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十四章寒霜魔神,狐女香

时间:2018-05-08作者:葫芦蓁蓁

    闻言,鳞娆转头看了叶蓁一眼,眼神非常复杂。

    “我也不知道炽焰魔神是几纹魔神,但他在我还没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成名,实力不可估量,据坊间传言,他的实力已经无限接近于祖神”

    说起这句话时,鳞娆语气颇为唏嘘。

    神魔大陆谁敢相信,一个区区魔人,最后会走到如今这个地步?

    且不说他现在的实力如何,就凭他是现今唯一能和祖神说上话的人,这身份地位就高贵神秘得多,纵然实力比他强的,也只能伏低做小。

    “无限接近于祖神?”

    叶蓁轻轻摇头,炽焰魔神实力强不假,若说能和莱格郎翼两人打个平手她或许还能相信,但无限接近于屠胥却是玩笑话,根本不可能。

    屠胥是申屠祖神一族,上古大妖,天赋卓绝,若众生界没有破碎,他恐怕有可能达到真神层次,如今,就算被囚困多年实力大损,也不是炽焰魔神能及的。

    “这也只是传说,没人可以印证”

    鳞娆耸了耸肩,虽然知道不可能,但也由此能看出炽焰魔神实力有多强。

    “在祖神还没回归之前,神魔大陆就是由炽焰魔神掌控的?”

    叶蓁眯了眯眸子,转而问道。

    “不,曾经的神魔大陆只有七尊魔神,炽焰魔神只是其一,之后的魔神都是后起之秀,所以我们神魔大陆的子民一般只统称那七位为魔神大人,在祖神失踪后,神魔大陆就由这七位魔神来共同掌管,到如今,已经有千万年之久了”

    鳞娆摇头,在神魔大陆的人眼中,那七位才是真正能被称为魔神的人。

    “哦?七位?”

    叶蓁挑眉,对此倒是并不觉得有多么惊奇。

    曾经在饕餮大陆,缥缈神宗的四大统帅就可以说是司缪之下的第一人,实力都相差无几,再加上几位隐世避居的奇人,说起来也算是同一层次的实力。

    这么说起来,这所谓和炽焰魔神同等级的七人,应该和莱格等人差不多。

    “说起七位,但实际上最后崛起的也就两人,一个是炽焰魔神,另外一个被尊称为寒霜魔神,从名字就可以瞧出来,一冰一火,一冷一热,无法相容,故而七人从大体上隐隐形成了两方,妖魔善战,而他们更是时常大战”

    大白速度很快,将沙漠中荒芜的景色通通甩在了身后。

    “寒霜魔神”

    叶蓁轻声呢喃,算是将这个和炽焰魔神不对付的人记在了脑中。

    “是啊,要说神魔大陆能在见到炽焰魔神不见礼的,恐怕也只有寒霜魔神了,两个人素来不会公开出现在一个场合,可想而知已经闹到了何等严重的地步”

    鳞娆啧啧有声,对于上层魔神中的事情,她也只当热闹在听。

    “那既然祖神看重炽焰魔神,寒霜魔神如今岂不是稍弱一筹?”

    叶蓁眸子动了动,若有所思地问道。

    “那倒也不见得,虽然炽焰魔神是祖神麾下最信任的人,但寒霜魔神也不差,他的妻子,曾和祖神的妹妹一起长大,有这层关系在,也很不得了”

    鳞娆凑近叶蓁,小声说道。

    这些消息都是流传在高级妖魔中的,普通妖魔都是全然不知的。

    “祖神的妹妹?!”

    听到鳞娆这句话,叶蓁眸子瞬间一缩,浑身陡然紧绷起来。

    “是啊,要说起来,妖魔一族最神秘的还不是祖神,而是祖神的妹妹,当然,也没人能确定祖神到底有没有妹妹,毕竟没人见过,流传出这消息的人也大多是听说,寒霜魔神的妻子也从来没有出面验证过这个消息的真实性”

    鳞娆摇头,祖神妹妹的消息和神秘人一样,都是禁忌般的存在。

    “怎么可能?”

    叶蓁只觉得浑身发寒,脑海高速运转,止不住地猜测。

    申屠祖神一族和虚无神一族一样,两族因为众生界沧海桑田的变故而血脉凋零,到了如今,仅存的应该也只有屠胥才是,妹妹?从何而来?

    “怎么不可能?祖神的家事没人能说的清楚”

    鳞娆挑眉,她觉得这消息是有真实性的,不然寒霜魔神的妻子也不会有着这样的名头存在,谁敢给祖神杜撰出一个亲妹子?这不是找死吗?

