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四十七章 看电影,司缪的人情世故

时间:2017-11-25作者:葫芦蓁蓁

    司缪没有回头去看那对情侣,却侧眸,宠溺地看了叶蓁一眼。

    “你若愿意,也大可试试”

    普通情侣和他们自然有着很大的不同,不过叶蓁如果要像普通女孩子一样对他投怀送抱,那他的确求之不得,偶尔能体验一把她的主动也不错。

    闻言,叶蓁眨了眨眸子,深思熟虑后还是摇了摇头。

    她脑海中闪过自己像刚刚那女孩子一样对着司缪红着眼圈说怕的场景,有些不忍直视,而且未免太做作了一些,她做不来。

    这时,过山车已经到达了最高点。

    在它近乎九十度直角坠落的时候,身后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司缪轻握叶蓁的手,在呼啸的冷风中,他连发丝都没有被压倒,好似被屏蔽了似的,而叶蓁也一脸宁静地注视着前方,没有任何情绪。

    在极速的旋转中,过山车到达了终点。

    叶蓁和司缪一脸漠然地走了下去,让身后一串腿软的人惊呆了眼。

    过山车之后就是鬼屋。

    司缪拉着叶蓁的手,穿梭在布置恐怖的鬼屋中,悠然闲适,宛若是踏青,偶尔冒出来一两个身着白衣的工作人员,两人眼神连一丝波澜都没有惊起。

    看着他们的模样,反倒是扮鬼的工作人员吓得不轻。

    试问,你见过谁去鬼屋一脸漠然,好像根本看不到他们似的?

    “好像没什么有趣”

    叶蓁蹙眉望着诸多尖叫狂奔着从鬼屋中出来的游客,声音狐疑。

    闻言,司缪轻笑一声。

    在饕餮大陆是有鬼族的,连真的都见过,人假扮的自然就更没什么看头。

    经历了过山车,鬼屋,丛林飞车等这种挑战心脏,享受刺激的项目后,两人也去尝试了些温和的,比如旋转木马,观览车,环园列车等。

    不过因为两人高超的回头率和淡然到没朋友的表情,所以今天的欢乐谷中不论是工作人员还是来娱乐的游客,都知道这里来了一对胆子大到不行的情侣。

    最后的一样项目就是情侣必备:摩天轮。

    坐在摩天轮的格子中,叶蓁从下自上观望,直到最顶点,才上前给了司缪一个清淡的吻,她决定来这次约会时,也是提前做过些功课的。

    “嗯?”

    司缪侧眸看着身边的叶蓁,有些疑惑她的举动。

    “据说坐着这个,在最高点亲吻,可以一直走下去”

    叶蓁回望他,一本正经地吐出连她自己都不相信的话。

    不过就算是假的,她也会尝试,愿意遵循摩天轮流传着的说法,因为她想和司缪永远在一起,任何一个细小的点她都不会放过。

    司缪眸子深处掠过一道光,轻轻揽住她的腰。

    平平静静到达地面,两人又如风般离开了摩天轮区域。

    从游乐园出来时,天色已经暗了。

    叶蓁想到储物戒里一摞摞的照片,眉眼间尽是满意。

    “走吧,去看电影!”

    叶蓁拉着司缪,又快速转移了阵地。

    情侣必备二:电影院。

    在京城中,人们生活压力会很大,所以下班后都会想要到娱乐区纾解一下紧绷的情绪,而电影院就是不二之选。

    当叶蓁和司缪到达电影院时,这里已经人满为患了。

    “我们要看什么?”

    叶蓁有些茫然地看着排片,对于这种东西,她和司缪处于一个层次。

    “二位没决定要看什么?不如由我来介绍一部电影?”

    或许是因为两个人真的太显眼了,有工作人员上前询问道。

    “好”

    叶蓁颔首,她的确不知道应该看什么。

    司缪则完全没有意见,今天他的行程都是陪着他家夫人。

    “这个‘风华绝代’是最近刚上映的片子,段情是主演,是以民国时期为背景的爱情片,制作精美,耗资不小,正适合你们这段恩爱的恋人!”

