跳墙。

    眼下正是多事之秋,邬魍山危难之际,容不得内乱。

    安凛没有再说话。

    他明白,有多大的能力就要承受多大的责任。

    在外人眼中文景聿和安青云都是天之骄子,可谁能知道,前者因为功法和家族原因,性情冰冷无法体会常人之情,后者则连爱人的权利都没有?

    他突然有些庆幸自己不是修者了。

    ——

    翌日。

    叶蓁被风戊晔亲自送到机场。

    “叶总,公司的事你放心”

    风戊晔作为总管是很称职的,不想让叶蓁有任何后顾之忧。

    叶蓁颔首,再次离开了仰光市。

    下了飞机,到达z省,而等待在机场外的则是农樱。

    早在上飞机前,叶蓁就给农樱去了电话,这次她可不想打车回桥沅村了。

    刚刚出了机场,就有一道嫩黄色的身影飞奔过来。

    “叶姐姐,叶姐姐,你终于回来了!”

    农樱的脸上挂着浓浓的笑,声音中带着丝想念。

    叶蓁浅笑,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

    “叶姐姐,我可算知道什么叫做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了!”

    抱着叶蓁的腰,农樱忍不住耍起了嘴皮子。

    “好了,我不是回来了?走吧,回桥沅村去”

    上了车,农樱开始一一汇报起她不在时发生的事情。

    叶蓁走的这几天,桥沅村还是很平静的。

    村名们因为上次在小楼门口扔垃圾的事被警察警告过一番,虽然心里千头百绪,行动上也不敢有什么过分的,只是偶尔对着农樱酸上几句。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黄有为,一直都没到桥沅村去找麻烦,不知在想什么。

    “对了,叶姐姐,你那天回仰光市回的匆忙,等我回小楼就发现司缪大人不见了!我也不知道他手机号,也不知道怎么找他!”

    农樱突然咋呼着说出了这个问题。

    叶蓁动作微顿。

    “叶姐姐,你知道司缪大人去哪儿了?我都没敢打电话告诉你…”

    说着,农樱缩了缩肩膀。

    “司缪去找我了,他很快会回来的”

    当初把司缪送进空间后就忘记了这一茬,好在也不是什么大事。

    “是吗,那我就放心了,不过司缪大人那副模样出去…”

    农樱忍不住脑补了一下那个画面,无语地抽了抽嘴角。

    就那张祸国殃民的脸,恐怕会被所有人围堵吧?

    她这么一说,叶蓁也不禁想了想这个问题,轻笑。

    是啊,若是司缪出现在世人眼中,一定会被围观。

    “叶姐姐,你已经定制好酒瓶了?”

    农樱七平八稳的开着车,问起了酒瓶的事。

    “做好了,应该就是这两天会到桥沅村”

    叶蓁点了点头,如果没定好酒瓶她也不会回来这么早。

    “既然如此,那正好我们可以到覃陨县把刚子几个接上,跟我们到桥沅村去灌酒,那么多酒瓶都要灌满,这可是个大工程!”

    农樱眼珠子转了转,说出了一个提议。

    叶蓁一看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无非就是在古墓时刚子对她下了黑手,如今抓他们过来当劳力。

    叶蓁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见此,农樱只能无奈地撇撇嘴。

    等两人回到桥沅村时,已经是傍晚了。

    还没等她们开车回到小楼前,天空中一阵阵飞机盘旋的轰鸣声响起。

    “我的天,叶姐姐,这谁啊?把飞机开到这种地方…”

    停下车,农樱站在空地仰头看着天上的飞机,感到有些无语。

    这些有钱人,炫富炫到桥沅村来了。

    叶蓁垂眸没有说话,只是提着行李一路回到小楼。

    “叶姐姐,快看,飞机降落了——”

    农樱瞧的新奇,渐渐地,她发现飞机距离地平面越来越近,距离她也越来越近,不禁叽叽喳喳地叫起了叶蓁。

    “去叫倪寒他们,酒瓶回来了”

    叶蓁没有抬头,淡然道。

    她根本不用去猜,都知道农樱口中炫富的人是安凛。

    只是她没想到安凛居然会亲自监管,把这批酒瓶以空运的方式送到桥沅村。

    “啊?哦!好的叶姐姐,我马上去叫他们!”

    知道是酒瓶回来了,农樱显得很兴奋,撒开脚丫子就向酒厂奔去。

    飞机降落在小楼边缘的空地上,有不少村民听到声响从屋子里走出来,指着降落的飞机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不出叶蓁所料,从机舱里走出来的是安凛。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皮衣,桃花眼打量着四周,嘴角牵着一抹邪气的笑。

    “哟,叶总这生活真是让人羡慕,居然能找到这种好地方!”

