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四十三章 亓九天要做司缪的哥哥?

时间:2017-11-25作者:葫芦蓁蓁

    “没事”

    司缪缓缓摇头,他上前,袖袍一挥,傍晚冲天的火焰就陡然黯淡下去,到最后,只隐隐能察觉到空气中的灼热气息,再没有刚刚的恐怖。

    说来古怪,连天的火焰灭掉后,庭院居然没有任何被烧毁的迹象,周围众人愣在原地,他们刚刚分明感觉到能灼伤灵魂的火焰,怎么会这样?

    司缪手心中多出一团绯红的火焰,正是刚刚疯狂燃烧的烈焰石神火。

    “这倒是能和涅槃之火相媲美”

    叶蓁凑近瞧了瞧,不禁感慨了一句。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烈焰石之火和涅槃之火都属于神火范畴,只不过后者更加稀少而已,当初她在潘家园得到的涅槃之火已经被司缪放进了灵域中。

    在她看来灼热而玄妙的涅槃之火,在司缪眼中却只是幼生火焰,还要蕴养。

    “在我眼中,它可比不得你为我找的涅槃之火”

    司缪挑眉,轻笑着摇了摇头,手掌一握,绯红的火焰团就化作飞烟。

    他侧眸看着身边的叶蓁,一语双关地说道。

    闻言,叶蓁轻笑,如画的眉眼温和的叫人心惊。

    付浮生在一旁看的神情都有些呆怔,习惯了叶蓁的淡漠和清冷,她此刻在司缪面前展露出的柔和就显得格外弥足珍贵,叫人想要留住这短暂的风情。

    不过叶蓁脸上的柔和却转瞬即逝,付浮生回神时,她已经再度成了那个冷漠宁静,仿佛世间没有任何东西能引起她注意的叶蓁。

    “走吧”

    司缪伸手牵着叶蓁,向刚刚经历过一劫的庭院中走去。

    付浮生站在身后看着两人相携离去的背影,突然有一种找个女人结婚的冲动,原来这就是俗世世界中所谓的“默默吞了一把狗粮的感觉”…

    花婆婆看着已经平息下来的地方,轻轻松了口气。

    她没有带着不相关的人进去看亓九天,有叶蓁在,肯定会没事。

    “都散了吧”

    她指了指周围的弟子,瞬间所有人作鸟兽散。

    看着瞬间静寂下来的地方,花婆婆叹了口气,深深看了一眼院落,转身离开了,这里的事情她还要回去和金玲几个说说,包括修者联盟的盟主之位。

    她本以为将此事交给叶蓁来处理会比他们几个腰好些,没想到竟然还险些发生了命案,看来,他们还是不能将自己摘出去,盟主之位,也该定下了。

    亓九天这里的动静太大,整个修者联盟都有所察觉,包括叶流华。

    他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能自己站起来,自己吃饭,想来用不了两天就能好利索,当初离开京城时,他只说是有特殊任务,除了长华之外,根本没人知道他来了修者联盟,这样一来也好,不用让他们担心。

    虽然差点丢了命,但叶流华却从没后悔来到这里,甚至还有些庆幸。

    能在这里碰到叶蓁,远远出乎他的意料,同样他也明白,若是没有她,自己不会活到现在,这样一想,心头的暖意和幸福几乎要溢出来似的。

    倏然,惊呼声和嘈杂的脚步声响起,让叶流华皱起眉。

    他起身来到窗前,就看到熊熊升腾的烟雾,一看就是着了大火,不过那个位置和他距离不算近,修者联盟的事情,他不想插手,当即又坐了回去。

    叶流华刚刚坐下,又想到了什么,有些躁动不安地起身来到门口。

    他刚刚突然想起,他的女儿叶蓁也在修者联盟里,虽然大火不会蔓延到他这里,那保不准会牵连他的女儿呢?

    虽然只是短暂的相处,但叶蓁给他的感觉就是个胆子极大的,连修者联盟盟主彭坤都死在了她的手中,还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

    他这个女儿再怎么冷淡,事情也总会烧到她那里,分明是典型的事故体质。

    思及此,叶流华整个人都不好了。

    就在他刚准备离开房间时,柯蓝端着饭菜回来了。

    四菜一汤,有肉有素,知道叶流华是叶蓁的父亲,联盟的人当然不敢有丝毫怠慢,从饮食到衣着,一应都是最好的,生怕他住的不舒服从而告诉了叶蓁。

    叶流华在看到柯蓝后,脸上的神色瞬间收敛起来,变得有些冷淡。

    从那天柯蓝多话开始,他就像是重新认识了这个女人,尽管她是在为他讲话,但叶蓁是他的女儿,这也是他的家务事,想来也轮不到这个下属来管吧?