    工作人员说着说着,还忍不住称赞了一句,他在这里也工作了好些年了,还从没见过哪一对情人给他这种“他们天生就该在一起”的感觉。

    “好,那就两张票”

    叶蓁回眸看了司缪一眼,认真点了点头。

    买了票之后,也没忘记看电影必备的爆米花和可乐,看着人手一桶,叶蓁也跟风的买了,司缪忍不住皱眉,他直觉这东西不太好。

    “普通情侣的感觉啊”

    叶蓁抬眸看他,特意解释了一句。

    闻言,司缪无奈一笑,伸手接过那些东西。

    这部“风华绝代”的确是热门片子,排片极多,叶蓁和司缪根本不用排队就直接去了放映厅,一眼望去,几乎坐满了人。

    两人来得比较晚,座位在最后一排。

    很快,电影就开始播了。

    这部民国剧衣服制作精美,穿在演员身上时,好似他们就是从那个年代款款而来的少年少女,在人们眼前给予了一场视觉盛宴。

    故事讲的是民国时候一个大家闺秀似的女孩,被封建大家族继承人追求,从而坠入情网,嫁作他人妇,只是没想到丈夫会爱上一个留洋归来的新兴女性,不过后续女孩不仅没有成为深闺怨妇,还在商场上创下了极为庞大的产业,结识了另外一个出色的男人,从而幸福生活在一起。

    “段情演技真的太好了!活灵活现!”

    “是啊,她出道才短短几个月的时间,现在已经这么红了!”

    “没办法,人家有颜值,有演技,有后台,不红都难!”

    “……”

    叶蓁听着身旁小姑娘们叽叽喳喳的议论,眸子也定格在电影女主角身上。

    她不是个追星的人,但这个段情,轮廓身形都给她一种似曾相识之感,不过看着那张如出水芙蓉般的清丽脸庞,她确定自己没有见过这样一个人。

    “怎么了?”

    司缪抬手摸了摸叶蓁的脑袋,轻声问道。

    “没事”

    叶蓁缓缓摇头,不再注意这件事。

    电影散场,人们一窝蜂地涌了出去。

    叶蓁拉着司缪离开电影院,来到一个不见人烟的拐角处,现在已经很晚了,大街上虽然依旧灯火通明,但来往的人已经不像白天那样摩肩接踵。

    “我们回去吧?”

    叶蓁伸手环住司缪的腰身,声音中有些疲惫,但满足却占了绝大多数。

    她唇角微弯,脸上挂着令人着迷的笑容,司缪心神一动,低下头在她光洁的额头印下一个缠绵悱恻的吻,他的卿卿,一直都是个容易满足的人。

    “以后你想哪里,我都陪着你”

    他伸手抱着她,轻声说道。

    “好”

    叶蓁闭着眼埋在他怀中,软糯地呢喃了一句。

    听着她这副罕见的音调,司缪只觉得自己如坚冰一般的心脏都要化了。

    他翻手自灵域中取出一个大锦盒,叶蓁一愣。

    “给他们的礼物”

    司缪想了想,笼统地说道。

    叶家人不算多,但要一人一人送,他又不知该送些什么。

    很多东西都是无法出现在这个世界的,而且给除了叶蓁外的女人送礼物的事情,他绝不会去做,哪怕那人是她的母亲,他也不会。

    “是什么?”

    叶蓁有些好奇地打开锦盒,旋即了然地点了点头。

    “这些东西作为礼物在华夏应该可以,我们走吧”

    叶蓁再度环上司缪的腰身,轻声说道。

    睁眼时,两人已经回到了大院外。

    他们当然不可能直接利用空间节点回到叶家,到时候若是询问起护卫军人,说他们两个晚上根本没有回去,那这个事情就有些好玩了。

    好在护卫的军人已经被打过招呼,叶蓁和司缪顺利进了大院。

    “住在这里有点麻烦”

    叶蓁回眸看着铜墙铁壁般的大院,蹙眉对司缪说道。

    “那就买房子”

    司缪想了想,给出一个很好的意见。

    “你买?”

