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八十九章 筹备物资,叶松的口头禅

时间:2017-11-27作者:葫芦蓁蓁

    因为叶蓁这句话,叶松脸瞬间就红了。

    他用一种看“负心汉”的眼神看向叶蓁,最后捂着嘴狂奔而去,留下一众面面相觑的评委,安凛三人也算是了解了,叶蓁的话不是开玩笑,她对这个所谓的弟弟没有什么好感,既然如此,他们要不要下下黑手?

    “成绩公平着来,不要顾及我”

    叶蓁转眸看向几人,淡声说道。

    她虽然对叶松叶柏没什么好感,却也不会刻意对他们动手。

    话落,安凛三人忙不迭点了点头,表示明了。

    “一起吃饭?”

    陈凯旋想了想,有些小心翼翼地看着叶蓁说道。

    他对叶蓁的记忆一直停留在凶残阶段,虽然上次在潘家园关系有所精进,但也仅限于此了,想邀请她吃顿饭,其实是一件很难的事。

    “去吧?”

    叶蓁还没开口,段情语气就有些焦虑地说道。

    她已经很久没见过叶蓁了,也很久没和她同桌吃饭了,她这一生,最美好的日子应该就是在出租屋的时候,平凡质朴而幸福。

    陈凯旋和安凛有些疑惑地看了看段情,不明白她怎么会对叶蓁如此热情。

    “好”

    在两人疑惑的空档,叶蓁看了看段情,轻声应了一句。

    就这样,一行人离开了大厦,前往酒店。

    包厢里。

    “那是你弟弟?我怎么记得你是孤儿?”

    安凛手中摇晃着红酒杯,略有些疑惑地问道。

    他曾经调查过叶蓁的资料,上面明明白白写着她是孤儿院出生,怎么来了就京城反倒是多了一个弟弟,这事儿也着实有些古怪。

    “他的事不重要,玉钥匙有消息了吗?”

    叶蓁抿了一口茶,看向安凛。

    “别提了,玉钥匙是找到不少,但是半截玉钥匙却没什么头绪,还有不少人为了讨好我,专程把玉钥匙截断的,这想要聚齐钥匙还真不是件简单的事”

    提到这一茬,安凛不禁苦笑一声,将自己近来的遭遇如倒豆子般倒了出来。

    他一直和陈凯旋留在京城,几乎走遍了京城所有的古玩商行,可惜根本没什么收获,反倒因此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接着也就不了了之了。

    叶蓁颔首,没有再多问。

    这处秘境不知是什么品质,不过从找钥匙的情形上来看,应该不会差了。

    气氛沉默下来,服务员也将菜品通通上了桌。

    段情一直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叶蓁,似乎有很多话想说,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对了,你们发现了没?最近市场上的货物有点儿稀缺!”

    陈凯旋掏出一盒烟,看着又要见底的烟,有些烦躁地撸了撸头发,旋即似吐槽般把自己最近见过的怪人怪象给吐露出来,颇有些发泄的意味。

    原来,为了组织这场活动,陈凯旋想要买不少物资来筹备,最起码烟酒是不能少的,但却没想到,他派去的人都无功而返,手里零星的东西压根不够用。

    他自己出马,也没什么收获,最后只能从仰光市运过来。

    好在货物稀缺的事儿也只是发生在京城,别的省市还没有被波及。

    “再这么下去,烟都抽不起了!不知道京城是在搞什么鬼!你们说是不是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要发生?别的城市要都成了这副德行可怎么办?”

    陈凯旋有些恼怒,他现在是烟民,没有烟未来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听到他的话,安凛和段情都有些茫然,安凛自从成了吸血鬼之后,吸烟就不像原来那么上瘾了,只是偶尔来一根解解乏,而且他从不逛商城。

    至于段情,身为当红明星的她,一向很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几人中,唯有叶蓁眸子闪了闪。

    她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纪元之争降至,世间大乱,得到消息的国家不可能不做足够的准备,在危难之中,物资是不能少的,尤其是一些不可再生资源。

    看样子国家并不希望消息传出去造成民心大乱,只把手伸向了京城。

    “对了!你们说,会不会,会不会是世界末日?!”

    陈凯旋豁然起身,他眼神中闪烁着神秘兮兮的笑,吐出了这样一句话。

    宗教预言和神话中的世界末日,主要是指地球文明的终结,另外一种解释则是人类肆意妄为,将地球毁灭,世界资源将会被一点一点的消耗殆尽,从而毁灭。

    “你傻了吧?中二少年被洗脑了?”

    听了他的话,段情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嘲笑着说道,她和陈凯旋在国外相识,算是好朋友,自然没有普通上下属那种紧绷感。

    “我就开个玩笑!那么当真干嘛!”

