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四十四章 叶流华:我的女儿结婚了?!

时间:2017-11-25作者:葫芦蓁蓁

    叶流华跟着叶蓁单独站在屋外,有些紧张地搓了搓手。

    他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根本找不到话题,连面容都不受控制变得生硬起来,他怕吓到叶蓁,努力控制着情绪变化。

    看着叶流华古怪的模样,叶蓁忍不住轻笑一声。

    “怎…怎么了?爸…我很好笑吗?”

    听到叶蓁的笑,叶流华一愣,旋即才有些傻气地问道。

    “父亲,你不用这么拘谨”

    叶蓁侧头看他,用俗世人亲切的叫法她现在还不熟悉,但父亲两个字却脱口而出的,并没有那么难,和当初喊冷玉蓉时一样自然。

    闻言,叶流华猛地抬头,一瞬不瞬的盯着叶蓁,脸上肌肉不规则地抖了抖,眼眶红的发烫,神情看上去极其激动,这便是喜极而泣的真实定义吧。

    “蓁蓁…孩子…”

    叶流华轻声呼喊着,语气哽咽。

    他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激动到热泪盈眶,年过半百,他居然宛若孩子般落下眼泪,只因为“父亲”二字实在让他心头震动。

    …

    司缪从房间出来时,天已经蒙蒙亮了。

    他神色未变,并没有露出疲惫之色。

    “还好吗?”

    叶蓁却有些担忧地上下打量了司缪几眼。

    “无碍,喏,烈焰石”

    司缪轻笑着摇了摇头,伸手,将一枚火红如水晶的漂亮石头递给叶蓁,亓九天是真心诚意配合的,所以取神石的过程并不困难。

    叶蓁见司缪真的没事才接过烈焰石,触手火热,却不灼人。

    四颗神石全部在手,思及虚空洞,叶蓁也缓缓舒了一口气。

    叶流华站在一旁看着叶蓁和司缪,心头暗道,这女儿刚刚找回来,就已经有了男朋友,只是不知这神秘男人到底是什么身份,能不能配得上他女儿。

    不知不觉,叶流华眼神就变得有些挑剔起来。

    此刻在他心中,叶蓁就是天下最好的女孩子,即便心头明白司缪并不简单,却也有些不满,看来他回去之后应该动用一切力量调查一下了。

    “亓九天怎么样?”

    叶蓁收起烈焰石,抬眸看向司缪,轻声问道。

    她知道,有司缪动手,根本不可能出现任何意外。

    叶流华也把放在司缪身上打量的视线撤回,向屋里走去,他还不明白这几个年轻人神秘兮兮做了些什么,烈焰石?

    “他没事”

    司缪伸手摸了摸叶蓁的发顶,唇角含笑地说道。

    闻言,叶蓁轻哦一声,拉着司缪进了屋,既然烈焰石已经拿到了,那交换物也应该给亓九天,这是她答应的,自然要言而有信。

    司缪没有说话,顺着她进了屋。

    亓九天坐在椅子上,除了脸色瞧上去有些苍白之外,并没有什么大碍,看到叶蓁和司缪进来,笑着冲两人点了点头。

    “我现在倒是觉得自己浑身轻松,没了以往的躁动”

    亓九天满眼感激地看着两人,憨厚地挠了挠后脑勺。

    叶流华站在他身边,见他没什么问题,也就放下一颗心,既然没什么大事,他也不会再仔细去询问,重要的是他找回了叶蓁,也找回了亓九天。

    叶蓁轻笑,她站在桌前,轻轻一挥,桌面上就多出了几样东西。

    这一次,除了司缪给的功法和灵石外,还多了一把长枪,枪身闪烁冷寒地叫人打颤,是一把极品灵器,华夏灵器稀少,这样东西既算作是她对亓九天突然造成的困扰表示歉意,也算是给这个便宜哥哥的见面礼。

    她觉得以亓九天的身姿,使用长枪是最合适的。

    当然了,她自己本身是没有的,不过这不是问题,她嫁了一个土豪,这点在普通修者眼里极其珍贵的东西,在司缪眼中就是堆放仓库的寻常武器。

    亓九天被眼前的金光晃得眼花,然后猛地起身,连连摆手摇头:

    “不行不行,是你们救了我,我怎么还能要东西?烈焰石你们就安心拿去,这些东西我实在不能收,你是我小妹,我是你大哥,怎么能要你的东西?!”

