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五章 暴雨来袭,拜访向导

时间:2017-11-29作者:葫芦蓁蓁

    叶蓁对此没有兴趣,而三人却接收到了来自农樱和蓝影的调侃目光。

    文景聿和安凛倒是能目不斜视,冷静对待这些姑娘,倒是苦了亓九天,他脸上有骇然的疤痕,在修者联盟时就不受女孩子欢迎,所以对于感情一事他比较茫然,这些胸大臀大的罗布泊姑娘们稍稍热情些,就让青涩的亓九天红了脸。

    “九天哥,你该不会还是初哥吧?”

    安凛看着他耳根后的红晕,不禁咋咋呼呼地揶揄了一句。

    “你胡说什么!”

    谁知,一句话捅了马蜂窝,亓九天恼羞成怒地狠狠推开安凛,他这副模样倒是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一时间屋中笑成一片。

    唯独叶蓁,站在窗前看着他们所在的地方,这里应该罗布泊人接待客人的地方,是古老的阁屋,依树而建,木质的阁屋别有一番风味。

    阁屋内的墙壁上是颜色靓丽的布料,上面绘制着一些绚丽而古怪的图案。

    “叶姐姐,你在看什么?”

    看叶蓁没有参与他们的玩闹,农樱不禁凑了过来。

    “罗布泊人的生活,很闲适”

    叶蓁走出屋子,看着不远处的海子和胡杨,一直以来因为纪元之争要到来的压抑缓和了很多,她做的已经足够多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就在这时,原本离开的罗布泊姑娘们回来了,她们鱼贯而入,手中都捧着盘子,而盘中则是散发着热气的食物,原来,竟是各式各样烹制的鱼类。

    她们笑着摆好盘子,又转身离开了。

    “没想到这个地方拿鱼当主食吃啊!还挺香的!”

    安凛抽了抽鼻子,空气中逸散着鱼肉的鲜香。

    “你们不饿吗?那我就不客气了!”

    亓九天却是不管那么多,很快就埋入食物中吃了起来,这么多天在灵舟上,吃的都是些糕点,滋味是很好,但是不能当成饭来吃啊!

    鱼肉入口,细腻中带着淡淡的咸味,味道很不错。

    叶蓁也拿着筷子尝了尝,不愧是世代食鱼的民族,做出来的鱼滋味不俗。

    倏然,叶蓁放下手里的筷子,起身走到木门边,仰头望着天际。

    “叶姐姐,怎么…”

    农樱疑惑地抬头看向叶蓁的背影,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阵闷雷打断了。

    “轰隆隆——”

    巨大的雷声轰隆隆地滚落下来,震得地面都恍若颤抖起来,忽而闪过的闪电雷光几乎将天幕撕开了一个大洞,雷声久久不散…

    “怎么回事?!”

    众人也顾不得继续吃饭了,纷纷起身聚拢在叶蓁身后。

    叶蓁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天幕,以及空气中肉眼看不到的金色颗粒。

    须臾,豆大的雨滴砸落下来,将地上的灰尘拍成泥浆,原本晴空万里的天际眨眼间就暗沉下来,这般声势浩大的雷雨,叫人心头都跟着沉闷起来。

    “终于,要开始了”

    叶蓁琉璃般的眸子中映衬着面前的一切,唇瓣轻启,呢喃着说道。

    她一直在猜测纪元之争的序幕要在什么时候拉开,没想到,它来得如此匆忙,只是不知道,这种境况会维持多久,会不会扰乱她的计划。

    “你是说,纪元之争,要开始了?”

    文景聿面上紧绷着,这突如其来的大雨着实然人心头难安,而叶蓁的话则恍若面前的大雨,砸在所有人心上,一股压迫让他们的心脏砰砰跳动起来。

    叶蓁没有回答,她看着这场大雨,眸子闪了闪。

    这并不是重头戏,不过,有了初端,想必重头戏也要不了多久了。

    “这就还没出什么事儿呢,那么紧张干嘛?要真是纪元之争的话,你们岂不是吓得尿裤子了?放宽心,既来之则安之,反正都躲不过去!”

    安凛看了半晌,眸子一暗,转身回到桌前继续吃鱼。

    他是个心眼大的,并不想自己给自己找麻烦,有这点空闲时间,倒不如好好享受大乱前的两天美好时光,坦然面对远比紧张以待好得多。

    “叶姐姐?”

    农樱眉头扭曲着,似苹果般可爱的小脸都皱成了包子。

    她虽然从叶蓁口中得知纪元之争将近,也已经传信给了神农族地,但却没想到会来的如此之快,快的叫人没有一点准备,突兀,陌生而混乱。

    “现在不算什么,回去吧”

    叶蓁摇了摇头,转身回了屋里。

    纪元之争既然被称为人类史上巨大的变迁,每一次都近乎沧海桑田的变化,又怎么可能只是下几场雨那么简单?