    叶蓁唇角微勾,侧眸看着他,语气揶揄。

    她家神尊的确是土豪般的人物,不过在这个需要人民币的世界里,他的财产根本派不上用场,这样一来,倒是需要她养,这种事情想一想都觉得得意。

    “好,我买”

    司缪却是轻笑,伸手摸了摸叶蓁的脸颊。

    他的灵域里连最普通的黄金都没有,买房子恐怕是个很大的难题。

    叶蓁也没当真,拉着司缪就进了叶家院子。

    开门的是刘婶,看到叶蓁和司缪时面色一喜。

    “小小姐和姑爷回来了!”

    她拿出拖鞋,赶忙冲着屋内喊,当下也顾不得仪态问题了。

    冷玉蓉匆匆上前,满脸担忧,本想说些什么,但在看到两人身上的同款情侣装时止住了声音,眼神中的担心转变为满意的笑。

    她自然希望女儿和女婿感情和睦,永远不会吵架。

    “没吃饭吧?妈让厨房留了饭菜,吃一点?”

    冷玉蓉将叶蓁手中的东西放下,张罗着说道。

    “好,谢谢妈”

    叶蓁上前抱了抱冷玉蓉,轻声说道。

    如果这就是普通人的感情,那她希望这种感情一直都在。

    “谢谢母亲”

    司缪也微微颔首,他不习惯华夏人的称呼,通用了“母亲”。

    不过仅是这一个简单的称谓,却让冷玉蓉瞬间笑得合不拢嘴,她也顾不得和客厅里的人打招呼,转身就去了厨房,亲自端饭菜出来。

    看着灯火通明的客厅,叶蓁有些诧异。

    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了,叶老有准确的作息规律,叶流华也差不多,居然等他们等到这么晚?

    她穿过玄关,看向茶几旁的沙发上。

    叶老并不在,应该是已经休息了。

    叶流华和亓九天都在,只不过他们身边多出一个女人,千娇百媚的女人。

    叶蓁一出现,她就将视线放在了她的身上,眼神中有诧异,有震撼,有激动,也有惊喜,种种情绪极其复杂,她忍不住站起身来,满脸笑意地靠近叶蓁:

    “你就是蓁蓁吧?长的和你妈妈真像!”

    女人声音略有些颤动,眼神慈爱而柔软。

    “小婶婶”

    叶蓁对着她轻轻颔首,轻声唤道。

    这女人面庞精致,气质雍容,性情爽朗,含笑间宛如一朵徐徐盛开的牡丹花,叶家中,除了叶长华的妻子慕海棠,她想不到还有第二人。

    “诶!呵呵,大哥,你们家蓁蓁嘴儿真甜!”

    慕海棠回头看了叶流华一眼,打趣道。

    话落,她看向紧跟在叶蓁身边的司缪,看着两人身上的情侣装,一时了然,这就是将他们叶家唯一一颗明珠收入囊中的司缪了。

    “这就是蓁蓁的丈夫小司吧?哎呦,你瞧瞧,两人多般配,还寸步不离地跟着,一看就是个宠爱妻子的好男人,跟我们叶家男人一模一样!”