    亓九天有些义正言辞地说道,不过眼神在看向长枪时,闪过一抹可惜。

    他确实很喜欢这把枪,不过他确实不能接受这些意外之财。

    司缪助他从体内取出烈焰石,已经是帮了他,救了他的性命,若是再理直气壮地收下东西,那他自己都会鄙夷自己,这种事他可不会做。

    而一旁的叶流华眸子里闪过一抹震撼,他知道自己的女儿是个实力强大的修者,是连彭坤都能斩杀的人,但是却没有想到,他还是小看了自己这个遗失多年的女儿,她不止修为强大,还手段神秘,叫普通人望而惊叹。

    难怪,难怪当时玉蓉带回来的糕点可以轻易治愈岳父的身体。

    叶流华此刻了然,自家这个女儿,是不能用常理来解释的。

    听到亓九天的话,叶蓁黛眉轻佻。

    “这些不是和你交换的,而是我和司缪给你的见面礼,烈焰石算作你对我这个妹妹的见面礼,那这些东西,自然是礼尚往来,难道你要拒绝?”

    叶蓁伸手挽住司缪的手臂,笑颜如花地说道。

    她突然很喜欢这种感觉,好似她和司缪都拥有了家人似的。

    闻言,亓九天苦笑着皱眉,他刚准备说些什么,就被司缪接下来的话堵在了胸口,再也说不出半句,心头只剩下感激和温暖。

    “收下吧,都是一家人,这枪的名字就叫烈焰,你觉得如何?”

    司缪很直接地帮亓九天做了决定,连枪的名字都想好了,和烈焰石有异曲同工之妙,他的霸道和眼神中不可拒绝的神态,让亓九天心头泛热。

    一句“都是一家人”,瞬间把气氛上升到一个顶点。

    亓九天看看叶蓁,看看司缪,沉默了好半晌才咬牙应下。

    他不是俗世人,自然知道叶蓁拿出来的东西有多珍贵,且不说别的,就单说这摆的整整齐齐的灵石,他就只有在阁楼顶端的红珠中见过。

    不过他会应下,除了叶蓁和司缪的话,还有他们的神情。

    看来,他这妹妹和妹夫都是资产雄厚之人,这么珍贵的东西都说拿出来就拿出来,说送人就送人了,这么一想,他接受的也能心安理得一些。

    不过,亓九天心中也发生了些许变化。

    他明白,从此以后他再也不是一个人了,他有家人了!

    这么一想,亓九天这个高高壮壮的男人就恨不得一把抱住叶蓁几人痛哭一番,这种感觉他这辈子第一次来的这么强烈,好似要被温暖融化了一般。

    “呵呵,这一次,你们就和我一起回叶家!”

    叶流华在一旁看着,眼神柔和极了。

    他从没想过自己也会有这样一天,儿女双全,虽然女儿已经有了男朋友。

    说话时,叶流华极其希冀,语气中带着些许不容被拒绝的脆弱,这种神情对他而言实在太少,可就在修者联盟短短几天,已经有过好多次了。

    听到他的话,叶蓁和司缪倒是没有什么意见,本来就要去叶家看冷玉蓉的。

    而亓九天却面带犹豫之色,他已经很多年没有接触过俗世人了,脑海中虽然还依稀回荡着叶老爷子对他的关心爱护,但对叶家,他总归还是有些芥蒂的。

    “叶承欢已经死了”

    叶蓁看着亓九天的神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不禁开口说道。

    她即便真的回到叶家成为叶家的女儿,也不会时常待在那里,而亓九天和她恰恰相反,是个喜欢温情向往亲情的人,他若回到叶家,也可以让叶流华和冷玉蓉不那么孤寂,这是个两全其美的事情。

    叶蓁丝毫不为亓九天回去感到担心,对于叶家的财富,她没有半分觊觎之心,全给亓九天也没什么,她连自己的产业都不曾放在心上过,更何况是叶家的?

