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全公司都是妖[娱乐圈] 104.圈养崽崽第十八天

时间:2018-10-04作者:痴嗔本真

    此为防盗章, 未满购买比例。  车队下了高速后,又开了接近两个多小时,终于到了目的地百山祖。

    百山祖是一片原始森林的面貌,植被还没有被人为地大肆侵略改建,还保留着最初的那副模样。

    节目组这次取得进山的拍摄许可, 也花了不少功夫,签了许多条例, 包括之后陆续的机器架设,都是在不伤害这片原始森林的条件基础上,才能进行下去。

    夏钦从车上下来,来参加的嘉宾除了夏钦外, 还有两个女星和一个男歌手, 是现在正当红的人气偶像严萧俊。两个节目组里的年轻男人对上目光,彼此微微点头微笑了一下。

    原定女嘉宾有四人的,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最后实际来参加节目的只有两个, 一个年纪稍长一些,叫柯黎敏,出演过tvb黄金年代那些经典老片, 一口港普自带笑点,另一个叫俞颖, 年龄比夏钦稍大一点, 二十一岁, 出演过几部偶像剧, 也算是小有名气。

    “柯姐,严哥,小俞,你们好,我叫夏钦,夏天的夏,钦慕的钦。”夏钦摆足了晚辈的姿态,人前都挂着一副笑脸。

    人家都说,大银幕是对演技和颜值最大的刁难,但其实真人秀,才是真正考验演技的时候。

    夏钦上辈子是头太铁,刚入这个圈子,看不明白、也不待见那些弯弯绕绕,非得撞得头破血流,亲自试探出来这条路该怎么走才罢休。但是重来一世,夏钦宁愿走一条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路,佛一点,对谁都好。

    ——更何况,夏钦这次来的身份其实很尴尬,和其他三人相比,他除了待播的《明帝十载》外,什么作品都没,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走关系进来捞一把人气的。

    只不过没有人会傻到把这层谁都看得懂的关系摆到明面来,哪怕心里有些不屑,面上都是笑面虎。

    夏钦清楚自己这一层尴尬的“身份”,却一点没往心上放,来参加这档节目的态度理所当然得仿佛他才是那个有收视口碑双赢作品傍身的一线艺人,姿态谦虚却不低微,反倒让人不好找茬了。

    再说他长得好看,脸上又带着笑,任谁都生不出反感来。

    柯黎敏率先开口,微微颔首,也笑着自我介绍了一下。

    夏钦笑道,“柯姐的名字可是常年挂在电视机上的,这会儿能和柯姐说上话,我妹妹肯定得羡慕我,待会儿得要一个签名来,拿回去逗她开心一下。”

    “好啊。”柯黎敏笑眯眯地点头,带着一口港味浓重的普通话笑道,“一个够吗?不够我再多给哩两个也没事啦。”

    “那太好啦。”夏钦扬起嘴角,一双狐狸似的圆润眼睛弯成两道月牙来,倒像是发自内心欢喜似的,“以前在艺大学跳舞,也就寒暑假能看看电视,还记得频道里头翻来覆去播的那部《五娘传奇》,全家都一起看呢。”

    《五娘传奇》是柯黎敏的代表作之一,就像《还珠格格》、《西游记》似的成了暑期档必定会播的经典作品。

    柯黎敏闻言笑容更大了一点,毕竟恭维的话不管是真是假,总是顺耳的,何况眼前的小少年一副真诚不似作假的神情,更是让她听得极其舒坦。

    一轮互相的自我介绍下来,四个刚刚才见第一面的陌生人迅速熟悉起来。

    “百山祖,又称万里林,这里是国家4a级景区,风光清幽,还有云海日出可以观看。我们这次的任务是,徒步登顶高峰,以欣赏云龙出海的壮丽景象。”就在这时候,节目组导演就位,拿起大喇叭开始发布npc任务。

    与此同时,工作人员上来,留下一个纸盒子。

    柯黎敏作为这里头年纪最大的,主动上前打开盒子,里头一部卫星电话,一张地图。

    她微微挑起眉头,看向导演组,“就这点东西啊?”

    俞颖闻言也好奇地走上前一步,“总不能没登山的行头吧?”

