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七十七章 画为图,拍卖会

时间:2017-10-21作者:葫芦蓁蓁

    风戊晔因为担心叶蓁,一直在客来香酒店的外面等待。

    看到从酒店出来的叶蓁,他眸子一亮,将车开了过去。

    “叶总,和安凛谈判的如何?”

    他知道叶蓁开了酒厂,需要定制酒瓶,然后开业,如果和安凛谈不拢,还要再去找下一家玻璃制造公司,这样一来,不论是从人力还是物力上看都不可行。

    “谈好了,明天一早到工厂去交付图纸”

    叶蓁颔首,交给安凛旗下的公司来做,倒更保险些。

    毕竟安氏财团在仰光市的名声很大,足以相信。

    “那明早需要我和你一起去工厂吗?”

    风戊晔皱起眉,声音中带这些担忧。

    安凛那个人在他看来非常邪气,叶蓁独自和他待在一起让人很不放心。

    虽然他也知道叶蓁手段非凡,但人有失手马有失蹄,难免会一时恍惚,等着了道,那就亡羊补牢,为时已晚了!

    叶蓁回眸看风戊晔,知道他在想什么。

    虽然和安凛达成了合作关系,不过她信任的是他的公司和他个人的实力。

    “你想去就去吧”

    虽然心里如此想,但叶蓁还是应了。

    风戊晔把她当成恩人,必然会担心她的安全问题。

    “好!那我明早就跟你一起去玻璃工厂瞧瞧!”

    听到叶蓁答应,风戊晔也松了口气。

    回到郊区别墅,叶蓁就进了空间。

    司缪此刻静坐在湖边,长腿微曲,银发披散,容颜绝美,垂眸望着手中一张纸,廖远望去就像一幅静止的画卷,美得不真实。

    叶蓁眨了眨眼睛,蔷薇色的唇瓣微动。

    司缪身形还是有些透明,他这个样子着实让人担忧。

    “你回来了”

    还不等叶蓁开口,司缪就侧过脸颊,薄唇勾起一抹诱人的弧度。

    他的话像是在等待外出的妻子般,自然,平和。

    叶蓁抿唇,没有话,而是缓缓走到他身边坐下。

    这时,她也看到了司缪手中的纸卷,上面正是当初在学校毕业典礼时她绘制的背影图,这个背影的主人此刻正津津有味地看着画。

    叶蓁耳根又开始泛红了。

    她想起当初兰陵王展开画卷时,还是银蛇的司缪看画看得出神。

    “卿卿,没想到你对我的刻画倒很传神,不如再为我画几张吧!”

    司缪轻笑,伸手拍了拍叶蓁的头顶。

    他了解叶蓁。

    “好啊!”

    叶蓁没有多想,颔首应了,美眸也亮了很多。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对司缪,她欣赏多过爱慕。

    试问,如司缪这般天人之姿,谁不会喜欢,到底,她也就是个俗人罢了。

    天下间,能让缥缈神尊做模特儿的可不多,她倒是很想每天为他作一幅画。

    看到叶蓁的喜悦,司缪的笑声溢了出来。

    听着他毫不掩饰地开怀大笑,叶蓁入了神。

    缥缈神尊在世人眼中是不可触摸的云彩,他虽修的是杀伐之道,但性情看上去却很温和,唇角含笑尽是温润,玉眸却凉意凛然,叫人不敢亵渎。

    她在他身边待过一段时间,明白他的性格。

    他很少会像现在这样大笑。

    “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不知不觉,叶蓁就问出了这句话。

    还记得当初古墓再见,她曾问过“为何是我”,他“是能是你”。

    可是为什么呢?

    是,她从不妄自菲薄,起来,在饕鬄大陆依名气而言,她最后一位厨神的名头比起缥缈神尊还要更大,但就实力而言,司缪是无人可以匹敌的。

    当初饕鬄大陆纪元之争,外族入侵,若非司缪力挽狂澜,无人能活。

    他在所有人心中,都是真神般的存在,在她心中亦是。

    缥缈神尊的道侣,这个身份曾是多少神妃仙子梦寐以求却求而不得的?

    敖天宗圣女,弑神殿公主,逍遥楼楼主等等这些出身尊贵的天之骄女,都对缥缈神尊痴心一片,大陆皆知。

    她和司缪接触并不算多,为何会喜欢她?

