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八十七章 五圣一,成功晋(前奏一)

时间:2017-10-21作者:葫芦蓁蓁

    时间过去了很久。

    空气中开始弥漫出一股清香。

    清而淡,淡而香,香而稠,稠而不腻。

    不似菜肴勾人的香气,反而更像是花朵的气息。

    “主人,这是什么味道?”

    兰陵王抽了抽枝叶,情不自禁地靠近了灶台上的汤盅。

    “一品香的味道”

    闻着空气中熟悉的气味,叶蓁彻底放松下来。

    文庄拍卖行的报酬算是解决了,她一向不喜欢亏欠别人。

    明天就可以把这道酬劳送过去,顺便取回她拍下的金婪叶。

    离开厨房,叶蓁只觉得浑身上下疲惫不堪。

    失去灵魂本源的痛楚已经不甚清晰了,此刻的她只感到累。

    “主人,你好好休息,我和吱吱就待在旁边”

    送叶蓁进了卧室,兰陵王伸出枝条轻轻拍了拍她的被子。

    叶蓁浅笑,闭上了双眸。

    “吱吱?”

    “恩主人休息了,我们就守在门口”

    这一觉睡的很熟,等叶蓁睁开眼睛,天已经大亮了。

    失去灵魂本源的她还是很虚弱,但相比昨天已经好了许多。

    打开房门,就看到兰陵王和吱吱尽忠职守地看护着她。

    “辛苦你们了”

    伸手摸了摸两个小弟嫩嫩的枝叶,一向平静的心难得有了起伏。

    “主人,你没事就好!”

    “吱吱!”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早上九点钟了。

    “我送你们回去,昨天的事不要对司缪和莱格说”

    她自损灵魂本源制作“一品香”的事情并不想让他们知道。

    “你放心吧主人,我们肯定不会说的!”

    得到了保证,叶蓁将兰陵王和吱吱收回葫芦空间。

    提上昨天费尽心力的成果,打了出租向昨天的别墅群而去。

    “小姑娘,这地方荒凉的,不安全,你还是早点儿回去吧!”

    叶蓁下车前,司机师傅瞅了瞅阴森的四周,不禁嘱咐了一句。

    “好,谢谢”

    叶蓁颔首,应了一声。

    再次来到“风云城”和昨天感觉是不同的。

    走进拱门,门内的人三三两两,不似昨天那般多。

    但是让叶蓁没想到的是,她好像变成了一个名人。

    侧眸望去,走在街道两边的修者们都对着她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快看,这不是昨天那个夸下海口说可以让修者晋级一阶的那个?”

    “可不是,我亲眼见到她被蓝影拍卖师叫到后院,不知道说了什么!”

    “啧啧,这么漂亮的小姑娘,未来可算是难了”

    “……”

    叶蓁垂下眸,心中却警惕起来。

    能让任何修者凭白晋升,这样的诱惑绝对不小。

    她昨日为了救下莱格,别无他法,没想到今日就已经后患无穷了。

    好在这里是“风云城”,文庄拍卖行的地盘,没有任何人敢轻举妄动。

    来到文庄拍卖行,门卫没有多问,只是对视一眼就将叶蓁放了进去。

    “叶姑娘,蓝影已恭候多时!”

    进了拍卖行,一眼就看到站在门口的蓝影。

    和在拍卖台上姿态妖娆的她不同,今日的她长发微束,精干十足。

    “带路吧”

    叶蓁声音很清淡,既不害怕也不紧张。

    蓝影倒高看了她一眼,毕竟今天只有两种结果,但两种结果对她而言都不好。

    一种是她成功让修者晋级一阶,扬名华夏修者界,从此被人追杀乃至威胁,囚困,不管是什么,她平凡的生活都会一去不复返。

    其二是她没有交付文庄拍卖行的报酬,无法让修者晋级一阶。

    这样的结果只会被文庄拍卖行当场抹杀,更是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叶姑娘好心性,竟真的敢来”

    去找文景聿的路上,蓝影看着神色平淡的叶蓁,忍不住道。

    她是文庄拍卖行的人,见识过不少大场面,大人物和小人物,高手强者和虚弱菜鸟,但像叶蓁这般不怕死的,还是头一回见。

    “来和不来有什么差别?”

