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源赋世界 第八十七章 压制绫罗魔毒

时间:2018-09-01作者:星光蓝宝石

    从小到大,宗门的人都是这么教育我的。

    我崇拜力量,向往强大,我尊敬强者,但同时我也发自内心地瞧不起强者。

    我尊敬的是他们的力量,而我厌恶的则是他们的作风,瞧不起的是他们的为人。

    因为随着我慢慢长大,我逐渐发现,强大实力的源始者似乎都是坏人,他们眼里只有权力、名声,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我不明白,在实力强大以后,在得到了一切以后,人就会变坏吗?

    可是我心里还仍存有一线希望,因为在源始者之中登峰造极的存在,处于顶点的圣人,应该与普通的强大源始者不同,在我的认知之中,伟大的圣人们应该都是至善之人才对。

    这个世界,应该还没有那么无可救药才对!

    我无法相信任何人,我只会用我自己的眼睛去确认。

    然后我得出了自己的结论。

    即便已经成为了圣人,她也还是在渴望着力量,渴望着更加强大的力量,她的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被求胜心蒙蔽了双眼,已经看不见其它东西了。

    外界给予圣人的盛名并不是正确的评价,所谓的圣人不过也都是些伪善的强大源始者而已,和普通的强大源始者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或许,人性本恶。

    或许,我所看到的,就是世界的本质。

    所以我瞧不起那些居于高位的强大源始者,理应是这样的......

    凌殇,你改变了我对强大源始者的看法。

    从来没有强大的源始者这样对待过我,如此温柔地对待我,刚认识你的时候,你就痛快递答应下来了我任性的请求。

    其实我一开始根本没指望你能答应我任性的请求的,一开始我觉得你和其他强大源始者应该没有什么不同,直到你答应我的请求以后,我才开始对你有所改观。

    难道,你与其他人不一样?

    为了帮助我突破,你付出了很多的努力,在发现我身中绫罗魔毒之后,即便知道这是无解之毒,你也依然在想办法帮我解毒。

    我本来一直相信,只要我足够努力,自己的命运是能靠自己的努力逆转的,但是在得知自己中了绫罗魔毒之后,对我来说,这无疑是一道晴天霹雳。

    我已经没有时间了,无论再怎么努力,我也不可能在这所剩无几的时间里,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了。

    我讨厌这个世界。

    为什么大家都这么虚伪呢?

    我现在变得不仅讨厌周围所有人,甚至也开始讨厌自己了,我不希望任何人走进自己的内心,也不希望走进任何人的内心。

    源神在上,明明赋予了我作为极品源赋的空气操纵,修炼速度却如此之慢。

    我的天赋不够,所以我只有付出比常人多一倍的努力才能勉强追上别人的脚步。

    就算修为一点进步也没有,努力的过程也绝对没有白费,应该是有其存在意义的。

    我一直都在这样安慰自己。

    但现在你却告诉我,我之所以一直无法突破,是因为有人给我下了绫罗魔毒,而我现在就只剩下一年左右的寿命了。

    上天真是跟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啊,现在居然就连我付出努力的权利也要剥夺吗?

    在宗门里,我感觉自己像一个多余的人。

    我迄今为止的努力,不过只是想知道自己存在的价值而已啊......

    我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我其实都已经快放弃自己了,可你却还没有放弃我。

    你好心将我送到医务室,心急我的伤势,才让校医给我打了一针创伤药,我却因为一时激动就将你赶了出去,但你却也没有因此而有所不满。

    刚才在巴士上的时候也是如此,我不知道我现在对你抱着怎样的感情,但是,起码有一点我是可以确认的。

    哪怕所有的强大源始者都是坏人,我也愿意去相信,你是个好人。

    源神在上,拜托了,凌殇已经是我对于这个世界的最后一丝希望了,我很脆弱,请不要再让我失望。

    许久,周含云深吸口气,平复下来了心情,轻声道:“是你的话......可以。”

    “真的?”凌殇大喜,指了指浴室的方向,“那你先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你准备好了跟我说。”

    “嗯,好。”周含云轻点雪白下巴,转身开始朝着浴室走去。

    凌殇望着周含云的背影,询问道:“老师,她就这样直接进去没问题吗?那药液不会伤到她吧?”