    闻言,陈凯旋忍不住咧嘴笑了,他当然知道是不可能的。

    安凛却没有跟着笑,他垂放在腿上的手轻轻抖了抖,他不是普通人,兄长也是修者,对纪元之争自然有所耳闻,看着陈凯旋和段情,他只能说不知者无畏。

    有时候,无知也是一件极好的事。

    这般想着,安凛就转头看向叶蓁。

    他知道,在场人中,叶蓁是对纪元之争对熟悉也最了解的。

    “多买些东西做储备,世界末日说不准不是个玩笑呢?”

    叶蓁抬眸,看着他们,声音极轻地说道。

    或许是因为叶蓁一向淡漠不爱开玩笑,她的这句话落下,就在陈凯旋,段情心头卷起了一阵风暴,他们都觉得眼角一跳,有种风雨欲来之感。

    安凛则垂下了脑袋,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

    既然叶蓁这么说了,那就表明快了,他应该尽快把消息传回仰光市。

    “好了好了,我们还是换个话题吧,这个话题怪沉重的!”

    看叶蓁和安凛周身冷凝的气息,陈凯旋忍不住缩了缩脖子,挥手说道,他尴尬地笑了两声,意图打破空气中的沉重和冰冷。

    段情看着叶蓁,没有搭话,她一直对叶蓁抱着百分之百的信任。

    她此刻已经决定,回去之后就多买点食物和水存着,有备无患。

    一顿饭毕,段情主动开口要送叶蓁回去。

    陈凯旋和安凛心头都装着事,也就没有深究。

    段情开着车汇入车流,脸上不正常的红晕透露着她的激动情绪。

    “这段日子过得可还好?”

    叶蓁开着车窗,轻声问道。

    闻言,段情一愣,旋即震惊地瞪大了眼,原本想要扭头看叶蓁,但开着车,只能紧了紧握着方向盘的手,叶蓁这话的意思分明是在说她知道她是明媚!

    “有这么惊讶?”

    叶蓁挑眉,侧眸看着段情那张完全不熟悉的脸。

    她曾经说过,明媚是她来到华夏第一个对她出手相助的人,是不一样的,在力所能及之内,她也愿意给她提供些帮助,当然,也仅此而已了。

    “我,我没想到,没想到你会认出我”

    段情有些哑然,声音干涩,眼角隐隐有些湿润。

    她这辈子,除了父母,最感激的就是叶蓁,是她赋予了她新生的希望,若说她是回来复仇的恶魔,那恶魔心底唯一的光亮就是叶蓁了。

    “我们是朋友”

    叶蓁想了想,轻轻松松撇开了话题。

    听到她的这句话,段情情绪瞬间就激动起来,她一直以为叶蓁电话接不通是不想再和她有所交集,毕竟她的人生是那么肮脏而可悲。

    “我知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忘记我!”

    段情声音有些哽咽,她回国的第一件事就是想找叶蓁,可惜,联系不到。

    “我当然不会忘记”

    叶蓁摇了摇头,她素来不会安慰人,只能看着段情。

    一路上,段情把自己从出国到回国的经历通通说了一遍,语气有稚气,有委屈,有沉稳,有冷静,只有在面对叶蓁时,她才能完整地透露自己的喜怒哀乐。

    自回国开始,她就一直在努力赚钱,然后把钱以各种原由打给自己的父母。

    她如今变成了这副模样,无法再承欢父母膝下,只能给予他们物质上的需求。

    但叶蓁不同,她认识她,是她的朋友亦是她的良师,她可以把自己心头所有的情绪都宣泄出来,这种一吐为快的感觉让她整个人都焕发出生机来。

    到了星海湾,段情还有些意犹未尽,不过她没有舔着脸留下,而是驱车离开了,今天和叶蓁重新相逢让她心头喜悦到振奋,合该去庆祝一番!

    叶蓁刚刚进了星海湾,准备回玫瑰园去,就被人拦住了去路。

    封枭请她去做客,说是有事要告诉她。

    “叶小姐,快请进!”

    封枭打开门,热情地邀请叶蓁进门,旋即到厨房去把早就准备好的清茶端了出来,给叶蓁斟了一杯,可见是提前调查过叶蓁的喜好。

    坐在沙发上,封枭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向叶蓁。

    他没想到世间会有这样的奇才,明明二十岁之前都是普通人,却在短短一年内成长至此,说是奇才也不尽然,应该被称为鬼才才对。

    他没想到住进玫瑰园的会是个这样的人物,心头也有种发现珍宝的喜悦。

    “有什么事?”

    叶蓁敛眸看了茶水一眼,抬头看向封枭。

    “是这样,叶小姐应该和邵家小姐邵星靥有仇吧?那晚你们好似有些不死不休的意思,如今邵星靥去了m国,恐怕过不了多久就会带着魔法师回来对你动手,她此次铲除你的决心很强硬,你不得不防啊!”