    叶蓁提着“一品香”,姿态悠然,反问道。

    她这话叫蓝影梗住了,愣了半晌。

    是啊,来不来没什么分别。

    即便不来,叶蓁在仰光市还有雏莘集团,难道她就全然不顾了?

    再者,她就算狠心不管俗世员工和集团的死活,依文庄拍卖行的实力,想要捕捉她轻而易举,到时候的结果恐怕就不好看了。

    蓝影没再说什么,一路沉默。

    今天的文景聿没有干坐着,而是在练剑。

    他光着上半身,曼珠沙华的刺青从胸口蜿蜒到他的左边侧脸,分明是妖异的血色,但在他的身上却没有丝毫邪气,反而一身冰冷的正气。

    文景聿显然是用剑的高手,剑势凌厉。

    蓝影在一旁看的极为崇拜,恨不得手捧鲜花上前送到文景聿手中。

    叶蓁却淡淡的。

    她曾在缥缈之巅见过司缪练剑,文景聿与之没有任何可比性。

    “叶姑娘,你不觉得我们少主很优秀吗?”

    女人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心态。

    别人觉得好时,你会觉得她心怀不轨,许在觊觎。

    别人觉得不好时,你又觉得不满,想要炫耀。

    蓝影此刻就是后一种心态。

    文庄拍卖行不说在整个华夏都有名气,但最起码在仰光市乃至全m省都赫赫有名,作为掌控者的文景聿更是无数女修的心悦之人。

    华夏世界术法凋零,剑修更是万中无一。

    文景聿作为杀伤力最强的剑修,不论是从气势,姿态还是动作来看,都是很难见的,再配上他冷如寒冰的气质和俊美的外表,理应让人赞美。

    然而叶蓁的?

    她居然神情平淡,古井无波。

    看着文景聿练剑,就像在看一个普通人练广播体操般无趣。

    也难怪蓝影会如此不悦。

    “你觉得优秀就优秀吧”

    叶蓁想了想,认真道。

    在她看来,优秀的定义有很多,她曾见过很多天之骄子,任何一个拿出来都不输给面前的文景聿,更何况还有近乎完美的司缪。

    她不能违心地说出优秀两个字。

    但孰不知,就是她这种认真的态度,叫蓝影气得跳脚。

    “你!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什么叫她觉得优秀就优秀?

    叶蓁看了看蓝影,没有再开口。

    而正在练剑的文景聿也收回了剑势,将长剑束于身后。

    他额头上有汗,自棱角分明的侧脸滑落,别有一番风味。

    “你来了”

    虽然昨天见过,但文景聿的态度依旧很冰冷。

    他就像一块没有感情的冰块,说话不带一丝语气。

    叶蓁眯了眯眸子,文景聿之所以如此,应该是功法所致。

    饕鬄大陆就有很多人修习属性功法,导致性格也产生变化。

    “东西就在这里,给你”

    叶蓁上前两步,把装在网兜里的汤盅交给了文景聿。

    听到她的话,蓝影眼珠子一突,满是诧异。

    她刚刚还以为叶蓁是想在文庄拍卖行吃午饭才带了汤盅,没想到这其貌不扬的汤盅里居然就是可以让任何修者晋级一阶的神秘宝物?

    文景聿也皱起剑眉,犹豫了片刻才伸手接过汤盅。

    英武不凡的俊美男人手里拖着一个汤盅,这画面也着实醉人。

    叶蓁神情虽淡,眸中也掠过一抹好笑之意。

    而蓝影则更夸张,这样一幅画面和刚刚文景聿练剑的画面形成鲜明的对比,让她嘴角一抽,无奈地转头不再去看。

    文景聿虽然也觉得有些别扭,但依旧冷着一张脸道:

    “走吧,我需要亲眼见证你的东西是否有效”

    看着熟悉的环境,闻着扑鼻的花香。

    叶蓁就知道文景聿要让谁来服用这“一品香”。

    花婆婆,华夏五圣之一。

    也难怪,昨日花婆婆就曾说过她修为无法精进,导致寿元将近,若此刻能凭白晋级一阶,又可以给她很多缓冲的时间,说不准就能晋级成为九品修者!

