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二十章 荆棘玫瑰,秦故和叶蓁的争锋

时间:2017-12-19作者:葫芦蓁蓁

    叶蓁开车绕过猎杀者公会,向着星海湾驶去,一路上看到不少新奇的玩意儿,如今华夏联盟也算是百废待兴,向着新的文明方向继续前行。“不过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啊?异能起码也有三级了吧?”甲乙欲言又止了半晌,终于憋不住心中的好奇,小心翼翼地问道。“异能者已经晋级了?”亓九天愣了愣,有些诧异。“是啊,你们竟然不知道?!如今异能等级最高为三级,可惜达到的不超过一手之数,对付异形虫根本不费什么力气,可谓是强者中的强者!”甲乙看着叶蓁的背影,声音略显狐疑。他本以为这位身手这么厉害应该是三级,却没想到人家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等级,这般想着,甲乙就忍不住自嘲苦笑,人比人真是气死人。“没想到人类潜能爆发量这么大,这么短的时间就有三级异能者了”农樱不禁感慨了一声,她累死累活从小修炼,如今也不过才五品修者。叶蓁一直沉默不语,人族潜能自然是大的,不然也不可能凭借薄弱的血脉体质从上古衍生至今,纵然众生界分裂都没有被波及。很快,吉普车就开到了星海湾。如今的星海湾和纪元之争前发生了极大的改变,一眼望去还是叫普通人钦羡不已,但仔细一看,却发现在最外围,一层透明的光罩把星海水位上升的海水阻隔在外,看上去就像是濒临边缘的星海湾被海水包裹了似的。住在这里,恐怕需要很强的抗压能力。“天啊,你们新纪元之前是住在星海湾的?!”甲乙又吃了一惊,他在新纪元之前也算薄有资产,但星海湾也只能眼巴巴看着,这是真正的顶尖富豪居住的地方,也是新纪元后异能者大佬们的住处。虽然没有人回应他,但甲乙也不介意。他眼前满含艳羡地望着叶蓁三人,这几个人,不仅有着强大的异能,还能住上最豪华安全的房子,赚取猎杀点应该也不难,在新纪元也可以获得恣意。在进入星海湾的时候,又出现了变故,只能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居住证是什么东西?我们本来就是住在这里的!”农樱皱眉看着门卫,语气不是很好,她也看得出叶蓁对玫瑰园有着不一样的感情,自然不希望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波折。门卫是两个孔武有力的异能者,一个防御土系,一个攻击火系,能聘请异能者为自己守门的,也唯有封灵大阵真正的拥有者,大地一族了。“本来?你们说的是新纪元之前?”土系异能者挑眉,脸上带着些嗤笑,他还没见过这么天真的人。“哈哈哈,称我们俩心情还算不错,赶紧滚吧!你们真以为现在还是新纪元之前?整个华夏联盟,就星海湾的房子最特殊,不是什么人都能住的!”火系异能者语气有些不耐,只觉得叶蓁一行人很没用眼色。能够用两个异能者做门卫的地方,能简单吗?叶蓁冰白的唇瓣抿了抿,轻轻推开挡在面前的农樱和亓九天。两个异能者不耐的神色在看到叶蓁时顿了顿,眼中光芒大盛,只觉得要被那张夺目的脸迷花了眼,别说新纪元之后,就是之前,都没见过长成这样的女人。“嘿,哥俩现在改变主意了!你,陪我们一”两个异能者对视一眼,眼中带着一抹狞笑。火系异能者上前一步,模样轻挑,手指前伸就要去挑叶蓁的下巴。农樱和亓九天面色皆是一沉,而甲乙则缩了缩脖子,敢调戏这么一位凶悍如美女蛇的女人,他只能夸赞一句,小伙子,有胆!果然,下一瞬,火系异能者的手掌就掉在了地上。只听“啪嗒”一声,众人纷纷循着声源处望去,就看到地上连一丝鲜血都不曾沾染的断掌,上面的手指头还时而轻颤一下,十分鲜活的样子。可怕的是,火系异能者还保持着要去挑叶蓁下巴的动作。他脸上满含邪笑,在看清地上的断掌时神色还有些茫然。“啊——”这种茫然持续了片刻,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响起。火系异能者已经抱着自己的手腕痛呼起来,在这个时候,鲜血才慢慢从齐刷刷断掉的手腕处蔓延出来,很快就染红了一片土地。