    叶承欢和她有着最本质的区别,那就是贪婪。

    闻言,亓九天身躯一震,这件事他知道,只是叶承欢一直是他心头的障碍和阴影,这一点并没有因为她身死而消弭。

    听到叶承欢的名字,叶流华神情一片冰冷。

    对于那个他曾经捧在心尖宠爱的“女儿”,如今想来却是无尽的痛恨和悔意,若不是她,他也不会失去女儿,最后连儿子都差点形同陌路。

    “回去吧”

    叶流华伸手拍了拍亓九天的肩膀,眼神中带着些许期待。

    他真的希望他能随他一起回到叶家,这么多年了,他终于可以将他带回去,完成对亓鹰的承诺,也满足自己儿女双全的温暖。

    “好,我回去!”

    亓九天犹豫了半晌,终于重重点了点头。

    自从付家选择盟主之位抛弃他开始,他对这个家族就已经没有多少留恋了,如今有了父亲,有了母亲,还有了妹妹妹夫,要付家做什么?

    想到要重回叶家,亓九天心脏砰砰砰地跳动起来,颇有些激动和胆怯。

    听他应下,最开心的就是叶流华,这个冷锐的男人脸上笑意不停,若是让他手下的兵看到,一定会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叶蓁也侧眸和司缪相视一笑,享受一番普通人的生活对他们两个而言也是一种颇为神秘的新奇体验,尤其是司缪,他从不曾混迹过俗世。

    就在一家人其乐融融时,门外响起了脚步声。

    “付浮生?”

    叶蓁转眸看去,就见到了依旧面容青紫的付浮生。

    按理说刚刚在亓九天这里吃过瘪,他不会来的,这倒是有些出乎人的意料。

    果然,亓九天在看到付浮生时,脸上笑容渐去,又成了往日那个冷漠的男人,而付浮生在瞧到他情绪的变化时,嘴角也露出一抹苦笑。

    “花婆婆说有人找叶伯父,应该是叶家的人,具体我也不太清楚”

    付浮生转头看向叶蓁,随后对着叶流华客气地点了点头,以示尊重。

    若是放在以前,他或许不会对一个俗世人这般态度,哪怕他权势滔天,但修者是凌驾于权势和财富之上的存在,他完全没必要这样,可是现在叶流华不仅只是叶流华,他还是叶蓁的亲生父亲,这一点就将他死死压住,不得不认真。

    “叶家?长华!”

    叶蓁对叶家不太熟悉,看了看叶流华,他眉头一挑,吐出一个名字。

    “是小叔叔?”

    亓九天转过头看向叶流华,问道。

    他离开叶家时,叶长华就已经去了l省,不过他们却算得上熟悉,因为叶长华是个很温暖的人,他也算是叶家为数不多对他用心的人了。

    “嗯,长华是我弟弟,不止是九天的小叔叔,也是你的小叔叔”

    叶流华脸色稍缓地点了点头,说话时看向叶蓁,为她解释了一句。

    “那我们走吧”

    叶蓁了然,其实不用叶流华解释她也能猜测一二,因为叶长华这个名字和叶流华只是一字之差,有些大家族都是以此命名的,并不稀罕。

    更何况,当初柯蓝与她说叶流华来修者联盟的目的时,曾提到过叶长华。

    即将要见到叶家的第三个人,她倒是没什么紧张,但好奇却是有的。

    以前是她太过决绝武断,将叶家的都当做陌生人,可如今接触过叶流华之后,她明白了一些事情,故而心头对叶家倒是没那么淡漠了。

    “我和你们一起去”

    看着叶蓁三人就要出门,亓九天开口说道。

    “九天,我有些话想和你说,不知能不能给我这个机会?”

    付浮生抬头看亓九天,语气有些苦涩和无奈。

    闻言,亓九天一怔,想了想,没有拒绝,脚步顿在了原地,他虽然对付家已经没了该有的情感,但有些话他也想和付浮生说清楚。

    叶蓁见此,就拉着司缪,与叶流华一起向大殿走去。

    待三人离去,屋中就只剩下了亓九天和付浮生,气氛古怪而尴尬。

    “有什么话就说吧”

    亓九天声音冷漠,他负手立在门口,和以往对付浮生的关怀迥然不同。

    闻言,付浮生抿唇,眼神中闪过一抹挣扎和犹豫,但最终还是咬牙说道:

    “九天,昨天的话我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这件事的确是我和父亲的错,是付家对不起你,但请你念在往日的情分上,帮付家…说服叶蓁!付家为了修者联盟盟主之位筹谋数百年,却依旧不能得偿所愿,而你,如今就是付家最大的助力,叶蓁有求于你,你若开口以此来换取,她一定会答应!”