    众人再度回到餐桌前,除了安凛的没心没肺,其他人脸上都或多或少带着些沉重,眼神中的不安几乎能够穿透出来,偶尔转头看向淅淅沥沥的大雨,心绪就像是无根的浮萍,都在不停的揣测,面对美味的烤鱼都有些食不下咽了。

    就在众人恍惚之际,屋外突然传来阵阵欢呼。

    叶蓁侧眸,就看到罗布泊人都满脸喜悦地站在雨地中,不论大人小孩还是老人,每个人脸上都被雨水冲刷着,仿佛他们沐浴的不是雨水,而是甘露。

    “他们这是在干嘛?”

    亓九天面色狐疑,有些搞不懂这些人的喜悦。

    “罗布泊是全世界最干旱的地方之一,降雨量稀少,非常干燥,也只有在夏天的时候会或大或小下几场雨,现在是秋天,面临降雨,他们自然高兴”

    蓝影眼神带着轻松地看向罗布泊人,刚刚的凝重也褪去了。

    有时候,和别人对比时才知道自己的不足,这场大雨降临对他们而言是纪元之争来临的预警,是灾难,但对罗布泊人而言,却是神迹,是美好。

    “可是,叶姐姐,下雨了的话,我们还怎么去找秘境?”

    农樱有些苦恼,这么大的雨,难道他们要冒雨去探索罗布泊?

    闻言,众人哑然,这话是完全说到了点子上,他们来这里可不是真正为了探险和游玩旅客,他们是有要紧事要做,若拖拖拉拉,纪元之争彻底来临,那等回去,他们几个岂不是和社会脱节了?谁知道这段时间会发生什么?

    叶蓁还没说什么,骆驼老人就满脸喜色地进了屋。

    “丫头啊,你们可真是福宝!刚到这里就降了大雨!”

    骆驼老人显得很高兴,坐在叶蓁边上,笑眯眯地说道。

    他是越看叶蓁越满意,只是可惜自己没有这么个与自然相通的孙女。

    “大伯,不知罗布泊人中,谁的向导经验最丰富?”

    叶蓁轻笑着摇了摇头,转而问道。

    罗布泊人虽然隐隐与世隔绝,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来这个地方旅行的人不少,从墙壁上的各种合照就能看出来,所以罗布泊人中应该有人以向导为职。

    “丫头啊,现在是没办法出去的,罗布泊这地方古怪得很,在大雨中,就算是最有经验的向导也会迷路,这种时候就算你们出再多的钱,也没人会接这生意,要我看,你们还是等雨停了再出发吧,也能安全些”

    听了叶蓁的话,骆驼老人面色迅速严肃下来,连连摆手,他和罗布泊人合作了这么多年,对这个神秘的地方也算了解一些,不赞同地看着众人。

    这个地方干旱缺水,降雨就是降福,谁会在这个时候出去慌乱?

    在罗布泊人眼中,降雨的时候就是神祇出没的时候,若是随意晃荡冲撞了神祇,那是很严重的事,说不准村寨还会受到诅咒!

    闻言,叶蓁微微蹙眉,这场突如其来的降雨果然坏了她的计划。

    可是,若是没有向导,在偌大的玉钥匙范围内,若要寻找异变之地,又要大费周折,他们对这里很陌生,这样一来,就是浪费时间。

    别以为向导是很没用的东西,有他们在,可以少走很多弯路!

    他们以身犯险的宝贵经验几乎价值连城,哪怕叶蓁几个是修者,但在罗布泊这种莫测的神秘之地也不会夸大。

    历史上,最有名罗布泊人应该就是奥尔德克,他也是最成功的的向导,当时他作为瑞国探险家的向导,先后带领科考探险队发现了楼兰古城和小河墓地。

    “怎么办?”

    安凛皱眉,他可以忽视纪元之争,却不能忽视找不到秘境的难处。

    “我们,准备一下,马上就走”

    叶蓁抿唇不语,半晌后,她捏紧掌心中的几枚玉钥匙,淡声说道。

    她敢肯定,这场雨会连绵不绝,很难停下,既然已经算是没有向导了,那她必须要考虑到接下来要应对的变故,但也不能盲目行事。

    “好!”

    对于叶蓁的话,众人都没有反对。

    “你,丫头啊!别做傻事!你们要入乡随俗,有些地方的风俗民情不能随意更改,在罗布泊几十年,我还从没见过在大雨天徒步走荒漠的!”

    骆驼老人眉头紧锁,在看向叶蓁等人时,像是在看疯子一样。

    罗布泊人不在下雨天出行除了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还有别的因素,比如常年干旱,突然降雨后,从沙土中冒出来的种种凶悍生物,那都是要命的存在!