    “婆婆,景聿来访!”

    面对花萼,即便冰冷的文景聿都十分恭敬。

    “进来吧”

    屋内传来的花婆婆的声音,文景聿回眸看了叶蓁一眼,这才向屋内走去。

    蓝影作为侍女,待在屋外。

    花婆婆是个调香师,屋内也是繁花似锦。

    她依旧是一身朴素的道袍,手中拿着喷壶在给花儿浇水。

    “怎么,聿儿今日有何事?”

    花萼和文景聿的祖母有旧,当初文庄拍卖行遭遇大劫,就是她出手相助,后来修为无法增进,寿元将尽,也就把这里当成了归属之地住了下来。

    她没有后人,索性就把文家人都当做了自己的后辈。

    “婆婆,叶蓁也来了”

    文景聿稍稍侧身,露出了身后的叶蓁。

    他很清楚花婆婆对叶蓁的欣赏,不然也不会在对方拒绝成为自己的传人后还一副好说话的样子,试问,身居高位多年,如何能容忍的了拒绝?

    “哦?”

    听到他的话,花婆婆放下了手里的喷壶。

    美眸扫过,一眼就看到了叶蓁。

    如昨天一般,穿的如同俗世中人。

    “小姑娘,是不是改变主意了?”

    花婆婆美眸一亮,对着叶蓁招了招手。

    她倒十分希望叶蓁能够改变主意成为她的传人,这样一来调香师一脉就可以传承下去,她即便是死了,也不算辜负了众多先辈。

    “抱歉前辈,晚辈今日前来是有事要做”

    叶蓁上前一步,对着花婆婆行了江湖礼节。

    闻言,花婆婆动作一滞,旋即温和地招呼两人坐下,如同一个普通长辈。

    “来吧,有什么事坐下再说”

    听到花婆婆的话,文景聿倒不见外,自顾自地盘膝坐在了小几前。

    叶蓁颔首,也悠然坐了下来。

    “好了,有什么事就说吧”

    花婆婆为两人各自倒了一杯花茶,清香袭人。

    “婆婆,您也知道昨日是我们文庄拍卖行的拍卖日”

    文景聿想了想,先做了一个铺垫。

    如果叶蓁给的东西真能让人凭白晋级一阶,那对花婆婆造成的冲击是很大的,但如果有了希望,最后却失望,那就不是冲击而是打击了。

    华夏并不如外界所见的那么祥和。

    对于世界各地的修者来说,传承千年的华夏大地如同一块巨大的肥肉。

    外人如同饿狼,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侵略。

    如果没有华夏五圣的存在,华夏大地早就被外人入侵了,所以说每一位圣人都是瑰宝,任何一个死亡都是对华夏的无限损失。

    “恩,碧影扇不是就被这小姑娘收入囊中了?”

    花婆婆喝了一口花茶,笑道。

    虽然有灵气滋养,但毕竟有了岁月的侵蚀,她笑时,眼角也有些痕迹,这些痕迹并没有减轻她的美,反而让她看上去比年轻的女孩子更有魅力。

    “婆婆,昨日的精灵就是被叶蓁拍下的”

    抬眸看了一眼对面神态悠然的叶蓁,文景聿道。

    “哦?那精灵竟被小姑娘拍下了?姝儿不是对他志在必得吗?”