    话落,付浮生就闭上了眼,他有些不敢去看亓九天的神情。

    这些话是他和付老共同商议的,他们清楚,经过昨天那番话的冲击后,亓九天对付家死了心,但彼此之间还残留着最后一点情分。

    大家族就是大家族,永远都能将“物尽其用”这四个字贯彻通透。

    付家对亓九天有感情吗?

    答案自然是有的,不过这种感情和利益相比,还要差上一些。

    听完付浮生的话,亓九天没有动,神情依旧冷漠,只是眸子中掠过一抹悲哀和痛色,终于,付家还是将他彻底推了出去。

    这么多年的朝夕相处,即便是养一条狗也应该有感情了吧?

    亓九天心头为自己感到些许悲哀,但片刻就恢复常态。

    如今的他已经不是昨日的他,连丁点挫折都承受不住,他已经不再是一个人,他是有亲人和家人的,付家的无情能让他感到悲哀,却再不能让他重伤。

    人类这种生物,只有在拥有强烈的感情时,才会变得无坚不摧。

    “不知道这个提议你是不是能同意,付家真的需要!”

    半晌都没听到亓九天开口,付浮生有些焦虑,垂在身侧的手都出了冷汗。

    “抱歉,叶蓁的决定不是我能干涉的,我已经把东西给她了”

    闻言,亓九天耸了耸肩,满脸冷漠地说道。

    虽然当年付老曾接他回来,是他的贵人,但这么多年他为付家做牛做马,建立强大的付家军,已经足够还清一切,还有剩余。

    现在,他不欠付家任何东西,可以理直气壮地说“不”!

    听到亓九天的拒绝,付浮生眉头皱的更紧,他着实没有想到会得到这样一个答案,以往无论他说什么亓九天都会答应,他一直觉得他不会拒绝付家。

    “我一直将你当做兄长,这件事到此为止,我不会再强求”

    说话间,付浮生叹息一声,他已经明白是什么改变了亓九天。

    是付家的无情,是他和父亲的冷漠。

    看到亓九天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他实在无法再开口要求些什么,心头自责而沉重,他们为了付家荣耀舍弃亓九天,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我很快就会离开修者联盟,日后付家若有难,可以差人到京城叶家找我,看在往日的情面上,我会出手帮忙,至于盟主之位,我的确有心无力”

    听到付浮生的话,亓九天面不改色,他已经不是那个得到一点点温情就满心感激的亓九天了,不过付家以往对他确实不错,所以他愿意给一个承诺。

    闻言,付浮生一愣,旋即嘴角苦涩更浓。

    因为他们的作为,彻底将一个八品修者推之门外,而这个八品修者也曾和他兄弟相称,感情匪浅,这发生的种种,皆让付浮生心头被悔意蚕食。

    亓九天说完,就做出送客的举动。

    付浮生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落寞离去。

    亓九天站在原地沉默了好半晌,旋即关上门躺在床上,他已经没心情再到大殿去了,需要好好消化一下今天所有发生过的事。

    *

    另一边,叶蓁三人也来到了大殿。

    一路上,叶流华嘴巴都没有停过,一直在给叶蓁说叶家的人,也让她大致了解了叶家的一些基本情况,不至于太过茫然和陌生。

    叶蓁可以看出,叶流华对叶长华这个弟弟是极好的,言辞间也多有温和。

    大殿中人很多,但叶蓁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叶长华。

    他和父亲叶流华长得很像,不过两个人的气质却截然不同。

    叶流华铁血而冰冷,周身有一股正义和煞气,给人极强的压迫感,而叶长华则文质彬彬,若是戴上一副眼睛,怕就是民国时候风度翩翩的老师。

    不过他坐在那里,脊背也挺得笔直,即便眼神中有些焦虑,但不难看出他极好的涵养以及偶尔流露出的精光,他并非表面看上去那么容易接近。

    几乎在叶流华一踏进大殿,叶长华就站起身迎了上来。

    他眼神中颇为激动,什么话都没说,抱着叶流华拍了拍他的脊背。

    叶流华是为了他才到修者联盟来的,可惜过了这么多天都没有消息,他心知不妙,这才瞒着众人来了这里,本以为是出了什么事,却没想到只是他想多了。

    最重要的是,他只来过修者联盟一次,却深刻体会过修者的高傲,可这一次,修者联盟的人不仅没有为难他,还好吃好喝的颇为客气,让他有些不解。

    不过看到叶流华没事,叶长华心头也总算是松了口气。

    就算l省的事情被揭露,让国家知道了,他也不希望自家大哥出任何事。

    “什么时候这么沉不住气了,还专程跑到这里来!”