    饕鬄大陆结侣不像华夏世界如此草率,毕竟是要共享生命,修为越高则寿命越多,一方死亡,另一方无法独活。

    故而,修者结侣大多都找同一层次的。

    重生到华夏的她修为尽失,需要从头开始。

    为什么司缪愿意为了她而破碎虚空来到这里?

    听到叶蓁的问话,司缪微怔,旋即轻笑。

    华夏真是个古怪的地方,不仅让叶蓁变得爱笑,就连他也是如此。

    “我的心告诉我它只要你”

    司缪望着叶蓁的眸,一字一顿道。

    他的话如果放在花花公子身上那就是纯粹在撩妹,但他亲口出,却绝无欺骗的意思,那双玉眸,认真而情深。

    缥缈神尊不屑于骗人,哪怕这个人是叶蓁。

    对上他的眼,叶蓁突然就不觉得羞涩了。

    她头微侧,伸手戳了戳司缪略显透明的身体。

    “撕裂位面对你的身体是不是影响很大?”

    她虽然会些医术,但司缪并非人族,她实在看不出什么。

    “修为尽失,五脏俱伤,遭到了华夏位面的天道压制罢了”

    起这个,司缪神色淡然,仿佛这些对他而言都不算什么般。

    而叶蓁却捏起了拳,指甲嵌入肉里,微疼,却及不上心头的酸涩。

    “司缪,我会保护你”

    这句话,似承诺也似一种心底的呼应。

    “我也会保护你”

    司缪伸手,将叶蓁揽向自己肩头,向来云淡风轻的嗓音多了丝温柔。

    他并没有嘲笑叶蓁的不自量力,反而心头觉得很暖。

    靠在他的臂膀上,一股清淡的竹香袭来,很熟悉,很好闻。

    这味道让僵硬的叶蓁微微松缓下来,她不想,也不愿去抗拒他。

    看着他光洁的下颚,叶蓁的神色也柔和下来。

    她,好像也喜欢他了。

    察觉到叶蓁的注视,司缪垂眸,玉色的眸子里满是笑意。

    叶蓁没有移开目光,反而大大方方地直视着他。

    这一刻,像是有无形的光圈将他们笼罩其中,外人无法插入其中。

    关系也像是有了一种变化般。

    静谧,美好。

    ——

    “你好好休息,若撑不住了就化出原形”

    临走时,叶蓁蹙着眉嘱咐道。

    虽然有“玄寒冰魄草”提供灵气流,但对于司缪的身体也杯水车薪。

    他化成原形后负荷就不会那么大。

    “不用担心”

    司缪伸手摸了摸叶蓁的长发,浅笑安慰。

    只要不动用术法,这处洞天福地足以维系他破败的身体。

    叶蓁抿唇,没有话。

    撕裂位面的代价其实远不止他的那般,这点从他的原形就可以看得出。

    司缪圆形自上古就已绝迹,他是唯一的。

    原本那般洞穿古今震慑天地的洪荒古兽,为了她竟成了一条普通的银蛇。

    “我会好的”

    司缪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不禁皱起眉。

    他不希望叶蓁对他的感情是愧疚,更何况撕裂位面来找她是他必须要经历的,莫位面追妻,就是穿梭时间逆天改命,他也会做。

    离开空间,站在空荡荡的别墅里。

    叶蓁深深吸了一口气。

    她相信,既然华夏有灵植,那就必然有可以医治司缪伤势的药!

    神农一脉,看来真的有必要去一趟了。

    一大早,风戊晔就在别墅门口等着了。

    “叶总?我们这就出发吧?”

    见到叶蓁出门,风戊晔精神抖擞起来,他今天充当保镖的角色。

    叶蓁颔首,上了车。

    安氏财团旗下的分公司很多,风戊晔显然已经调查过玻璃工厂的位置,一路都开的极稳,中途安凛有打电话过来询问。

    他对叶蓁也的确是很重视,不想放过这次合作的机会。

    安氏财团不愧是仰光市最大的企业之一,即便一个子公司都金碧辉煌。

    叶蓁刚下车就看到了站在阴影处的安凛。

    他是吸血鬼,虽然可以日照,但总归是浑身不舒服。

    “走吧,带你瞧瞧工厂,图纸带了吧?”