异能者身体素质很高,哪怕这个样子,也没有多少虚弱感。“你你”土系异能者看到自己的同伴变成这副模样,脸色瞬间惨白如纸。他从没想过,像他们两个这样的异能者也会有受伤的时候,而且伤到他们的不是异形虫和变异植物,而是一个美若天仙的女人叶蓁微垂眸子,看着即将染湿自己鞋子的血液,长腿迈开,一个翻身就进了星海湾,农樱和亓九天对视一眼,也跟了上去。甲乙自然也不敢留在此处,深怕被那土系异能者当成活靶子。叶蓁看着已经光秃秃没有一丝草木的星海湾,神色莫名。她当初搬来这里本来也不是为了绿植,而是为了龙气,这里靠近星海,龙气浓郁的环境对司缪是极好的,只是不知道她的玫瑰园怎么样了。一路上都没有碰到什么人,走了约莫五分钟,玫瑰园就进入了视野。“嘶——”看着不远处的玫瑰园,农樱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连亓九天都难以保持自己的冰冷,虎目大睁,嘴角抽搐地望着玫瑰园,然后默默回头看向叶蓁。叶蓁黛眉轻蹙,好一会儿才平息下来。她看着自己当初费心买下的玫瑰园,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当初为了阻拦邵星靥,所以她习惯性在玫瑰园外布下结界,在纪元之争后,结界发挥了自己的作用,预防任何人进入,因此玫瑰园并没有被旁人污染。不过也因为这样,院中的玫瑰变异疯长,倒没有过分凌乱,只是玫瑰藤蔓一条搭着一条,将整洁的小楼整个覆盖在其中,火红的玫瑰花肆意开放,一朵一朵在院中形成极为漂亮的玫瑰花网,仿佛透着结界都能闻到花香一般。“你们在这里等着”叶蓁想了想,对农樱几人说了一句,转身就向着玫瑰园走去。“诶!她”甲乙一惊,想要喊住叶蓁,毕竟这密密麻麻的玫瑰花藤看着漂亮,但实际上布满荆棘,稍有不慎就可能被缠身,从而丢了小命。虽然他承认她很厉害,但面对这么多变异植物,还是有点危险。“没事”农樱回头对甲乙摇了摇头,她了解叶蓁,不做没把握的事。叶蓁绕过结界,看着满院子的玫瑰花。许是察觉到人气,玫瑰花藤宛如受了刺激,疯狂摆动着荆棘藤蔓,尖锐中含着蓝色光芒的刺甩向叶蓁,意图将她团团围住,分而食之。变异植物虽然没有灵智,但血肉对它们有着很强的吸引力。叶蓁眸子微动,纤手一扬,星星点点的蔚蓝色光芒形成一面盾,将疯狂甩动的荆棘藤蔓阻隔,站在星辰法则的守护之后,她有些头痛地看着这些玫瑰。她不可能每天都待在玫瑰园,那这些天然变异玫瑰就成了很好的护卫,可如果不除去这些变异玫瑰,它们又会伤人,以致于她有些犹豫。若是生命法则现在可以使用,她也就不会如此苦恼了。生命法则对一切有生命的物体都拥有着很强的吸引力,以其滋养玫瑰园,就可以驱使这些荆棘玫瑰,这样一来,既可以做护卫又可以观赏,一举两得。当初对付石像人时,使用操控神通的后遗症,短时间内无法使用生命法则。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先将其禁锢,待生命法则恢复时再收服了。思及此,叶蓁就半蹲下身,指尖轻点土地,星辰法则蔓延出去,形成束缚之力,将每一株玫瑰的根茎缠绕,让其不再具有伤人之力。星辰法则是高端法则,控制这么多玫瑰,叶蓁一时也有些力竭。她轻轻挥手,撤去面前的星辰屏障,而玫瑰藤蔓也蜂拥而散,乖乖蜷缩在一起,但搭在小楼屋顶的荆棘玫瑰丛却没有动,整个院子依旧被玫瑰遍布。叶蓁回头,刚准备招手让几人进来,就发现了不速之客。她眯了眯眸子,转身向院外走去。农樱和亓九天也适时回头,果然听到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很快,队列整齐的军人就缓缓包围了整个玫瑰园,连带着咔嚓咔嚓的子弹上膛声。黑黝黝的枪口齐刷刷指向叶蓁一行人,气氛冷凝而肃杀。这边动静闹得很大,住在星海湾的都不是什么普通人,他们看到军部如此大张旗鼓围攻幸存者,不由纷纷打开窗户,从上而下望着玫瑰园外的情形。甲乙浑身颤抖地躲在亓九天身后,深怕被这场灾难波及到。他不是异能者,只是普通人,一旦擦枪走火,那他的小命也就玩完了。叶蓁步履悠然地站在走到最前面,丝毫没有顾及周边空洞洞的枪支。