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八章 蝼蛄 魔法师公会

时间:2017-12-04作者:葫芦蓁蓁

    在汉朝以前,中原人根本不知道存在着这样一个神秘古国。

    当探险家张骞出使西域,才算是第一次将楼兰带入了中原人的视线中,随着丝绸之路开辟,楼兰古城也成为古代丝绸之路的必经之路。

    繁荣的商业为楼兰带来了巨大的利润,使楼兰成为一个富裕的古城。

    在众人聚集在店面中围观楼兰服饰时,叶蓁正打量着这座城池,和华国传统的古城不同,在巍峨的城墙中,呈现的是一栋栋塔状的西域建筑。

    虽然墙壁已经斑驳,颇有些残垣断壁的意思,但依旧给予人视觉上的享受。

    叶蓁走在城池中,身后众人也逐步跟上。

    他们走过很长的街道,也探索了几栋建筑,可惜,什么东西都没有。

    这个地方很古怪,天际一直是蔚蓝的,好像没有白天和黑夜的分别,一行人走了很远很远,却依旧没有探索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叶姐姐,不然我们休息一下吧?”

    农樱手中拿着一瓶水,但唇瓣还是有些干涩。

    这里的环境干燥的可怕,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甚至隐隐作痛。

    叶蓁看了看众人萎靡的情形,点了点头,她抬眸望去,指了指一栋看起来比其他建筑稍高,门口摆放着巨大的石像人,单说眼珠子都比人头还大。

    这栋建筑看上去和周围的有几分不同,或许是楼兰有身份地位的人所有。

    一行人步履匆匆,走进叶蓁所示的那栋建筑,里面空空荡荡,唯一和别处不同的就是大殿中也摆放着各式模样的石像,看上去有些庄严肃穆。

    叶蓁随意使用了清尘术,然后盘膝而坐。

    她垂眸看向手中的几把玉钥匙,她的一些猜测和方向其实是没错的,最起码在进入楼兰古城后,几把玉钥匙就隐隐发烫,其中还流淌着几缕鲜红的丝。

    “这地方还真不是人来的,亏的咱们几个不是普通人”

    安凛摇了摇头,狠狠灌了一口水。

    难怪罗布泊人会对这个地方如此尊崇,态度近乎神圣,此行如果不是叶蓁,单说他们几个,就会被挡在古城门之外,哪有机会坐在这里侃大山?

    “也不知道秘境到底在什么地方,小妹,钥匙有什么启示吗?”

    亓九天有些感慨,他抬头看向正在研究钥匙的叶蓁,不禁问道。

    “是这片区域没错”

    叶蓁颔首,说出的话叫众人精神一振,好像浑身又充满了力量似的。

    “哈哈哈,功夫不负有心人!”

    安凛表现最夸张,桃花眼中的疲惫尽褪,还有闲情逸致取出一根烟来抽,在这样成天的提醒吊胆中,终于有心思放松一下紧绷的神经。

    叶蓁轻笑着摇了摇头,她刚准备低头继续探究玉钥匙,眸子就倏然一动!

    “走!”

    她神色凛然,没有任何预兆地起身向大殿外走去。

    众人虽然不明所以,但看叶蓁神色不像开玩笑,也都敛了笑匆匆跟上,心头却满是苦恼,这才刚刚能坐下休息会儿,怎么就又要赶路了?

    几人刚刚离开大殿,就听到“轰隆隆”的巨响!

    在离开老远后,农樱才喘着气回头去看,这一看,不禁头皮发麻,感觉骨缝中都透着冷意,她好像仰天长啸一声:妈妈,这里太危险,我要回家!

    原来,刚刚他们待着的建筑,已经坍塌了,而墙壁上已经覆盖了一层茶色,定睛一看,那并不是什么颜料,而是数量惊人移动速度极快的虫子!

    “那是什么鬼东西?!”

    亓九天这个身高八尺的大男人在看到那般情景时,都忍不纂身冒冷汗,虽然他们起初遇到的食人巨蜥也是成群结队,但个头大反而不可怕,远处整栋被茶色笼罩的建筑才叫恐怖,总觉得看一眼,血肉都痒痒的。

    “蝼蛄!没想到传言有真有假!”

    蓝影此时又展现出了自己超凡的见识,为众人解惑。

    原来不远处即将把宫殿建筑堆砌满的虫子叫蝼蛄,是从两河流域传入的一种害虫,它们在楼兰没有天敌,一般生活在土中,以楼兰地区的白膏泥土为生,还时常成群结队进入居民屋中,让楼兰子民烦不胜烦。

    索性这些东西并不吃人,只是看着恶心了点儿。

    “啊?如果只吃白膏泥土,为什么现在我看着连墙壁都吃?!”

    安凛抖了抖,手中的烟早就不知道丢在了哪个犄角旮旯。

    “这地方本就不能用常理来解释,很多东西外面根本没有探索到,这里有着神秘的力量,或许在传言中不吃肉的蝼蛄,现在吃肉了呢?”