    慕海棠看着司缪,心头也跟着一惊,赞赏如潮水般脱口而出。

    眼前这男人虽然在长相上略输叶流华,叶长华一筹,但在气质上,几乎要碾压两人,这一点让她十分诧异,叶家再怎么说也是功勋家庭,气场从不输任何人。

    仅是这一点,她就断定,他绝不是普通人。

    “小婶”

    司缪对着慕海棠点了点头,只是淡淡扫过她,就再度将视线放在叶蓁身上。

    看着他这般模样,慕海棠愣了愣,旋即眸色含笑地看向叶蓁,这个孩子,二十多年都过着那般可悲的日子,没想到竟能找到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

    “吃饭了,你们快过来吃一点”

    这时,冷玉蓉将热好的饭菜统统端了出来,招呼着叶蓁和司缪。

    “父亲,这是给你们的”

    司缪上前,将手中的锦盒放在茶几上,这才跟叶蓁相携着去了餐厅。

    看着司缪的背影,所有人都是一愣,不过好在叶流华也知道了司缪的一些性情,没有在意他的淡漠,只是看着面前的锦盒,心头生出些好奇。

    厨娘做的饭菜自然比不上叶蓁,司缪一口都没吃,他很挑剔,若只是为了饱腹,那他完全可以不用,虚无神本体,吞噬一颗星辰的生物都不够,到了他这个程度,本体只需要吸食灵气来维持生命运转。

    他简单地夹了几筷子给叶蓁,看着她吃饭,眉眼柔和。

    客厅中,慕海棠看着两人,不禁笑了。

    “大哥大嫂这下可不用担心了,女儿找回来了不说,还附带着这么一个优秀的女婿,看他们两个的模样,可不比大哥大嫂结婚时差,以后好日子多着呢!”

    慕海棠轻轻拍了拍冷玉蓉的手,笑着说道。

    闻言,叶流华和冷玉蓉面色都柔和下来。

    看着他们的神情,慕海棠心头一动。

    这个刚刚找回来的孩子,果然是叶流华和冷玉蓉的心头宝,仅仅只是提起都一副恨不得将心都掏出来给她的模样,连叶老都是如此。

    “好了好了,快看看你这女婿都送了些什么,连我都有些好奇呢!”

    慕海棠绝对是个八面玲珑的女人,有她在,气氛永远不会冷场。

    她说着,就将锦盒推到了叶流华面前。

    冷玉蓉也有些好奇地看向锦盒,她本以为司缪是个面冷心冷的孩子,没想到他竟然还会普通人的人情世故,真是难为他了。

    “叶叔叔快打开看看,指不定是什么好东西!”

    亓九天这时也从电视给予他的兴趣中回过神来,因为仅仅隔着锦盒,他都能察觉到其中汹涌澎湃的灵气波动,一定不是凡物。

    被他们催促着,叶流华无奈摇头,打开了锦盒。

    在闪烁的灯光下,锦盒中的事物暴露出来,让众人皆是一惊!

    那是三株品相极好的人参,并不大,一根只有拇指粗细,但根须饱满,已经有了明显的人形不说,表面好似还流荡着一抹异彩,叫人吃惊。

    “嘶——灵气太浓郁了!”

    亓九天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满眼放光地看着锦盒中的人参。

    他是修者,自然能够察觉到空气中扑面而来的灵气,而叶流华三人虽然不是修者,但却能感受到一股清凉之气,让人精气神都好上不好!

    “灵气?你是说,这是修者用的东西?”

    慕海棠一愣,旋即有些震惊地问道。

    她并不知道叶蓁和司缪的修者身份,以慕家的地位,还不足以知道这些隐秘的东西,不过嫁到叶家,就可以接触华夏顶尖超越权利的那些人,她听说过。

    修者对于普通人而言,那就是逆天的存在,没人不敬畏。

    “嗯,叶叔叔,妹夫真是大手笔,这三株人参可不仅是吊命那么简单,你只需要每次切一小片熬煮,汤水能够延年益寿,好处很多!”

    亓九天忍不住砸砸嘴,满脸认真地说道。

    闻言,叶流华和冷玉蓉对视一眼,眼神中都有些震惊和沉凝。

    “等等,我脑子有些乱,大哥,他…他是修者?”

    慕海棠一向自诩为聪明,可眼下却有些头脑混乱。

    她指了指餐厅的方向,有些不敢置信地问道。

    “那当然了,小婶婶,妹夫是比华夏五圣人都强的修者!”