    安凛将手中的烟头扔在地上,用脚尖捻灭,淡淡地瞅了一眼跟班风戊晔。

    “好”

    叶蓁扬了扬手中的纸,示意自己带了图纸。

    起工作的事,安凛邪气收敛,一张英俊立体的脸确实很帅。

    玻璃制造厂中材料很丰富,机械也都是最先进的,包括车间工作人员的数量和能力,在仰光市来都算得上数一数二。

    安凛话间还带着些许满意。

    他的确是商业奇才,只是子公司也可以井井有条日进斗金。

    “去把负责人叫来”

    巡视了一遍工厂,安凛就对身边的助理挥了挥手。

    “是,安总”

    助理去了没多久,跟着他一起回来的是个年约四十的中年男人。

    “安总,这是工厂负责人张全”

    “安总”

    张全并不是个阿谀奉承的人,哪怕对待安凛这个最高层上司,也不谄媚。

    “恩,喏,人来了,你和他吧”

    安凛点了点头,下颚微扬,对叶蓁示意。

    叶蓁抬眸看了看,展开了手中的图纸。

    “我要定制红酒瓶,这是图纸”

    纸张在桌上展开,张全凑上来看,瞬间眸子一亮。

    “这倒是很新奇,‘桃花坊’?名字和图纸都很有新意啊!”

    张全在这一行做了很久,如今再加上安氏财团的名气和实力,接触过的定制图数不胜数,却很少有能够让他都眼神发亮,语气赞叹的。

    安凛挑眉,熄了手中的烟,桃花眼也望向展开的图纸。

    这一看,竟也让他目露惊奇。

    一旁的风戊晔则暗自得意。

    早上他看到图纸时都新奇的不得了,叶总还觉得他少见多怪,现在看到了吧,不是他见识少,而是图纸漂亮,让人看一眼就能映在心里。

    画纸上。

    一处山崖,峰峦叠嶂。

    崖边上长着一株模样奇异的树,开着银白色的花,最令人惊艳的是树下石桌旁两个对饮成双的人,一男一女,一银袍一青衣。

    他们都作古代装扮,饮酒时,自有一股潇洒穿透图纸。

    这幅图纸不是别的,就是当初饕鬄大陆时,司缪和叶蓁在缥缈之巅,银月树下共饮桃花酒的画面场景,既然是桃花坊,那么这幅背景最适合不过。

    现在大多数酒业的图纸广告都大同异,葡萄庄园和古楼城堡,类似叶蓁这样的还真是头一遭,不是没人想过,而是没人会用。

    酒业本就是高利润行业,可以推销至全球。

    叶蓁的图纸是贴近于华夏化的,在国外也许会遭到滑铁卢。

    “叶总,这图纸美则美矣,但在酒业并不吃香!”

    张全也是认得叶蓁的,毕竟当初陈氏企业易主可谓整个仰光市都清楚。

    他虽然觉得图纸新颖,但就专业而言,并不适合这一行。

    “是啊叶蓁,你还是换一张图纸吧!”

    安凛也赞同地点了点头。

    酒业适合高消费人群,一般奢华的样式才会更吸引人。

    “就这个吧”

    叶蓁抿唇,摇了摇头。

    她既然决定了,那就不会轻易改变。

    桃花坊的名字源自于饕鬄大陆时她酿造的桃花酒,这幅画相得益彰。

    “好,既然您决定了,那我们就开始着手了?”

    张全郑重地点了点头,应道。

    “那就麻烦了,尽快”

    叶蓁颔首,解决了酒瓶的问题,也算是了了一桩事。

    “叶总的活都抓紧一点”

    安凛作为最高决策人,也适时地了一句。

    “好的安总,您和叶总都放心好了,只是这数量上?”

    张全摩挲着图纸,问道。

    “先订五万”

    叶蓁想了想,给出了一个保守的数据。

    桥沅村酒厂酿造的酒用五万支酒瓶来装,应该是差不多的。

    “好的,没问题,那三天后叶总就可以来拿货!”

    王全想了想,肯定地道。

    五万支数量不算少,不过工厂人多,机械也先进,三天时间足够了。

    “好”

    叶蓁应道。

    出了玻璃工厂。

    “叶蓁,有个事儿我需要和你一声”

    安凛又点燃一支烟,桃花眼眯起,似有些顾忌她身旁的风戊晔。

    叶蓁垂眸,顾忌普通人,明安凛要的是奇门中的事。

    “叶总,那我到车里等,您心些”

    风戊晔倒是有眼力,完就转身回了车子。

    光天化日之下,他可以坐在车里远远地看着,就不信安凛敢对叶总动手。

    “什么事?”

