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六十九章 白玉石髓霓到手,交出叶蓁!

时间:2018-02-05作者:葫芦蓁蓁

    “研究那株植物的是秦博士,他是秦故的小叔叔,可能不会很好说话,他将那株植物看的比什么都重,这是让人头疼的一点,必要时候怕是要用武力了”

    上楼途中,封枭凑近叶蓁,轻声说道。

    他虽然掌握着一定的尊重,但要想从疯狂的科学家手里拿到一样他所珍视的东西,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过他既然答应了叶蓁,就会全力相助。

    “秦博士”

    叶蓁眯了眯眸子,当初阴寅也说过,白玉石髓霓在秦博士手中。

    “嗯,秦博士和平年代就是植物学家,新纪元后觉醒了一种探测变异植物的异能,他对那株神奇的植物出乎意料的狂热,终归还是叫他研究出了作用,不过也不用太担心,他的异能没有什么攻击能力,事情应该不会太难”

    封枭点了点头,将自己所知道的通通说了出来。

    闻言,叶蓁淡淡地应了一声。

    她对白玉石髓霓志在必得,不管是在谁的手中,她都不会放手,若是必要,别说动用武力,杀人她都在所不惜,十二仙灵代表的意义太过重要了。

    农樱和亓九天什么都没问,只要是叶蓁需要的,他们都会全力帮忙。

    很快,一行人就到达了顶层。

    封枭通过指纹解锁,机械大门打开,印入眼帘的就是宽敞而冷硬的研究室,这里处处充斥着五彩斑斓的变异植物,奇形怪状,颇为新奇。

    这间研究室占据了一整个楼层,除了偶尔传出的植物哀嚎,十分安静。

    这里灯光有些昏暗,没有什么人气,封枭没有动,就带着叶蓁几人站在门口,过了好半晌,才有一道略显紊乱的脚步声传来。

    那是个身穿惨兮兮的白大褂,头发凌乱几乎将眼睛遮蔽的男人,身材健硕而高大,露在外面的皮肤十分饱满,并不像秦故所谓的叔叔。

    而此刻,那男人凌乱发丝下的眼睛如鹰般锐利,紧紧盯着叶蓁几人。

    “谁允许你们上来的”

    他看了好一会儿,终于开口了。

    听到他的声音,农樱有些惊讶,因为这个男人的确不是她所想象的苍老不堪,他的声音十分优雅,犹如低沉演奏的大提琴,和其脏乱的外表截然不符。

    “秦博士,是我,秦故有命令,需要你将那株植物交给他们”

    封枭上前一步,沉吟着说道。

    话落,研究室的气氛就陡然一凝,秦博士的眼睛也越发凌厉起来,且不说他相不相信封枭的话,即便真是秦故的命令,他也不会听从。

    “嗤,在我没有发火之前,带着他们滚蛋”

    片刻,秦博士闭了闭眼,声音中带着一抹十分明显的不屑。

    闻言,封枭心底一沉,虽然这样的结果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秦博士对于植物的狂热让人难以想象,若说谁对新纪元感到兴奋,恐怕非他莫属了。

    新纪元后,植物变异,拥有了强大的攻击能力,这可比和平年代有趣多了。

    “秦博士,这些人不是华夏联盟可以吃罪得起的,难道你想看着秦故去死?”

    封枭目光也如利剑般射了回去,语气半带威胁,这话他可不是在开玩笑,以叶蓁的实力,恐怕华夏联盟这些刚刚崛起的异能者们根本不是对手,而那些上古隐世家族又都纷纷避世不出,谁能奈何的了她?

    封枭会有如此作为,其实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若是换作另外一个人,他定然不会轻易妥协,但叶蓁不同,她给人的感觉如大海般深邃,恰巧,他近来也从隐世家族口中得知了一段密辛。

    真神,别说是现实生活,即便古籍都少有记载,到了这个层次,真神的名字被书写出来都需要强大的修为,否则会被反噬而死。

    叶蓁的丈夫,在隐世家族口中却是个真真正正的真神!