    听到慕海棠的话,没等叶流华开口,亓九天就满脸骄傲地说道。

    闻言,慕海棠只觉得心脏剧烈跳动起來,华夏五圣人她知道,国家最高领导人曾秘密见过这些人,不过她却是没资格见的。

    比华夏五圣人还强,已经算是一个极好的比喻。

    她着实没有想到,司缪的身份竟然这么可怕。

    就在客厅几人情绪各不相同时,叶蓁也吃完了,和司缪离开餐厅回到客厅。

    “孩子,这东西太珍贵了,我们不能要”

    冷玉蓉率先将锦盒退回给司缪,面容严肃地说道。

    她是真正接触过修者的,那类人太过野蛮霸道,虽然眼前这个是她的女婿,而且性情也不是个那样的人,但这么珍贵的东西他们还是不能要。

    既然亓九天说了好处无穷,那自然应该留给女儿和女婿。

    “不是什么好东西”

    闻言,司缪抬眸看向叶流华,摇头说道。

    他虽然语调古井无波,但语气却认真,类似这样的东西灵域中简直数不清,若不是怕拿出的东西太惊世骇俗,他也不会挑选这最普通的。

    看着司缪的神情,叶流华等人嘴角皆是一抽。

    “你们就收下吧”

    叶蓁摇了摇头,轻声说道,话中是不容置疑的意思。

    冷玉蓉皱眉,她还是不想接受女婿这么“珍贵”的东西。

    “那就收下吧,谢谢你孩子”

    叶流华沉默了半晌,终究还是收下了。

    叶老和冷老都上了年纪,身体不大好,有了这三株蕴含神秘灵气的人参,一定能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他们的病痛,若是真能延年益寿,那真是天大的好事。

    司缪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蓁蓁,你也是修者?”

    慕海棠看着静坐在司缪身边,悠然娴雅的叶蓁,小声问道。

    叶蓁抬眸看了她一眼,淡淡地点了点头。

    对于叶家人,她也唯独对冷玉蓉和叶流华有着细细缕缕复杂的情感,至于旁人,虽然也知道是亲人,但终究是差了一截。

    闻言,慕海棠不禁心脏直跳,她原本还以为叶蓁回归叶家后,会依靠叶家生活,却没想到这夫妻两个竟然会是神秘莫测的修者。

    “对了,蓁蓁,我决定写帖子邀请京城上流所有人到明珠酒店去,举办一场宴会,将你的身份公之于众,叶承欢占据叶家女儿的时间已经太久了!”

    冷玉蓉并不想在叶蓁的修者身份上停留太久,故而转移了话题。

    明珠酒店是她成年时,冷母送给她的礼物,在京城拥有极大的名气。

    军区大院中的人都是身份地位极高的,不允许出任何差错,纵然叶家,也不可能在家里举办宴会,若是一旦混入什么不法分子,那是极其严重的事。

    说话时,冷玉蓉目光灼灼地望着叶蓁,这是她早就想好的事情,只是担心以叶蓁的性情不会同意,如今她也算是回了叶家,所以这件事她不想再拖着!

    叶承欢害的她女儿至此,她恨不得立刻让她身败名裂,即便她已经死了!

    这个话题有些沉重,慕海棠愣了愣,亓九天则沉默不语。

    闻言,叶蓁垂下眸子。

    叶承欢,这个人似乎已经是恨久远的事情。

    说实话,她并不想将自己的身份宣之于众,身在叶家,麻烦会接踵而至,她的事情太多了,着实不想再承受那么多,可是看着冷玉蓉期盼的神情,她却不知该怎么拒绝,叶家的身份地位对她来说就是身外之物。

    看着叶蓁的模样,冷玉蓉和叶流华眼神中都划过一抹无奈黯淡。

    他们只当她是不想承认自己叶家女儿的身份,想要明着拒绝。

    “喏,这是叶承欢和她姐姐卢云的血,化验结果可以平息很多声音”

