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七章 食人巨蜥,楼兰古城

时间:2017-12-04作者:葫芦蓁蓁

    ,!

    见众人的视线都聚集在自己脚下,亓九天有些尴尬地挪开脚,此时,那里只剩下一滩黏糊糊的蛋液和破碎的乳白色蛋壳,一股腥味儿传出。

    “那是什么蛋啊?鸡蛋没这么大吧?”

    蓝影轻“咦”了一声,那碎掉的蛋壳委实不小,足有成年人一个巴掌那么大。

    叶蓁蹙眉,她抬脚轻轻踩了踩地面,霎时,通道边缘的土壤缓缓抖动,露出里面隐藏着的东西,一排排乳白色的蛋好似在光石照耀下散着光。

    “嘶——怎么会有这么多蛋!”

    农樱倒吸了一口凉气,有些惊讶地后退一步,却不小心又踩碎了一颗蛋。

    “走吧”

    叶蓁摇了摇头,又取出几块光石递给他们,一行人继续前行,不过,先前的平静显然因为蛋碎事件被打破了,约容两人通过的狭窄通道里陡然发出巨大的震动,偶尔有灰尘粉末从洞顶落下来,这种情况就像是要地震了一样。

    “小心”

    叶蓁垂在身侧的掌心中隐隐有雷光闪烁,声音清冷。

    不多时,黑暗中数不清的亮光一闪一闪出现了,还时而有细碎的“嘶嘶”声响起,叶蓁一挥手,雷光爆射而出,霎时,有凄厉的鸣叫响起。

    “叶姐姐,是什么东西啊?”

    农樱睁大了眼,却什么都看不清,听声音倒是有些像蛇。

    叶蓁还没开口,殿后的亓九天也动手了,倒是没想到这些畜生还两面夹击。

    “是蜥蜴!”

    蓝影眼神很尖,站在亓九天身后,一眼就看透了散着凶意的东西。

    这些东西数量很多,几乎将整个洞口堵严实了,闪烁着凶残的眼睛看上去着实有些让人头皮发麻,而且这些蜥蜴体积都不小,有几只甚至有半个成年人大!

    “居然是食人巨蜥!”

    蓝影忍不住吞了吞口水,眼神也有些发直,在罗布泊,曾有过一个很出名的地下洞穴,里面就有数千条体型巨大的食人蜥蜴。

    罗布泊的食人蜥蜴是很出名的,遇见过的人无不谈之色变。

    普通的沙漠腹蛇虽然厉害,但总归知道它的趋光性生存点,只要不沾上就没问题,这种蜥蜴比蝮蛇厉害很多,平时就藏在沙层里,看不清楚的人一脚踩下去,拔出来慢一些腿也就废了,食人蜥蜴咬合齿力度极大,十分可怕。

    这些食人巨蜥或许能给普通人造成困扰,但对于叶蓁一行,只是送菜的,不过,这些东西数量极多,就像狗皮膏药一样,让人着实有些心烦。

    叶蓁色淡如水的唇瓣轻轻抿着,从自己颈间取出唯一的挂饰。

    那是一颗雪白如玉的兽齿,只有花生大小,但叶蓁将其放在掌心时,倏然窜大了几倍,变成了巴掌大小,她还不曾做什么,那些原本悍不畏死的食人蜥蜴就如风一般四散而逃,那动静比来的时候还要大。

    直到食人蜥蜴全部逃光,叶蓁才重新将兽齿戴回颈上。

    这是司缪的兽齿,可大可小,最大时堪比一颗小星辰,是当初她碰到往生路重回饕鬄大陆时,司缪亲自给她戴上的,妖兽至尊的威压,让这些只有凶残而没有理性的兽族也颇为恐惧,根本不需要叶蓁多费心思。

    农樱几人目光奇异地看了看叶蓁,人比人,气死人。

    绕过食人蜥蜴的尸体,他们继续前行,有虚无神兽齿的威压在,根本没有不长眼的生物凑上来表达存在感,路途顺利的近乎诡异。

    “快看,前面有光!”

    农樱一直保持着十二万分的警惕,她也第一个看到了隐隐的光亮。

    站在出口处,叶蓁眯了眯眸子,率先闪身出去,农樱几人紧随其后,刚刚站稳,看清面前的景象时,都忍不住惊呼造物主的神奇。

    眼前,竟然是一座连绵不绝的城池!

    “这就是楼兰古城?!”

    文景聿有些惊叹,这神秘之地应该是不少探险人心心念念的吧?

    “可是,楼兰古城不是被标注为遗迹了吗?怎么会在地底?”