    叶蓁轻抿了一口茶。

    微垂的眼睫遮住了眸中的神色。

    虽然昨天只是一面之缘,但她也清楚,那个白衣女子,就是花婆婆口中的姝儿,也是蓝影口中的小姐,文景聿的妹妹。

    文景姝,文景聿的胞妹,也是安青云的妻子,安凛的亲嫂子。

    花婆婆很清楚文景姝的性格,她从小娇惯,容不得别人的忤逆,对于一切喜欢的东西都不可能会放手,就如当初的安青云。

    这次的精灵被叶蓁拍下倒是出乎了她的意料。

    “婆婆,文景姝之所以会放手,只因为叶蓁所出的价格”

    文景聿灌了一口茶,声音依旧冰冷,但如果细听,还是能够听出他语气中的点点情绪,似激动,似起伏,似讶异。

    花婆婆从小看着文景聿长大,自然能听出他语调的变化。

    “什么价格?”

    花婆婆脸上的笑意微凝,她有预感,接下来的话定会让她震惊。

    文景聿沉默了片刻,一字一顿道:

    “叶蓁说,她能令任何修者无条件晋升一阶,无后遗症”

    话落,花婆婆瞳孔一缩,手中的杯盏瞬间变得粉碎。

    任何修者,晋升一阶?

    这几个字在花婆婆的脑海中回荡,久久不散。

    修者自问与天争命,如花萼这般的八品强者,更是爱惜自己的生命。

    然而世事无常,修为无法寸进导致寿元将尽的悲苦,她无人可以诉说。

    但是此刻她听到了什么?

    她有救了?

    她可以增进一阶,获得寿元?

    房间内的花草无风自动,窗户被激地哗哗作响,这是八品修者情绪起伏造成的震动,这一切变化足以证明花婆婆内心的想法。

    “你说的…可是…真的?”

    过了许久,花婆婆才缓缓道。

    一字一顿问的极为艰难,仿佛下一刻就要宣判她的生机或是死刑一般。

    她这个模样,让文景聿的心微微酸涩。

    看了看叶蓁交给他的汤盅,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他也不知是真是假。

    叶蓁抿唇,将汤盅放到桌上。

    “这是‘一品香’,可让任何修者晋级一阶,前辈若不怕我下毒可以试试”

    说着,叶蓁就掀开了汤盅的盖子。

    虽然时隔一晚,但入鼻的清香依旧如昨日刚刚做好一般。

    这个味道很特别,不同于任何一种花香。

    花婆婆是调香师,一向对味道痴迷。

    闻着“一品香”,她美眸微闭,神色激荡。

    就连文景聿都忍不住抽了抽鼻子,这副模样倒和他冷如寒冰的姿态不符。

    “就是一道菜,可以让修者无条件晋级一阶?”

    汤盅里的菜晶莹剔透,给人食欲感满满,汤色也如玉质般美丽,且不说味道,就单说色香味,这道菜的确已经是文景聿一生中所见最为顶尖的。

    “是,一道菜,它就可以”

    叶蓁颔首,神色认真,全无敷衍之色。

    不知不觉,文景聿也信了她的话。

    “婆婆,您要不要尝尝?”

    看着一脸痴迷的花婆婆,文景聿道。

    到底有没有作用,马上就可以见分晓。

    “好”

    花婆婆回神,看着汤盅,满脸期待。

    她对味道很敏感,自觉能有如此清香的菜肴,哪怕不能让她凭白晋升一阶,品尝之后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刚刚应下,花婆婆就持着汤匙舀起一勺向口中喂去。

    “婆婆,等等”

    文景聿皱眉阻止,他们和叶蓁并不熟悉,若是对方心怀不轨,那后果难料。

    花婆婆知道他的意思,笑着摇了摇头。

    没有犹豫,直接把汤喂进口中。

    文景聿和叶蓁都把目光放在花婆婆身上,前者是怕她出现什么意外,后者则想看看八品修者晋阶会不会产生异象。

    犹记得当初获得修为时,她脚下产生的凤凰图腾阵。

    花婆婆只是抬眸深深地看了叶蓁一眼,没有说话,继续服食着汤盅里的菜肴。

    没过多久,汤盅里的食物就被花婆婆吃的一干二净。

    文景聿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

    花萼是华夏五圣之一,又是唯一的女性,修养和姿态自然不用说,但是刚刚食用汤盅里的菜肴时,却一副生怕别人会抢的样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