    虽然心头产生了隔阂,但面子上却还过得去。

    出于亲情,内疚,心酸和亏欠等种种情绪考虑,叶蓁现在就是他的心头肉,谁敢触碰一下,那就是他的眼中钉肉中刺,柯蓝那晚的话着实有些惹怒了他。

    他以往还当柯蓝是友人,不过如今看来,还是算了。

    柯蓝了解叶流华,自然能察觉到他态度的转变,当即美眸一黯,不过很快就重新振作起来,将饭菜端到桌上,还顺手替他舀了一碗汤。

    “吃饭吧,今天有你爱吃的青菜”

    柯蓝语气柔和,将筷子递给叶流华,轻声说道。

    她也在军队,时常和一群糙汉子吃饭,自然能注意到叶流华的饮食习惯,一个身高八尺的大男人,不爱吃肉,居然爱吃青菜,说起来也有些好笑。

    看着她的神色,叶流华一愣,随后就皱起眉来。

    他冷冷的望着柯蓝,没有去接筷子,反而后退一步保持了安全距离。

    自从来到修者联盟后,柯蓝的态度就有些古怪,丝毫没了在军队时的高傲和冷漠,对他出奇的好,他不傻,察觉到了柯蓝的某些情感,她偶尔看向他时,眼神中都挂着情意与柔和,起初他以为看错了,但后来,却渐渐确定了。

    他着实没有想到,在知道他有家室的情况下,柯蓝还会对他产生好感。

    “你…”

    柯蓝看着拒她于千里之外的叶流华,眼神中流露出一抹令人心碎的黯然。

    她紧紧捏着筷子,眼神一动不动地看着叶流华,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是你的首长,有些事情,不用我说的太清楚”

    叶流华眼神冷锐,没有再理会柯蓝和她带回来的饭菜,大步流星地出了院子,他迫切地想要去弄清楚叶蓁是否在那烟火缭绕的地方。

    房间中一片寂静,过了好半晌,柯蓝猛然将手里的筷子捏断。

    “叶流华,我对你掏心掏肺,你竟如此对我?”

    她大喘着粗气,声音中满含悲哀,在当初遇到他时,她就对他倾心一片了,为何愿意守着一个植物人的妻子,都不愿意看她这个大活人一眼?

    冷玉蓉她是见过的,除了模样和家室,她又哪一点比得上她?

    柯蓝着实想不明白,她陪着叶流华上战杀敌,不知救了他多少次,她并不期盼能得到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但最起码的情感是否也应该分出一点来给她?

    空气中一阵波荡,柯蓝的身影瞬间就消失在原地,独留一双折断的筷子。

    叶流华循着烟雾匆匆走去,还不曾靠近,就碰上了花婆婆。

    对于这个在修者联盟有着超然地位的长老,在华夏都赫赫有名的圣人,叶流华并不陌生,心中始终抱着一种敬重,她可以算作修者世界的大佬级人物了。

    “圣人”

    叶流华对着花婆婆点了点头,态度极好。

    “嗯,你身体可好些了?”

    花婆婆看到叶流华,目光稍缓,关心地问了一句。

    若是放在以前,她肯定不想和京城这些权势家族发生什么关联,但是如今,叶流华是叶蓁的父亲,也算是自己人,所以说起话来倒没了往日的难以接近。

    “多谢圣人关心,我没事,不知蓁…蓁蓁那孩子是不是在那里?”

    叶流华心中清楚,花婆婆对他如此都是看在叶蓁的面子上。

    他想了想,指着远处已经散去的烟雾,目露担忧地问道。

    闻言,花婆婆一愣,对上叶流华的视线,心头苦笑,难道这就是父女之间的感应?叶蓁才刚刚过去没多久,叶流华就亲自找上来了?

    “她真的在?不行,我得过去!”