    闻言,叶蓁抿唇不语。

    的确,她不能因为这个就否决掉屠胥有妹妹的事情,不过自从踏上神魔大陆,好像一切都开始往她所不知情的地方发展,她不知道这是好是坏。

    “好了,祖神是否有妹妹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鳞娆站起身眺望远处,旋即再度坐下,想知道叶蓁的计划是什么。

    没等叶蓁开口回答,鳞娆就又问道:

    “你见过炽焰魔神吗?听你先前和我打听的事,似乎是要到他掌管的神火魔域去找线索?那我劝你不要,自投罗网也不是这么投的,我虽然可以掩盖你人族的气息,但却不能肯定炽焰魔神不会发现,这件事恐怕还是要从长计议”

    鳞娆想了想,开始劝解叶蓁改变脑海中可怕的念头。

    “中陆很大,又被东南西北四陆阻隔,是神魔大陆最核心的区域,要强进入其中,必然要经过层层选拔,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而你身份特殊,稍有不慎在哪一环露了馅,那就一切都完了,我看你也不是冲动的人,仔细想想吧”

    语罢,鳞娆就沉默下来。

    “那你呢,你要我帮你什么?”

    叶蓁挑眉,从始至终,似乎鳞娆一直在围绕帮她的事情,而一直没开口说到底需要她帮什么忙,维系彼此的既然是利益,那她也不能对此视而不见。

    “我?只要我帮了你,找到神秘人,我的事你顺手便可以解决,反正我已经等了这么多年,再多等几年也没什么,而且现在是敏感时期,你还不适合出现在众人面前,所以,我的事就先放放吧,现在最重要的是帮你”

    鳞娆苦笑一声,若是可以,她也想解决自己的麻烦和仇恨。

    “是和雪渊魔神有关”

    叶蓁抿唇不语,稍许,轻轻吐出这样一句话。

    闻言,鳞娆神色一变,猛地抬头看向叶蓁,在看到后者清淡如烟的神情时,紧绷的表情颓然下来,她早该想到,人族心思细腻,远比她所想的聪明。

    每每提起“雪渊魔神”这四个字,她都觉得脸颊疼痛难忍。

    思及此,鳞娆就颤抖着手抚摸向自己凹凸不平的侧脸,眼中燃烧起仇恨的火焰,但半晌后,又宛如泄了气的皮球般,无力地垂下手臂。

    “是,的确和他有关,所以,若不与你合作,我怕是很难复仇”

    鳞娆声音中带着一股怅然若失,如果可以,她还真想亲自手刃雪渊,但这个想法在她没有达到魔神层次时,也只能想想,一生都不可能实现。

    得到了确定,叶蓁也没有继续询问。

    仇恨这种东西,稍微触碰一下都是化脓流血的痛楚,若鳞娆不主动提起,她也不想去问她和雪渊魔神之间的恩恩怨怨,如果只是杀了雪渊魔神,那不难。

    “我们就快要到了,喏,这是狐女香,你将它随身携带,可以遮掩气息,普通妖魔看不透闻不到,但魔王之上的魔神,我却是不敢保证,仅仅只是携带,味道会有些淡,或许不能将你的气味完全掩盖,到了地方,你要再泡一泡”

    鳞娆现在明显是不想谈论这个话题,从衣襟中取出一个香包递给叶蓁。

    “狐女香?”

    叶蓁微愣,她见过的香料没有千万,也有百万,虽然都是用来做菜的,但和改变体香的香料大同小异,没有多大的差别,但狐女香她却是第一次见到。

    这般想着,叶蓁就将狐女香凑到鼻尖轻嗅。

    半晌后,叶蓁挑眉,这所谓的狐女香根本没有任何味道,淡不可闻,如同白开水一样,魔女自小就浸泡在这样的香料中,也着实难为她们了。

    “呵呵,你不是妖魔一族,自然闻不到狐女香的味道”

    鳞娆笑着摇了摇头,情绪也算是好转一些了,这么多年来,即便隐居避世,却也不愿离开雪魔域,时而听到雪渊魔神和那人的消息,挖心彻骨,却也让她更加努力,精神百倍,时时鞭策她,不能忘记当初的耻辱。

    跳过这个话题后,鳞娆就给叶蓁讲解了一番这所谓的狐女香。

    一路上都在谈及令人精神紧绷的事情,也的确应该放松一下,任何生物,若一直处于紧绷状态,就有可能绷断,叶蓁也是如此。

    狐女香,产自神魔大陆,虽然名字中掺杂着一个“狐”字,但却和狐狸没有任何关系,没有什么骚气,相反,还有一股浓郁的香味。

    当然,这股香气也只有妖魔能闻到。

    魔族女人,从不知道清新淡雅怎么写,她们素来以妖艳为美,而狐女香浓郁的香气与她们妖娆多姿的身段正好相匹,怎能不喜欢?

    “看!那就是狐女香的原材料!”

