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二十二章 散财日,农场主

时间:2017-10-21作者:葫芦蓁蓁

    相传初清年间,有一大户人家的姐,姓林。

    林姐不似寻常大家闺秀,喜欢外出游。

    一日,在游历无名大山时恰逢大雨,家丁丫鬟们都连忙带着林姐躲到了一处有岩石遮蔽的山头避雨,然而怪事就发生了。

    第二天一早,山中大雾不散,家丁丫鬟们竟发现自家姐不见了!

    然而在大雾之下,所有人都摸不清道路,只能静静等待。

    直到三日后,雾气消散,大山恢复了一片绿意,众多家仆才纷纷离开岩壁外出寻找姐。

    众人就此寻找了几日,却依旧不见姐踪影,就在绝望欲要回府禀告之际,林姐却回来了,而且回来时面容含笑,体态轻灵,身子窈窕仿若九天玄女下凡。

    一行人回到府邸没多久,林姐就对外施粥布药,百姓都称其为“活菩萨”。

    多年时日一晃而过,林姐的容颜没有一丝变化,求娶之人多如过江之卿,然而这位林姐却终生未嫁。

    直到她逝世时,一道七彩霞光冲天而起,仿若仙境。

    事后,城中百姓纷纷议论,皆林姐乃观音转世。

    没过多久,曾经与林姐一起游历过无名大山的家仆都纷纷忆起当年的情景,犹记得那时消失了几日重新归来的姐,灵气逼人,神采奕奕,仿若神人。

    百姓们听闻后皆恍然大悟。

    都道,林姐在山中消失的那几日定有神仙眷顾,传授她神术,这才使她在死后魂归九天,位列仙班。

    传闻不胫而走,有不少人都跑到山里想碰碰运气,不过都无功而返,有的甚至丧命于猛兽口中。

    渐渐地,这件事也被当做神话传口口相传,无人当真。

    不过这座无名大山最后也以林姐字“茶”命名,故叫茶山。

    听完这个传,叶蓁和农樱对视一眼。

    两人神色皆有些莫名。

    正所谓空穴不来风,既然有故事流传,那定有迹可循。

    相比农樱,叶蓁知道的更多些。

    毕竟那日空间记忆传承记载,在一次纪元之争时,许多修炼功法和宝物都纷

    纷从破碎的位面遗留到华夏,这才让华夏开始有了修者一。

    那林姐不准就是在茶山得到了修炼秘籍,死时才会产生异象的。

    难道茶山有什么仙家遗迹?

    有了林姐这个传,叶蓁不得不这么想。

    “婶子,咱们茶山的果子只有这几种吗?”

    农樱啃了一个李子,吃的满嘴生津,淡淡的酸让她撇了撇嘴。

    “是啊,茶山就盛产这些,倒是和茶山临近的簿子山上有葡萄,成片的葡萄,不过那都是邻村人种的,不让人去摘!”

    “可惜今年他们村的葡萄不知怎么的,全都酸酸涩涩,不大一点,卖也卖不了多少钱,估摸着全都得赔进去!”

    妇人们起这件事,全都唏嘘不已。

    村里就靠山吃山,种什么吃什么,邻村靠的就是簿子山上的葡萄,今年葡萄滋味太差,卖不了钱,那村里人这一年得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了。

    听闻这件事,叶蓁眸子一亮。

    葡萄?

    她可以酿造果酒,利用簿子山上的葡萄和茶山上的李子青梅。

    早在和明媚一起去古玩街那一天,她就觉得店里卖的果酒没她酿造的滋味好,如果可以大批量生产,以后也是一条不错的销路和商机。

    她倒是很喜欢喝果酒,经她手酿造出来,还有美容养颜的作用。

    “婶子,茶山和簿子山都有主吗?”

    心里有了想法,叶蓁就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

    农樱一愣,叶姐姐问这个干嘛?

    “没有,茶山和簿子山都是我们这些村子世世代代留下来的,照理来属于我们村子,这两座山都没什么珍贵物产,政府也就没插手过!”

    这次山上摘果子的有个是村长大叔的妻子,所以对大山归属知道一些。

    “那这座山的地契在什么地方?”