    叶流华善于观察,看到花婆婆的神情就皱起了眉,脚下一动就大步向那边走去,虽然烟雾已经散了,但心头还是担心自己的女儿。

    在碰上叶蓁的事情时,叶流华的智商就瞬间成为了负数。

    他完全忘记叶蓁的实力,心中是有一个声音,那就是不能让好不容易找回来的亲生女儿发生任何危险,他必须要时时刻刻保护着她。

    叶流华此时的感觉和以往对待叶承欢时还有所不同,那是一种真正的爱,是一种为了孩子连性命都能豁出去不要的决绝,很陌生,不过他很喜欢。

    叶承欢这个假女儿,曾经于他而言,更多的是责任和愧疚。

    花婆婆看到叶流华的神情,就知道他才想些什么,不过她也没拦着。

    叶蓁明显是想得到亓九天身上的某样东西,而亓九天曾经却是叶流华的养子,说不准他还能成为调和剂,让事情变得简单起来。

    这么一想,花婆婆心情都好了很多。

    而叶流华步履匆匆,在得知叶蓁在那里后,几乎可以用“归心似箭”来形容此刻的心情,明明刚刚才见过,可如今却有些难以自制的迫不及待。

    很快,他就来到亓九天的院落外。

    叶流华锋锐的眸子扫视庭院,心头有些震惊,在熊熊烈火的炙烤下,这个地方好似没有一丁点被焚烧过的意思,对于他这个俗世普通人而言,太诧异了。

    不过此刻明显不是多想这些的时候,他推开院门走了进去。

    “亓九天?如今你知道了,烈焰石对你而言很危险,你心火太重,或许不用等到寿命被转换成能量后用尽,你就会被烈焰石反噬而死”

    叶流华刚刚走到门口,就听到叶蓁淡漠的声音响起。

    这个时候,他注意到的不是叶蓁话中的意思,而是“亓九天”三个字。

    叶流华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瘦瘦小小的身影,脚步没有再挪动,对于亓九天,他心中一直抱着愧疚,若非他的疏忽,他也不会离开叶家。

    这么多年,他不止一次找过他,在得知他身在修者联盟的消息后,更是隔三差五就来此想要见一见,可惜,不是被挡在修者联盟外,就是他闭门不见,这种情形太多太多了,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亓九天会如此排斥他。

    不知秉持着什么样的心思,叶流华就站在了门口,没有进去。

    房间中。

    司缪玉眸不经意间扫过门口,没有说什么。

    叶蓁则站在床边,神情有些清冷,眉宇间却尽是无奈。

    此刻床上横躺着一个人,他一动不动,只是睁着一双眼睛愣愣地盯着屋顶,这副魂游天外的模样着实有些骇人,正是刚刚逃脱一劫的亓九天。

    他眼神中没有被付家抛弃的悲痛欲绝,有的只是麻木,这种麻木直击人心。

    “我能给予你的交换物依旧不变,甚至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想办法满足,毕竟此次你也算是意外之灾,是我的问题,但烈焰石,还是希望你能和我换,我并不想强取,那样对你对我都不好,亓九天,我希望你能认真考虑一下”

    叶蓁蔷薇色的唇瓣紧紧抿着,垂在身侧的手动了动。

    她的话亓九天充耳不闻,一副要死要活的模样,好像世界上所有人都亏欠了他似的,她实在有些手痒,或许将其痛扁一顿,他能恢复一些生命力?

    “过来”

    就在叶蓁准备动手时,司缪开口了。

    他倒是悠然坐在椅子上,好似是来享受的。

    叶蓁看着亓九天摇了摇头,转身走到司缪面前。

    “他确定没有伤及脑子?”

    亓九天看上去了无生机,呆呆傻傻,不管她说什么话,他都没有丝毫反应,就像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摒弃了一切似的,她实在有些怀疑起司缪的诊断来。

    “我确定他没有伤及脑子,不过倒是存了赴死的心”

    司缪抬眸看向叶蓁,轻声开口,声音清幽似古井微澜。

    闻言,叶蓁蹙眉。

    “他不能死,这件事本是我引起的,徒增因果,而且他若死了,烈焰石也再无法取出,有什么方法能唤起他生的意识?”

