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全公司都是妖[娱乐圈] 111.圈养崽崽第二十五天

时间:2018-10-13作者:痴嗔本真

    此为防盗章, 未满购买比例。

    是一档真人综艺节目,有点野外探险的风格,不过国内的综艺嘛,作秀成分居多,真正危险的情况是不会让参与的嘉宾涉险的。

    这档综艺节目在夏钦上一辈子的记忆里,还挺火的,主要是邀请的嘉宾既有当红小生花旦,也有娱乐圈里的老戏骨, 再制造一点冲突矛盾什么的, 话题度就上来了。

    不过这个综艺节目中途曾经一度停播过一段时间, 让人挺费解的。后来火起来, 也是停播后重新开播, 才火了起来。

    夏钦这次去参加的, 是这档名为《野外生存守则》的综艺节目的第一期。

    上辈子这档节目在夏钦火了之后一度递来橄榄枝,不过那时候夏钦已经不需要借助综艺节目炒作人气了, 便让祝黎把它推了, 没想到兜兜转转, 最后还是要上一次。

    不过也正是因为上辈子就稍稍了解过这档节目,夏钦知道这档节目尽管每次播出来好像大家都苦哈哈地在丛林山地里露营,但实际上呢, 录完了当天晚上的内容后, 所有嘉宾都是回到宾馆里睡的。宾馆比不上发达地区的五星六星酒店, 但是至少干净、洗浴设施俱全。

    总的来说, 这档综艺节目不算什么苦活。

    祝黎告诉夏钦要参加一档野外生存的综艺节目时, 其实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思的,他挺希望从夏钦那张对什么事情都波澜不惊的脸上,看到一丝丝的惊讶龟裂表情,但是可惜,人家一点都没被吓唬到,反倒是夏钦肩头上趴着的饕餮崽子,一听立马瞪圆了金灿灿的瞳孔,不满地看向祝黎。

    怎么给他钦钦找了这么一个苦差事?

    祝黎哭笑不得地把扑到自己身上来的黑毛团子小心翼翼抱住,再小心翼翼生怕摔着似的重新摆回夏钦的肩头上,像是对待小祖宗似的小心。

    “综艺节目有助□□速积攒人气,而且周期比较短,估计在《明帝十载》开播之前就能先放出来,对之后电视剧作品的角色造势吸粉,有很大好处。”祝黎对夏钦解释道——其实是在给池老板解释。

    夏钦微微点头表示明白,这是上一世十年前的自己想都想不到的好资源。

    现在论综艺老大哥,芒果台可以算一个,《野外生存守则》是芒果台自制综艺,亲儿子,铁定是在芒果台的周播档播出,加上芒果台自己的网上渠道,这样的曝光量对一个新人来说很不错了,何况他还是这档节目的常驻嘉宾。

    祝黎很满意夏钦的识时务,他又多叮嘱道,“像这样的综艺节目,按理来说是不准带任何经纪人、生活助理和保镖的,你的钱包和手机也会被收缴上去,但是如果真的有需要联系我的话,和工作人员说一声,用不着觉得为难。”

    夏钦点点头。

    “这档综艺导演目前透露给我的拟邀名单,除了你之外还有五个人,四个女艺人,还有一个和你差不多年龄的小生,对你来说都是娱乐圈里的前辈,但是你在他们面前也用不着太露怯。”大概是夏钦什么问题都没的乖巧样子,让祝黎反倒生出了一点鸡妈妈护崽子的心情,忍不住巴拉巴拉地叨叨着,“你是我祝黎手下的艺人,背后有个esi公司给你撑着呢,要是被当成软柿子了,立马给我硬起来。”

    夏钦好笑地又点点头。

    这句话耳熟,上辈子祝黎刚刚签下他的时候就说过,虽然前脚刚说,别因为成了他祝黎手下的艺人就恃宠而骄,结果下半句立马又说着要是被欺负了,他就立马拉着整个公司来给撑腰的话,让人哭笑不得极了。

    “严肃点,笑啥呢。”祝黎纳闷。

    夏钦收敛了嘴角的笑意,正经地看向祝黎,祝黎憋了口气,无奈地摆摆手挥开,“行吧行吧,反正就是这么个安排,下周正式录制,你调整一下,临时抱抱佛脚锻炼锻炼也成。”

