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十二章你,你真是神秘人的妻子?

时间:2018-05-06作者:葫芦蓁蓁

    “我看你的实力应该和我差不多,但远远还达不到赤手空拳进入神火魔域的地步,哪里最可怕的还不是戒备森严的魔将”

    鳞娆倏然扭头看了看四周,语气有些神秘兮兮地凑近叶蓁。

    她似乎很怕被人听到接下来的话,还示意自己的宠物妖兽大白警惕起来。

    “嗯?”

    叶蓁眯了眯眸子,也不在意鳞娆的紧张,眼底却变得愈发深谙,她有种预感,鳞娆接下来要说的话才是她真正想听的,也是她此行的目的。

    果然,鳞娆的话验证了她的猜想。

    “据说,回归的祖神如今就在中陆的神火领域,当然,这也只是大家的猜测罢了,如祖神那般神通广大的人物,也没人能猜透他的真正下落”

    鳞娆撇撇嘴,但眼神中依旧保持着对屠胥的敬畏和尊重。

    域外妖魔这个种族本来就是屠胥创造出来和人类妖兽为敌的种族,是完全附庸于屠胥活着的存在,不管本身意志是如何的,对他都会从心底崇敬。

    “哦?这里是边缘,你又是如何得知的?”

    叶蓁心脏缩了缩,又侧着眸子,不着痕迹地询问了一句。

    “呵,如今谁不知道神秘人就在神魔大陆上,要知道,神秘人可是祖神的死敌,当年,也是神秘人将祖神给困住的,这可是个危险人物,足以颠覆我们整个域外妖魔一族,祖神那可是极为厉害足以媲美神祇的存在,但就是这样,还是不敌神秘人,可想而知他有多厉害,现在大陆已经人人自危了”

    鳞娆说的掷地有声,她似乎也对这种存在于传说中的八卦感兴趣。

    “神秘人?”

    叶蓁心脏猛地一跳,她明白,神秘人就是她日思夜想的男人。

    “嗯,我们域外妖魔的祖神,手段通天,和神秘人之间的战斗持续了千万年之久,可惜,最后还是一招落败,落得个被囚困的下场,这么多年,神秘人就是我们妖魔口中禁忌的存在,而炽焰魔神一干人等也一直在筹谋解救祖神”

    鳞娆双手环胸,声情并茂地说着距离自己极为遥远的事情。

    她出生在雪魔域,距离中陆有着一辈子都难以追逐的距离,即便现在她实力精进不少,但中陆和祖神在其心头依旧是一座难以逾越的大山。

    而解救祖神的事情,自然也轮不到她这个实力低微的小魔王。

    当然,当年祖神被困时,她连魔王都不是,只是个刚刚为情所伤的可怜人。

    “祖神是如何回归的我们不得而知,但他却依旧是妖魔一族的主心骨,换句话说,祖神就是妖魔心头的神,但就是这样的神,却被神秘人给困住了,如今,神秘人在域外妖魔一族心头比祖神还厉害几分,他在神魔大陆,着实叫人难安”

    鳞娆在提起“神秘人”这几个字时,语气颇为兴奋,还带着些许钦佩。

    妖魔一族敬重强者,而神秘人比祖神还强,在他们看来自然是无敌的存在,这和对方是不是仇人无关,单纯是一种实力上落差上的尊重罢了。

    “既然神秘人这么厉害,你们难道没有采取什么措施?”

    听着鳞娆一言一语的夸赞,叶蓁心头升不起什么骄傲的情绪,她并不想听司缪是如何如何辉煌的,在饕餮大陆时,她也早就见识过,如今,她只想知道司缪的情况到底如何了,难道真的已经实力尽失,连同心契都无法维系吗?

    “嘘,措施?现在估计已经不需要了!”

    听着叶蓁的话,鳞娆突然有些紧张地摇了摇头,再次左顾右盼查看情况,尽管她知道这里是极为荒凉的黄丘沙漠,不会有任何偷听的家伙存在。

    而且,她说的话也不算是秘密,只是有关神秘人的事,总会不自觉紧张起来。

    “哦?”

    叶蓁表现出了极为配合的神情,似乎对此十分好奇。

    鳞娆也不在意,反正这件事对于神魔大陆而言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秘密了,几乎已经人尽皆知,虽然叶蓁是人类,但说不说也没什么。

    她也很久没有与人畅谈了,正好和这人族谈谈如今神魔大陆最要紧的大事。

    “这一次,神秘人出现在神魔大陆,好像被什么东西压制,实力大退,正好给了祖神机会,试问,当年将祖神囚困的神秘人在祖神的地盘上实力大减会有什么后果?没错,自然是被通缉了,一旦被逮到,下场绝不会好到哪儿去!”