    说话间,鳞娆突然指着身侧闪现过去的一株植物说道。

    闻言,叶蓁转头看去,一眼就看到了她口中所说的原材料,在茫茫黄沙中,一丁点绿意都格外显眼,虽然狐女香原材料的植物并非绿色,但紫莹莹的光彩也不逊色多少,那是一株矮小的植物,顶端有着三四朵米粒大小的花朵。

    “那是狐女草,在神魔大陆几乎随处可见,狐女香也是因此而得名的”

    在鳞娆的讲解中,时间飞快流逝,一路上倒也绕过了不少沙中城池。

    虽然都只是一晃眼,但叶蓁精神力却不浅,她可以清晰感知到城池中的一切事物,说起来,妖魔一族的城池和饕餮大陆人族城池没什么太大的差距。

    “嗷呜——”

    就在这时,身下的大白突然发出一声闷闷的鸣叫。

    “好了,我们到了”

    鳞娆精神微振,站起身,叶蓁亦然。

    “这是?”

    在看到远处的情景时,叶蓁微愣,虽然猜测到鳞娆隐匿生活艰辛,却也没想到她会居住在这样的地方,不过这种地方倒是也会安全得多。

    “雪魔域最边缘,凉窟,也就是实力低微的普通妖魔居住的地方”

    鳞娆倒是看得很看,没有因为自己魔王巅峰的实力就对这里格外嫌弃。

    “我们走吧!”

    鳞娆垂眸看了看,对着叶蓁挥了挥手,率先跳下大白的脊背,叶蓁颔首,也轻轻跃下,踩在松软的沙子上,寸草不生,很难想象这种地方会有人住。

    “去吧大白”

    鳞娆亲昵地拍了拍大白的颈项,后者就撒娇似的蹭了蹭地面,旋即就一甩尾远离了这片被称为凉窟的贫民居住地,这里的人实力都不强,看到大白会很害怕,自然不能让它待在这里,而且目标太大,也容易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跟我来”

    注视着大白离开,逐渐变成一个小黑点,消失在黄沙中,鳞娆突然变得有些落寞,丢下三个字,就转身往那破破烂烂的城门口走去。

    叶蓁收好狐女香的香囊,跟在鳞娆的身后。

    在破烂却极为宽广高大的城门顶端,用魔文写着“凉窟”两个字。

    雄性域外妖魔都极为高大,城门若不修高一些,也不合适,故而域外妖魔一族上至城池,下至房屋,都修建的极为广阔。

    凉窟毕竟是贫民窟,没有富裕城池那般人来人往的繁盛场景。

    城门口只有两个上了年纪,佝偻着脊背的老妖魔,他们手里都拿着武器,虽然眼神已经浑浊,但依旧尽忠职守地看守着这基本没什么人的破城。

    “是鳞娆啊,今个这么早就回来了?”

    守门人是认识鳞娆的,还笑眯眯地打了声招呼,只不过在看到她身后空荡荡的土地时,热情稍稍褪去,在问完这话后,又自顾自地退了回去。

    “嗯”

    鳞娆冷淡地应了一声,眼神冰冷,和以往没有什么区别,当然,她早在从大白脊背上跳下来时,就已经重新戴上了面纱,她的脸,很少有人见过。

    “呵呵,好,好,回去吧,那这个是?”

    这个守门人态度有些差,另外一个则不同,还会客气地询问。

    “嗯,这是我朋友”

    鳞娆也不在意守门人的态度,对着两人点了点头,说完,就顺利带着叶蓁进了凉窟的城门,两个年迈的守门妖魔也没有要巡查叶蓁的意思。

    看着鳞娆和叶蓁走远,两人这才凑到一起嘀嘀咕咕起来。

    “你疯了!鳞娆再怎么说实力也比我们强,你还真不怕她动手啊?”

    “哼,她又不是我们凉窟的人,如果不是偶尔带回来的物资,城主怎么可能同意她就这么住下?看那身段脸蛋,怎么想都觉得是个有问题的女人!”

    “的确古怪,这常年蒙着脸,也不和人接触不过确实让人喜欢”

    两个守门人虽然已经年迈,但毕竟是雄性,在讨论这种问题时还是一致的。

    叶蓁和鳞娆虽然走远了,但以两人的实力,足以听清身后守门人的话。

    “你不在意?”

    叶蓁挑眉看向鳞娆,守门人的话语中已经带了些许侮辱性质了,以魔族人的性情,这么平静着实有些不可思议,再者说,鳞娆也不是什么善茬。

    “在意什么?都习惯了”

    鳞娆摇头,这些类似的话她听得多了,起先还会生气,之后觉得再生气很愚蠢,与其将这些人杀了引起城主注意,倒不如左耳进,右耳出。

    闻言,叶蓁侧眸看了看身边的脸鳞娆,相处越久,越能察觉到她和普通妖魔之间的差异,这种心性在脾气火爆的域外妖魔中是很难得的。

    “看什么,我不需要同情,更不需要可怜”

    鳞娆抿了抿嘴,语气略有些不悦。

    气氛再度沉默下来,叶蓁没有解释自己并非同情她,也不再多问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