    “我们现在在百山祖的林区边缘,往里走两天,将会路过一个百山祖镇,你们可以利用在林区里收获到的任何东西,在百山祖镇上进行贩售,如果贩售金额每人达到一百人民币,节目组将会免费给所有人提供登山道具。”节目组导演兼策划徐开瑞说道。

    严萧俊笑了起来,“这个说法倒是挺有趣。”他食指点着嘴唇,嘴角一勾,露出一抹笑。

    夏钦很熟悉这个表情,夏雯的手机屏保就是眼前这个男人的经典款笑容。他眨了眨眼睛,其实心里是不太明白为什么夏雯宁愿去追个不熟悉的歌星,也不来崇拜一下他这个大哥?要签名那可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难不成是他笑得没严萧俊好看么?胡扯。

    夏钦心里吃味了一瞬。

    躲在导演组房车顶上的饕餮崽子注意到夏钦的目光和表情,也跟着吃味起来。

    “不过我们现在身上什么都没,能用林区里头什么东西去换卖?”俞颖皱着眉头微微嘟嘴,“徐哥能不能再给我们一点东西呀?”

    小姑娘长得水灵好看,撒个娇倒是能让不少男人心化,可惜面前站着的是一个丧心病狂的节目组,这点没什么道行的撒娇,人家压根不吃。

    夏钦垂着眼,都没往“小俞”这儿看。这个片段没被剪出来那还好,要是成品里有,指不定网上会不会被带节奏,冒出什么样的风评来。

    俞颖二十一岁进娱乐圈,几部偶像剧混出了一点不温不火的名气来,没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的路数,这会儿参加一个真人秀,那一些不适合这个圈子的天真全都露出来了。

    “不行。规则就是规则。”导演徐开瑞说道,“这些是你们带来的行李,现在原封不动地还给你们,接下去所有日程的安排都由你们自行调整,节目组不会参与其中。”

    导演说完,就彻底闭麦了,任俞颖怎么旁敲侧击撒娇都没用,最后小姑娘只好自讨没趣地抿起嘴,闷闷不乐地拿走自己的行李箱。

    “诶哟妈诶,徐导,这个小艺人你是从哪儿拉来的?那么多话……”徐开瑞往后走,边上的助手小声叨叨道。

    导演揉揉太阳穴,瞥了一眼小助手,说道,“你话也不少。”

    小助手闭麦了。

    老实说,导演自己心里头也有些懊恼,这档节目是目前台里最看重的综艺,能来参加的都是有门路的人精,他哪里想得到,居然给塞进来一个傻白甜?

    不过烦人归烦人,有个傻白甜在,倒是也许能让这档节目看起来更真实,更有料一点。徐开瑞捏捏鼻根,心里想着。

    除了俞颖拉了一个行李箱过来外,其余人带的都是能背的行李包,俞颖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带来的箱子有些格格不入,尴尬地站在一旁,不知道该怎么凑进去。

    夏钦穿着登山裤过来,一条裤子大概藏了七八个多功能的裤兜。

    他从行囊包里拿出一把瑞士军刀,收进脚腕边的裤兜里,然后再把灌满了水的水壶从行李包里掏出来。

    水壶看着好像不怎么大,圆鼓鼓的肚腹,但是足足能装下15升的水——这个装在双肩背包的侧袋里。

    还有电筒、指南针、防风防水的火柴、甚至还有一盒压缩饼干。

    压缩饼干是真空包装的,几小片一包一包散装,夏钦全都倒出来装进裤袋里。

    边上没什么准备的柯黎敏看着夏钦像是多啦a梦一般,一会儿从行囊里掏出一样东西来,忍不住咋舌,“你准备了这么多东西啊。”不是说这档野外生存节目其实就是来装个样子的吗?

    “我经纪人说节目组比较……严厉,多带点实用的东西有备无患。”夏钦笑笑,抬头看了眼对面摆着一队机械的导演组。

    别说柯黎敏愣住惊讶,就连那帮子想着法想给嘉宾出难题的策划组,也都微微张了张嘴。

    徐开瑞见着这场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他都能想象得到等成片的后期加上后,这一段能有多有趣,一掏一个,一掏一个,掏出来起码七八件小道具了吧?

    不知道祝黎那个鬼灵鬼灵的家伙给这个小新人说了什么,把人唬得准备得那么充分。

    “你和夏雯……”夏钦微微扬起了尾音,看着季晗出声询问。

    季晗听到声音,勉勉强强把黏在饕餮身上的目光转到夏钦身上,然后他发觉,那种压迫感和危险感似乎不减反增了。

    为什么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新人,摆起架子来那么渗人qaq

    季晗咽咽口水,“没什么……”

    夏钦对季晗更不满意了,明显强撩了自家妹妹,结果被一吓唬,就矢口否认了?这算什么?