    叶流华不悦地看向叶长华,这一次如果不是叶蓁,他就已经是一具尸体,而叶长华没搞清楚状况就这么兴冲冲的来了,别说好吃好喝,恐怕连他都难逃一劫,依彭坤那疯狂的个性,这件事百分之百有可能。

    这么一想,叶流华心头就生出一抹后怕,对叶蓁这个女儿更是感激。

    若是能活着,没人会想死。

    “这不是担心你吗?这么多天,一点消息都没有!”

    叶长华皱眉反驳一声,言语间也颇为不满。

    话落,两兄弟都有些哑口无言,相视一笑。

    这个时候,叶长华才将目光放在叶流华身后不远处的叶蓁和司缪身上,这两个人太耀眼了,即便在古色古香极为壮观的大殿中,都无法被忽略。

    看到他们站在一起,叶长华眼中闪过一抹惊艳。

    忽然之间,他就知道了什么叫一双璧人,什么叫天造地设。

    最后,叶长华把视线定格在叶蓁的脸上,总觉得有些熟悉,半晌后,他瞳孔猛地一缩,有些不可置信地伸手指着叶蓁,结结巴巴道:

    “大…大哥…她…”

    眼前这个让人惊艳的女孩子,和他家大嫂极其相似,眉宇间还有些他大哥的痕迹,比起曾经那个假孩子叶承欢还要像,简直不可思议!

    “呵呵,蓁蓁过来,这就是你小叔叔,叶长华”

    看着弟弟惊骇而诧异的神情,叶流华心头颇为得意。

    他对叶蓁招了招手,声音柔和,和叶长华认知中的大哥判若两人。

    要知道,他大哥即便面对大嫂时,都没有用过如此温和的音调…

    叶蓁拉着司缪来到叶长华面前,冲着他轻轻颔首,司缪亦然,他虽没有什么表情,但一举手一投足,自有一番令人侧目的神秘矜贵之气。

    “大哥,这…这是你的…”

    叶长华口吻依旧有些结巴,他总觉得脑容量有些不够用。

    这里是修者联盟,听大哥的口气,面前这个女孩子是他的女儿,也就是他的亲侄女,可是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一切犹如梦幻啊!

    “我女儿!叶蓁!”

    叶流华下巴微扬,一向严肃的脸上罕见的带上了笑意。

    他语气颇为自豪,能亲口将叶蓁的身份告诉别人,让他非常高兴。

    “真的是…”

    叶长华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目光更是定在叶蓁身上,久久无法回神。

    这个女孩子,初见时就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惊艳,她分明没有身旁的男人绝艳,但站在他身边,却丝毫不逊色,或许让人惊艳的不是她的容颜,而是那一身云淡风轻,安静如空谷幽兰的脱俗气质。

    “小叔叔,我是叶蓁,初次见面,你好”

    看着叶长华呆怔的神情,叶蓁轻笑,她语气轻和地说道。

    她并不知道亲情是什么,但刚刚和叶流华,亓九天相处时,那种沁入心脾的温暖让她记忆深刻,一时间,对叶长华这个并不熟悉的人,也做不出冷漠之态。

    “好!好!”

    听到叶蓁的声音,叶长华回神,他连声应好,面色激动。

    他实在没有想到,会在修者联盟见到自己的亲侄女。

    叶流华在一旁看的十分高兴,他希望所有人都能喜欢他的女儿。

    “那这位是?”

    激动过后,叶长华转头看向司缪,略有些疑惑地问道,但是视线却放在两人交握的双手上,包括刚刚初见时两人给予他的那种感觉,他心头已经有所猜测。

    上下打量了打量司缪,叶长华越看越心惊。

    这个装扮古怪,却极其神秘的男人,绝不是个简单角色!