    看到叶蓁,安凛眸子一亮,不禁调侃。

    桥沅村的确是个好地方,环境优美,山水宜人。

    “你怎么会来”

    放好行李,叶蓁向机舱走去。

    安氏财团总裁居然这么清闲,倒是出乎她的意料。

    “哈,我为什么就不能来?来看看叶总还有什么赚钱的办法,插一脚!”

    说起这话来,安凛颇为理所当然。

    叶蓁没理他,看着工人将一批批装好的酒瓶搬出机舱。

    “货都到齐了?”

    叶蓁回眸问安凛。

    “那当然,这次可是出动了我的私人飞机,别感激,我是大自然的搬运工!”

    安凛眯起漂亮的桃花眼,语气带着笑意。

    “款项我会和风戊晔说,回了仰光市和他要”

    叶蓁随后打开一批包裹严实的酒瓶,装的很好,没有破碎的现象。

    “客气什么,桥沅村这地方不错,我准备多住几天!”

    安凛扫视着四周,自顾自地做了决定。

    这时,农樱也带着倪寒,风岚和吉莉来到了机舱前。

    “叶总,这都是我们的酒瓶?”

    看着一批批的货物,倪寒语气略带激动。

    还以为开业要延迟,没想到自家老板这么厉害,说订制酒订制了酒瓶。

    “是,都搬回酒厂吧”

    叶蓁颔首,肯定了他们的话。

    倪寒和风岚吉莉对视一眼,三人眼中满是激动。

    “去,帮他们把东西搬到酒厂”

    安凛挥了挥手,示意自己带来的工人上前帮忙。

    他们倒都不傻,推着推车把一批批酒瓶搬到推车上,推回到酒厂。

    “叶姐姐,他怎么会到这里来?”

    农樱看着安凛的目光带着满满的警惕,当初在飞云山他曾对她们出手过!

    “呵,小丫头,你再用那眼神看我,小心我揍你”

    安凛邪笑着挑了挑眉,好心情地和农樱开了一句玩笑。

    叶蓁抬眸看了安凛一眼,伸手轻轻拍了拍农樱的肩膀。

    “不用担心,他现在是我的朋友,没有坏心”

    简单地一句话,却叫安凛脸上的表情一滞,旋即笑容更深。

    朋友?已经成为朋友吗?

    听到叶蓁的话,农樱才稍稍放下些对安凛的敌意和警惕。

    “那叶姐姐,我先去帮忙了!”

    知道安凛是无害的,农樱才放松心情去酒厂帮忙搬货了。

    一时间,就剩下安凛和叶蓁两个人。

    “叶蓁,你做的饭菜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沉默了片刻,安凛还是问出了他此次亲自前来的目的。

    那晚他突然晋级,原本以为是水到渠成所致,可后来想想还是不对劲。

    他问过柯尔斯了,普通初拥者也许三年都不能晋级成为男爵,而他居然在短短几个月内晋级了,这并不符合常理。

    后来他仔细回想那一天发生的事,把目光定格在了叶蓁的一顿饭上。

    记得她曾说过,她的一顿饭价值千金。

    在吃过后,他也这么觉得,想通了晋级了这一点后,才知道叶蓁口中的价值并非是满足口腹之欲,而是她所做的美食拥有让人晋级的能力。

    叶蓁看了安凛一眼,没有回应什么。

    即便此刻她解释什么,安凛也认定了是她做的灵食有问题,多说无益。

    “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

    安凛突然郑重其事道。

    文景聿,花婆婆乃至他兄长都以为叶蓁可以让人晋阶一级是在汤里放了什么秘药,却没想到只要是经她手做出来的食物,都拥有神奇的功效!

    “你晋级了”

    叶蓁回眸,上上下下打量了安凛几眼。

    她也终于知道安凛为什么会问她灵食的事。

    “是,我是因为吃了你做的东西才晋级的,所以我又欠你一个人情!”

    安凛挑了挑眉,有些厚颜无耻道。

    他还真喜欢这种我还你一个人情,又欠你一个人情的游戏。

    牵扯不清,才最好玩。

    “不是我所致,我的食物只是刺激了你体内一些东西罢了”

    只是稍稍一想,叶蓁就想通了事情的关键。

    她也知道安凛被初拥不久,不可能只是吃过一顿灵食就晋级,根本原因其实是他体内隐藏的一些东西,如果她没有猜错,应该是药力。

    “我体内的东西?”

    安凛反问,他怎么不知道自己体内有什么东西可以晋级?