    叶蓁眼睑微垂,亓九天不是个坏人,他不应该死。

    那时和柯子谟付浮生所言的确不是有心而为之,而且她也没想到付家的决定会让亓九天如此悲痛,连生的机会都要舍弃,这让她极为不解。

    这世间有多少人为了生存在奋斗,她想不通是什么能让一个人有想死的心。

    人类都对死亡有着本能的敬畏和恐惧,都有着长生不老的理想,野史曾言,秦皇在完成统一大业后生活安逸,想要长生不老,可惜一直不得其门而入。

    那时华夏刚刚一统,饿死战死的人不计其数,有一只乌鸦飞到了倒下的尸体上,一株草从乌鸦身上掉了下来,尸体复活,兵将把此事禀告给秦皇,他知道后就下令搜捕,最后无果,有人说乌鸦是从仙人岛飞来的,颇为奇幻。

    由此可知,长生对于任何人讲都有着难以言喻的诱惑。

    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一个活生生的人?

    虽然叶蓁并不觉得人比蝼蚁高贵多少,但世间每一条生命都是生命,不同的只是强或弱而已,亓九天拥有一副绝对强健的体魄和强大的实力,在华夏足以生活的很好,即便面对纪元之争都不必太过忧虑,何以言死?

    司缪没有说话,只是若有所思地看了看亓九天。

    就在这时,脚步声响起。

    叶蓁眯了眯眸子,看向门口的拐角处,那里逐渐走出一抹高大的身影,英武不凡,目光冷锐,身姿笔挺,正是叶流华。

    他进门后就看向叶蓁,目光柔和。

    叶蓁一怔,她没想到叶流华会到这里来,而且刚刚他就站在那里,她竟然都没有发现,分明只是一个普通人,居然有这般强大的藏匿能力?

    她自然不知道,叶流华作为国家最优秀的军人,没有之一,拥有着极强的意志力,他若要藏,即便十二品修者都察觉不到他的气息,这也是属于军人的骄傲。

    并不是说俗世凡人就没有任何东西比得上修者,其实恰恰相反,很多普通人拥有的能力连修者都要惊叹,正所谓:高手在民间。

    叶流华没有和叶蓁说话,而是转头看向躺在床上宛若死尸的亓九天。

    他的五官很硬朗,和小时候完全不同,但隐约能从轮廓中看出一些儿时的痕迹,他就是那个在叶家生活一年,被他收养的孩子,亓九天。

    说实话,虽然看到亓九天没有看到叶蓁时情绪猛烈,但他也同样不平静。

    这个孩子,他始终是亏欠他的。

    “九天?还记得叶叔叔吗?”

    叶流华唇紧绷成一条线,他走到床边,开口问道。

    叶蓁本想阻止,亓九天对叶家有着一种不可言状的仇恨,叶流华或许会给他造成一个冲击,唤起他生的希望,但叶流华同样会有危险。

    司缪伸手拉住叶蓁的手腕,对着她轻轻摇头。

    有他在,自然不可能让明面上的“岳父大人”发生危险。

    叶蓁清透的眸子闪了闪,最终还是遵循司缪的意见,没有进行阻止。

    而随着叶流华身影靠近,话音落下,床上的亓九天眼珠子竟动了动!

    虽然亓九天眼珠转动十分细微,但却被叶蓁看进了眼里,看来叶流华对他还是有着很强的影响力,仅仅只是靠近就能引起他的注意。

    不止是叶蓁发现了亓九天的变化,观察力超强的叶流华亦然。

    他想了想,坐在了床边,锋锐的眸子在看到亓九天的脸上柔和下来,这是他们十多年后首次见面,而他脸上那深刻入骨的疤痕也让叶流华心头微酸。

    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得出伤痕遗留的时间。

    离开了叶家,他果然还是过了一段难以描述的日子。

    “九天,当年你离开,我曾多次外出找你,只是没想到你会来到修者联盟”

    叶流华脊背挺直,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是军人,浑身铁血的气息让亓九天分外熟悉,因为他对军人习惯深入骨髓,他的父亲也是如此。

    “这么多年,你也长大了,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吗?”

    叶流华抿唇看着亓九天,他眼神中的麻木刺中了他心头的柔软和更深的愧疚,亓鹰临死前让他好好照顾亓九天,他的承诺终究是没有做到。

    叶流华的絮絮叨叨,让亓九天周身终于不再死气沉沉,而是多了些生机。

    叶蓁心头亦是微松,看样子,她的便宜父亲叶流华反而成了这件事的关键人物,或许亓九天会因此而改变主意,将烈焰石交换给她。

    当然,在此之前,她还是希望叶流华先唤起亓九天生的希望。

    “生命是父母给的,亓鹰的儿子,不应该是个怂包软蛋”

    叶流华说了半晌,亓九天依旧没开口,他忍不住皱眉,胸腔里也升腾起一股怒意,男子汉大丈夫,有什么为难的事情尽管说就是,遇到事情后这般脆弱,他实在是有些看不上,难道身体中流淌着亓鹰血脉的孩子,是个这样的人?