    闻言,叶蓁眸子微动。

    现在几乎没人能拥有私人土地,只能有租赁权。

    如果政府并没有把目光放在茶山和簿子山上,那她可以私下交易,以后出了事那就以后再,眼下,是把两座山归属到自己名下。

    “我们茶山的地契在村长手里,至于簿子山就不清楚了”

    叶蓁点了点头。

    这两座山的面积加起来也有几千亩,价格估计也便宜不了。

    不过她既然决定要买下山头酿造果酒,那这件事也该提上日程。

    更何况,仙家遗迹,她也很感兴趣。

    日头当空,每个人背的篮子都被李子和青梅装满了。

    “嘿山顶有花山脚香,哟喂桥底有水桥面凉”

    “心中有了不平事,嘿山歌如火哟喂”

    “……”

    下山的途中,大婶们唱着山歌。

    高昂而热情的音调在山间回荡,传来阵阵回音。

    叶蓁面上含笑,听着耳畔的山歌,瞧着漫山遍野的风景,一切种种都是那么珍贵而美好,让她感到非常放松。

    回到楼,农樱就凑到了她身边。

    “叶姐姐,你问茶山和簿子山,是要买山?”

    起这话,农樱感到非常不可思议。

    买山诶!想想茶山和簿子山的面积,这可是天大的手笔!

    叶蓁倒也没瞒着她,点了点头。

    “这两座山上的果子都很适合酿造果酒”

    只是一句提点,就让农樱眸子一亮,她兴奋地拍了拍手。

    “是啊!现在这个世界,就女人和孩子的钱最好赚!果酒,女人肯定爱喝,再加上叶姐姐你的手艺,酿造出的果酒不定能火遍国际!”

    这么想着,仿佛已经到达了一个非常美好未来。

    叶蓁浅笑,没有应声。

    这还只是个念头,能不能实施还要看日后,眼下最重要的是地契。

    “天哪,叶姐姐,你又涉及玉石圈,又沾染古玩圈,如今居然还要牵扯出饮食圈,我看你是不想给别的企业活路了,雏莘集团的未来太强大了!”

    农樱美滋滋地,她很庆幸自己也能够参与到其中来。

    对于买下茶山和簿子山,农樱现在的热情比叶蓁还浓烈,这不,刚刚吃完午饭,就拖着后者向村长家走去,一路上风驰电掣,生怕被别人抢先一步般。

    “村长大叔!村长大叔!”

    还没到院子,农樱的呼声就响了起来。

    “诶!屋里有人,进来吧!”

    上午给叶蓁解释茶山和簿子山归属权的妇人也呼应地喊了一声。

    走进院子,就看到村长大叔从屋里出来,手里依旧提着旱烟。

    “哟,是两个丫头,咋了,住的不舒服?”

    村长敲了敲旱烟,有些不解她们的来意。

    “不不不,我们住的很好,就是来问问您,茶山的地契是不是在您手上!”

    农樱摆摆手,满脸期待地望着村长。

    “丫头,你问这个干啥?”

    村长大叔更加不解了,这两个丫头来村子里玩,问山的地契?

    “是这样的,村长大叔,我姐姐是个企业家,她觉得茶山非常好,想买来种些东西,这不,上午才有的想法,一吃了午饭就马不停蹄地来了!”

    叶蓁的想法农樱自然不会多,只是买山的意图却的明明白白。

    闻言,村长大叔一愣。

    “啥?你们要买下茶山?”

    正在洗碗的妇人一惊,她没想到上午叶蓁问她地契是想要买!

    天哪,茶山那么大,要买下来,那得花多少钱?

    此刻,村长大叔也沉默了。

    “大叔,我知道茶山上并没有什么珍贵的东西,左不过一些果树,我诚心要买,您要是愿意卖,那就出个价,合适的话我就买下了”

    叶蓁上前一步交谈,表情认真。

    “丫头,叔虽然是村长,但是卖山这么大的事儿,叔一个人可做不得主,这得和全村的人一起商量,毕竟茶山是大家的!”

    村长大叔抽了一口旱烟。

    并没有头脑发热地同意,只考虑考虑。

    “行,既然如此,那我还想麻烦村长大叔到邻村问问,簿子山是否要卖,如果愿意卖,也给我一个价,茶山和簿子山我都很喜欢,都想买下”

    临走前,叶蓁就扔下了一个重磅炸弹。

    即便是村长大叔,手中的旱烟都抖了抖。

    ——

    “老赵,我觉得茶山能卖就卖了,那么大一座山,卖了能得多少钱,每一家分的肯定也不少,乡亲们还能搬到城里去住,多好的事儿啊!”

    村长媳妇儿忍不住建议,桥沅村好是好,就是太危险。

    村长大叔没话,只是默默地抽着旱烟。

    “哎哟!我你是不是脑袋缺根筋,这么好的事儿你还犹豫个啥!难不成你忘了前几年半月湖那事儿,行了,我去把村里人给你叫来,大家一起商量商量,要我,肯定愿意卖的人多!”