    蓝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若有所思地解释道。

    环境改变,沧海桑田,为了活下去,谁知道这些诡异生物会进化出什么能力,毕竟能生活在这神秘莫测的楼兰古城之中,能是什么简单东西?

    “它们的确吃人,走吧”

    叶蓁摇了摇头,她话音刚落,远处原本将宫殿建筑当成美食的蝼蛄们就像是得到了什么命令,改变了路线,向着叶蓁这边簌簌而来。

    蝼蛄速度很快,铺天盖地,看着着实有些恐怖。

    后面的蝼蛄穷追不舍,叶蓁眯了眯眸子,刚准备回头动手,却有个意想不到的家伙率先动手了,姿态威武,倒让人眼前一亮。

    “唳——”

    一声鸟雀尖鸣响起,站在安凛肩头休养生息的彩色小鸟倏然飞掠而起,它迎风暴涨,到最后,展开羽翼时,足足有三米多长,看上去非常漂亮!

    这只从头到尾一直表现得十分懒散的鸟儿终于在这一刻,表现出了自己的厉害,安凛眼神中也有些讶异,说起来,他也是头一次看到小鸟如此大发神威!

    展翅高飞的鸟儿鸣叫一声,从口中喷出细碎的火焰,当即就阻隔了蝼蛄的路。

    众人只能听到凄厉的虫鸣,密密麻麻不绝于耳。

    很快,地上就只剩下一层飞灰了。

    鸟儿瞬间缩了个,轻飘飘飞回安凛肩头,窝着脑袋钻到羽翼下整理了整理羽毛,虽然毛色萎靡了不少,但见众人都在看它,小鸟就就扬了扬翅膀,十分得意。

    “二少的灵兽倒是有些厉害之处”

    蓝影笑了一声,眼神发亮地看着小鸟,旋即不禁赞叹了一句。

    “有朱雀神鸟的稀薄血脉,好好培养,可堪大用”

    叶蓁眸子轻轻眨动,倒是没想到鸟儿也不是一只简单的灵兽。

    听了叶蓁的话,安凛心头满含喜色,能得到如此高的评价,他瞬间感到满意了,当即觉得鸟儿给他长了脸,回去之后饲料加倍!

    许是察觉到安凛的喜色,契约共感让小鸟发出叽叽喳喳的鸣叫。

    一时间,空气中的压抑和沉重都被清脆的鸟鸣给驱散了。

    多了这么一出,也没人提议休息的事情了,一行人继续前行,在叶蓁的精神力探测下,一直紧紧随着玉钥匙中稀薄的指引在走。

    想必过不了多久,这些日子的辛苦就会化作果实,得到收获。

    *

    在叶蓁一行人待在楼兰古城中觅宝时,京城也发生了大乱。

    原来,叶蓁刚刚离开,邵星靥和邵星辰就从m国回到了华国,与他们同行的还有几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这些人穿着黑色长袍,十分神秘。

    邵家。

    今晚的邵家大厅灯火通明,好似在举行隆重的宴会似的,可事实上,人并不多,除了邵家人,也唯有几个身着黑色长袍,趾高气扬的外国人。

    “诸位,你们愿意随小儿来到华国,我邵家不甚荣幸!我来敬你们一杯!”

    足足十几米的餐桌上,邵政起身,举起酒杯,语气温和地对黑袍人说道。

    “受人所邀,正好我们也想瞧瞧华国修者的厉害之处”

    黑袍人中,一个颇有几分英俊的男人慵懒举杯,说话间,他眸子还瞟向了邵星靥,眼神中的兴味任谁都能够看出来,而邵星靥也不负众望,抛给他一个媚眼。

    邵政和邵星辰紧了紧手里的杯子,脸色气得铁青。

    可惜,往日风光无限的父子俩,这会儿根本半句话都不敢说,这个魔法师看着年轻,但身份却不简单,乃是m国魔法公会会长的小儿子。

    魔法师公会,顾名思义,就是可以管辖魔法师,至高无上的地方。

    在m国,明言禁令,不允许在普通麻瓜面前展露魔法,一旦发生暴露事件,魔法师公会就会插手,来制裁不守公约的魔法师。

    魔法师公会的地位就相当于华夏的修者联盟,不过前者管辖范围更广。

    和华夏拥有修者家族相同,m国也有同样的魔法师家族,后者也在魔法师公会的统辖内,但修者联盟却没资格去管华夏的修者家族,两者天差地别。

    相比父子俩的怒火,奥德莉就显得高兴多了。

    她眼中闪烁着精光,若是自己的女儿邵星靥能够迷住这位魔法师公会会长最喜欢的小儿子,那不管是对邵家还是对m国的家族,都大有裨益!

    “哦,我美丽的女儿,你难道不应该敬法兰克一杯酒吗?”