    蓝影有些不解地皱眉,她记得这地方在地表才对,这里像一个封闭的空间,虽然天是蔚蓝的,却没有太阳,沙地干燥,也没有下雨的迹象。

    “或许,我们要找的秘境,就在这里”

    叶蓁琉璃般的眸子直视眼前壮观而绮丽的城池,宗满虽然知道祭坛底部有些神秘之处,不过他却没那个本事来探,所以这里的信息是空的。

    不过,她多少猜测到了,真正的楼兰古城所在地。

    事实上,地表隐约找到的的遗迹也是楼兰古城,不过那只是一部分,而他们面前所呈现出的,就是那几乎完全被沙丘淹没的另外一个世界的楼兰古城。

    千年的烽燧,漫天的绝域风沙,时隐时现的罗布泊,交织成了这个神秘莫测,充满异域风情的西部传奇,可惜,历史总是轻易地抛弃它曾经的宠儿。

    楼兰,这个昔日绿草遍地,人往如织的繁荣古城,在公元四世纪以后,突然神秘的消失了,留下的只是“城廓巍然,人物断绝”的不毛之地和千古之谜。

    楼兰本是华国古代西部的一个边陲小国,属西域三十六国之一,它西通且末,警觉,拘弥,于阗,北通车师,西北通焉耆,是扼丝绸之路的要冲。

    “这里,的确很美”

    亓九天脸上的疤痕都柔和了一些,面对这样的壮丽,很难有人保持平静。

    “当然,不过,楼兰的美还不是重点,有关它拥有很多谜团,也勾起过不少人探秘虚幻的猎奇心理,没人知道是什么人建立起了这座曾经繁华的城市,也没人知道这里为什么会被遗弃,总之,这里是一个活在历史和传说中的神秘国度”

    蓝影眼神有些发亮地盯着不远处的城池,能亲眼见到实在是件喜事!

    “你这么有见解?难道就没有科学家研究出是什么力量促使楼兰衰亡的?”

    安凛摩挲着下巴,他是商人,眼光要犀利些,直切要害!

    楼兰的美好和它的神秘在此刻都不算是重点,重点是他们需要知道到底楼兰为什么会衰败消失,是内部损耗,还是…不可抵御的外力侵袭?楼兰的子民呢?

    若是前者还没什么,若是后者,那他们说不准也要跟着危险了。

    事实上,有关楼兰消失的说法有好几种。

    其一,楼兰消失于战争,北国强国入侵,楼兰城破,后背遗弃;

    其二,楼兰败于干旱缺水,生态恶化,这和罗布泊有着直接关系。

    其三,楼兰被瘟疫疾操灭,一场从外地传进来的瘟疫,夺去了楼兰城池内只是八九的居民生命,侥幸存活的人都纷纷逃离了楼兰,远避他乡。

    “走,去瞧瞧”

    叶蓁眸子深处掠过一抹光,她脚尖轻点,直接掠了过去。

    可惜,在近距离古城近十米的地方,叶蓁突然失去了御空而行的能力,好像瞬间又受到了引力的作用似的,灵气依旧在运转,却无法飞行了。

    农樱几人也如同下饺子似的,四零八散跌在了叶蓁身边。

    “怎么回事?”

    蓝影痛呼一声,这一下摔得可真不轻。

    在场的,唯一没有太狼狈的就是安凛和叶蓁,前者是血族,在落地时血族羽翼还在,并没有受到损伤,而叶蓁则全然是因为能力强了。

    “是楼兰城池的威压,我们若御空而行,被看做是一种挑衅”

    叶蓁沉默了片刻,给出了一个答案。

    曾经在饕餮大陆时,有些远古宗门就是如此,主要目的是为了震慑。

    若如她猜测的一般,那楼兰中绝对有一位拥有着真正本事的人物。

    能在沙地中建立一座如此巍峨城池的,绝不是泛泛之辈,最重要的是,楼兰城池隐匿的太过突兀,子民也消失的太过突兀,一切悄无声息的近乎诡谲。

    “啊?不过就是一座城池而已,真有这么厉害?”

    安凛忍不住挑了挑眉,可惜,他看着自己脊背上伸展的黑色羽翼,煽动时还能起风,但就是飞不起来,但若是稍微退开几米,就又能重新飞行,这种古怪的现象容不得他怀疑,一时间对这绵连的城池也生出了些许警惕之心。

    “走吧”

    叶蓁没有再搭话,长腿迈出,很快就走到了城门前。

    站在城池门口,看着紧紧封闭的城门,似乎人的心神也跟着沉重了许多。

    “叶姐姐,我们去推门?”

    农樱忍不住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地问道。

    叶蓁想了想,缓缓摇头,她亲自上前,将手放在城门上,城门下已经被风沙掩埋,单单凭借人力是很难推开这扇门的。

    “我来试试!”

    亓九天想了想,上前,将双手死死抵在城门上,他深吸了一口气,可惜,双脚已经陷进沙地中,皮肤也因为用力过猛而泛起了红晕,门却纹丝不动。

    “不可能吧?有这么玄乎?带我一个!”

    安凛不信邪了,他是吸血鬼体质,算是力量极强。

    他和亓九天一人站在一侧,共同用力,可惜,门依旧纹丝不动!

    这下子,不用安凛说,文景聿,蓝影和农樱都上前一块用力,一时间灵气波动惊人,不过,依然半点用处也没有,连城门下的沙子都没震动一下。

    “不是吧?难道我们就只能干看着?”