    村长媳妇性子也是风风火火,完就把围裙拔了下来,匆匆出门了。

    似乎想起了半月湖的往事,村长也叹了口气。

    听村里新来的两个姑娘要买下茶山和簿子山,全村都震惊了。

    不多大会儿,家家户户就都凑到了村长家。

    “赵叔,我觉得这茶山可以卖,不准能卖个千八百万的,咱们每一家怎么不分个十多万?到时候别住到城里,就是买座房也绰绰有余了!”

    “不!我觉得不能卖,咱们村就是靠山上那几棵果树和山货生活,没了茶山,那开支来源从哪儿来?难不成拿着十多万咱们都坐吃山空?”

    “三儿,这话我就不同意了,十多万,够咱们做个生意的!”

    “可不咋的,能有条件搬走,谁愿意在土里刨食?”

    “……”

    村民们意见不同,争论不休。

    “行了,你们每家每户都商量商量,愿意卖的不愿意卖的都一声”

    赵村长敲了敲烟袋,给了大家一个家讨论的机会。

    “你们可想清楚了,别忘记半月湖那事儿,也别忘了兰秀是咋死的!”

    村长媳妇见有人不同意,不禁站出来下了一剂猛料。

    这话果然有效,场面一下子就寂静下来。

    “行!叔,我同意卖了茶山!”

    “我也同意,正好噜子要上学,搬到城里也方便!”

    “是啊,就算不搬到城里,平白得十多万的收入,谁不愿意啊!”

    “……”

    也不知道大家怎么想的,风向标一下就变了。

    最后村子里有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愿意卖了茶山,剩下的大多都是些孤家老人,他们就算得了钱也没什么用,年纪大了,倒还是喜欢在熟悉的地方生活。

    “行了!既然这么多人都愿意,那我就去和那姑娘商量商量!”

    有了决断,村长就起身,双手背在身后,到楼去找叶蓁了。

    起来,他并不赞同卖掉茶山,但是桥沅村确实不安全,为了让大家都过个安逸的生活,茶山还是卖了好。

    此刻的赵村长根本没有想到,原本默默无闻的桥沅村,在诸多人争相搬走后,竟在叶蓁手里大放光彩,在日后的岁月里,成了极为出名的旅游胜地!

    村长在到楼的路上想了很多。

    很快,楼就近在咫尺了。

    随着敲门声响起,农樱也打开了门。

    “村长大叔,你们决定好了?”

    问这话时,农樱一副非常激动的表情。

    “是啊丫头,和村里人都商量过了”

    “行!那您进来吧,我姐姐在,您可以和她详细地谈谈!”

    赵村长点了点头,由农樱领着进了屋子。

    “大叔,您坐”

    刚刚安置村长坐下,叶蓁就提着一壶茶从厨房走了出来。

    散发着氤氲雾气的清茶倒在杯盏里,水面上还漂浮着茶梗。

    “丫头,茶山一共两千亩,算起来土也不算肥沃,几乎全是果树,如果你诚心要买,大叔也不坑骗你,二万八一亩!”

    赵村长声音也带着微颤,现在要征地,政府一般都是三万四的价格,因为叶蓁要的是一整座山,所以二万八一亩地,这个价格已经是很公道了!

    “是五千六百万”

    农樱在一旁充当了计算器的作用,很快算出了茶山的价格。

    闻言,赵大叔也是大惊失色,他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么多钱!

    一座山,五千六百万,并不贵。

    叶蓁沉思,这个价格买下茶山是很划算的,毕竟她曾花费五千万的价格买下一块毛料,而那块毛料开出的就是玻璃种血美人,售价高达三十个亿!

    “如果可以,我想现在就签合约,拿到地契”

    赵村长原本以为对方会拒绝,毕竟她们看上去也是年轻的姑娘,哪里能拿出那么多钱,整整五千六百万,他这辈子连一百万都没见过。

    然而叶蓁的话却叫赵村长一愣,旋即大喜。

    五千六百万,桥沅村一共六十多户人家,每一家几乎都能拿九十万!

    九十万啊!这对于一辈子都在地里刨食吃的人来,可谓是个天数字,即便他刚刚还有些不情愿,现在也觉得满心欢喜了。

    刚想答应,但赵村长像是想到了什么,看着叶蓁有些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您不妨直!”

    农樱看他如此,也有些着急了,能不能卖你一句话的事儿啊!

    “姑娘,你有所不知啊!”

    闻言,赵村长苦笑,还是把村子里的一些诡异事情了出来,他虽然很想拿到那么多钱,也让村里人都改善一下生活,但也不能坑了两个女娃啊!