    “当然没问题,在药液之中修炼时,那绫罗魔毒反而会起到保护她的作用。”石老淡然道。

    “就这样直接进去么?”周含云的声音从浴室中传来。

    “啊,对。”凌殇道。

    浴室之中,周含云面色紧张地望着浴缸中的药液,浴缸之上,萦绕着淡淡的雾气,那药液颜色极为漆黑,水面上“咕噜,咕噜”冒起一个又一个的气泡。

    她其实内心深处还是有一丝害怕的,但是她选择相信凌殇。

    脱掉紧身运动服,玉手“唰”的一下将红色的运动短裤褪到了膝弯,最后将脱下来的运动服与运动短裤挂在挂钩上,一副犹如羊脂玉般白皙娇嫩,凹凸有致的赤裸玉体,便毫无保留地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玉足试探性地轻划了划漆黑药液,周含云咽了口口水,玉齿轻咬薄唇,一双灵动的冰蓝色眼眸直直盯着那药液,神情极为地紧张。

    周含云一咬牙,娇躯没入药液之中,感受着药液中传来的浓郁药力,刚入浴缸,她全身上下就猛地传来一阵阵强烈无比的剧痛,连她那极为坚韧的意志都几乎忍受不住,差点大叫出声。

    周含云柳眉微蹙,强忍着身体上传来的剧痛,闭上眼睛,全身毛孔打开,放松血肉筋骨,任由药力慢慢渗入体内。紧接着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一阵阵灰紫毒雾,逐渐地从她体内萦绕而出,然后与那颜色极为漆黑的药液碰撞在一起,顿时爆发出“嗤嗤”声响。

    “这就是绫罗魔毒......”周含云喃喃地道,随着一阵阵灰紫毒雾从她体内萦绕而出,她紧绷的眉头也是舒缓了许多,身体上传来的疼痛也已经没有那么强烈。

    “我现在开始修炼吗?”周含云抬起头来,看向浴室外,问道。

    “对,你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的话,我可就进来了哦?”凌殇迟疑道。

    听到这话,周含云雪白的俏脸顷刻间就变成了一片火烧云,用轻得连蚊子也听不到的声音,应了一声:“嗯。”

    浴室的门被从外面轻轻拉开,同样没穿任何衣服的凌殇一脸紧张地走了进来,先是瞅了那盛满了药液的浴缸一眼,好在周含云的身体已经完全没入药液之中,只剩一个可爱的小脑袋露在外面,药液颜色极为漆黑,凌殇什么都看不见。

    见状,凌殇微微松了口气,却是看见周含云的脸依然红得犹如熟透的红苹果一般,顿时疑惑地道:“我什么都看不见啊,怎么了?”

    周含云用轻得连蚊子也听不到的声音,轻声道:“但......你没穿衣服啊......”

    听到这话,凌殇的脸色顿时就变得尴尬了起来,石老的声音忽然响起:“接下来你要进到浴缸之中,然后把手贴在她的后背上,将自己的精神力,侵入她的体内。

    对了,将你的剑鞘丢到浴缸旁边就行了,这些被逼出体外的绫罗魔毒,全部会被你的剑鞘吞噬。

    别扔到浴缸里,不然药液也会被一并吞噬的。”

    “差点忘了剑鞘......”凌殇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了起来,冲着周含云道,“我似乎搞错了什么,你先等一会儿,我马上回来。”

    周含云轻轻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凌殇重新回到了浴室内,走到了浴缸旁边,凝望着浸在浴缸之中的周含云,问道:“接下来我该怎么做?”

    “先释放出绝灭罡气,再进入其中,不然那药液也会浸入你的身体之中,不仅浪费,而且对你有害而无利。”石老淡然道。

    漆黑的药液看起来比起昨天,要更加粘稠了许多,浴缸之上,萦绕着淡淡的雾气,散发出一阵阵沁人心脾的药香。光是闻着这股药香,凌殇就已经感到热血沸腾,源力都开始不受控制地涌动起来,运转速度加快了不少。

