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十六章 冷松予,偷天术

时间:2017-10-21作者:葫芦蓁蓁

    “喂?少爷!刚刚有个姐送了一盆石斛兰到店里,这兰花非常漂亮,您看是不是带回去给老爷子瞧瞧?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

    “什么?您现在过来?好的好的,我留着她,那少爷您快点啊!”

    挂了电话,伙计一改刚刚的羞涩,变得非常热情。

    农樱眯着眼挡在叶蓁身边。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不过是来送一盆兰花,怎么又摊上事儿了?

    看着热情倒茶的伙计,叶蓁不禁觉得明媚当初她是事故体质这句话还是有根据的,从兰城到m省再到飞云山,事情总是一件接着一件。

    这个空档,伙计也没闲着,给叶蓁了事情的来源。

    这家店的老板,也就是老婆婆的老伴,是个爱花成痴的人。

    分明有着万贯家财,却偏偏喜欢蜗居在这个花鸟市场当个普通人。

    事情的起源就是当初老婆婆给叶蓁的那株石斛兰,算不上珍贵,却是老爷子的心头好,因为被虫卵覆盖没了活路,老爷子也不想再往花鸟市场跑,却没想到他也因此没了精神,病倒在床上。

    后来老婆婆也不管店里的事,回家照顾老伴了。

    而这伙计,就是老爷子和老婆婆孙子雇来的。

    农樱在一旁听的惊奇极了,只听过叶公好龙,却不知道真有人爱花成痴。

    因为自己心爱的花死了,所以病倒,起来恐怕也没人会信。

    “你们可别不信,我的是真的!姐,你这株石斛兰长得这么精神,不准就和老爷子当初那株一样呢,要是能让老爷子好起来,我们少爷肯定不会亏待您的,要知道,我们少爷在兰城…”

    “椽子!”

    伙计的话还没完,就被一声男音打断。

    走进店里的男人就是漫画里自带光环和背景的那种。

    浓密的眉毛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眼睛,英挺的鼻梁,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还有白皙的皮肤。

    除了王子般的面容,气质还略带忧郁,像是生长在二次元的美男子。

    农樱双目中划过一抹惊艳。

    这种忧郁王子风的男人,是她喜欢的!

    “少爷!你终于来了!这就是刚刚把石斛兰送来的漂亮姐,哝,就是那株石斛兰,您看看,是不是和老爷子当初那株差不多?”

    冷松予看向石斛兰,眸子里划过一抹亮光。

    “姐你好,我是冷松予,很感谢你送来的兰花,这是我的名片,日后在兰城,如果碰到什么不好解决的事情,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

    男人站在叶蓁面前,眼睛里也划过一道惊艳。

    不过他眼中的惊艳毫无占有欲,而是一种纯粹的欣赏。

    把名片递给叶蓁,冷松予就后退两步,和叶蓁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不用了,兰花是我还给婆婆的”

    叶蓁将冷松予的名片置在桌上,清冷地拒绝了他的提议。

    本就是因果循环的结果,她再收下冷松予的名片,只会纠缠不清。

    完,也不等冷松予再开口,就带着农樱离开了花鸟市场。

    叶蓁这种完全不拖泥带水的举动倒是让他一愣。

    以往不知道多少女人上赶着凑到他身边,不论是名门千金还是贫民少女亦或者黑道妖姬,还是第一次见到对他如此不屑一顾的。

    回去的路上,农樱满脸震惊。

    “叶姐姐,你知道刚刚那男人,就是冷松予,你知道他是谁么?”

    叶蓁摇摇头,漠不关心。

    “我的天,叶姐姐,就我这个成天待在汀兰居的都知道他,你居然不知道!原始人吧!冷松予诶,那可是冷松予!咱们兰城最大黑势力的老大,冷松予!”

    农樱被叶蓁的冷淡给弄得没了脾气,只能激动地解释。

    这句话倒是让叶蓁生出些反映。

    黑势力老大?

    兰城经济发达,有黑道组织并不奇怪。

    就算是原主那个乖乖学生对兰城的黑道势力都有所耳闻,冷松予这个人也知道,只不过叶蓁通常会把没有用的记忆放在一边罢了。

    兰城共有三大黑势力,刀盟,黑虎帮和青山会,这些势力虽然没有港城三合会,r国山口组和y国黑手党等等国际组织厉害,但在普通人眼里已经是招惹不起的存在。

    冷松予就是青山会现任老大,而创建青山会的就是他的爷爷冷青山,也就是刚刚伙计口中爱花成痴的老爷子。

    “叶姐姐,真是没想到啊,青山会创办者居然是个爱花成痴的老人!”