    奥德莉脸上带着揶揄,轻声说道。

    闻言,法兰克,也就是英俊的魔法师公会会长小儿子眼神一亮,他先是抛给奥德莉一个上道的眼神,后又满脸期待地看向邵星靥。

    他这一路上随着邵家两兄妹回来可受到了不少撩拨,如果不是邵星辰这个电灯泡在,他早在飞机上就把邵星靥这个女人吃到嘴里了!

    他和很多外国人的审美相似,喜欢体态丰腴,胸大臀大的女人,而邵星靥,绝对是妖姬中的佼佼者,她即便站着不动,也给人一种勾引感。

    他在m国也拥有不少女人,可惜没一个能比得上她。

    这么性感迷人的女人,若是能够春风一度,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法兰克,来,我亲手喂你”

    邵星靥眼睛闪了闪,却也没有拒绝奥德莉的撮合,她是蓝尾天狐,自然是拥有的雄性越多越好,这样一来,为她所用的人也会随之暴涨!

    她如今不是叶蓁的对手,就必须要把注意打到厉害的男人身上!

    蓝尾天狐一旦和男人结合,就会逸散出一种情香到男人体内,这样一来,男人就会如同吞服了罂粟般,从此上瘾,为其神魂颠倒。

    这般想着,邵星靥大红色的唇就轻轻扬起,摇曳生姿地走到法兰克身边。

    她也没有所谓的矜持,直接坐在了法兰克腿上,一条手臂环绕着他的颈,一手端着酒杯送入法兰克口中,眼神魅惑,将勾引姿态做到了十成十!

    法拉克也不负众望,在饮下酒后,手就开始不安分地挪动起来。

    他虽然是魔法师中的贵族,但对于男欢女爱这种事,也素来不会委屈自己,尽管周围很多双眼睛看着,但对上别的男人求而不得的嫉妒眼神,他满意极了。

    世间美人很多,但唯有别人真正和你抢的时候,你才会觉得身心满足。

    邵政紧咬着牙,恨不得打断眼前刺眼的一幕,可惜,他不能,不仅不能,还要赔着笑在旁边赞好,这就是奇特世界给予普通人的威力。

    不过,他没办法发泄到自己心爱的“女儿”和法兰克身上,却可以发泄到自己身边这个尽帮倒忙的女人身上,该死的,她是闲着没事做是不是?!

    邵政心头对奥德莉产生了强烈的不满,这就像一个信号,会产生一个开端。

    他会如同普通男人一样,出去寻找刺激妻子的东西,将往日的爱护抛掉。

    邵政能忍受住,是因为他经历过很多大场面,可邵星辰却不行了。

    “你放开我姐!大庭广众之下拉拉扯扯,你的教养呢?!”

    邵星辰拳头紧紧捏着,眼神充满了阴鸷。

    他向来有什么做什么,既然忍无可忍,那就无需再忍!

    邵星辰直接拍案而起,震的餐桌上的汤水都洒了出来,这简直相当于光明正大的宣战,坐在法拉克身边的魔法师通通起身,从长袍中抽出魔法棒!

    场面一下上升到危险的层次,剑拔弩张!

    邵政和奥德莉吓得脸都白了,他们都是养尊处优的,哪里见过这种阵仗?

    “放开我姐!”

    邵星辰也有些腿软,不过他心中清楚自家姐姐的厉害,他们如今的关系已经得到了升华,如果他有危险的话,她一定不会视而不见的!

    “呵呵,放开?怎么,你要和我挑战?”

    法兰克坐着没动,他眯了眯眼看向眼神充满嫉妒的邵星辰,旋即了然。

    在魔法师家族,畸形的家族关系也不是不存在,只是没想到这个女人魅力如此之大,连自己一母同胞的亲弟弟都能引诱了,这样的女人,他喜欢!

    这般想着,法兰克就要取出怀里的魔法棒。

    “我们走吧,孝子而已,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邵星靥伸手摸着法拉克的胸膛,顺带着阻止了他的动作。

    她倒不是喜欢邵星辰,不过这个弟弟在床上让她很满意罢了,再加上她此时能用的人不多,邵星辰算是为数不多能给她做好事情的,死了可惜。

    邵星靥在他胸前画着圈,法兰克呼吸一下就急促起来!

    他咒骂一声,一把抱起邵星靥就快速向楼上奔去。

    正主离开了,一群魔法师也在邵政和奥德莉的安抚下放下了手里的魔法棒,他们是来帮忙的,不是来杀人的,反正法拉克也没有下命令。

    邵星辰呆呆看着二楼,面色狰狞,但半晌后,转身狂奔离开了邵家。

    奥德莉有些心焦地呼喊了几声,可惜,没有得到应答。

    邵政则若有所思,邵星辰的态度太明显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对邵星靥存着什么心思,难道,他这个儿子也成了女儿的入幕之宾?!

    这个想法让邵政立刻红了眼,气得直发抖!

    想到刚刚邵星辰为了邵星靥几乎命都不要的模样,邵政脑海一阵晕眩。

    作孽,作孽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