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十五章通天魔域,小魔女小狸

时间:2018-05-09作者:葫芦蓁蓁

    一路上,道路两边尽是高耸破烂的房屋,偶尔出现一栋稍微华丽一些的,也只是比寻常屋子多了些砖瓦,可见凉窟中居住的妖魔的确十分贫穷。

    路途中,在屋外乘凉的雄性妖魔们看到鳞娆时,都会直勾勾地盯着她,而这个时候,会有魔女从屋子里走出,指着雄性妖魔的鼻子骂骂咧咧。

    当然,这些魔女多数在指桑骂槐,具体想要辱骂的,也还是鳞娆而已。

    对于这些无妄之灾,鳞娆都采取了漠视的手段,径直离开,这些魔女虽然嘴上不干不净,却也不敢真的冲上来对鳞娆不利。

    很快,两人就离开了繁闹的街区,逐渐到达了寂静的区域。

    不知走了多久,一栋和旁边高大屋舍大相径庭的房子出现在视野中,让叶蓁眼神微动,因为那屋子分明和人族居住的有些相似。

    它有些矮小,但矗立在宽阔的沙楼中,没有妖魔房屋对比,也显不出差距。

    “这就是我住的地方,怎么样?”

    鳞娆似乎知道自己的屋子和人族有些相似,故而问起叶蓁时,语气还有些紧张,眼神中也闪烁着点点期待,她还是第一次带旁人回家,而且是真正的人类。

    “很好”

    叶蓁颔首,她倒不是客气,而是真的不错。

    鳞娆的屋子和妖魔居住的石头堆砌屋不同,外表似乎是用茅草制作的,看上去更细腻一些,没有石头和石头堆砌时那巨大的缝隙,在屋檐下,还用一些叫不出名字的小花进行装饰,虽然谈不上雅致,却也精致得多。

    能在茫茫沙漠中住上这样的房子,已经是极为不错的待遇了。

    再者说,这地方僻静而安宁,倒是合乎叶蓁的心意。

    “进来吧”

    鳞娆满意地点了点头,带着叶蓁推门而入,隔绝了身后鬼鬼祟祟的视线。

    没错,因为鳞娆独居,而且看上去身材完美,漂亮多姿,所以吸引了不少凉窟雄性妖魔的觊觎,毕竟在魔女稀缺的神魔大陆,这还是很吸引人的。

    处于高层的魔神自然不缺女人,但这些生活在底层的家伙却不知女人是什么滋味儿,若不是以往鳞娆展现出来的丁点实力,怕是这房子都要被妖魔给推了。

    “不用管他们,他们不敢来”

    察觉到叶蓁的视线,鳞娆挥了挥手,眼神冰冷地向窗外扫了一眼。

    她视线所及之处,突然冒出黑黝黝的魔气,顿时,被魔气灼伤的雄性妖魔们就会哭天喊地地飞奔离去,不敢再当墙角公子哥。

    往日他们也不会这么明目张胆地跟过来,但这次不同,鳞娆带回来的叶蓁,虽然并不符合妖魔的审美,但毕竟是个女人,在狼多肉少的世界里,还是珍贵的。

    “域外妖魔一族女性极少,你会习惯的”

    鳞娆让叶蓁坐在桌前,用简陋的砂砾茶壶倒了一壶水。

    叶蓁伸手摸了摸粗糙的砂砾壶,仿佛用泥土堆砌,没有什么花纹,虽然放置的是清水,但壶底依旧有着黑乎乎的沉淀物,看上去就令人没有饮用的**。

    “这里是黄丘沙漠,到处都是沙土,水是极为稀缺的东西”

    鳞娆看向叶蓁,自顾自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饮而尽,哪怕沙子从喉咙划过带着阵阵疼痛的触感,她也是一脸习以为常。

    “魔王巅峰的实力,过这样的苦日子,的确艰辛”

    叶蓁轻轻摇头,一挥手,桌面上就多出了一套精美的茶具,葫芦空间虽然不能用了,但储物戒却没有任何限制,其中放置了不少她在华夏采购的生活品。

    “处于这样的环境,是理所当然的,没有什么艰辛不艰辛”

    话落,鳞娆的注意力瞬间就被叶蓁带出的茶具吸引了,还颇为稀罕地摸了摸。

    域外妖魔一族原本就是由屠胥创造,虽然如今已经衍生出自己的生存法则,但所学习的文化都是古籍上效仿的人族,只不过他们粗枝大叶,做出来的东西能用就足够,也不会想要去提升自己的生活品质。

    叶蓁轻车熟路地沏了一壶茶,顿时,淡淡的香味逸散开来。

    “这是什么茶叶?我已经很久没有喝过茶了”