    不得不说,叶流华有些心痛,更多的却是失望。

    而他这句话落下,亓九天的身体就止不住地轻颤起来。

    他猛地坐了起来,额头上冷汗止不住地落下,大喘着粗气,一副受到了巨大打击的模样,就在叶蓁以为他要暴起伤人时,他却只是转头看向叶流华。

    依旧是他记忆中的模样,时光是厚待他的。

    “我父亲…”

    亓九天喃喃出声,声音中带着嘶哑。

    “还记得你父亲就好,你如果就这样死了,到地底下怎么和你父亲交代?”

    叶流华紧绷的神情松了下来,脸上也露出些许欣慰的笑意。

    他伸手拍了拍亓九天的肩膀,却发现他身体绷的如同一根弦,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透露出一种名为拒绝的东西,好似非常不愿意他触碰他似的。

    叶流华有些纳闷,他自问从小没有过多关心,却也没有虐待过他。

    他还未成年时就去了军队,性情磨砺的有些冷漠,除了面对冷玉蓉时有些温情,哪怕面对老父亲都冷冰冰的,难道是他的性格让他害怕?

    “你提起我的父亲,难道不会觉得羞愧?”

    对上叶流华眼神中的诧异,亓九天情绪有一瞬间的失控。

    他冷笑一声,紧紧盯着叶流华,近乎暴躁地问道。

    闻言,叶流华一愣,旋即皱眉,他不明白亓九天的意思。

    “算了,你走吧,我的确不能死,即便被所有人抛弃,我都不能死,我承载着父亲血脉的延续,你的话敲醒了我,但并不代表我会就此原谅你!”

    亓九天起身,近乎两米的身形带给人巨大的压迫。

    他背过身,声音极端冷漠。

    “等等,有什么话你说清楚,你恨我?”

    叶流华眉头紧锁,亓九天的话云里雾里,他实在有些摸不着头脑。

    叶蓁站在不远处,也有些奇怪的蹙眉,亓九天对叶流华有着非常复杂的情感,其中以仇恨居多,但这种仇恨明显也没有到达生死之间,让人捉摸不透。

    “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成为孤儿,难道不应该恨你?”

    亓九天转身,眼睛都有些发红,额头青筋暴起,厉声咆哮道。

    叶流华一动不动,默默看着亓九天突然张扬的怒火。

    他的话他听懂了,可是亓鹰的死他为什么会知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父亲不是为了保护你而死的?叶流华,当年这件事你隐瞒不说,就以为我没了知道的途径?眼下这模样又装给谁看?!”

    亓九天看着叶流华眼神中的茫然,情绪有些焦躁起来,他又厉喝一声,似乎是想要压抑住体内汹涌澎湃的杀机,他实在怕自己平复不下,动手杀人。

    闻言,叶流华终于清楚了亓九天的恨意从何而来。

    他忍不住苦笑一声,目光复杂的看着亓九天。

    “虽然当年战事是国家机密,但你这么说了,我觉得自己有必要说些什么,并不是为自己辩白,而是不希望你被仇恨迷了眼,没错,你的父亲的确是为了保护我而死,但当时的他性命已经岌岌可危,被炸弹余**及,双腿尽断,你既然还记得你的父亲,那就应该清楚他是个多么骄傲的人,失去了双腿,在医疗贫瘠的战场上,他的命保不保得住都是个问题!”

    “我是那场战争的总指挥,敌方不知将多少杀机放在我身上,那个时候担忧亓鹰,我脱离安全区域带他回来的途中被流弹打中,枪林弹雨之中,是他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我,这一点我至死都不会忘!”