    凌殇释放出了绝灭罡气,淡淡的黑气将他的身体完全笼罩其中,隔绝了这些雾气侵入他的身体。

    凌殇将自己的剑鞘轻轻地放到浴缸旁边,从周含云体内萦绕而出的一阵阵灰紫毒雾全部被剑鞘吸入其中。

    顷刻间,浴缸之上的雾气就稀薄了许多。

    “那......我进来了。”凌殇试探地问道。

    “好。”周含云红着脸,低下头不去看他。

    虽然药液非常粘稠,但是在绝灭罡气护体之下,凌殇毫无阻碍地就进入了浴缸之中。片刻后,半个身子已经没入了药液之中,药液并不能透过绝灭罡气浸入他的身体。

    两目对视,周含云的俏脸羞得通红,耳根都是滚烫了起来。

    浴缸很窄,一个人躺着就已经束手束脚,两个人处于其中,显然有些拥挤。两道目光在泛着淡淡雾气的浴缸中对望着,片刻后,凌殇剧烈地干咳了一声,随即连忙移开目光。

    凌殇的咳嗽声,也是将周含云从大脑传来的晕眩感中拉了出来,反应过来的周含云,羞红着脸,将头也没入了药液之中。

    在凌殇尴尬间,水面泛起一阵波动,随即一个依旧有些绯红的动人脑袋从漆黑药液中探出,周含云别过头去,轻声道:“说实话,我从来没有想象过,我会有一天与一位男人赤身相对地在浴缸之中......这还是我的第一次。”

    凌殇苦笑了一声,他又何尝不是呢?

    石老不耐烦地道:“别浪费时间了,你赶紧催促她,让她开始修炼,让她背对你。”

    “那个,你转过身去,啊,可以开始修炼了......”凌殇尴尬地道。

    “嗯......”周含云轻声应道,转过身去,随即闭上眼睛,用力地摇了摇头,抛开那些杂念,就这样娇躯浸在浴缸之中,开始潜心修炼起来。

    “在药液的刺激之下,她体内的绫罗魔毒会显得非常脆弱,你尽可能地将她体内的绫罗魔毒往体外逼,能逼出来多少是多少。”石老道。

    凌殇伸出手掌,刚欲贴在周含云那凝若霜脂、光滑洁白的玉背之上,手掌却是忍不住地颤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石老之前已经说过了,如果他在引导绫罗魔毒的过程中出现了半点差错,恐怕周含云就会当场香消玉损。

    凌殇之所以没有告诉周含云,压制绫罗魔毒过程的危险性,是因为他不希望周含云有多余的顾虑。距离绫罗魔毒爆发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即便存在风险,周含云也已经没有其它选择了,他希望自己一个人承担所有的压力。

    机会只有一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凌殇深吸一口气,手掌猛地贴在周含云的玉背之上,随即紧闭双眼,往周含云体内传入了自己的源力,磅礴的精神力随之笼罩住了周含云的娇躯。

    凌殇微皱眉头,在这药液的干扰下,他的精神力被大大地削弱了。

    凌殇惊愕地发现,在周含云的体内,一丝丝细小的紫线正在飞速地蔓延着,而这些紫线所蔓延的部位,皆是全身的一些主要穴位和经脉所在的地方。

    这就是......绫罗魔毒?

    随着凌殇源力与精神力的侵入,一股股可怕的灰紫色毒雾,突然猛地从周含云体内爆发而出,周含云娇躯猛地一颤,她瞬间感到一股强烈的灼热感由后背蔓延至全身,强烈的剧痛令她眉头紧锁,额头渗出细细密密的汗水。

    “当绫罗魔毒彻底爆发时,这种灰紫色,便是会迅速终结她的生命。”石老淡然道。

    随着灰紫毒雾的弥漫,周含云俏脸上的红润迅速消退,原本柔和的俏脸,也是逐渐变得面无表情,不过眉宇间隐隐透出的痛苦与挣扎之色,显示着她现在所承受着的巨大痛苦。

    “忍住啊,周含云。”凌殇轻声道,脸色也是变得更加凝重了起来,虽然他无比心疼,但是他现在没办法帮周含云分担痛苦,他只能全力以赴进行引导。

    浓郁的灰紫色毒雾刚刚从她体内散发而出,在感受到那从剑鞘上传来的恐怖吸力时,顿时便如同遇到了克星般,爆发出剧烈的“嗤嗤”声响,然后闪电般地退却,试图钻回周含云体内!

    “嗤!”

    一股更为恐怖的吸力陡然从剑鞘之上散发而出,那些灰紫色毒雾毫无反抗之力,尽数被剑鞘吞噬。

    凌殇能清楚地感受到周含云体内紫线的数量似乎已经少了一些,就在这时,她的身形猛地一颤,像是想要从这浴缸里钻出来似的。

    不过好在凌殇早有准备,手掌包裹着绝灭罡气,猛地按在周含云的香肩上,将其狠狠地按下!

    凌殇庞大的精神力,直接穿透周含云肌肤,钻入其体内,疯狂地追赶着那无数灰紫色雾气!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