    鳞娆惊叹地端起一杯茶,轻抿一口,初时苦,然后微甘,吞入腹中沁入心脾,只是喝上一口,仿佛就精神了许多,不知是错觉还是事实。

    叶蓁没有回答,能被她看重的随身携带的茶叶自然不是凡品。

    风灵玉叶,饱含灵气的六品灵植,还是从司缪灵域的边边角角采来的,只是一直没有用到罢了,这种茶具有凝神静气的作用,极为难得。

    “来说说吧,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我可以全力配合”

    两杯茶下肚,鳞娆心情极好地询问道。

    在物资稀缺的神魔大陆,茶叶可是珍贵物品,也唯有魔域王宫,魔神居住的地方才会有,普通妖魔想要喝到茶叶,那除非是做梦了。

    自从孤身一人蛰伏后,她就再也不知道茶叶是什么滋味儿了,如今喝起来,似乎比回想中在雪渊魔神王宫中喝到的还要美味百倍不止。

    闻言,叶蓁纤细手指轻轻摩挲杯口,垂下的长睫眨了眨。

    “我想知道你所说的祖神和他,最后交手的地方在哪里”

    说话时,叶蓁就用精神力遍布整个房间外,以预防被旁的妖魔听到,有关于司缪的事情,她是半点都马虎不得,这关乎的甚广,必须谨慎。

    提起正事,鳞娆也严肃下来。

    “祖神和神秘人交手之处是与这雪魔域南辕北辙的南方通天魔域,当然,这是小道消息,我也是听往来沙漠的商队说的,至于真实性,无处可查”

    这一次,鳞娆也没有继续藏着掖着,而是认真将自己知道的一吐而出。

    既然两人已经是合作关系,那自然要有最基本的信任。

    “通天魔域?”

    叶蓁蹙眉,神魔大陆千千万万个魔域,这通天魔域又是哪里?

    “说起来,通天魔域在南边也是非常有名气的,因为统领这魔域的是通天魔神,他已经是五十纹魔神,比起雪渊魔神来要强上不知多少倍,后来也因为祖神和神秘人在那里大战的关系,令通天魔神也得意了不少时日”

    鳞娆点了点头,不厌其烦地给叶蓁解释着这些神魔大陆人尽皆知的事情。

    “你想去通天魔域?”

    鳞娆转头看向叶蓁,认真问道。

    叶蓁颔首,她必须要去,或许循着那点儿气味,能够找到司缪呢?

    即便这样的几率只有可怜的万分之一,她也想试一试,不试又怎么知道呢?

    得到叶蓁的回答,鳞娆就开始沉思,她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了敲,眉头皱得很紧,似乎是遇到了什么为难的东西,叶蓁也没有出声打断她的思绪。

    过了许久,鳞娆才抬头说起自己的想法。

    “去通天魔域也不是不行,那里并非什么重兵把守的要地,距离中陆也有些距离,以我们的实力,进入通天魔域内部不是什么难事,但我们两个女人同行却一定会引起不少关注,不得不说,你的容貌还是极具辨识度的”

    鳞娆开始可观地分析起事情的可行性,说到后面,再度为难地皱眉。

    她也见过城池外到处张贴的画像,只是并没有在意罢了。

    神魔大陆的女人本就少,不说她毁了的容貌,就单凭她们两个人的气场,就会吸引不少人注意,低级魔女都不多,更何况是实力强的魔女了。

    “你要知道,这里是凉窟,祖神的命令还没有延伸到这个地方来,所以你才能安稳地坐在这里,而到了繁华的南边,肯定会到处张贴你的画像,届时,别说是进入通天魔域,恐怕我们刚到南边城门口就会被人给围了”

    鳞娆略有些无奈地摊了摊手,这都是必须要考虑到的问题。

    听了这话,叶蓁神情未变,好像丝毫不为此感到担心似的。

    “你不怕吗?就算像我一样蒙着面纱,也一样会被魔神级别看穿”

    鳞娆挑眉,对于叶蓁的态度有些不解,神魔大陆可没有什么能够改变自身容貌和气息的东西,若是有,她也不会至今一直维持着疤痕丑陋的面庞了。

    一个女人,当然希望自己是美丽的,她也不例外。

    而且,魔女的自恋倾向要更甚一筹,她们会比人族更在乎自己的容貌。

    “这点你无需担心,我自有办法应对”

    叶蓁摇了摇头,若是原来,她自然也会忧虑,毕竟再精湛的易容术都会被看透,但现在却根本不需要担心,紫焰灵株十二仙灵的名头绝不是浪得虚名。

    若没有意外,恐怕在紫焰灵株易容下的她,连屠胥都难以看穿。

    闻言,鳞娆怀疑地看了看叶蓁,毕竟这不是小事。

    “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定下了,明日我们就启程前往通天魔域!”