    “他是个优秀的军人,永远记得自己的使命,那就是保卫华夏国土,在临死的那一刻,他才成为一个父亲,将你托付给我,他说他是个不合格的父亲”

    叶流华声音有些沉重,旧事重提,他心头的伤疤也被再度撕裂。

    脑海中恍若闪过一幅画面:

    双腿尽断的亓鹰用自己的身体挡在自己面前,胸口被洞穿了数十颗子弹,即便在生命终结的那一刻,他的脸上依旧没有畏惧,他回头看他,脸上沾满了鲜血。

    他将唯一的儿子交托给他,无力地行了一个军礼,永远地闭上了眼。

    亓九天面色煞白,从叶流华的只言片语中,他能够想象父亲当时的神情。

    在他心中并不温情的父亲,却是守卫国家的英雄,但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没有顾念自己用一生去维护的国家,而是想起了他。

    亓九天眼圈通红,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你的父亲的确为我而死,你若想报仇,就冲着这里来,我绝无怨言!”

    叶流华深吸一口气,他抬头看向亓九天,向前一步,伸手指了指心脏的位置,语气铿锵没有丝毫退缩,若是亓九天因此事而心头郁结,那他有必要还债!

    叶蓁忍不住蹙眉,她动了动腿,却再度被司缪拦住。

    在场的,恐怕唯有司缪是最理智的,他纵观全局,把握了每个人的心思。

    叶蓁抿唇不语,若是叶流华有危险,她一定会动手,这个便宜父亲的所作所为终究让她心头产生了些许情绪,就像当初面对冷玉蓉一样。

    看着叶流华的神情,亓九天忍不住后退一步,眼神惊慌。

    他从没想过这件事会是如此,有些时候,仅仅只是知道一个结果,而不知道过程,也是一件极其可怕的事,因为这会蒙蔽你的眼和你的理智。

    “孩子,你会拥有更好的人生,不该让仇恨成为你的负累”

    叶流华眉眼柔和地看着亓九天,声音虽然算不上轻,却也温和了不少。

    “我的父亲,是爱我的?”

    亓九天抑制住眼眶中的泪,他抬头看向亓九天,眼神中满是希冀,就像是即将溺水的人,想要抓住眼前唯一一根浮木般,声音极度哽咽。

    “当然,世上没有哪个父亲不爱自己的孩子,亓鹰是爱你的,你的母亲同样是爱你的,而我对你不仅有责任,也有亲情,别忘了,你依旧是我的儿子”

    叶流华说话间,转头看了看叶蓁,旋即笑着对亓九天说道。

    在他心中,亓九天依旧是那个在叶家生活的孩子,从来没有变过。

    “叶…叶叔叔?”

    叶流华这番话击中了亓九天心头最柔软的地方,他宛若孩子般痛哭出声,上前一把抱住叶流华,他此刻的失控让叶流华心头感到些许温情。

    原来,这么多年,他都白白将时间荒废在了仇恨上。

    他了解叶流华,世界上任何人都有可能说谎,只有他不会,没想到他亓九天也能无知这么多年,被叶承欢的话蒙蔽,还差点舍弃生的希望。

    付家为了盟主之位将他抛弃,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可如今,峰回路转,他怎么会没人爱呢?他的父亲直到死的前一刻,都在为了他的人生铺路,他的养父这么多年都没有放弃寻找他,反而是他一直拒人于千里之外!

    这一刻,亓九天觉得自己有些混账。

    “好小子!”

    叶流华伸手拍了拍亓九天的脊背,欣慰地笑道。

    他最喜欢的就是骨子刚硬的孩子,华夏的未来还要靠他们。

    亓九天破涕为笑,似也在为自己这么娘气而感到羞愧,用袖子狠狠擦拭了脸上的泪痕,看着叶流华的眼神中满含感激和歉疚。

    “叶叔叔,这么多年,对不起”

    他应该求证的,不该相信叶承欢那么多年。

    说来可笑,他这一生最恨的就是叶承欢,却还是着了她这么多年的道。

    “傻小子!”

    叶流华笑着摇了摇头,他根本不在意亓九天这么多年的漠视,若当真那么小气,他也走不到今天了,这么多年,这孩子也不好过。

    听完叶流华的话,亓九天转头看向叶蓁。

    气氛陡然一凝。

    “看来你和蓁蓁认识了,她是我的亲生女儿!”

    叶流华也看向叶蓁,说话间,神色颇为得意,这种情绪倒是很少出现在他的身上,本性如此,他从不是个喜欢炫耀的人,但这个女儿,却让他恨不得昭告天下,让所有人知道她是他叶流华的女儿,这种感觉就是当父亲的真实感受吧?

    “小妹,我同意将烈焰石给你,我要活下去!”