    沉默了半晌后,叶蓁手背在身侧,将两个玉瓶放在了茶几上,里面就是她曾封存的血液,一份是叶承欢的,一份则是卢云的。

    她本以为叶承欢死后,这些东西是用不上的,却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机会。

    冷玉蓉愣了愣,旋即飞快地捏住了两个玉瓶,眼神充满恨意。

    这个时候,没人会想起去问叶蓁血液从哪儿来的。

    “蓁蓁,妈妈很快就能让你恢复身份,而这个贼人,她必将受人唾弃!”

    冷玉蓉抬眸,眼神柔和地看着叶蓁,轻声说道。

    叶流华沉默不语地看着妻子,什么话都没说,默默支持着她的决定。

    而慕海棠则一言不发,她以往和叶承欢关系最好,如今也无法说什么落井下石的话,亓九天眼神中却闪过一抹快意,叶承欢那样的人,理应如此。

    “好了,你们快去休息,刘婶,带蓁蓁他们回房”

    冷玉蓉伸手摸了摸叶蓁的脸,转头吩咐刘婶道。

    “是,小小姐,姑爷,随我来吧”

    叶蓁抬眸看了看冷玉蓉,没有再说什么,拉着司缪一起回了房间。

    不得不说,她对叶蓁这个女儿是用了心思的,房间中一应俱全都是女孩需要的东西,当初没有考虑到司缪,所以房间有些不适合大男人。

    洗过澡,两人就躺在床上。

    叶蓁仔细感知着玉葫芦,可惜,一点波动都没有,就好像她从来没有得到过这个洞天福地一样,这种感觉实在叫人有些无奈。

    “也不知道空间什么可以融合好”

    她轻叹一声,摩挲着司缪的银发。

    他绝艳的容颜在暖光的映衬下,美得出奇,银发飘飘,一脸禁欲的谪仙气质,让人忍不住想要打破他的安静,狠狠蹂躏。

    叶蓁心头暗笑,她是越来越坏了。

    而司缪此刻却没有在意她的笑,想到众生塔最顶层的那个家伙,他忍不住皱起眉来,玉色的眸子中闪烁着点点冰冷,好似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你怎么了?”

    叶蓁蹙眉,轻声问道。

    回神后,司缪绯红的唇微微勾起,摇了摇头。

    现在想那么多已是无用,倒不如静等。

    叶蓁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也没有深究,而是兴致勃勃地坐起身,从储物戒中取出今天拍的照片,紧紧捏在手里,脸上尽是温情。

    “去灵域”

    她转头看向司缪,眼神中似闪烁着星光。

    司缪没有多问,伸手揽住她的腰,两人瞬间就消失在床上。

    灵域竹屋。

    叶蓁手中拿着照片,用胶水仔细地将其贴在竹屋一侧墙壁上。

    “好了!”

    完事后,她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

    满面墙壁上,司缪和她的模样被深深印刻,垂眸浅笑,淡淡相拥,牵手同行等等,每一张都透露出浓浓的情感,让人为之惊艳。

    司缪上前从背后环住叶蓁的纤腰,发出低沉好听的轻笑。

    “既然夫人这么好兴致,良宵苦短”

    他一本正经地抱起叶蓁,清淡的眉眼中带着些许温柔。

    叶蓁轻笑,也不拒绝。

    在叶家房间中做那种事,倒不如在灵域里。

    ……

    第二天,当叶蓁推开门时,就发现门口蹲着两个一模一样的男孩。

    叶松和叶柏一大早就听说家里来了新姐姐,所以天不亮就从被窝里滚了出来,就躲在门口,想要观摩一下这个姐姐是什么模样。

    他们昨晚睡得早,所以没来得及见到叶蓁。

    叶松机灵,听到开门声就赶忙站了起来。

    他抬起头时,就看到了叶蓁,霎时,眼珠子一瞪,愣住了。

    “你就是叶蓁姐?比承欢姐可漂亮多了!”