    叶蓁自己都说了有方法解决,那鳞娆自然就不再犹豫,拍板决定了此事,只要能找到神秘人,她的仇怨想要解决就是挥手之间的事。

    只是,鳞娆并不知道,计划赶不上变化这句俗语。

    “在离开之前,我希望你能帮我找到今日在黄丘沙漠运输货物的梭子商队”

    倏然,叶蓁抬眸看向鳞娆,说道。

    这一片紫焰灵株的叶子她要用掉,而在此之前,她需要找这梭子商队询问一番,如果能够不通过紫焰灵株的叶片就寻到仙灵本身,那就是极好的。

    “这倒不是难事,既然货物是运给雪渊魔神的,那梭子商队自己也是雪魔域的人,要找他们不费吹灰之力,只是你找他们做什么?那批货”

    提起这个,鳞娆就又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片紫色的叶子。

    叶蓁抬眸,她还没有开口说什么,就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

    “鳞娆姐姐,鳞娆姐姐你在吗?”

    略显稚气的女声在门外响起,因为有着精神力屏障在,叶蓁第一时间“看”到了门外的家伙,那是个看上去约莫五六岁的小魔女。

    魔族女人,即便还在幼年时期,就已经媚态横生。

    那小魔女虽然穿着破烂,但小脸却极为精致,眼睛大大的,皮肤白白的,而她的魔纹则在额头处,还形成了一个不知名的图案,颇为漂亮。

    听到这个声音,鳞娆在犹豫了瞬间后,就上前打开了房门。

    “鳞娆姐姐救命!求你,救救我娘亲吧!”

    小魔女在门打开后,就一下子冲进来抱住了鳞娆的腿,声嘶力竭道。

    “小狸,怎么回事?”

    鳞娆伸手拍了拍小魔女的脑袋,声音略显柔和,可见她和这个名叫小狸的小魔女是有些熟悉的,而且对待她也多了些平常所没有的耐心。

    “鳞,鳞娆姐姐,恶霸又来收保护费了”

    小狸一抽一抽哭哭啼啼地说着,仿佛一不小心就会断了气儿似的。

    “他们又来了?”

    鳞娆眯了眯眼,语气顿时冷了下来,拉着小狸的手就往外走去,叶蓁顿了顿,也跟了上去,她也想多研究一下域外妖魔,否则装扮上会失了水分。

    一行人很快就到达了热闹的凉窟街道,而此时,那里蜂拥着很多妖魔。

    她们还没有靠近,就听到了无数或劝慰,或威胁的声音:

    “蜜谷,赶快把魔币交上来,让大人们到下个城池去收租”

    “是啊!你这样拖着,对我们也没什么好处,那些大人可不管那么多!”

    “你如果实在没钱,就把你们家小狸送出去算了,也能换不少魔币呢,说不准你还能脱离贫民身份,拿着钱到大城池去生活,那日子就会好过得多了!”

    “”

    一行人七嘴八舌,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或许是因为听到“把你们家小狸送出去”这句话,一个被众多妖魔围着的魔女突然发怒了。

    她似乎很脆弱,但依旧出于对孩子的维护,起身推搡起说话的人。

    “我的孩子永远不会卖给别人,你们都滚!都给我滚!”

    那魔女看样子已经上了年纪,原本漂亮的脸蛋多了皱纹不再光滑,看上去没有什么生机,但发起怒来龇牙咧嘴的样子,却多少有几分渗人。

    “你!”

    一个被她推倒的魔女瞬间就发怒了,整个人冲上去准备撕扯她的头发。

    域外妖魔中,雄性妖魔是会保护雌性的,一般不会动手,但雌性与雌性之间却没有了这样的界限,打起架来,不用魔力,反而用最通俗的撕扯。

    “不许打我娘!”

    就在这时,小狸挣脱了鳞娆的手,冲过去准备保护自己的母亲。

    “你这个小野种!和你娘一个德性,你们就不应该生活在我们凉窟!”

    那被推出去的魔女立刻双手叉腰,指着小狸和她娘的鼻子就开始骂骂咧咧,域外妖魔的女人没有丑的,即便是最普通的一个,也有着漂亮的样貌,如此一来,这魔女即便如此刁蛮撒野,在雄性妖魔眼中都是可以容忍的。

    闻言,小狸的眼神瞬间就变了,有些落寞,却也分外倔强。

    叶蓁一直静静观望,域外妖魔一族和人族一样,都会面临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都会生气,会有无数种情绪,从某个层面来说,魔女和女人的确并无二致。

    “你叫谁野种?”

    叶蓁可以平静,但一旁的鳞娆却忍不住了。

    她声音极冷,向前几步,围绕着一个圈的妖魔们不由自主地被她气场震慑,旋即让出一条通道来,任由她通过,回过神来时又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鳞娆的出现,瞬间打击了那魔女的士气,她似乎很怕前者。

    “哼,果然都是外来户,既然你这么护着这对母女,那就给她们交了保护费吧,大人们估摸着也要等急了,到时候,倒霉的可是我们整个凉窟的人!”

    虽然生气,但那魔女也不想落了嘴上便宜。

    说话间,她还挺了挺高耸的胸脯,回望不远处站在那里的几个妖魔,看到他们时,立刻就多了几分底气,脸上浮现出些许得意和威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