    亓九天点了点头,他走到叶蓁面前,语气认真地说道。

    叶蓁曾说过,他体内的烈焰石耗损的是他的性命,以往他并不在意,甚至有着带全世界下地狱的心思,但现在不同了,他不想死,更不想让这个被父亲用性命换来的华夏出事,所以,他改变主意了。

    闻言,叶蓁轻笑,但“小妹”这个称呼却让她有些无语。

    她抬眸看向亓九天,语气同样认真:

    “柯子谟和付浮生上门的事情是我的错,我同你道歉,这件事是我考虑不周,不过你能同意与我交换烈焰石,有些出乎我的意料,谢谢”

    叶蓁轻声说道。

    “这件事不是你的错,是我漠视自己的性命,让你也陷入了两难,更何况,也因此让我看透了付家,我虽不会恨他们,却也不会再像狗一般任由驱使,这一点我还要谢谢你,叶叔叔说的很对,我不能死,否则无颜面对我父亲!”

    亓九天摇了摇头,看叶蓁时,神情极其温和。

    他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并不怪她,更何况,她要真想让他死,自己就动手了,真要抢夺烈焰石,有她身边那个男人在,他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况且,若不是叶蓁,他也不会从叶流华口中得知一切来龙去脉。

    他不但不怪叶蓁,相反还要感激她,她成了他的救赎。

    闻言,叶蓁和亓九天相视一笑,倒真如失散多年的兄妹一般。

    “你们这是?烈焰石又是什么东西?”

    叶流华有些云里雾里,摸不着头脑,他自认智商还是很高的,但听着他们两个的话,却有些茫然,这些字分开他都懂,组合起来却有些困难。

    “没什么,是我和小妹之间的秘密”

    叶蓁刚要开口,亓九天就抢先说道。

    他冲着叶蓁眨了眨眼,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

    一旁的司缪的不乐意,他一把拉过叶蓁,眉眼冰冷地盯着亓九天,什么叫他和小妹之间的秘密?还对着他的卿卿眨眼,真当他是死的不成?

    这一刻,司缪有些后悔推进这件事了。

    他拥有极强的因果珠玑之法,早就看透了叶流华和亓九天之间的误会。

    但若是早知道亓九天会这个模样,那他倒不如直接强制性动手。

    被揽入怀中的叶蓁一愣,旋即哭笑不得地看向司缪,这家伙。

    而亓九天也有些尴尬,他伸手摸了摸后脑勺,嘿嘿傻笑,天知道,他刚刚就是随便做的动作,没想到这个妹夫醋性这么大!

    “嘿嘿,妹夫别在意,以后哥哥会注意的!”

    傻笑后,亓九天又伸手拍了拍胸脯,一副正儿八经的模样。

    闻言,司缪额头浮上一层黑线,哥哥?

    妹夫这个称呼他勉强因为卿卿应下了,但是哥哥?确定不是说笑吗?以他的年龄,让一个在他眼中连小孩子都算不上的家伙当哥哥?

    看着亓九天的满脸正经和司缪的满头黑线,叶蓁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她极少这么笑,但此刻实在是有些忍不住了。

    叶流华则睨了亓九天一眼,妹夫这称呼是能随便叫的?

    听到叶蓁的笑声,亓九天一愣,有些茫然地看向她,难道他说错了?

    “跟我过来”

    司缪垂眸,眼神有些无奈地看向叶蓁,他当然知道她在笑什么。

    他抬头看向亓九天,随意说道。

    叶蓁眨了眨眼,瞬间就知道了司缪的意思,当即就带着叶流华离开了房间,烈焰石今天发生了暴动,的确要尽早取出,否则会对亓九天的身体产生负荷。

    亓九天和叶流华冰释前嫌,依旧是亲人。

    而她也顺利拿到烈焰石和玉葫芦,修者联盟之行总算可以圆满结束,叶家…

    既然承认了冷玉蓉和叶流华,那叶蓁对叶家这个地方自然也不再心存漠然,心头反而还多出些许好奇,生活在普通人的家庭是什么样的?

    ------题外话------

    司缪:莫名其妙多了个哥哥…(冷漠脸)

    叶蓁:我也莫名其妙成了小妹…(冷漠脸)

    亓九天:多了妹妹和妹夫,人生果然还是充满了爱!(傻笑…)

    葫芦:2017。10。31,最后一天,我多了你们,多了征文票和月票!(幸福脸)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