    叶柏情商比不上叶松,看着叶蓁时,眼神中满是惊艳,却毫不自知地将叶蓁和叶承欢放在一起做了对比,当下就惊醒了一旁的叶松。

    “你这傻瓜,说什么呢!”

    叶松心头咆哮,忍不住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这家伙,还真是一根筋。

    叶蓁在看到他们的那一刻,就清楚了两人的身份。

    叶长华和慕海棠成婚多年后,生的两个宝贝疙瘩,叶松,叶柏,也是叶家唯二的两个男丁,一个性情活泼,一个则带着些许憨厚。

    “你们好”

    叶蓁对着两人点了点头,既不热情,也不冷淡。

    “你好叶蓁姐,我是叶松,他是叶柏,因为好奇姐姐的样子,所以特意蹲守在这里,你可千万别介意,我们没存坏心眼!”

    听到叶蓁开口,叶松赶忙回头,伸手挠了挠后脑勺,略有些羞涩地说道。

    他实在没想到,大伯的亲生女儿居然长这个模样,比起叶承欢的确有气质多了,比他们学校那些个校花系花什么的也强了太多。

    他们从慕海棠口中得知叶蓁的事情,只觉得这个姐姐身上满含传奇色彩。

    “对对对,姐可千万别和我们计较,还有,姐,你长得可真好看!”

    当着叶蓁的面,叶柏也不在意叶松刚刚那么对他,忍不住傻兮兮地笑道。

    平白得来个这么漂亮的姐姐,叶松和叶柏心头都很满意。

    这时,司缪从房间中走了出来,看着两个小屁孩站在他夫人面前献殷勤,不禁上前将叶蓁挡在了身后,神色淡漠的可怕。

    叶松和叶柏神色皆是一滞,忍不住悻悻地后退了几步。

    他们还是头一次在除了大伯之外,看到气势这么强的人。

    “我知道了,你是姐夫对吧!姐夫,我是叶柏,听老妈说你很厉害,会法术是不是?你能不能教教我?我觉得你和我姐真的太般配了!”

    这一次,没等叶松说话,叶柏率先眼神发亮地开口了。

    他听说过修者,一直以为是小说上骗人的,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闻言,司缪面色不变,叶松却是一愣,旋即黑了脸,他像是第一次认识这个弟弟一样,以往摆明了情商不高,怎么现在突然就会说好听的了?装的吧?

    “诶?你们怎么挡在蓁蓁门口?让开让开,你们两个家伙,不让人省心!”

    就在这时,慕海棠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让叶松叶柏身体一僵,背对着她吐了吐舌头,这副模样看上去极为好笑。

    “没关系,他们很可爱”

    叶蓁看着他们,脸上露出些许轻笑。

    司缪侧眸看了看她,脸上的淡漠和孤冷也散去不少。

    听到夸奖,叶松脸上露出傲娇之色,而叶柏则美滋滋地笑了。

    一行人下楼吃早饭,叶老刚刚打完太极从院子里回来。

    “睡得好吗?”

    他看到叶蓁和司缪,眼神柔和地问道。

    “很好”

    叶蓁轻轻颔首。

    双方的相处模式让身后的叶松叶柏有些不习惯,以往叶承欢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凑在爷爷面前拍马屁,而叶蓁姐却这么平淡…

    早饭是小米粥和南瓜饼,分量很足。

    冷玉蓉和叶流华已经坐在那里等着了,看到叶蓁和司缪,两人眼神皆是柔和下来,这就是有了孩子的感觉,叫人恨不得无时无刻都给予他们温暖。

    “大伯母,叶蓁姐好漂亮,和你长得一样!”