    农樱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不禁惊叹连连。

    叶蓁浅笑,这没什么好奇怪的。

    只要是人,都有自己的爱好,哪怕是黑道大佬,他也只是个普通人罢了。

    在饕鬄大陆时,就有个修者,爱金银成痴,整天混迹在凡人世界收敛钱财,以致于将绝好的天赋浪费掉,引起大陆不少人的唏嘘。

    农樱显然也有向话唠发展的趋向,一路上了不少青山会广为人知的八卦。

    当初冷青山是兰城地下势力的霸主之一,而且他手段极为狠辣霸道。

    当年冷青山从一个混混成为一派首领,付出的很多,为了在兰城立足就娶了刀盟老大的女儿,也许是性格同样强势的原因,很快就被冷青山冷落。

    刀盟老大的女儿也是个软硬不吃的,见冷青山如此,就回了娘家。

    这样一来,刀盟和青山会的关系就变得岌岌可危。

    两大势力决裂的导火索就是冷青山的续弦李惠,刚娶进门时就大着肚子。

    决裂后火拼是少不了的,长此以往伤亡不断,倒是让黑虎帮捡了便宜。

    李惠也不是别人,就是当初送叶蓁石斛兰的老婆婆。

    她后来生了个儿子,不过却是个软糯性子,和冷青山完全不同。

    冷青山虽然在江湖上手段残忍,但对亲生儿子却是极好,见儿子不喜欢打打杀杀,就将他送到国外去读书,他也很快结了婚,生了孩子。

    值得庆幸的是,孙子冷松予的性格和他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后来就把孙子一直带在身边,也越来越喜欢,越来越重视,最后更是把他当作了继承人的不二人选!

    当初刀盟老大的女儿在青山会也不是白待的,有些不为人知的眼线。

    知道冷青山已经定下冷松予为继承人,就接二连三地组织了不少刺杀,不过这些刺杀却都被冷松予给化解了。

    这一系列的灾难没有成为他的绊脚石,反而成了磨刀石。

    他成了一个合格的黑势力老大,冷青山也就此隐世,把青山会的一切权利都放给了冷松予,他也不负期待,短短几年就让青山会成了兰城第一大黑势力。

    虽然是个黑老大,但冷松予却长得温润如玉,像个翩翩公子。

    不知是哪家媒体爆料了他的照片,也因而,冷松予成了兰城名门千金心目中榜上有名的驸马爷,风头一时无两。

    叶蓁眸子划过一抹无奈。

    她是真的没想到,不过是到花鸟市场买种子,就正好搀和上了青山会。

    接下来的日子就清闲了很多。

    农樱也成了涧庭楼的常客,因着美食,她更是把叶蓁当成了亲人。

    风戊晔已经打来电话,m省一切事宜都准备好了,只等她到场。

    不过,也正是这个时候,还是兰城大学学生的她该毕业了,讲师亲自打的电话,明天要在学校的大会堂里举办告别晚会,要所有即将毕业的学生都到场。

    “叶姐姐,你一个修者,怎么会想去上大学?”

    农樱喝着手中的茶,不解。

    修者大多数都以修炼为主,很少会搀和世俗俗事,像叶蓁这种生活在都市的可不多,而且她修为还那么强,真是不可思议。

    叶蓁只是浅笑,没有话。

    真正上大学的是原主,不是她。

    不过学校的毕业晚会她会去的,也算是给原主最后的记忆做一个告别。

    “农樱,你想回神农一脉吗?”

    悠闲的午后,叶蓁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农樱一怔,想了许久,才笑。

    “叶姐姐,我不是个以德报怨的人,神农一脉我会回去,但不是归族,而是复仇!虽然我自豪自己有这一脉的血液,但我并不想回到那个冰冷的家族去!”

    两人相处的日子,这是农樱第一次提起自己身上的故事。

    农樱是神农一脉第二百七十一代嫡传弟子,她的师傅不是别人,正是神农一脉的现任脉主农天,也是农樱的亲爷爷。

    身份背景如此强硬的农樱,为何会被扫地出门?

    每一个遭遇抛弃和冷待的女人背后都有个暗下黑手的白莲花。

    农樱在医道上天赋极高,几乎被农天当作下一任脉主在培养。

    神农一脉历练是在世俗行医,有次农樱历练回来,就发现家族多了一个人,那是个不上多漂亮,但是很有味道的女孩子,笑起来有两个酒窝。

    农樱很喜欢爱笑的人,当即就和那女孩子成了好朋友。

    后来才知道,她是爷爷世俗好友的孙女儿杨箐,因为身体不好,所以才被送到神农一脉来修养,幸运的是,她也拥有修者体质。

    一般而言隐世家族都很排外,但农樱把她当作好友,所以十分护着。

    后来,也因着她长相乖巧可爱,嘴巴甜,让家族里的师兄师姐都开始纷纷向着她,起初农樱非常为杨箐感到开心,但后来这种感觉就变了质。

    原因无他。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农樱竟然变成了众矢之的!

    没错,只要杨箐对师兄师弟们露出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那肯定被认为是农樱欺负了她,无论她怎么解释,曾经对她掏心掏肺的兄弟姐妹都不信任。

    长此以往,农樱就是再傻也感觉到不对了。

    她跑去质问杨箐,却被别人看到,这样一来,她张扬跋扈的名头也传了出去,师兄弟们对她更加不喜,反而把杨箐当成了最疼爱的师妹。

    不仅如此,就连农天都开始关注起杨箐。

    屋漏偏逢连夜雨。

    农樱的医道天赋仿佛遭遇了瓶颈,死死卡住,不上不下,在别的师兄弟进步的时候,她还在原地踏步,曾经引以为豪的天赋好像消失了!