    叶蓁语气很清淡,似乎一点都不好奇他将要的话。

    “我兄长传信,仰光市会举办一场‘特殊’的拍卖会”

    安凛眯着眼,话间颇为神秘,加重了“特殊”两个字。

    叶蓁不傻,一听就明白了。

    所谓特殊,的就是奇异人士举办的拍卖会。

    这个消息倒是让她心头蠢蠢欲动。

    以往饕鬄大陆的拍卖会就会有奇珍异宝,虽然华夏世界与饕鬄大陆不同,但既然会出现十二仙灵,那么不定会有什么惊喜呢?

    最好是能有什么治疗修者伤势,对司缪来会有大用的神药。

    “谢谢”

    想到这一点,叶蓁抬眸,认真对安凛道谢。

    现在,于她而言,司缪的身体远比任何一件事都来的重要。

    拍卖会是一个机会,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

    安凛诧异地看了叶蓁一眼,旋即挑眉笑出声。

    “我还以为你不会道谢”

    这个消息的确很有价值,如果不是他有个实力强大的兄长,恐怕也没资格知道这场特殊拍卖会的地址和时间。

    “我要参加,条件你开”

    叶蓁虽然感谢,但并不觉得安凛是平白无故告诉她这个消息的。

    不过只要能参加拍卖会,有个找神药的渠道,一切都值得了。

    “你看错我了,告诉你也就是交个朋友,不过既然你这么了,那我希望你能解除三老身上的咒术,我现在还只是初拥的吸血鬼,没有三老保护,恐怕会很危险,我想,你也不希望刚刚结交的朋友死掉吧?”

    安凛耸了耸肩,唇角挂起了他标志性似笑非笑的表情。

    叶蓁却不理会他的调侃,点头应了。

    这个消息以解除三老咒术为代价,对她来根本没有半点压力。

    就她现在的实力,哪怕三老恢复修为,也对她造不成半点威胁和伤害。

    “没问题,后天,我带你去!”

    安凛笑着打了个响指,心头也松了口气。

    有了三老,也算是多了一层保护屏障。

    “你不能再打陈凯旋和陈魄的主意”

    虽然答应解除三老咒术,不过叶蓁也提出了要求。

    安凛动作一滞,无所谓地点了点头。

    成为吸血鬼后,对于以前的恩怨情仇他都看淡了不少,不然也不会想要交好叶蓁,毕竟认真算起来,叶蓁也算得上是他的敌人了。

    回程的路上,风戊晔没忍住,问了两人之间的对话。

    不是他喜欢听秘密,实在是安凛的表情太高兴了。

    安凛是个什么样的人?

    在他商界对手看来,他冷酷,睿智,奸诈,狠辣。

    在喜欢他的女人看来,他英俊,帅气,多金,邪气。

    这么多情绪中,唯独喜悦是少有的。

    虽然他会经常笑,不过那笑大多是似笑非笑,似讽非讽,更多来不算是一种情绪,而是一个表情,如刚刚那样开怀大笑可真算是少有,或者没有。

    “后天会有一场拍卖会,他邀请我”

    叶蓁也没瞒着风戊晔,只是没全罢了。

    “拍卖会?没有吧,照我们雏莘集团的名头,如果有什么大型拍卖会,不可能不给我们发邀请函,是不是安凛诓你了?”

    闻言,风戊晔皱眉。

    他近期根本没听过什么要开拍卖会的消息。

    “这个消息恐怕不属实,还是让我调查调查吧”

    想了想,他又道。

    没办法,安凛这个人他是半点都不信任的,叶蓁以前得罪过他,难保他不是设局想要陷害她,如果真是这样,到时候再明白就晚了。

    叶蓁神色莫名地看了风戊晔一眼。

    在仰光市待久了,风戊晔都产生了被害妄想症。

    也不知是不是当初企业破产造成的,现在的风戊晔很难去相信一个人。

    “玻璃厂你看紧一点”

    叶蓁并没有阻止他却调查,想来他就算找也找不到什么蛛丝马迹,既然如此,倒不如让他调查,安了他的心。

    “是,叶总,您放心吧!”

    对于叶蓁的嘱咐风戊晔回答的很郑重。

    他明白叶蓁对“桃花坊”付出的精力不比雏莘集团少。·k·s·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