    他沉下脸来,出声警告,“既然没什么,那希望你能做到言行一致。”

    季晗点点头,夏钦微微侧身让开大门,示意季晗可以走了。

    季晗看着夏钦怀里的黑毛团子,饕餮崽子就在门口呆着呢,简直像是一尊大门神,他觉得自己四个爪子都僵着,哪里敢越过饕餮出门?

    他僵笑着说道,“我还得整理一下道具间。”

    夏钦闻言,鼻子里发出一声鼻音,没有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等到夏钦抱着黑毛团子离开,季晗才飞快地溜了出去。

    妈诶,怎么躲都躲不开这只饕餮崽子。

    公狐狸左思右想,意识到自己可能该换个目标下手了。

    先前夏雯刚一入组,季晗就看上了小姑娘,觉得小姑娘各方面都对极了他的胃口,结果哪想到,小姑娘的哥哥那么凶悍,拿了一只饕餮崽子做宠物?

    前两次聊着聊着就见到夏钦抱着个黑毛团子出来,吓得他赶紧溜,奈何夏雯身上的味道实在太香,诱惑得他忍不住三番两次去撩,结果就被堵门口了。

    季晗恹恹地决定收手了。

    美味的小姐姐哪哪儿都有,但是命就只有一条。

    夏雯这边被夏钦撞见了,只觉得怪害羞的,对于被撞了个正着却一声不吭没有站出来主动作解释的季晗,稍稍有点失望。

    何况,都8102年了,还要去看星星?这是三百年前的老古董爱好吧?

    夏雯觉得小哥哥帅是帅,就是这个爱好和个性,实在不符合她的口味。

    夏钦见自家妹妹似乎并不介意他先前的打扰,甚至主动和那个场务拉开了距离,夏钦生出了一点我妹妹眼光贼好的欣慰来。

    夏钦的戏份在剧组里又拍了几天就杀青了,因为戏份不多,夏钦和剧组里的人不算熟悉,加上他本身性格算是有些慢热,不熟悉的人看着他都觉得有股高冷劲,自带隔离效果,还没戏份比他更少的夏雯,在剧组里混得脸熟。

    因此杀青后,除了几个演过对手戏的演员,还有一个夏钦随手帮过一次忙的场务来送了礼物外,冷冷清清的。

    闻飞冷眼看着夏钦在那边整理自己的东西,心里轻轻冷哼了一声。

    还没火起来,就开始摆着谱子,对谁都一副距离的样子,对自己几斤几两没点数么?

    张瑞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闻飞身边,他瞥了一眼面色不好看的闻飞,又转向不远处的夏钦,这段时间他组里的男一号和三线开外的男配关系不和,都传到他这边来了。

    他清楚闻飞哪来的心里不平衡——一个人星途还没开始,就肉眼可见的光明,另一个人走了大半旅程,然而前程终点到底在哪儿,却是连自己都摸不透。

    的确,换谁都得心里不平衡。

    说起来,闻飞能来演他的这部剧,还是看在他经纪人的情面上,有意拉的这一把,有时候人和人的差距就是那么大。

    “吃娱乐圈这碗饭啊,心态还是得摆摆正。”张瑞轻飘飘的一句话砸进闻飞的耳朵里,闻飞一惊,愣了一下看向张瑞,微微张嘴。

    这是反过来在提醒他?

    张瑞看向闻飞,拍了拍他的肩膀,没再说什么,走回导演椅那儿,喊了一句灯光组准备,打算继续接着往下拍。

    闻飞脸色变化了两下,到底那个夏钦有什么能耐?让导演都替他说话?

    闻飞因为角色缘故,在片场上和夏钦的交流很少,除了几次他故意找上去外,几乎碰不上夏钦的面,加上排戏的时间相差得远,夏钦的几场戏,闻飞也不在场。

    在他眼里,夏钦就是一个凭着脸上位的新人,硬要再挑拣出什么优点来,那就是仪态不错,能装装样子。

    但是在一部正剧戏份里,装装样子?和老戏骨一搭戏,立马高下立见。

    闻飞这会儿心思全都钻入了牛角尖里,一门心思地想着这些人对夏钦的态度有其他猫腻成分在。

    他微微眯着眼睛,心道,等到《明帝十载》播出后,他倒是要看看,光有一张脸,在这部历史剧里真能脱颖而出、而不是被口水嘲飞?他真能在这个圈子里长足地站下去么?