    如果有的话,那他不早就成修者了,还需要被柯尔斯初拥?

    “安青云是不是经常给你吃一些灵药灵果”

    即便是猜测,是解释,叶蓁的声音也很淡,好似她根本不想攀谈一般。

    “对!你怎么知道?”

    安凛感到有些诧异。

    他因为体质不能成为修者,安青云从小就给他补身体,一些药材果子不要钱地喂给他,说的是即便不能成为修者,也要有好的体魄。

    “你非修者,无法全部吸收药力,一些残存的会隐藏在你的身体里,直到你吃了我的食物,这些食物和你体内的药力融合,促使你晋级”

    鉴于安凛不辞辛劳地把酒瓶送来,叶蓁也就满足了他的好奇心。

    她只是间接帮了他而已,这些药力迟早会被他吸收同化。

    安凛是真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一茬。

    “不管怎么样,如果没有吃你那一顿饭,我也不可能这么早晋级!”

    “哦”

    虽然安凛急于想要欠下叶蓁的人情,不过叶蓁却并没有什么兴趣。

    “喂,要不要这样?我安凛的人情你居然这么不想要!”

    看叶蓁的表情,安凛略显不悦。

    仰光市商场上谁不想得到他安凛的人情,哪怕不是商场上,在修者中,想要通过他攀上安青云,攀上文庄拍卖行的数不胜数。

    没想到世界上居然还有这样的人,丝毫不把别人的人情看在眼里。

    “我要,既然我还欠你两个人情,你欠我一个人情,那相互抵消,这样一来,我也就只欠你一个人情了,很好”

    想了想,叶蓁选择了这个折中的方法。

    听到她的话,安凛无语地抽了抽嘴角。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叶蓁,如此计较!

    话已经说成这个样子,安凛不想再和叶蓁讨论这个问题了,指不定说着说着,那最后一个人情也被她莫名其妙抵消了,那他就可以哭去了。

    “行了,那些人你随便用,我先回去休息了”

    冲着叶蓁挥挥手,安凛就独自回了机舱。

    他可没想着要住在桥沅村的房子里。

    夜深,所有的酒瓶才被搬完。

    “终于搬完了,叶姐姐,我真觉得咱们应该雇人了!倪寒他们三个可是酿酒师,居然搬东西,这也太大材小用了!”

    农樱累瘫在沙发上,气喘吁吁地说道。

    “好,雇人,就去薄子村找古村长吧,让他挑几个老实可靠的”

    想了想,叶蓁觉得农樱说的在理。

    酿酒厂即将开业,只有倪寒,风岚和吉莉三个酿酒师,再加上她和农樱,这人数上也实在太可怜了些,是该招收一些工人。

    “好好好,我明天就去!”

    得到了叶蓁的肯定,农樱可算是松了一口气。

    “招收了工人,就开始灌酒,待装满,密封好之后,就可以开业了”

    上万支酒瓶,要全部装满,密封,这是一项大工程。

    “好!你放心吧叶姐姐,倪寒他们三个和打了鸡血似得,一定会把这些事情都办好的,明天人多了,装起来更快,桃花坊很快就能开业!”

    听到装酒开业,农樱瞬间满血复活。

    说起来,她们也为桃花坊的事情忙了很久了。

    现在,种下的果实终于到了丰收的时候,怎么能不让人激动?

    “对了叶姐姐,那酒瓶可真漂亮,不过我看那雕刻的男人好像司缪大人!”

    喝着水,农樱不禁把话题放到了酒瓶上。

    还别说,今天她看到酒瓶的时候真真惊艳了一把,她也喝过葡萄酒,那些包装都大同小异没什么新意,可她们桃花坊的酒瓶实在漂亮。

    也因为漂亮,她仔细观察过了。

    那衣着,那打扮,那发色,那气质,就算是雕刻出来的,除了司缪,没别人!

    她就说叶姐姐怎么可能对司缪大人那样的男人视若无睹,这不,刚开的酒厂就把人家刻到瓶子上了,这要说没感觉,她可不信!

    “是又如何”

    虽然被农樱看出来的,但叶蓁可没有半点羞涩之意。

    她的反问倒是把农樱给弄懵了,旋即泄气般叹了口气,她早就该知道自家叶姐姐不是一般人,向来不按常理出牌的。

    “对了叶姐姐,那瓶子上的女人是谁啊?是你吗?”