    到这里,赵大叔也就把几年前桥沅村发生的一件事情了出来。

    这件事情也和农樱问到的水怪有关。

    桥沅村有一泓湖,名叫半月湖。

    湖水碧绿,游鱼也很多,村里人浇灌田地也用半月湖的水。

    z省这一块村子很多,但唯有桥沅村拥有湖泊,后来半月湖也成了桥沅村的标志,因为形状很特别,还引得不少人来观赏。

    就四年前,发生了一件事,让半月湖成了村里人不敢靠近半分的鬼湖。

    桥沅村的孩子很喜欢在半月湖玩耍,虽然水深,但也都熟识水性,而且每次孩子去玩都会有大人做伴,倒也从来没发生过什么事。

    就是四年前的某一天,两个年纪七八岁的孩子坠湖。

    被捞起来时,人已经没了,更可怖的是,活生生的孩子居然被不知名的东西啃成了骨架子,一点肉末都没了,唯有鲜血蔓延在湖泊上。

    这件事给村里人造成了很大的恐惧,村长也上报给了有关部门。

    但经过探查,诺大的湖泊里并没有食肉鱼类,都是些没有危险性的淡水鱼!

    村里人不信邪,虽然惧怕,但还是组织起来一起进行打捞。

    接连捞了一个星期,什么都没有。

    因为国家反对封建糟粕,所以有关部门对村子里的人封了口,不让村民传出什么迷信法,后来,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即便如此,村里人也把半月湖视为禁地,不再允许孩子靠近。

    半个多月后,两个妇女结伴路过半月湖,竟然发现一头露出水面的怪物!

    据那怪物很大,只是露出水面的脑袋都足有半米见方!

    丑陋的怪物把两个妇人吓得尖叫,好在它似乎不能离开水,听到惊呼又潜入水中,否则,悲剧又要发生了。

    “来也怪,我们听了这事儿,又组织人去看,还是什么都没有”

    赵村长这段往事时,语气不出的沉重。

    叶蓁眸子微眯,怪物?她见过不少,只是不知道华夏世界的怪物是什么。

    “所以桥沅村水怪的事就是从这儿传出去的?”

    农樱一脸的兴致勃勃,丝毫不像个年轻的姑娘。

    村长大叔也被她问的梗住了。

    “姑娘,虽然后来都没见过那怪物,但是保不齐啥时候它又出来做怪,你在这地方买山少不了用水,半月湖的事我得和你清楚!”

    敲了敲烟袋,赵村长道。

    “大叔,我诚心要买,希望马上可以交易”

    并没有思考多久,叶蓁颔首,还是坚持刚刚所的。

    “好吧丫头!这是你决定的,那我现在就回去取地契!”

    村长大叔虽然觉得这姑娘有点傻,但想想马上就可以赚到五千六百万多万,村民都可以搬走过上更好的生活,高高兴兴地走了。

    “叶姐姐,真好,你马上就要晋级成为农场主了!”

    知道茶山可以买下,农樱也松了口气,开始调侃起叶蓁。

    仰光市最年轻的女总裁,变身农场主,这个新闻可有趣多了。

    过去近两个时,村长才带着地契和几个人来了楼。

    “这是镇上的律师,我听村里人做这个要公正,你们别介意”

    赵村长有些不好意思,生怕这样的举动惹怒了叶蓁。

    哪里知道,他这样的举动大大让她满意,只是没想到镇子上也有律师,倒是少了不少麻烦,有了律师公证那就具有了法律效益。

    “不会,你们请坐,如果可以,我想现在就开始交易”

    叶蓁将一张银行卡推到桌上,声色平淡。

    早在决定要买下茶山时,她就给风戊晔去了电话,五千六百万已经全数转在了这张银行卡上,只要签了合同,拿下地契,就可以了。

    镇子上的律师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钱,查证了很多次才确认。

    之后的一切就水到渠成了。

    “你们放心,簿子山的事我这就去问,晚些就能有个结果”

    拿到钱,赵村长手脚都有些颤抖。

    当下也赶忙保证,会到邻村去服他们卖掉簿子山的。

    他此刻也无法把面前的姑娘当作是普通的城市人了,她们可是真正的有钱人,五千六百万的钱,拿出来就拿出来,眼睛都不眨一下!

    “那就多谢大叔了”

    拿到地契,叶蓁心情也舒服了不少。

    题外话

    5819,补上昨天的,买山什么的都是虚构,不贴近现实,大家不要过于细节哦,么么哒!·k·s·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