    “这个节目里说不定得裸上半身,裸之前多做几个俯卧撑啊,肌肉充血拍出来好看一点。”祝黎又说道。

    祝黎看看眼前的夏钦,十八岁的少年还在长身体,抽长条,看起来清清瘦瘦的,穿着衣服好看是好看,脱了衣服怕没几块料子。

    夏钦微微点头,“我明白。”毕竟上镜头嘛,小花招总是要准备一下的。

    不过夏钦身上有没有料子,那还真是和祝黎想得不太一样。

    他从小学起的舞蹈,肌肉紧实,尤其是大腿上的肌肉,充满了力量的美感,和其他文文弱弱款的花美男还是不太一样的。

    夏钦没有和祝黎做什么解释,反正建议不错,他接着就是了。

    “对了,那个综艺,我能带宠物去吗?”夏钦突然问道。

    祝黎愣了愣,视线转向趴在夏钦肩头上的饕餮崽子,池老板微微龇出小犬牙,祝黎咽了咽口水,点点头说道,“能,我去和导演组说一声就好。”

    夏钦“嗯”了一声,他才想起来肩头上的饕餮崽子,要是他去参加野外综艺节目,长时间没法和这小崽子接触的话,那愉悦度不知道要掉到哪儿去了。

    “祝哥,夏雯杀青那天麻烦帮我空出时间来。”夏钦抿了抿嘴,又开口说道,对上祝黎微微皱眉的表情,说道,“那天对我很重要,我必须在那儿。”

    “杀青那天具体看工作日程,现在剧组那儿都还没定下,我没法给你准信。”祝黎翻着日程表说道,他顿了顿,头抬起来,说话有些重,给夏钦敲警钟道,“你是艺人,时间就不是你能控制的,你最好有一点这样的认知。”

    “我知道。”夏钦微微颔首,“只有那一天我必须空出来,其他时间随你安排。”

    祝黎被夏钦分毫不退的态度噎了噎,微微有些冒火,“行行,随你,反正把自己玩糊了也是你自己的事情。”

    “呵呵,不会的祝哥。”夏钦笑起来,“我有你呢。”

    “哼。”祝黎鼻子里哼出一声气,糖衣炮弹,不吃。

    夏钦弯弯眼角,软下了表情,哄着祝黎说道,“除了那一天外,祝哥以后怎么排行程我就怎么跑,只睡五个小时我也没二话。”

    祝黎心想,就算夏钦没意见,老板能没意见?哼,还不是一样。

    “哼,你别说得好听。”祝黎哼了一下,并没有多大力度,他斜着眼看夏钦,“那天就那么重要?”

    夏钦稍稍顿了顿,点点头,“重要。我觉得我这一生就是为了那一天来的。”

    祝黎一愣,随即嗤笑出来,“嗤,为了骗我一天假,搬出来的话那么高大了?成成,为了你这一生,我给你空出一天来。”

    “谢谢祝哥。”夏钦弯着眼睛笑起来。

    趴在夏钦肩头上的黑毛团子若有所医地盯着自己的爪子看,原本他以为夏钦只是因为不想错过妹妹的第一个杀青宴,毕竟平时看起来,夏钦的确对这个妹妹照顾疼爱得颇多,长兄如父,夏钦的确操着养女儿的心,但是现在一听,池朗却生出了别的心思来。

    他仰头看向夏钦,金灿灿的瞳孔里闪过一丝晦涩的光。

    你到底是哪个时空的夏钦?

    然而夏钦只是在发呆。池朗以后会明白,不能指望一个醉鬼还能有什么现场记忆。

    夏钦的思维已经因为宿醉的头疼,发散到上辈子去了,上辈子为了应付那些酒桌上的事情,硬生生被灌出了酒量,而这一世重来,他居然还是个一瓶就倒的破酒量,夏钦觉得血亏。

    他一声不吭地下床洗漱,脸上泼了泼凉水,才觉得太阳穴那侧似乎发热发胀的疼痛才有所缓解。

    厨房冰箱里有酸奶,夏钦开了一罐往嘴里倒,肚子里空落落的饥饿感和不自觉冒上来的烦躁都被安抚下来,他环顾了一圈,目光定在跳上冰箱顶上的黑毛团子上,小崽子睁着一双圆溜的金色瞳孔正瞅着自己,不知道在打量什么。

    他轻轻呵笑了一声,微微踮脚把黑毛团子抱下来,随手撸了两下小东西的下巴,调笑道,“你这小东西倒是识相,今天尤其乖,没拿口水糊我一脸。”

    池朗在心里悄悄松了一口气,这模样,一定是没有想起昨天的事情。

    他放松地瘫开四爪,大爷似的坐在夏钦的手掌心里,露出同样黑乎乎的毛肚皮来,懒洋洋地给自己舔了两下毛,打理完自己后,飞身扑到夏钦脸上,一个劲地甩舌头,糊口水。

    夏钦一愣,旋即黑着脸拎起黑团子就往客厅里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