    这个消息当时差点没有把他给震晕过去,就算不说她的丈夫,单是她自己,实力就不可小觑,手段太多,这样有背景有实力的人,只可拉拢不可得罪。

    那株植物的功能虽然让人垂涎,但说到底,还是好好活着最重要。

    k市怪物之说已经传的沸沸扬扬,恐怕再过不久就会波及华夏联盟,普通幸存者不知道,但他却清楚,那不是怪物,而是域外妖魔。

    伏羲族地的事情就算瞒的再严实,也会有蛛丝马迹透露出来。

    再者说,玄机一脉的可怕预言也叫人心惊胆颤。

    他有一种预感,事情到底会不会安稳过去,全在于叶蓁这个人。

    “我管她是什么身份,她想杀了秦故那便杀了吧”

    可惜,封枭的焦虑和深谋远虑并不在秦博士的考虑范围之内,听了他的话,秦博士冷冷扫了叶蓁一眼,旋即笑了,语气格外随意。

    “你!”

    封枭大怒,刚想说些什么,却被叶蓁给制止了。

    “行了,什么都不用说,就算你在我面前杀了秦故,我都不会把东西给你,也被妄想威胁我,那仙草被我放置的颇为妥当,没有我,谁都找不到,大不了就玉石俱焚,我根本不怕,所以废话也不用多说了”

    秦博士神色极为冷漠,看都不看叶蓁一眼。

    在别人眼中惊艳绝世的容貌,在他眼中,却恍若浮云般惨淡。

    “找不到?”

    叶蓁轻笑,并不是嘲笑,而是十分淡,好似随意勾起的笑。

    秦博士这样的性格,若是放在平常时候,她或许还会赞他一句,毕竟世间这样为一件事而执着的人已经太少太少了,但现在,他是在阻挠她得到白玉石髓霓。

    十二仙灵意义重大,她早就说过,会不惜一切代价!

    叶蓁话音刚落,就转而向研究室走去。

    她莲步轻移,步伐并不大,但速度却极快,秦博士想要阻拦,却只挡住了一道残影,他瞳孔一缩,疯了般朝着自己藏匿仙草的地方跑去。

    封枭几人对视一眼,也来不及多想,追了过去。

    在几人都到达最深处一间十分隐蔽的房门口时,就听到一声轰然炸裂的声音,伴随着的还有五彩光晕,旋即大门就倒在了地上,露出了房间中的景象。

    秦博士站在门口暴跳如雷,额头青筋直跳。

    他没想到世界上竟然会有如此野蛮的女人,然而让他心头更加想不到的,却是她的行动,她居然真的知道仙草被藏匿在哪里,这下子倒有些不安了。

    叶蓁迈开步子走进烟雾缭绕的房间,这里不像实验室,更像是居住场所。

    “这里是我住的地方,随意闯入男人的卧房,这是一个矜持女人会做的吗?”

    秦博士站在叶蓁身后,他冷眼旁观,并没有阻止她的动作,但语气却颇为讥讽,新纪元后,实验室成了他的另外一个家,他享受这样的感觉。

    叶蓁没有理会他的话,随手一掀,床板就四分五裂!

    这一幕叫秦博士,乃至随后而来的封枭都身体一紧,默默远离了一些,生怕叶蓁指挥不到位,攻击砸在他们身上,那可就成了血沫了。

    但秦博士却硬着头皮挡在了叶蓁面前,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你这女人,难道是土匪吗?!”

    他冷喝一声,床板下,确实是他藏匿仙草的地方。

    “把东西给我,我不想杀人”

    叶蓁蹙眉,冰白的唇瓣轻轻抿着,但冷漠清冽的嗓音却叫人从脚底板凉到了天灵盖,秦博士也不例外,他虽然不怕死,但此刻也觉得脊背寒凉。

    他能瞧出叶蓁语气中的认真,不似作假。

    “那东西的结晶我可以给你,但本体却不行,你知道外面现在有多混乱吗?连绵的暴雨让幸存者生活更加艰难,仙草的出现可以大大提高他们的生存率,你同样是人,难道就想眼睁睁看着同胞们相继死去吗?”

