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二十八章 精神病,纵火犯

时间:2017-10-21作者:葫芦蓁蓁

    暮年看向明媚,看到她眼角的泪水,心下一抽。

    然而明媚却撇过脸,不去看他。

    “我告诉你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们去外面的咖啡厅坐一下吧”

    暮年声音有些颓然,把保温杯递给身后的护士,率先转身走了出去。

    “你好好休息,我待会儿再回来看你”

    叶蓁回眸对明媚了一句,跟着暮年走了出去。

    ——

    “对不起,是我没保护好她”

    坐在咖啡厅,暮年语气内疚而忏悔。

    叶蓁没话,桌上清茶氤氲的雾气让她的神色有些朦胧。

    她本以为暮年和明媚天命姻缘,会有好的结果,然而命运之轮,稍有一点差错就是万劫不复,她不知道这段天命姻缘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暮年也不介意叶蓁的冷漠,把事情徐徐道来。

    暮年的身份很明了,兰城“福满堂”的二公子,可谓含着金汤勺出生,再加上父亲喜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如果没有意外,未来“福满堂”的董事长就是暮年。

    他的妻子自然也是千金姐,在兰城也很有名望。

    两人少年夫妻,却没什么感情,白了就是商界联姻。

    豪门生活本就混乱,两人各玩各的,彼此互不干涉,暮年以为离婚不过是早晚问题,直到爱上明媚,他知道,他要的那个女人就是她。

    暮年一直在找机会,很快,一个契机来了。

    明媚怀孕了。

    听到这个消息,暮年内心的喜悦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他不想委屈了明媚委屈了孩子,很直白地将离婚协议递给了妻子。

    却没想到,一向冷淡的妻子听到“离婚”两个字,就像变了一个人,情绪外露,几乎面临奔溃的边缘,整个人和疯了没什么区别。

    虽然两人没有感情,却也有夫妻数十年的情义。

    离婚的事情只能暂时搁浅。

    对于这个,暮年很愧疚,然而明媚却丝毫不放在眼里,她对孩子的感情很复杂,既欢喜,又惆怅,不过更多的却是期待。

    然而期待却变成了噩耗。

    明媚偶尔会到暮年的别墅去住,就在那一晚,出事了。

    暮年应酬未归,明媚因为是孕妇所以睡得很熟,别墅突然燃起大火!

    熊熊火焰直冲天际。

    当暮年回来时,看到的只有救火人员和漫天火焰。

    他几乎是疯了般往别墅里冲,明媚还是命大,被送到医院救了回来。

    但活着却比死了还要痛苦。

    明媚全身上下的灼烧面积占据百分之五十七,为深三度烧伤。

    在这样的情况下,还不满两个月的孩子胎死腹中。

    遇到这种事,明媚从醒过来就没过话。

    暮年也很愤怒,情绪几度失控,他彻查了别墅那晚的事。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只要用心调查,哪怕被掩饰了,也会有痕迹。

    别墅的火灾真的不是天灾,而是**。

    顺藤摸瓜,最后摸到了一个意料之外又意料之中的人头上,暮年的妻子。

    没错,精心设计这场**的不是别人,就是暮年的妻子景彐如。

    暮年被愤怒燃烧失去了理智,回到老宅去质问。

    景彐如完全没有被抓包的心虚,反而很是理所当然。

    “不过是个偷别人丈夫的情妇,怎么,我不能对她动手吗?她的孩子生下来也是见不得人的野种!暮家少夫人的位置,她永远都别想!”

    暮年被这话刺激的不轻,当即就动起手来。

    这一动手,又出事了。

    景彐如流产了。

    在她被送到医院的路上,暮景两家爆炸了。

    就连暮年都全然没想到,一直无法怀孕的妻子怎么会身怀有孕?

    孩子是谁的?

    “老二,你糊涂啊!你怎么能为了外面养着的对自己妻子动手?”

    暮家老爷子被气的旧疾突发,也进了医院。

    而景家人更是拿暮家人当仇人看,景彐如还没出院就被接回了娘家修养。

    这段时间,暮家霉运连连。

    “纵火杀人,岂能安然无恙”

    叶蓁冷笑,丝毫不觉得景彐如可怜。

    明媚做暮年的情妇,这一点上是明媚的错,是她对不起景彐如,然而这并不是她纵火行凶的理由,既然这是个法治社会,那她就该被送进监狱。

    叶蓁不否认自己向人不向理。

    事情都是两面的,一个巴掌拍不响。

    男人出轨情妇,有情妇的问题,自然也有男人的问题。

    景彐如却只对明媚下手,并没有要报复暮年的举动,这一点也足以看出她并非没有理智,有预谋的杀人,死不足惜。

    “她…刚刚失去了孩子”

    暮年皱眉,虽然他也恨景彐如,但是他也害死了她的孩子。

    “明媚也刚刚失去了孩子,重度烧伤,孰轻孰重?”

    叶蓁被气笑了,明媚这运气也是没谁了,总是遇到这种男人。

    这下子,暮年没话可了。

    “那孩子,是你的?”

    叶蓁蹙眉,不禁看向沉默不语的暮年。

    既然是不经意间害死了景彐如的孩子,那应该还不显怀,所以暮年一边和明媚情意绵绵,另一边还要回家应付自己的老婆?

    想到这里,叶蓁只觉得暮年这人也是有点问题。

    看来也不能仅看卦象就决定一切事情,天命姻缘,也不过如此。

    “我…我不知道”

    暮年双手抱头,声音有些痛苦。

    虽然他和景彐如没有感情,但每个月也会发生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和明媚在一起的前两天,他也和景彐如在一起过,而且她的孩子和时间也对得上,所以百分之七十的可能是他的孩子。

    他真的没想到会这样。

    在确定明媚后,他真的没和任何女人在一起过。

    叶蓁抿唇,也不知该些什么。

    按暮年和明媚所,景彐如和暮年是没有感情的商界联姻,但看她的举动,可不像是没有感情,反而似爱暮年成痴了。

    一个女人有了孩子,任何疯狂的事情都做的出来。

    虽然叶蓁没做过母亲,但也见过些护犊子的魔兽。

    暮年眉角红线分离,两条路,一条愈深,一条愈浅。

    “明媚知道这件事?”

    叶蓁想到躺在病床上死气满满的明媚,不禁问道。

    暮年摇摇头,明媚现在这个情况,他怎么可能把这件事告诉她。

    “我这次离开,希望明媚一起走”

    叶蓁沉吟片刻,提出了这个要求。

    重度灼伤百分之五十七,和毁容差不多了,继续待在这里只会恶化,倒不如同她到桥沅村修养,以灵气滋养,就像农樱的脸一样,总会好的。

    “不行!我不想让她离开我身边!”

    暮年坚定地拒绝了,面上的神色不容反驳。

    叶蓁清澈的眸微眯,没再什么。

    题外话

    520,今天几更合适?·k·s·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