    鳞娆啧啧有声,声音中有些唏嘘。

    “祖神那是多骄傲的人,在神秘人手中吃了大亏,这次好不容易能连本带利地还回来,岂能不抓住机会?据我猜测,神秘人这次恐怕要栽了!”

    说话间,鳞娆忍不住叹了口气。

    她虽然只是个小人物,但也喜欢关注这些域外妖魔的大事,要知道,祖神和神秘人那都是妖魔古籍流传记载中的传说存在,对她而言,遥不可及。

    “这些消息在神魔大陆人尽皆知?”

    叶蓁黛眉紧蹙,她没想到屠胥居然将消息传递的到处都是,为了能够彻底铲除司缪,连强者最起码的骄傲都不要了,宁可全员出动,也不给司缪留半条后路。

    “如今,各个魔域的城池中都张贴着捕捉神秘人的命令,只要能捉到,算了,别说捉到,哪怕只是协助,都能一路飞黄腾达,从此成为魔上魔!这么好的事情,当然是一传十,十传百了,恐怕连妖魔孩童都能把捕捉令倒背如流了”

    鳞娆点了点头,将这些传说八卦消息一吐为快,倒是轻松了不少。

    她对叶蓁当然还抱有警惕心理,毕竟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但这是她有生之年见到的唯一的人族,而且并不令人讨厌,也就不在意这些消息的传递了。

    她可不在乎叶蓁来这片大陆的目的,只要不是为了阻止她复仇就好。

    “你也想捉神秘人?”

    沉默了半晌后,叶蓁突然出声问道。

    既然妖魔一族都想捉到司缪,那鳞娆自然也会是其中一员。

    屠胥在域外妖魔一族有着绝对的统治权力,他颁布的命令任务若是完成,那一定会得到不可估量的好处,向往财富和权利,可不仅仅是人类的**。

    闻言,鳞娆一顿,她有些古怪地转头看了叶蓁一眼。

    刚刚这人类问话的一瞬间,她居然察觉到了一股透入骨髓的凉意。

    “机遇和危险并存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只要达成祖神的命令,我的复仇计划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完成,但神秘人是什么人?那可是曾经让祖神都吃了闷亏的人,就算是实力大减,又哪里是那么好对付的?我只想留着自己的一条命去完成一生夙愿,不想送死,这种事情,我站在边上看着就好了”

    鳞娆不在意地耸了耸肩,又摇了摇头,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若神秘人真的那么好捉,那她自然也会产生一些想法,但回想以往神秘人的种种辉煌事迹,这种心思就会被完全打压下去,再也生不起苗头。

    她可不是那种为了一时暴富而把脑袋别再裤腰带上的女魔,她很惜命。

    闻言,叶蓁若有所思地看了看鳞娆。

    都说域外妖魔一族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是出了名的愚笨,但眼前这名为鳞娆的女魔却全然不同,她很聪明,思想完全,而且冷静自制,有强者之心。

    虽然不知道鳞娆的故事,但就凭她这样的心性,复仇是绝对会实现的。

    “我知道的消息要比普通妖魔多一些,但也只是对事情的发展感兴趣,并不是想捉神秘人,我这儿还有点儿小道消息,想不想听听?”

    鳞娆也不在意叶蓁的表情,突然又兴冲冲地提起了话茬。

    “是什么小道消息?”

    叶蓁颔首,有关司缪的事情,她都想知道。

    “虽然神秘人实力大退,但还是不好对付,祖神搜索了神魔大陆好多遍都没有找到隐匿中的神秘人,故而他只能另辟蹊径,而这蹊径,好像是个女人”

    鳞娆语气格外神秘,说起这话时,还颇有几分郑重。

    “女人?”

    叶蓁瞳孔一暗,垂在身侧的手也动了动,她当然知道鳞娆口中所谓的蹊径女人指的是谁,能威胁到司缪的,除了她,也没有别人了。

    “是啊,那女人好像叫叫叫什么来着?”

    鳞娆突然皱起眉,还抬起手臂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在孤寂的岁月里,也唯有这些引领神魔大陆八卦之风的消息能给予她慰藉了,她应该记得很清楚才对。

    “不记得叫什么了,但据说那女人是神秘人放在心尖的女人,为了万无一失,祖神只能下令捉到那女人,听说她还只是个普通的人类,而且并不在神魔大陆,捉到那女人也就等于捉到神秘人成功了一大半!”

    “我还真想看看那能让神秘人倾心的人类女人长得什么模样!”

    鳞娆说到这里,语气中带着些许寂寞和艳羡。

    “为了捉到神秘人,牵扯一个女人?”