    安凛顿时泄了气,难道他们费尽心思找到了地方,却没能力进去?

    这种事情可不能怪到别人头上,只能说是自己无能。

    “要不咱们飞进去?”

    农樱也有些苦恼,但刚刚说完这句话,她就想起在城池十米的范围内他们是没办法御空而行的,这样一来,唯一的办法也破灭了。

    “要不我们在墙上破个洞?”

    文景聿皱着眉,思索了半晌,吐出一句十分稚气的话。

    “噗,你是在开玩笑吧?你试试,我敢打包票,这地方你破不开!”

    安凛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以前觉得文景聿冰冷到难以靠近,没想到现在看,还有些傻的可爱的属性,既然这城池的压迫都能影响他们,那又怎么可能允许他们随意在其身上打洞,这话一听都不靠谱。

    果然,在文景聿奋力一击下,一道肉眼看不见的波光微微一震。

    “不用费力了,有结界,你们退开一些”

    刚刚在众人使力的时候,叶蓁并没有动手,她一直在打量这座城池。

    她已经可以肯定了,这座楼兰古城之所以销声匿迹,并非是因为外族入侵,而是内部原因,因为这座孤寂的城池对外人有着极其强烈的排斥。

    从城门中可以看出,这座古城是以一种自卫的形态隐匿的。

    听了叶蓁的话,众人也没有多问,转而退出几步。

    叶蓁将灵气运转至双臂,使出了近一半的力道,却也仅仅是推开了一道微不可察的缝隙,她有些惊讶,以她如今的强大体质,推开这门还要用全力?

    如果叶蓁是惊讶,那安凛,亓九天几人就是震惊了。

    他们看着身材纤细,几乎一阵风都能吹跑的女人,再看看已经裂开了一道缝隙的古城门,嘴角抽搐的同时,看向叶蓁的目光也多了些许惊惧。

    就这么大的力气,估摸着一拳头都能把他们几个送上天吧?

    这哪里是什么风姿窈窕的翩然仙女?

    分明就是堪比金刚的强悍女煞神啊!

    叶蓁并没有在意他们奇特的目光,不再犹豫,将灵气尽数灌输在手臂上!

    霎时,那修长白皙的手臂就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道,将紧紧封闭的城门以一种惊觉眼球的震撼姿态推开,只听“咯吱”的铁锈摩擦声,城门,打开了!

    “叶姐姐好厉害!”

    “是啊,我从没见过像叶小姐这么帅的女人!”

    农樱和蓝影两人目光崇拜地看着叶蓁,她和城门相比是那么渺小,但就是这纤细的身躯,做到了常人所做不到的,领着他们领略了一番新的风光!

    剩下的三个男人除了惊艳,就是自嘲和颓丧了。

    他们明明是男人,怎么好像一路上都没派上什么用场,反而总是由叶蓁来开道,蓝影来讲解,农樱来缓解气氛,他们好像就是来凑合着享受一样?

    一时间,三个心绪骄傲的男人隐隐产生了些心虚。

    城门打开后,叶蓁就放下了手臂,并没有什么不适,以往若是将全部灵气灌注进这具人族躯体中,一定会使手臂在长时间内产生不可避免的后遗症。

    生机藤的液体果然是神品,带给她的,是难以言表的重要。

    站在城门口,叶蓁向里面看去,清透的眼神中尽是奇异之色。

    视线所及之处,是一条冗长的街道,街道两侧除了数之不尽的店面,还有木质的推车,摊位,虽然早已空空如也,但依旧能看出昔日的繁华。

    叶蓁走在街道上,除了众人的脚步声,什么动静都没有,十分安静。

    “店面里有东西!”

    蓦地,农樱惊讶地喊了一声,打破了寂静。

    众人循声望去,一时间都眼眸闪烁,像是不敢相信自己所见到的,如农樱所言,摊位上的东西早已腐化,而有些店面里,却依旧琳琅满目!

    “好漂亮啊!这是丝绸吗?还有珠宝首饰!这都是什么材质,千年不腐?”

    农樱忍不住上前,目光闪啊闪地望着店面里的东西,眼神惊艳。

    原来,丝绸成衣店和金银玉器店里的东西是没有被风化腐朽的,它们依旧保持着最初的模样,颜色明艳,旖旎靓丽,异域风情浓厚!

    那方,文景聿手中的长剑不小心碰到了一片衣角,霎时,靓丽的异域服饰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中风化成沙,原来,这些东西在触碰后,也会经历一样的命运。

    农樱的脸垮了下来,她还期盼试一试楼兰美女的衣服呢。

    “楼兰本是华国古代西部的一个边陲小国,属西域三十六国之一,它西通且末,警觉,拘弥,于阗,北通车师,西北通焉耆,是扼丝绸之路的要冲,这里的丝绸服饰十分精美,倒是可惜了”

    蓝影也对这些漂亮服饰难以抗拒,眼神中有些惋惜与怅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