    叶长华自问也是走过枪林弹雨,经历过无数生死的人,但面对面前这个银发男人时,竟然肌肉紧绷,有极度强烈的危险感从心头涌出,让他瞬间进入一级戒备状态,浑身都产生了一些不适。

    似是察觉到了叶长华的紧张,司缪对着他点了点头。

    霎时,叶长华心头的紧绷瞬间就散去了,颇为奇怪。

    “他是蓁蓁这孩子的…男朋友”

    没等叶蓁和司缪开口,叶长华就声音略有些沉重地说道,他说这样一句话,已经算是以岳父的身份认可了司缪,虽然司缪并不需要他这样的认可。

    闻言,叶长华刚要笑着点头,就被司缪打断了。

    “不是男朋友,是夫婿”

    司缪转头,神色颇为认真地看向叶流华,玉眸满含不悦地说道。

    他知道华夏的男朋友是代指没有成婚的夫妇,和他和卿卿已经结了同心契,是名正言顺的夫妻,男朋友这三个字实在不妥当,他也不喜欢。

    闻言,叶流华愣了愣,回过身后,面色红了白,白了青,宛如脸谱。

    “你们…你们…你们已经结婚了?!”

    他手指颤抖地指着叶蓁和司缪,说话时,脸颊上的肌肉都抖了抖。

    叶蓁才二十多岁,而且不是说刚刚被余睿那家伙的儿子甩了吗?怎么会这么快就结婚了?他女儿才多大啊就结婚了?!

    叶长华也有些震惊,不过没有叶流华那么夸张。

    两个孩子站在一起确实非常般配,结婚也不是没有可能。

    看着叶流华震惊到失言的模样,叶蓁有些不解的点了点头,她和司缪已经结了同心契,的确已经算是结婚了,这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

    闻言,叶流华忍不住嘴角抽搐,看向司缪的眼神瞬间就变了。

    若说以往对司缪只是采用一种平常心,但如今他已经成了他真正的女婿,那他就不能再平静的观望了,原来不知不觉中,他女儿都已经结婚了?

    那他岂不是很快就要有小孙子或者小孙女?

    这么一想,叶流华心头无言的震撼才稍稍缓解了一些。

    但他打定主意,找个时间一定要好好盘问盘问这小子,他只知道他叫司缪,除此之外,家世,背景,家中人员,工作和年收入什么的都等问问。

    对于他的视线,司缪淡淡回望,神情不变。

    叶流华心头一梗,好小子,娶了他闺女还对他这么冷淡?

    他虽然不知道别人家的女婿对岳父是什么样的,但最起码他对冷老爷子就不是司缪这样的,这简直是在挑衅他!

    这么一想,叶流华觉得自己身为岳父的威严已经不剩多少了。

    “好了,花婆婆等很久了,先坐吧”

    叶蓁虽然疑惑叶流华的震惊,但看着不远处坐在那里的花婆婆,开口说道。

    若是他们几个就一直叙旧,把花婆婆晾在一边,那难免有些不合适。

    一行人纷纷坐下,花婆婆这才开口道:

    “呵呵,刚刚看你们一家人说话,我也不好打搅,既然你们都聊完了,那就来说说l省的事情吧,你们到修者联盟来,是希望联盟中人出手帮忙?”

    花婆婆很温和,说话间不给人半分压力,好似就是个脾气极好的女人似的。

    刚刚叶长华和花婆婆坐在这里也没有闲着,他开口讲述了l省军士变异的事情,同样也牵扯出了多年之前的盛城事变,花婆婆对此也算有所了解了。

    “是,让圣人费心了,若是没有修者出手控制,l省恐怕就是下一个盛城”

    叶流华和叶长华对视一眼,两人此时脸上神情出奇的一致,都带着淡淡的哀伤和沉重,军士变异,普通医生根本无法治愈,而且这东西蔓延太快,l省怕是很快就会变成一座死城,当年的盛城就是个血淋淋的例子。

    听着两人的话,叶蓁默不作声地眯了眯眸子。

    “联盟有联盟的规矩,修者也有修者的法则,按理说修者联盟并不应该插手俗世中的某些事情,但叶蓁是你们叶家的人,而她又恰好为我们修者联盟解决了天大的麻烦,是我们联盟的恩人,所以这件事,我做主应下了!”