    叶蓁冷嗤一声,对于屠胥这样的手段,只能给予这样的态度。

    “虽说祖神这么做有损强者尊严,但我倒是理解,毕竟神秘人不好对付,这消息已经在魔神间传开了,许多魔神也已经离开神魔大陆去找那女人了”

    鳞娆倒是表现出一副能接受的样子,并不为此为耻。

    虽然这些消息她都是道听途说的,但空穴不来风,而且是祖神亲自下令捉的女人,真实程度**不离十,只不过她不愿意去插那一脚罢了。

    在她心中,真正生死相许的爱情是值得敬佩的,不该拿来利用。

    “那神秘人现在如何了?”

    叶蓁也没兴趣和鳞娆争辩什么,屠胥的手段是否光明正大也不重要了。

    “听闻神秘人和祖神在中陆交手过几次,只不过都全身而退了,而最后一次交手也已经是数月之前的事情了,听说神秘人伤得很重”

    鳞娆叹了口气,摇头说道。

    她很敬重英雄,而神秘人在她眼中就是英雄中的英雄,一旦被祖神捉到神秘人,那就不止是一段传说的凋零,还是一个时代的落寞。

    “伤得很重?那你知道他们最后交手是在什么地方吗?!”

    听到司缪重伤的消息,叶蓁也无法压抑自己的愤怒和忧虑,瞬间情绪躁动不已,她无法继续压制,只期望去往司缪和屠胥最后交手的地方,能够察觉出他残留的气息,从而通过这气息找到他的下落,不过成功几率并不高,或者说并没有。

    若是她能够察觉到的司缪气息,那屠胥自然也能,司缪是绝对不会留下这么大的破绽的,不过,在毫无头绪的情况下,她还是想去看一看。

    叶蓁突如其来的冲动情绪让鳞娆眯了眯眼,先前还宁静悠然,一脸平静,好像到神魔大陆来就是踏青似的,如今一听到神秘人重伤就如今激动?

    这般想着,鳞娆就若有所思地盯着叶蓁看,意图能瞧出什么。

    叶蓁也不在意鳞娆怀疑的目光,垂在身侧的手动了动,若实在没办法从鳞娆口中得到司缪和屠胥动手的最后地点,那她就只能在这雪魔域高调一把了。

    既然鳞娆说了是小道消息,那知道的人必然不多,而且应该都在魔王之上!

    就在这时,一道惊呼响起:

    “叶蓁?叶蓁!我知道你是谁了!难怪,难怪你一个人族居然会到神魔大陆来,而且看样子是早就做好了准备的,原来,就是你!”

    鳞娆像是被摁下了表情帝开关键一样,眼睛暴突,手臂颤巍巍地抬起指着叶蓁,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复杂,既开心,又激动,但更多的还是警惕。

    她瞬间暴退,转而立在了宠物大白的脑袋上。

    叶蓁静静而立,并没有因为鳞娆的神情动作而做出什么反应。

    站在巨兽大白的脑袋上,鳞娆脑海中有些空白,身体也因为激动而隐隐颤抖起来,她完全没想到居然会见到祖神亲自下令捕捉的女人。

    要知道,如今域外妖魔中流传最广泛的就是眼前这个人类女子,她就是一块金光闪烁的金饽饽,谁能捉到她,就等于间接捉到了神秘人!

    捉到神秘人,这是什么概念?

    简单来说,就是一步登天。

    鳞娆一直觉得她和这些传说中的人和事距离很遥远,毕竟她就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而已,着实没想到才刚刚准备潜入复仇,就碰上了叶蓁。

    祖神的命令很明确,叶蓁就是神秘人的软肋,他的心上人,乃至妻子!

    神秘人和祖神就是同一个阶层的人物,是她伸手都不可触及的神祇般的存在,而作为神秘人妻子的叶蓁,即便实力低微,也因为神秘人的关系,被神化。

    若说刚刚鳞娆还能和叶蓁对传说中的八卦品头论足,那如今却是不行了。

    叶蓁看着鳞娆丰富多彩的表情,心中大概能猜到她的想法。

    屠胥找不到司缪,现在无非就是想捉到她,然后把她当成诱饵来引诱司缪现身,从而达成自己的目的,鳞娆就算再特殊,也不可能放过摆在眼前的机会。

    气氛沉默而凝重,半晌后,鳞娆打破了这边的寂静。

    “你,你真的是神秘人的妻子?”

    鳞娆的模样看上去很踌躇,但眼神中的激动和好奇却无法掩盖,虽然距离很远,但叶蓁还能看到她不断吞咽的喉咙,似乎有些紧张。

    不过,在问话的时候,鳞娆却眼睛眨也不眨,紧张中又夹杂着期待。

    “你知道他们最后交手的地方在哪里?”

    叶蓁没有回答鳞娆的话,既然身份已经被戳穿了,那她也没有继续掩饰的必要了,当务之急是问出司缪和屠胥最后动手的地点,好知道接下来要去哪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