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源赋世界 第八十四章 创伤药

时间:2018-08-29作者:星光蓝宝石

    钱达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唉,还是被看出来了么?其实就在周含云第一次施展那个寒风源技的时候,我在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即将冻僵之时,我偷偷在手里攥了一张绿色源卡。

    随着我的双手无意识地下垂到身体两侧,我手里的绿色源卡就滑落到了地上,因为当时我身体四周都有同样是绿色的藤蔓存在,再加上我脚部附近也有着藤蔓存在,绿色源卡在空中下落时应该就只有郭老师注意到了吧,在落地之后,我的藤蔓也正好将那张绿色源卡完美地遮盖住了。所以......”

    “混蛋,你竟然犯规!”刘家耀猛然扇了钱达一记清脆响亮的耳光,力道不知道要比周含云那巴掌大上多少,钱达手捂着嘴,半边脸已经红肿起来,身体痛苦地发抖着。

    “对......对不起!”钱达低头认错道。

    刘家耀冷哼一声,随即转身走到凌殇身边,举起了已经昏迷了的周含云的手,道:“钱达犯规,因此,四班周含云,获胜!”

    全场顿时爆发出无比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钱达的种种行径早已令大家深恶痛绝,居然还犯规,更是令人觉得不可饶恕,再加上周含云今天的强势表现深入人心,这场胜利,实至名归。

    “郭老师,刘老师,我就先送周含云去医务室了。”凌殇沉声道,虽然最后判周含云胜利,但是由于周含云的伤势,他现在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好。”刘家耀微微颔首。

    凌殇抱着周含云,飞快地穿过走廊,很快便是来到了医务室门前。

    推开门,随手把门带上,步入医务室,这还是凌殇第一次进到医务室里面,淡淡消毒水气味在空气之中弥漫着,一名身穿白大褂的校医正端坐在一张白色的桌子旁,冰冷的面孔让人有一种不敢亲近的感觉,似乎正在把玩着一张紫色的源技卡片。

    紫色源卡?

    凌殇心中一惊。

    看到凌殇忽然进来,那校医连忙将紫色源卡收入柜子之中,露出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同学,怎么进来之前不敲门啊?”

    “啊,抱歉,我太急了,忘了......”凌殇抓了抓头,无奈地道。此时他已经认出了这名校医,就是前几天他在食堂中看见的那名朝着他微笑着点了点头的疑似教师的中年人。

    他果然不是教师,正如凌殇所料,他是圣火源力学院的校医。

    校医的身上没有任何源力波动,普通人是无法使用源技卡片的,因为无法用,感到好奇,所以才在把玩源卡吗?

    “校医,能不能帮我看看这名女同学,她伤得很重,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尽快治好她?”凌殇担忧地道。

    校医瞥了凌殇怀中的周含云一眼,淡淡地道:“小伤而已,打一针创伤药立即就能痊愈。”

    创伤药?

    创伤药这么厉害?

    看来自己之前还低估了创伤药的药效,那周含云当时为什么不肯打创伤药?

    难道是价格?

    凌殇迟疑道:“创伤药的价格?”

    “当然是免费的啊。”校医皱眉道,“你连这都不知道吗?等等......以前好像没见过你呢,你不会就是那个新来的旁听生吧?拳打戴勇军,脚踩戴家之主的那个?”

    他难道把我给忘了?之前不是在食堂见过一次吗?

    凌殇也没多想,连忙点头道:“对,那赶紧给她打一针吧。拜托了!”

    “原来就是你啊。”校医诧异地看了凌殇一眼,指了指一旁白色的床,“把她放病床上吧。”

    凌殇将周含云平放在病床上,校医戴上口罩,洗手,戴上无菌手套,随即走上前来,先用棉签沾碘酒对周含云的手臂皮肤进行了局部消毒,随即又用棉签沾酒精擦在周含云的皮肤上,最后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针。

    好粗的针管!

    凌殇咽了口口水。

    校医举起装满了荧蓝色药剂的针管,挤出了一点点的药水,校医挤出药水的目的就是为了挤出注射器中多余的空气。

    针头扎在了周含云吹弹可破的手臂肌肤上,接着针管里的荧蓝色药剂就缓缓地推进了周含云的体内。

    打完一针创伤药后,周含云表面上似乎看起来没有发生什么太大的变化,凌殇想象中的伤口立即愈合并没有发生。

    就在这时,满脸焦急的韩依秋忽然推门而入,她也忘记了敲门,冲到了病床前,满脸担忧地看着周含云。

    “已经打了创伤药了,放心吧,很快就会好起来的。”校医回到座位上,淡淡地道。

    闻言,韩依秋松了口气,道:“这样啊......那应该马上就能好起来了吧。”

    凌殇不敢置信地道:“创伤药真的这么厉害?”

    “是的。”韩依秋点头道。

    嗯?

    察觉到了什么的凌殇猛地走近一步,仔细地凝望着周含云的伤口,周含云香肩上那个被绿色源卡的源技刺穿的窟窿,居然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地愈合起来,肌肉不断地蠕动着,甚是神奇!

    半晌,周含云缓缓地睁开眼睛,映入她眼帘之中的,是一张棱角分明的俊脸,凌殇激动地道:“你还好吗?已经没事了吗?”

    周含云低下头看看自己的身体,伤口全部已经痊愈,若不是之前白色的运动服现在已经变成了红色,完全看不出有受过伤的样子,当即心中一沉,转头冲着凌殇,质问道:“创伤药?”

    凌殇点了点头。

    “为什么?”周含云脸色一沉。

    凌殇苦笑道:“我看你伤得实在太重了,所以希望你尽快好起来,就......你这么讨厌创伤药吗?”

    “你出去吧,我需要静静。”周含云别过头去,冷声道。

    凌殇感到有些莫名其妙,无奈地道:“好吧。”

    韩依秋忘记关门了,凌殇直接离开了医务室,并帮忙把门带上。

    目送着凌殇离开医务室,周含云的眼神却是忽然变得温柔了起来。我从来没有被强大的源始者这样对待过,凌殇果然是好人。

    “我知道你讨厌命运殿,但也不至于这样赶他出去吧?”韩依秋无奈地道。

    [ 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