    花婆婆沉思了半晌,叶流华和叶长华都有些紧张起来。

    终于,她抬头,声音温和而肯定地说道。

    这事如果放在平时,她是肯定不会答应的,但今时不同往日,叶蓁的潜力和她身边的司缪绝对值得修者联盟付出更多东西去拉拢。

    闻言,叶流华满眼激动,心头也松了口气。

    而叶长华虽然也很高兴,但看向叶蓁时,目光有了些许变化。

    他本以为叶蓁会在这里只是偶然,却没想到她竟然如此厉害,既然花婆婆这个圣人都说是解决了天大的麻烦,那这事就必然小不了。

    思及此,叶长华心头猛地一动,看向叶蓁时,神色也愈发灼热起来。

    他们叶家,竟然出了个修者?!

    毫无疑问,只有修者才能够被华夏五圣人如此看重。

    “对于l省的事,我有些话要说”

    处于中心点的叶蓁开口了,她想了想,还是决定将魔族和魔毒的事情说出来,修者联盟作为华夏的超然组织,对于魔毒这种超越普通人范畴的东西,本来就应该管,而且,她想到一个方法,来决定修者联盟的盟主之位。

    “嗯?你说”

    花婆婆点了点头,叶蓁的话她自然是要听的。

    “l省军士变异其实是中了毒,而这种毒乃是域外妖魔的远亲魔族研制,这种毒专门寻找身强体健的人潜伏其中,然后在适当的时侯爆发出来,而中了魔毒的人将失去自我,成为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这件事俗世人本就没有解决之法,修者联盟多年不问世事,这一次,也该活动活动手脚了”

    叶蓁言语平淡,却让花婆婆瞬间变了脸色。

    “域外妖魔?!”

    当初伏羲族地那种丑陋的怪物给她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远比彭坤要可怕的多,这种东西她本以为已经彻底消除了,没想到居然在l省再度出现了!

    “没错,魔毒之事不能拖延,只会加速病变”

    叶蓁颔首,将水歧所说的魔毒之事通通说了出来。

    “这件事我知道了!明日我就亲自动身前往l省!我倒要看看,在我们的地盘上,那些丑陋的怪物能怎么样,要翻天不成?!”

    花婆婆面色阴沉,语气狠辣地说道。

    五圣人这个名头既然存在,那就要担得起责任。

    “婆婆不是为了盟主之位悬空而忧虑吗?眼下就是极好的机会,不若选择几个联盟年轻一辈共同前往l省,魔毒不是简单的事,既可以让这些人开阔眼界,又可以从中评选出能力品性皆上等的人作为盟主,两全其美”

    叶蓁手指轻轻摩挲司缪的手心,若有所思地说道。

    魔毒之事若是处理得好,那自然一切都好。

    虽然去了l省要考量的东西有很多,但绝对能从中选拔出一个合适的人来。

    柯子谟和付浮生都算是修者联盟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各自高傲谁都不服谁,花婆婆也并不会因为偏爱付浮生就草率地将盟主之位给他,这样一来,l省的事情就可以算作一个历练之地,既可以救人,又能解决问题。

    闻言,花婆婆果然眸子一亮。

    “你这办法极好!既然如此,那明天,我们就动身前往l省!”

    花婆婆在心中思量,越想越觉得完美,当下重重点了点头。

    而一旁的叶流华和叶长华对此没有任何意见,只要修者联盟愿意派人去解决此事,那他们自然是举双手赞成的,谁管对方是不是将其当成选拔盟主之地?

    不过叶蓁能凭借三言两语就左右花婆婆的思想,这让叶长华心头更加震动,他心中有种预感,自己这个好不容易找回来的侄女,会给叶家带来极大的福气。

    “你们可以先回去休息,这件事我要立刻去找他们商议”

    花婆婆是个雷厉风行的性子,决定后就匆匆离开了大殿。

    叶长华起身,来到叶蓁面前。

    他眉眼间尽是感激,身体站得笔直,对着她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叶蓁同志!我替l省所有人谢谢你!”

    叶长华大喝一声,态度极度陈恳。

    他明白,今晚如果不是叶蓁,修者联盟不可能派人去l省,这一刻,他对叶蓁的感激到达了一个顶点,甚至忘记她是他的侄女。

    有些时候,一个人的出现会改变一个结局。

    而对于l省,对于叶家,对于叶长华而言,叶蓁就是这样一个人。

    ------题外话------

    终于要迎来你们期待的见丈母娘了,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你们说是不是这个意思?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