    农樱上下看了看叶蓁,略有些疑惑地问。

    瓶子上雕刻的女子很美,只是她的美是艳丽之美,和叶蓁不同。

    不过两人的气质倒很像,都是清清淡淡,很静很不染尘埃的那种。

    “是不是我有什么问题”

    叶蓁喝着茶,并没有正面回应这个问题。

    那的确是她,只不过是距离现在很遥远的,前世的她。

    “当然有问题了!能和司缪大人坐在一起的只能是姐姐你,怎么能放别人呢,不行不行,不然我们还是把酒瓶换了吧?”

    一听叶蓁云淡风轻的话,农樱瞬间不干了。

    越说越气,越说越不高兴。

    叶蓁有些诧异地看了农樱一眼,她没想到农樱居然如此看好她和司缪。

    “你觉得我能和司缪相配?”

    透过阳台,看了看天空上的繁星,叶蓁声音有些飘忽。

    不是她不自信,而是事实如此。

    最接近真神的荒古神兽司缪,何人敢义正言辞地说配得上?

    谁知…

    “当然配得上了!叶姐姐你怎么会这么想?就算司缪大人长得逆天,但是你颜值也不差啊,你怎么能没自信呢,难道司缪大人对姐姐说什么了?”

    农樱突然变得很气愤。

    她以为是司缪觉得叶蓁不好,所以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

    这种无中生有的事情,竟让农樱如此生气,也是挺好玩的。

    叶蓁忍不住轻笑,心中暖意席卷。

    当初救下农樱她果然没救错。

    “他没说什么,只是你不了解罢了”

    虽然觉得好玩,但叶蓁还是不想让农樱误会司缪。

    “既然不是,那叶姐姐还等什么,司缪大人那么优秀,你应该尽快出手!”

    知道不是司缪的问题,农樱松了口气,挤眉弄眼地鼓励着叶蓁。

    司缪大人,凡人可觊觎不得。

    ——

    第二天一早,农樱就翻山越岭到薄子村去了。

    有了之前的几次经验,这次她很轻易就来到了古村长家。

    “古大叔,古大叔你在家吗?”

    站在大门外敲了敲,农樱忍不住高声喊了几句。

    “唉,来了来了!”

    不多时,门内就传来了古村长的应和声。

    “哟,樱丫头怎么来了?吃饭了吗?快进来,外头凉!”

    古村长见到农樱,连忙邀请她进门,十分热情。

    “不不不,不用了古大叔,我这次来是带着任务的!”

    农樱眨了眨眼睛,笑嘻嘻地说道。

    “哦?是叶丫头要做什么?”

    古村长笑着摇摇头,他上了年纪,倒是很喜欢农樱这样活泼的性子。

    “哎呀,大叔猜对了!您也知道我姐姐开了酒厂,现在已经订制好了酒瓶,葡萄酒也酿造好了,就差装瓶密封了,这不,人手不够,姐姐让我到您这里来招收些人,工钱好商量,是长期工人!”

    农樱三两句话就把目的说了个清楚。

    “葡萄酒酿好了?叶丫头就是厉害啊,我这糟老头能去尝尝不?”

    古大叔一听,脸上的笑更深了。

    葡萄酒啊,那可是用他们薄子村村民种出来的葡萄酿的酒,多稀罕?

    “当然可以了大叔,我先招人,招到了人就带您过去尝尝葡萄酒!”

    对古大叔,农樱抱着极深的好感度。

    毕竟他从一开始就帮着叶蓁,还有黄有为的事,也是他第一个告诉的。

    “得嘞,我这就去给你找几个人!”

    古村长也是急性子,还没吃早饭就准备出门就帮农樱招收工人了。

    “村长大叔您先吃饭吧,吃了饭再去也不迟,我姐姐说了,要老实可靠的,薄子村的人也就您最熟悉,您可要帮我们好好看哦!”

    只要能完成叶蓁交代的任务,农樱卖起萌来可没有什么犹豫。

    “吃饭不着急,叔先给你把人找上!叔找的人,你可放心!”

    叶蓁招收的是长期工,给的工资也不低,又是在隔壁桥沅村,不论是距离,待遇,活计,都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工作,自然有人抢着要。

    虽然现在有黄有为横插一杠,但最后结果怎么样没人会知道。

    村民们虽然也图利,但都是活在当下的性格。

    眼下想那么多没用,倒不如踏踏实实找份工作,先干着再说。

    秉持着这样的想法,古村长倒是找了十多个人,这些人都是扎实肯干的。

    农樱只是看了一眼就带着一行人回了桥沅村。

    论起看人的本事,她这个眼最瞎的可不行,还是带回村里给叶姐姐看看吧。

    叶蓁扫过几眼,就知道古村长找的这些人还算可靠。

    不过到底能不能在酒厂做的时间长,还要看他们自己的。

    带着一行工人去了酒厂,他们都没见过,如土包子进城般,看的目不暇接。

    “倪寒,这些人就交给你了,该干什么就叫他们干什么”

    叶蓁巡视了一遍酒厂,见没什么问题,就对倪寒嘱咐道。

    “好的叶总,您放心,一定不会耽误开业的事宜!”