就在这时,军队从中间让开一条路,一个面容刚正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他穿着一身普普通通的休闲服,面容干净,周身没有丝毫能量波动。不过,在异能者频出的新纪元,一个带着如此强大气场的普通人却不多见。只是一个照面,叶蓁就摸清了对方的身份,秦故,华夏联盟的创建者。在叶蓁看向秦故的时候,秦故也在打量叶蓁。这不是他第一次见到叶家这位命运多舛的千金,当初叶家大肆举办宴会公开对方身份的时候,他也在场,只是从未想过,一个看上去清美绝色没有一点杀伤力的女孩子在新纪元后手段会如此凶悍张扬,根本没有一丝遮掩。“叶小姐,我们又见面了”秦故扯唇笑了笑,但眉眼却是冰冷的。他早就知晓了所谓的纪元之争,做了那么多的筹备,早在掌控华夏联盟开始,他就已经重新定位了自己,那就是全华国最高贵的那一人!他要拥有绝对的权力,掌控所有人的生死!可惜,现实给了他一个巴掌,他不是异能者。不过他并非一个容易放弃的人,在新纪元后,就以雷霆手段收拢了军部力量,不仅收服了原先的异能者尖峰小队,他还拥有无数杀伤力强大的高科技武器,这是他的底牌,是世间异能者都不敢招惹的强大存在!当然,他也不傻,知道自己不是异能者后,就没办法实现当初的想法了,如此一来,他只能整合几个原本就靠拢他的家族,共同执掌华夏联盟。不过这都只是暂时的,新纪元都来临了,还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他会成为异能者的,一定会!“秦故”叶蓁抬眸看着脸色阴晴不定的秦故,樱唇轻启,吐出了他的名字。她从未关注过这位华国掌控者,只因为不在意,却没想到对方是个心思深沉且野心勃勃的人物,不仅没有为国家谋福利,还意图凭借纪元之争的变化改朝换代,让自己成为那高高在上,掌控他人性命的主宰者。听到叶蓁的称呼,秦故眼中闪过一抹阴沉。他自然坐上那个位置,就再也没人叫过他的名字,再加上如今手握重权,就更没有人敢虎口拔毛,他心眼素来不大,如今算是真正记恨上了叶蓁。“既然叶小姐认得我,那我也就明人不说暗话了,叶小姐应该也知道了华夏联盟如今的规则,星海湾的住处不适合你,不如换个地方,你做的事我也可以看在叶家的面子上既往不咎,你说如何?”秦故手指轻轻点了点自己的手背,语气近乎漠然。他如今的心头大患就是叶家,只因华国还有近一半的军部力量掌握在叶家兄弟手中,原本想着让异能者上门强硬索要,却没想到对方那里还有硬茬子。修者,是让他心生畏惧的一类人,这种畏惧即便新纪元后都没有缓解。他想,也唯有异能达到最顶层时,才有机会和强大修者进行对抗吧。星海湾是他用来巩固和强大异能者关系的地方,他不希望叶家的人来染指。“不如何”在冷凝的气氛中,叶蓁修长的睫毛一阵细微抖动,淡声道。这里是司缪给两人买的“婚房”,若是被旁人以一种可笑的理由据为己有,那她这个曾经的饕餮大陆仙尊活着也就没什么意义了。玫瑰园是她和司缪的,谁夺,她就杀谁。这般想着,叶蓁看向秦故的美眸中就漫上了一层肃杀和冰冷。若是纪元之争前,或许她还会考虑这个世界的生存模式,但如今世道已经变了,杀几个人根本算不得什么大事,更何况是一个满脑子权势的家伙?这一瞬,秦故只觉得浑身发冷,他垂在身侧的手指忍不住动了动。而星海湾如今的住户都兴致勃勃地看着热闹,不明白如叶蓁这样的绝色美人到底是犯了什么事儿,让秦故如此大张旗鼓地对付。“等一下!”在气氛剑拔弩张之际,一道锐气的冷喝传来!听到叶流华的声音,秦故不仅没有觉得愤怒,心头反而还松了口气,因为他察觉到刚刚那抹凛然而犀利的杀气散去了。叶蓁抬眸看着不远处带着一大批人前来的叶流华,眸子微动。“秦故,不知我女儿是犯了什么事,让你这般肆意打压?!”叶流华大步上前,先是打量了一眼叶蓁,见她无碍才松了口气,转头看向秦故时,再也没了往日的敬称,声音气愤而恼怒。天知道,他听眼线说起秦故的所作所为时想杀了他的心都有。往日秦故为了收拢军部权势对叶家的打压他可以当做没有看到,但秦故既然要对他的独生女动手,那他就不可能再忍气吞声了。有些争锋,是不可避免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