    闻言,农樱,蓝影和安凛几人面面相觑,完全不听。

    “大伯,不知道村子里最有经验的向导住在什么地方,我想拜访一下”

    叶蓁看向骆驼老人,问道。

    骆驼老人眉头皱得死紧,絮絮叨叨又劝了几句,可惜,一行人脸色连变都没变一下,他只能叹口气,带着叶蓁等人出门前往向导住处。

    “我带你们去见的这人名叫宗满,是这片区域最厉害的,曾经还屠手杀过食人巨蜥,而且经验丰富,很多探险的人来了都愿意找他”

    路上,骆驼老人还是细心给叶蓁说了说。

    他虽然不希望叶蓁等人冒险,但明显他们听不进去,既然如此,那他还不如尽力帮帮忙,有宗满说说经验,就算在雨地迷失,也能保住一条命。

    走了许久,骆驼老人才冒雨上前敲了敲一户私人阁屋的木门。

    门打开,露出一张冰冷的脸。

    他淡淡地扫了叶蓁几人一眼,旋即对着骆驼老人时,态度才好转了些许,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用着叶蓁几人听不懂的话说了半晌。

    “进来吧”

    终于,宗满用正宗的华夏语对叶蓁几人说了句,态度不冷不热。

    叶蓁率先走进去,农樱等人也陆陆续续跟上,阁屋不算大,但安置他们几个还不是什么大问题,当然,宗满没有当主人的自觉,连杯热水都没有。

    “有什么事就问”

    宗满坐在众人对面,声音很冷。

    他披散着的长发下是一张农民工的面孔和肤色,第一眼看到他,会让人毫不怀疑他建筑工地工头的身份,不过,他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一种对整个世界都不屑一顾的态度,偶尔下意识流露出几分对这个世界的鄙夷和蔑视。

    这种种堆砌在他身上,使他显现出的是一种桀骜不驯的孤傲气质。

    “宗满大叔,我们是有些罗布泊的事要请教”

    说话间,农樱将手臂上挎着的篮子放在了桌上,篮子中,是两瓶质量明显上乘的酒,除此之外,就是满满当当的鸡蛋。

    叶蓁好东西很多,但她很清楚什么能拿出来,什么不能拿出来。

    “呵,这是什么意思?”

    宗满扫了一眼篮子,旋即冷笑一声,态度有些愤世嫉俗。

    “我们没有恶意,只是希望从您口中知道些游走在罗布泊的经验”

    叶蓁并没有因为宗满的态度感到生气,语气清冽。

    “好了宗满,你就给他们说说,算是看在我的面子上”

    在宗满准备再度开口时,抽着旱烟的骆驼老人将烟斗在桌角上敲了敲,然后眼皮一掀,眼神有些不满地看了他一眼。

    闻言,宗满把胸腔中簇拥的不满通通压下。

    他就是看不惯这些明显有钱烧的少爷小姐跑到罗布泊来探险,找什么娱乐,他们哪里知道,哪怕一颗鸡蛋,在罗布泊都能救下一个人的命。

    可惜,世界就是这样,他就算再疾世愤俗,也不得不屈服于生活,给这群他最看不惯的少爷小姐带路,赚取不菲的向导费。

    “我只说一句,在暴雨天走在罗布荒原,你们就是在找死”

    宗满冷嗤一声,扬着下巴吐出这句话就不再多说。

    “你!”

    安凛是个暴脾气,从进了宗满的屋子,一行人总是受到冷待也就罢了,他还摆出一副臭脸,他们是吃他的还是喝他的了?

    叶蓁转头对着安凛摇了摇头,这才转头看向宗满。

    “我需要一张基本的路线图,以及怪异地的标注,危险地的标注,还有,进入罗布荒原必须要带的东西,这些,应该不难吧?”

    叶蓁声音也淡了下来,她从随身的背包里取出一摞钱,伸手递给宗满。

    她自问刚刚的态度已经算是礼遇了,就算对方愤世嫉妒,也不该把这种情绪宣泄在她们身上,既然他的态度已经摆在这里了,那她也无需再客气。

    宗满看着叶蓁手里厚厚的一塌钱,瞳孔微缩,连骆驼老人都惊呼一声。

    “把我需要的东西准备好,这些,就是你的”

    叶蓁把钱放在桌子上,缓缓推向宗满。

    宗满眼神复杂地看了叶蓁一眼,当然,里面的不屑和愤恨依旧没有减少,他做了一辈子向导,却从没见过出手如此大方的。

    他没有去拿钱,而是转身打开自己的柜子,从中取出一张图。

    “你付的价钱足以让我给予你最宝贵的经验,但是,暴雨天我从没有出行过,不能保证你们的安全,银货两讫,你们的安危已经不在我的照看范围内”

    宗满把手里的图递给叶蓁,取过钱后就摆出一副送客的姿态。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