    秦博士深吸一口气,他也算是了解了叶蓁的性情,软硬不吃。

    但在这个节骨眼上,他还是希望对方能够改变主意,仙草的事情事关重大,他并非真的冷血,而是为了顾全大局,新纪元让人身心疲惫。

    “东西给我,结晶我可以给你”

    叶蓁有些不耐,但依旧应道。

    她手中的白玉石髓霓在踏入研究室开始就产生了强烈的波动,她的情绪也不可自制地产生了些许波动,连葫芦空间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听完叶蓁的话,秦博士一愣,他显然没想到她会这么说。

    秦博士沉默了一会儿,看看四分五裂的床板和大门,额角跳了跳,他拦不住这个煞神,如今能做的就是妥协,虽然他舍不得放弃还没完全研究完的仙草。

    事实上,如今他只知道仙草产出的结晶具有大作用,其他一无所知。

    “好吧,仙草我可以给你,但别忘了你说的”

    秦博士主动掀开地板,从空档的格子里取出一个银质的箱子,而箱子打开,里面正放置着一盆蜷缩在一起的植物,通体乳白,而盒子底部已经累积了一层乳白的石霓,秦博士眼睛一亮,小心翼翼地将石霓取出来放好。

    叶蓁上前,捧起花盆,已经恢复的生命法则徐徐释放出来,白玉石髓霓似得到滋润一般,轻轻摇摆着枝叶,乳白色的穗条缠绕上叶蓁的手指,亲昵极了。

    秦博士放好石霓,转而就看到了这一幕。

    “我得到它这么久都没看到它有什么动静,你这才刚刚碰到它,居然就动了,而且还这么有灵性,这怎么可能?你这女人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怪胎?”

    秦博士眼神先是一亮,旋即就语气嫉妒地说道。

    他看向白玉石髓霓时有种狂热感,就好像它是一丝不挂的美人般,而叶蓁此刻就是他的情敌,以致于他脸上满含嫉妒不解,语气十分酸涩。

    叶蓁淡淡地扫了秦博士一眼,转身就带着白玉石髓霓走了。

    “诶你等等啊!你既然这么了解仙草,那和我说说,为什么感觉它在这里有些蔫巴?产出的能量结晶也越来越少,这一点我怎么都想不通!”

    秦博士在身后追着,想要让叶蓁给他讲解讲解这些东西。

    “它需要的东西你没有”

    叶蓁淡声说道,她要尽快把白玉石髓霓放回葫芦空间,十二仙灵虽然生命力强大,但也需要灵气的滋养,新纪元灵气狂躁,很难被柔性植物所吸收。

    直到离开大楼,身后秦博士并没有继续跟上。

    “我们这就把东西拿到了?”

    封枭有些不可思议,他眼巴巴看着叶蓁手中的东西,秦博士有多难缠他也是见识过的,没想到这次却栽在了叶蓁手上,事情顺利的有些超乎他的想象。

    “叶姐姐出马,当然没问题了!”

    农樱拍了拍手,笑眯眯地说道。

    就在这时,一直等在外面的叶流华和蔺耐在看到叶蓁几人时,就匆匆走了过来,两人脸色都有些难看,尤其是蔺耐,鲜少会在他脸上看到近乎惊惧的神情。

    “主子,有人要闯进来了,这里太危险了,来人实力比我们都要强!”

    没等叶流华开口,蔺耐率先出声了,他语气格外严肃!

    自从被众生塔解放出来,他还是第一次产生这样的危机感,他专攻音律,以音杀人的远攻技能从未失手过,但这次,对方给他的感觉着实有些难安了。

    “哦?”

    叶蓁挑眉,她还没问什么,外面的封灵大阵就传来了巨大的震动,暴雨似乎都被扭曲了,哗啦啦的响声断掉,好像雨幕被截断了似的。

    “怎么回事?”

    亓九天皱起眉,有些惊讶地抬起头看了看似乎十分脆弱的屏障。

    叶蓁眸子一闪,眼底深处掠过一抹深谙,她脚尖轻点,身影就轻掠而去,半空中,不着痕迹地将白玉石髓霓收到空间中。

    她的速度太快,以致于身后的农樱和亓九天都落了下来。

    而封枭也产生了一种危机感,来不及多说什么,赶忙跟了上去。

    叶蓁很快就到达了封灵大阵的出口处,那里已经挤满了人,而且百分之九十都是异能者,秦故也在,他身后站着手持热武器的家伙,个个神情肃穆。

    幸存者们缩在一起,胆战心惊地看着封灵大阵外的情形。

    外面聚集着黑压压的人群,而领头的是两个身披黑袍的老者,两人周身气势磅礴,他们挥手间,攻击光波直冲光罩,好似有种不将其冲破不罢休的架势!

    “两位,不知我们华夏联盟怎么得罪了你们?”

    秦故头皮发麻地看着外面阵阵波荡的光罩,生怕它稍微承受不了就此破碎,他当然不想和对方直接产生冲突,故而浑身发冷,小心翼翼地问道。

    “将叶蓁交出来!”