    有叶松和叶柏在,餐桌上食不言的规矩也没了,叶老笑看着,也不阻止,他还真怕叶家的规矩太多,让叶蓁和司缪感到不适。

    闻言,冷玉蓉笑着看向他们。

    “是吗?那你们这是不是也在说大伯母长得漂亮呢?”

    冷玉蓉笑眯眯地问道。

    听到她的话,叶松和叶柏对视一眼,都觉得有些吃惊。

    大伯母以往虽然对他们也很温柔,但总给人一种冷冷淡淡的感觉,好像对什么都不在意似的,让人很难接近,没想到今天居然会和他们开玩笑!

    别说是他们,就连叶流华都愣了愣。

    他侧眸看着坐在身边的妻子,心头极其柔软。

    她终于回来了,以往那个年轻自信,娴静悠然的冷玉蓉终于回来了。

    “蓁蓁,宴会的事情我已经着手在准备了,明天就很好!”

    冷玉蓉转头看向叶蓁,语气柔软地说道。

    以冷家和叶家的人脉,要在短短时间内筹备一场盛宴,并不是一件难事,她迫不及待想要让所有人知道,叶承欢并不是她的孩子,叶蓁才是!

    而她也将两滴血液送去化验了,结果同样明天出来。

    若是普通人家,最早也要一个礼拜,不过冷玉蓉却是不用等那么久。

    “好”

    叶蓁轻轻颔首,既然已经同意举办宴会,她就不会逃避,即便不喜。

    听到她应声,冷玉蓉松了口气。

    “请柬我亲自写”

    这时,叶老开口了。

    他放下手中的餐具,拿帕子擦了擦嘴,目光柔和地看了看叶蓁,说道。

    闻言,冷玉蓉含笑点了点头。

    请柬由叶老和冷老来写,可谓是给足了叶蓁面子,她的身份是得到两家一致肯定的,这样一来,也算是给了宴会一个极为完美的开端。

    “谢谢爷爷”

    叶蓁转眸看着叶老,片刻后,轻声说道。

    她能明白他的用意,这份好意她不会不识好歹地拒绝。

    这一顿早饭,算是叶家二十多年来最为圆满和温暖的一次。

    在叶蓁的目光中,司缪也勉为其难吃了一些。

    饭毕,叶老去隔壁张书记家下棋去了,留着一群小辈在家。

    “叶松叶柏,出去玩”

    客厅中,慕海棠看着两个儿子,说道。

    她明显是有话要对叶蓁说,故而言辞间没有丝毫可以商量的意思。

    闻言,叶松和叶柏脸色皆是一黑,但看着大伯叶流华的脸色,最终还是悻悻离开了,只能在心中痛哭流涕地咆哮:小孩没人权啊!

    “小婶婶是想问l省的事?”

    叶蓁抬眸看向慕海棠,她隐约能够猜到这一点。

    听到l省,在场除了冷玉蓉愣住之外,所有人都面色一凝。

    亓九天竖起耳朵,毕竟能让花婆婆等人那般重视的地方,肯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他虽然大概知道一些,却不够细致。

    “诶,是,你老实和我说,那个魔毒,到底能不能除去?”

    慕海棠重重点了点头,眼神中尽是忧虑。

    她昨晚听叶流华说过了l省魔毒的事,什么魔族,妖魔和她距离真的太遥远了,她只想知道叶长华回到l省能不能解决问题,会不会出事。

    问话时,慕海棠双手紧紧攥在一起,指尖都有些发白。

    “魔毒是魔族强者为了制作傀儡而制造的毒素,要清除,难”

    看着慕海棠,叶蓁缓缓摇头,花婆婆等人到l省去,应该能够顺利除掉那些已经蜕变的傀儡军士,至于魔毒,怕是没有什么办法。

    水歧身为魔族,十一品修者,却也只能靠灵气续命,花婆婆等人能怎么办?

    闻言,慕海棠脸色煞白如纸,浑身都抖得如同筛糠一般。

    她脑海中一直回荡着“要清除,难”这四个字,心头绝望。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