    反倒是一直平平无奇的杨箐,突然在医道研讨会上大放光彩!

    农天开始对她感到失望,又开始培养起杨箐,亲爷爷又如何,在纯粹的家族利益面前,可以毫无顾忌的丢弃。

    杨箐的表现越来越好,在神农一脉的地位也越来越高。

    后来,为了以示对她的重视,农天征求了俗世老友的意见,让杨箐改名为农箐,从此,她也可以算作是正式的神农一脉,风光无限!

    与之相反,农樱越来越阴沉,也越来越不受待见。

    直到某日,她再也憋不住,跑到杨箐房间,才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

    杨箐居然在与魔修勾结,她之所以医道天赋惊艳,全然是因为用魔修教给她的术法,将她和自己的天赋互换了!

    农樱满目恨意,想要到大众面前揭穿她的真面目。

    不过魔修却发现了偷听的农樱,使用手段封住了她的嗓音,毁了她的脸!

    原本以为她这个样子被家族人看到会有所感觉,却不想,都是全然的冷漠。

    而杨箐更是倒打一耙,她与魔修勾结,因为发生口角,阴晴不定的魔修下手,她也成了现在这幅样子,一切都是她亲眼所见,也是她救回了农樱云云。

    分明是漏洞百出的话,却没有人怀疑。

    最终,农樱被驱离神农一脉,成了散修。

    好在她命大,没有在那一场灾难中默默无闻地死去。

    来到俗世,汀兰居的老板因为可怜她,才让她做了售楼姐。

    虽然医道天赋消失,但她也没有放弃,在摸索中逐渐增长着医术,也用以毒攻毒的方式让嗓子发出了声音,但她最好年华的东西都不见了。

    嗓子,脸,被毁的一干二净。

    她恨,为什么好心对待的杨箐要如此对她?

    “我恨杨箐,恨爷爷,恨神农一脉所有人!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把我们十多年的同门情谊践踏在脚下,不知道为什么爷爷会把家族利益凌驾在自己的亲孙女之上!叶姐姐,你,我难道不应该复仇吗?”

    农樱声音嘶哑而痛苦,眸中满是戾气,恨意十足。

    原本的她,应该是天之娇女。

    可如今呢?

    天赋被夺,家族被夺,亲人被夺,手足被夺!

    杨箐,她一辈子都不会忘怀的仇人!

    “是偷天术,你中的是偷天术”

    叶蓁眉头紧蹙,她没想到华夏世界的魔修居然如此棘手!

    偷天术,在饕鬄大陆被严令禁止的邪术之一。

    她了解也不多,只知道这种邪术修炼至大成,不止天赋可以被夺走,就连灵魂,气运,人生,乃至天道福泽,都可以被窃取!

    没想到在术法凋零的华夏居然会传承这样的邪术。

    听到叶蓁的解释,农樱也面色大变。

    “你还记得那魔修的样子吗?”

    这个问题让农樱一愣,因为她分明是见过对方的,可就是想不起来!

    看到她的样子,叶蓁了然。

    看来那魔修不简单,竟拥有让人过目即忘的手段。

    “叶姐姐,我总觉得那个魔修不怀好意,他已经把目标定在了神农一脉,想必其他隐世家族都逃避不了,他到底想干什么?”

    农樱声音惊惧,细思极恐。

    这件事让叶蓁也不得而解,按理,正邪两道井水不犯河水才对。

    为什么要插手隐世家族的事?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的目的一定不单纯。

    “算了,不想了,叶姐姐,我先回去了”

    农樱觉得头痛欲裂,心底也很惊慌,虽然神农一脉抛弃了她,但她对这个种族依旧有着感情,难道,神农一脉会在魔修手里被毁掉?

    叶蓁也不知该怎么安慰她,毕竟这是她自己的事。

    不过从此往后她却要更加心了,葫芦空间绝对不可以暴露!

    她还是看了这个世界的魔修,偷天术都被传承下来了,难保以后不会出现更多的邪术和禁术,如果碰到她不知道的,那就麻烦了。

    见农樱离开了涧庭楼,叶蓁也回到房间。

    再睁眼时,她已经来到了空间。

    这些天她每天都会来看兰陵王和银蛇,兰陵王还是老样子,不过枝叶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繁茂起来,显然,它已经在向二品灵植逼近了。

    至于银蛇,叶蓁不得不惊叹。

    它形态并没有什么变化,但吸收灵气的速度却一直维持着一种可怕的状态,灵气流一波接着一波,也让叶蓁更清晰地认识到仙草的能耐。

    “玄寒冰魄草”不愧是十二仙灵之一,付出了如此多的灵气,竟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两片稚嫩的叶子偶尔动一动,生机勃勃。

    而且它对待银蛇的态度可好多了,毫不吝啬。

    这也让叶蓁对银蛇更加好奇,它到底是什么?

    待在银蛇身边许久,叶蓁才离开空间。·k·s·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