    嗡嗡嗡的轰鸣声伴随着一声冷喝,传入所有人耳中。

    站在人群后的叶蓁眸子一冷,将水魇姬捉起来,魔族当然不会善罢甘休,这是她早就想过的事情,既然对方敢来,那她自然也敢应战!

    “叶蓁叶蓁又是叶蓁!”

    秦故脸色阴沉如水,低声呢喃,语气中带着一股恶意。

    “两位大人,叶蓁并不是我们华夏联盟的人,将她交出去完全不是问题,希望你们不要波及到我们华夏联盟的幸存者们”

    秦故眸子一闪,恭恭敬敬地弯了弯腰。

    两个黑袍人对视一眼,眼中都有幽光闪过。

    “将她交出来,我们可以就此离开”

    为首的人冷着声音,语气格外阴沉。

    那天晚上水魇姬接到信号后就离开了,痴痴等待之下都不见人归来,他们这才心神焦虑,要知道,王族统领水魇姬可是和域外妖魔交流的中心点,若是她不见了,他们怎么才能借力发挥?这段合作计划岂不是也要终止了?

    若是放在平时,他们自然对此乐见其成,但现在却不一样了。

    水魇姬和炽焰魔神的事,他们也算是知晓一些,可不希望就此引来域外妖魔的怒火,故而才冲冲来兴师问罪了!

    水魇姬恐怕已经遭了毒手,不过只要捉到罪魁祸首,就没有问题了。

    “好的,请给我们一点时间”

    秦故忙不迭地点了点头,对于能把叶蓁给制服住,他或许比外面那两个人还要高兴,那可恶的女人,就该去死,而不是沾染他华夏联盟的事情。

    “你们都去,去找叶蓁!把她给我带到这里来!”

    秦故转头,对着自己身后的人吩咐道。

    “不用了,我已经来了”

    他话音刚刚落下,一道清冽淡雅的声音响起,带着淡淡的冷漠。

    随着这道声音,所有人都纷纷转头,只见人群尽头处,叶蓁缓步走来,她发丝飞舞,气质悠然,周围的人不自觉就给她让开了一条宽敞的路。

    秦故身体僵硬着,悄然混入人群,他可不希望被叶蓁给注意到。

    而封灵大阵外,看到叶蓁的两个魔族眼中精光爆射,他们此行的目的就是叶蓁,看到她,自然心情激荡,只要抓住她,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了。

    叶蓁在路过秦故的时候没有丝毫停顿,对于这样的小人,她根本不会关注。

    她很快就走到了人群最前方,距离薄薄一层的光罩大阵只有一步之遥。

    “叶蓁,交出我们的统领,否则,我等就踏平华夏联盟!”

    外面两个魔族指向叶蓁,声音如雷鸣一般,狂风暴雨似乎都被他们周身的气势凝滞,暴雨几乎沾染不到光罩,而外面汇聚的河流依旧奔腾。

    那些在封灵大阵外驻扎的幸存者蜷缩成一团,看上去可怜兮兮。

    魔族似乎根本不屑于对他们动手,以致于外面的幸存者留了一条命,不过若是他们继续冲击封灵大阵,恐怕会波及到他们。

    “你若再不出来,我们可要对他们动手了!”

    叶蓁半晌没有说话,两个魔族有些不耐,光团指向苟延残喘的幸存者们。

    站在她身后的人都开始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议论不平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她到底出不出去,难道要害死我们吗?!”

    “是啊,外面那些幸存者都是无辜的,这个女人难道就长了一张天仙般的面孔,心肠却和毒药一样吗?人类,已经不多了啊”

    “没办法,人家实力强,根本就不在意我们这些普通人的命”

    “”

    不平的声音,愤怒的眼神几乎要将叶蓁燃烧起来,身后紧随而来的封枭,农樱和亓九天都皱起了眉,着实没想到叶蓁会引起公愤。

    “看到了吗叶蓁,你现在,已经成了一个公敌!”

    魔族似乎对这样的情形十分满意,挑着眉毛,大言不惭地刺激着叶蓁,人族是一个群体,若是被孤立出来,心绪一定会产生波动。

    他们可没忘记,叶蓁实力不低,而且能杀了水魇姬,必然有强大底牌!

    叶蓁冷眼瞧着,半晌后,她踏出一步,身影如风般掠入半空。

    她从没想过要退缩,大战已经不可避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