    上辈子夏钦杀青得其实没有那么早,尽管戏份也是那么些,相差不了几条戏,但是也许是出于并不受重视的缘故,通常会被排在一天的最后拍,最后又会因为诸如天气不宜、道具有问题、场地需要休整这样那样的外界因素,导致拍摄时间又要重新安排。

    总之小透明和新人拍戏是没有人权的,夏钦就那么几条戏,最后也是拖到了和整个剧组一齐杀青。

    就因为这个,夏钦还错过了一部戏的试镜。

    这一世,夏钦提前杀了青,夏雯却还是老样子待在剧组里,让夏钦有些皱眉,要是他还在剧组,杀青宴上他也在,那他一定能拦住夏雯安安分分全程待在餐桌上,但是现在他却不得不离开这个剧组了。

    “都杀青了,你就不能表现得开心一点嘛!”夏雯好笑地看着夏钦皱着眉苦大仇深似的模样,伸手把自家大哥的眉头揉揉平,“好歹是你第一部戏杀青,你怎么一点都不兴奋?”

    夏钦勉强笑了笑,杀青对他来说,已经像是家常便饭老熟人了,哪里还提得上兴奋?何况这部戏就只拍了那么几条,说是串场都行,杀青更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不过对于夏雯的话,夏钦还是做出了一点表情回应。

    夏雯翻了翻眼睛,成吧,她哥的确对杀青一点都不兴奋。

    “你杀青倒是早,我还得多当一段时间的背景板,诶,你说什么时候我才能捞到几句台词呢?”夏雯老气横秋地叹了一口气。

    夏钦微微勾了勾嘴角,捏了捏夏雯还有一点婴儿肥的脸颊,“等你把婴儿肥去了,就有导演看上你了。”

    夏雯瞪圆眼睛:“说的是人话???”

    “你多半是和剧组一道杀青了。”夏钦突然换了话题说道。

    夏雯顿了顿,点点头,“大概吧。”

    “杀青宴上别乱跑。”夏钦说道,“乖乖待在宴席上。”

    夏雯笑起来,“不呆在宴席上我还能去哪儿?”

    “我认真的。”

    “……哥,你想说什么啊?”夏雯稍稍收敛了一下脸上的笑,有些不安地看着夏钦。

    “杀青了和我说一声。”夏钦捋了捋夏雯额前的碎发,他轻轻吐出一口气,稍稍有些颤抖,勾了勾笑容说道,“我来接你回家。”

    “万一你有工作也来接我啊?”夏雯笑着拍了一下夏钦的胳膊,“你好好做祝哥给你安排的工作,别打着我的名头摸鱼。”

    “那天我会让祝黎不安排工作的。”夏钦说道,“我妹妹第一次杀青,我当然要陪着她一起过了。”他笑起来,温柔又明亮,像是把所有星光都盛在了眼里。

    “哇,我要被感动哭了。”夏雯嘤嘤嘤怪哭了一声,扑进夏钦怀里,“哥,你这温柔攻势怎么能浪费在你亲妹身上嘤嘤嘤,要对别的姑娘这样,我早就有嫂子了。”

    夏钦一听,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把扑进怀里耍怪的妹妹拎出来,板着一张脸,“夏雯,还有,别瞎早恋。”

    “我都十八了,还早恋呢??”

    夏钦不以为意。

    “再不恋就晚了!”夏雯不依不挠。

    夏钦心想,上辈子他三十八都没恋过呢,有什么晚不晚的。

    趴在夏钦肩头上的池老板煞有介事地点头附和着夏雯,都成年了,钦钦也该和我谈一次恋爱了叭?

    夏钦垂下眼睛,若有所思地挑了挑眉头,看着怀里黑煤球似的小东西。

    夏钦的指尖很好看,一点瑕疵都没有,细长又带着温和的圆润弧度,颜色是健康的色泽。

    这样一双手,上辈子却是在掌心留下了极难堪的疤痕。

    他挠着毛球的小下巴,这几天池朗在夏钦家里被夏妈妈喂得好,小崽子长出了肉肉的小下巴来,挠着手感极好。他轻轻笑了一声,带着玩笑的口吻说道,“你们一个个的,总盯着我怀里这只小东西看什么?想抱抱么?”

    华立书冷不丁冒出一声冷汗,抱饕餮?不了不了吧。

    “不不,我只是看、看他真黑。”小胖子挺直了脊背吓得往后退了一大步,结巴着干笑道。

    夏钦怀里的饕餮崽子伸出粉嫩嫩的舌头舔舔鼻子,翻了翻眼睛。

    祝黎也被夏钦话里的一点点试探意味惊了一下,没有想到夏钦那么敏锐,还是说,是他俩做戏做得太差了?

    祝黎脸上挂上一个应付的笑,说道,“君子不夺人所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