    看到叶蓁找来这么多人,倪寒心里也是放松了不少,酒瓶很多,如果只要他们三个来装的话,恐怕需要的时间不会短,现在可没这个问题了。

    留下农樱在一旁帮忙,叶蓁就回了小楼。

    她也有两天没见到司缪了。

    思索间,已经来到了灵气浓郁的葫芦空间。

    叶蓁刚刚站定,就被揽进了一个满是清淡竹香的微凉怀抱。

    想了想,叶蓁没有推开他,而是伸手反抱住司缪。

    “你有两天没来了,为何”

    司缪的话没有质问,反而带着些许的委屈。

    叶蓁有些不习惯这样的司缪了,以往难以接近的缥缈神尊,居然也会用这样的语气说话了,怪哉,怪哉。

    “处理一些事情,这不是来了”

    把头靠在司缪的胸口,叶蓁只觉得轻松了很多。

    一直以来,她都把所有事情压在心底,一个人承受,如今靠在司缪怀中,仿佛一切重担都被卸下了,没有丝毫重量,轻的好似在云层中。

    听到叶蓁的话,司缪玉眸微凝。

    修长精致的手指不经意地拂过叶蓁的手腕,见她并没有气血亏空,眸中的冷意渐消,只是更紧地回抱她,没有再问什么。

    在司缪拂过她的手腕时,叶蓁长睫动了动。

    “神妃,那文庄拍卖行没有为难您吧?”

    这时,莱格不识相地凑了过来。

    他这两日也着实有些担心叶蓁。

    这里毕竟不是饕鬄大陆那个让他们几个都熟悉的地方,若是文庄拍卖行要刁难,就叶蓁现在的修为也不过是送菜,根本抵挡不了多少。

    “放心,我没事,事情已经解决了”

    叶蓁退出司缪的怀抱,对莱格笑着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神妃没事就好,只是郎翼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找到”

    听到叶蓁的话,莱格松了口气。

    虽然自己的事情解决了,但郎翼还是让他很担忧。

    提到郎翼,即便司缪剑眉都轻皱起来。

    和莱格相比,郎翼性格太过暴躁,现在的他恐怕没什么自保之力,若是遇到什么心思不纯之人,吃苦还是轻的。

    “郎翼的事,也许需要玄机一脉相助”

    想了想,叶蓁说出了一个可行的方法。

    一天找不郎翼,他们就一天放不下心,而郎翼也就多一天危险。

    若想要尽早找到郎翼,恐怕非玄机一脉不可了。

    当初在飞云山,她和农樱曾结识了玄机一脉的嫡系弟子机瞳。

    “玄机一脉?天机阁?”

    司缪玉眸微动,他和叶蓁一般,很快就想到了当初饕鬄大陆的超然势力。

    “恩,他们一族应该是有些本事”

    叶蓁颔首。

    犹记得机瞳推算飞云山之宝,说和她有关,的确是算准了。

    机瞳还不过是个嫡系弟子,若是让他们一脉的老祖出手,应该可以算出。

    “可是这华夏的玄机一脉不会像天机阁一样难缠吧?”

    莱格绿眸中满是忧虑,想起饕鬄大陆的天机阁忍不住感到有些头痛。

    闻言,叶蓁蹙眉,玄机一脉如何她也不清楚。

    “试试吧,若是不行就再想其他办法”

    不管可不可行,总要尽力一试。

    “辛苦你了”

    司缪伸手摸了摸叶蓁的头顶,语气温柔而歉疚。

    他不想给她招惹麻烦的。

    听到司缪的话,叶蓁垂下眼睫,虽然没有说话,但任谁都能看出她的不悦。

    他都能为了她撕裂位面,而她又为他做过什么?

    他的话让她感到一丝客气。

    “你们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说完,还不等司缪反应,叶蓁就离开了空间。

    司缪的手还悬在空中,有些不解地皱起剑眉。

    他说错什么了?

    “王!神妃的意思是你不该和她那么客气,还辛苦你了…”

    看着懵懂的司缪,莱格颇有些恨铁不成钢道。

    司缪恍然,唇角泛起皎皎如月的笑。

    ------题外话------

    这两章修改回来了,然后第四章订阅过的小可爱明天我会补两万,凡是订阅过的就可以不用再订阅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