    想到手下传回来的消息,封枭忍不住叹了口气。

    大难当前,不能共同对敌也就罢了,还要起内讧,叶蓁实力强大,有她在,启动封灵大阵的几率也能大上不少,他有必要在此前保护她的安危。

    “谢谢,我知道了”

    叶蓁颔首,语态认真地道了一句谢。

    闻言,封枭脸上的沉重僵在脸上,早就听闻叶蓁性子凉薄不爱与人交际,谁的面子都不给,没想到她居然会凉薄至此,倒有些出乎意料了。

    “无碍,这本就是我应该做的”

    封枭笑着摇了摇头,轻轻摆手说道。

    叶蓁起身,就准备离开了。

    “等一下,叶小姐,国家如今已经开始筹备了,有些事要提前做准备”

    封枭说完,就亲自把叶蓁送出了门。

    他能说的能做的只有这么多,至于为什么这么看重叶蓁,一来是因为她的实力,二来是因为他有种预感,纪元之争来临后,大地一族还要多多仰仗于她。

    至于一个年轻女修能有什么本事,他也一无所知。

    离开了封枭住处,回到玫瑰园,叶蓁就打电话给风戊晔,叫他准备物资,不要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不管怎么说,能抢占一些先机多少是有点用的。

    农樱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叶蓁有条不紊地下达着种种命令。

    “叶姐姐,不如我们两个逛超市去?”

    农樱从叶蓁的话中也听出了些苗头,不禁眸子一亮,对于采购东西这种事她还是很喜欢的,这么想想,纪元之争都不是那么可怕了。

    也不知道华夏乱起来,会从哪个位置开始乱。

    *

    叶家。

    冷玉蓉带着叶松和叶柏回来的时候,慕海棠并不在家,倒是让两个孩子大大松了口气,他们都可以想象,今天一切所作所为会引起多么严重的后果。

    “大伯母,你说叶蓁姐为什么那么讨厌我?”

    叶松颓然地坐在沙发上,叶蓁对待陌生人都比对待他这个堂弟要好。

    他不知道自己是做了什么惹得她生气,不过这种感觉并不好。

    闻言,冷玉蓉一愣,这个问题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或许,对自己这个女儿来说,没有任何人能比得上司缪吧,稍微有一点针对司缪的苗头表现出来,都会引起她的反弹,到时后果就和慕海棠一样。

    叶柏抿着嘴不说话,他性子就闷,不过他从叶蓁那里感受不到喜欢也感受不到厌恶,就像是在街上碰上了一个陌生人一眼。

    他和叶松都不喜欢曾经的叶承欢,心思太多,也烦得要死。

    但对于这个性情淡漠的叶蓁姐姐有几分想接触,可惜,却被排斥在外。

    在众人说话的时候,有人从楼梯上走下来,是亓九天。

    自从有了叶蓁的话,亓九天一天基本有一多半的时间都会待在叶家,他作为叶家唯一的修者,有些责任也是愿意扛起来的。

    “九天哥!”

    叶柏一回头看到亓九天,脸上瞬间就充满了激动之色。

    他知道亓九天去了军队,而且所作所为叫叶老,叶流华和叶长华都十分称赞,还说未来的兵王已经非他莫属,这样一个人物自然成了他的偶像。

    只要亓九天在家,叶柏总是缠着他问这问那,将迷弟角色诠释的分外透彻。

    “九天,过来坐”

    冷玉蓉脸色也柔了柔,轻声对着他招了招手。

    闻言,亓九天憨直地笑了笑,走过去坐在了冷玉蓉对面,在叶家过着有血有肉的生活,远比在修者联盟日复一日修炼来的有滋味多了。

    “九天哥,爷爷,大伯和我爸最近很忙吗?他们都好几天没回家了!”

    叶松提起精神来,有些疑惑地问道。

    “国家有些重要的事要处理,需要他们坐镇”

    亓九天眸子微闪,语气却极为平静。

    冷玉蓉不禁眸子暗了暗,她也有半个月没见过叶流华了,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重要的事,不仅叶家主事的都离开了,连冷家也是如此。

    她心口最近总是跳,有种不安的感觉。

    遥想二十多年前的京城事变,前夕不也是如今这种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吗?

    “啊?这么说的话,爸他岂不是还是好久不能回来?”

    叶松语气有些垮塌,他还想着和叶长华来次一对一的谈判,毕竟慕海棠在这件事上已经没了理智,他应该找一家之主来决定。

    “你要作甚?”

    亓九天挑眉,他怎么不知道叶松和叶柏这么粘着小叔叔?

    “我,我要做偶像明星!我不想当军人!”

    叶松想了想,鼓足勇气把这句话当成了口头禅。

    ------题外话------

    再有两三章,或者三四章,就开启纪元之争篇,也算是最后一个篇章,感谢你们陪我到今天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