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全公司都是妖[娱乐圈] 102.圈养崽崽第十六天

时间:2018-10-03作者:痴嗔本真

    此为防盗章, 未满购买比例。  认领饕餮崽崽第十七天·具有象征意义(?)的软鳞

    夏钦第二天醒来, 太阳穴还一突一突似的胀痛。

    他撑起上半身, 靠着床, 一只手轻轻按着额头, 他还以为自己会在客厅沙发上睡一宿, 没想到倒是迷迷糊糊摸上了床。

    池朗见夏钦醒过来,垂着头一句话都没说,像是在思索什么, 还当夏钦记起了昨晚被自己悄悄偷了一个香的事情,堂堂一只饕餮崽子怂得窝在夏钦的床头上, 团成一个团, 没敢刷什么存在感。

    然而夏钦只是在发呆。池朗以后会明白, 不能指望一个醉鬼还能有什么现场记忆。

    夏钦的思维已经因为宿醉的头疼,发散到上辈子去了,上辈子为了应付那些酒桌上的事情,硬生生被灌出了酒量,而这一世重来, 他居然还是个一瓶就倒的破酒量, 夏钦觉得血亏。

    他一声不吭地下床洗漱,脸上泼了泼凉水, 才觉得太阳穴那侧似乎发热发胀的疼痛才有所缓解。

    厨房冰箱里有酸奶,夏钦开了一罐往嘴里倒, 肚子里空落落的饥饿感和不自觉冒上来的烦躁都被安抚下来, 他环顾了一圈, 目光定在跳上冰箱顶上的黑毛团子上,小崽子睁着一双圆溜的金色瞳孔正瞅着自己,不知道在打量什么。

    他轻轻呵笑了一声,微微踮脚把黑毛团子抱下来,随手撸了两下小东西的下巴,调笑道,“你这小东西倒是识相,今天尤其乖,没拿口水糊我一脸。”

    池朗在心里悄悄松了一口气,这模样,一定是没有想起昨天的事情。

    他放松地瘫开四爪,大爷似的坐在夏钦的手掌心里,露出同样黑乎乎的毛肚皮来,懒洋洋地给自己舔了两下毛,打理完自己后,飞身扑到夏钦脸上,一个劲地甩舌头,糊口水。

    夏钦一愣,旋即黑着脸拎起黑团子就往客厅里丢。

    池老板在空中打了个转,稳稳落在沙发上。黑团子看着夏钦跑进浴室的背影,嘿嘿痴笑着,害羞了害羞了。

    “·饕餮崽子愉悦度满格维持一周·成就达成,宿主获得‘饕餮崽子新褪下的软鳞一片’,效用:辟邪祟有奇效。”

    夏钦趴在水台那边洗脸呢,就听到脑海里传出那么一道提示,满是泡沫的手掌心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片菱形乌黑的鳞片,温软温软的,像是还带着小崽子的体温一样。

    夏钦顿了顿,看在效果的份上决定不把它冲进下水道里。

    就是不知道这片鳞片跟开光符纸似的,进了水还能不能派上用场?

    他捏着鳞片从浴室里出来,打算找个小点的袋子把它装起来,免得掉了。

    黑毛团子在沙发上打着滚,看到夏钦到处翻找着东西,眼尖地看到自己褪下的软鳞被夏钦捏在手上,顿了顿,立马反应过来——

    钦钦要给他保存褪下的第一片软鳞!

    大概就和保存乳牙一样的象征意义叭!池老板在心里这样想着,心里美滋滋的。

    饕餮崽子兴奋地跑过来,扑到夏钦身上,用尽浑身上下所有能蹭的地方往夏钦身上蹭,来表达自己开心炸了。

    夏钦被扑了个正着,有点茫然地接住肉滚滚的饕餮崽子,“干嘛呢?突然兴奋?泰迪上身了?”他吐槽着,然后冷不丁一顿,猛地举起饕餮崽子,“发情期?”

    池老板黑绒绒的老脸一红,别别扭扭地夹紧尾巴和两条后腿,矜持地在男朋友手上挣动两下。

    “也没有啊……”夏钦茫然地又把黑毛团子放下来,摸摸鼻尖,纳闷地小声嘀咕。

    池朗抖抖毛,依旧十分矜持地伸出一只奶黄的爪子,锋利的爪尖轻轻点上软鳞,贴近夏钦手腕上,那片软鳞渐渐变得轻薄透明,就像是消失了一样。

    夏钦摸了摸手腕,心里没有多少惊异的感觉,这个感觉有点像是把软鳞装备上了似的,像玩游戏?

    他揉了揉饕餮崽子的脑袋,奖励似的揉乱了头毛。

    下午祝黎会过来,要和他敲定一下之后综艺的流程。

    节目组方面会在节目开始之前,就派工作人员过来对接一下任务内容,基本上是在走剧本上的安排,除了野外那些不可避免的不可控外因外,其他的都在节目组的控制之下。

    要说这样的综艺节目到底哪里好看,一个是人和人之间相处的最直接反应——这个大概得看嘉宾的演技和观众的观察力了——另一个就是不可控,除此之外,节目组的后期制作也能给节目添砖加瓦,好的后期甚至能直接救活一档节目。

    祝黎下午过来的时候,还给池老板带了一箱冰袋。

    夏钦见到黑毛团子直接往冰袋上迫不及待地一躺,仰天摊开四爪,尾巴都惬意地左右轻轻晃动,微微抿起嘴。

    明明系统也没提醒他这小东西那么怕热。

    “系统不接锅。”

    “饕餮饲养手册了解一下。”

    夏钦脑海里蹿出两道声音来。

    夏钦顿了顿,想起来似乎的确有这么一样东西。

    “对了,得和你说一件事情。”祝黎的话拉回了夏钦的注意力,“节目组那边说不能带宠物。”

    夏钦皱起眉头,不能带?他看向饕餮崽子,那这个小东西可不得闹翻天了?

    “但是没规定外来野生动物乱入怎么处理。”祝黎又说道。

    “外来野生动物乱入?”夏钦听着祝黎仿佛着重读音的几个字眼,目光转向趴在冰袋上惬意无比的黑团子,微微挑眉。

    祝黎露出一个微笑,点点头。

    这下两个娱乐圈里头的人精都明白了。

    池老板敏锐地察觉到两道视线落到自己身上,他懒洋洋地看过去,被祝黎算计的表情看得炸开了毛。

    夏钦走过去顺了顺毛,说道,“下周去拍综艺,带不了你,要么在家乖乖待着,我拜托祝黎和楼上的邻居天天过来给你准备口粮,”他说着,关注着小黑毛的反应,黑毛团子立马从冰袋上爬起来,一双圆溜的金灿灿眼睛瞪圆了看着夏钦,两只前爪扒住夏钦的手,坚定地摇头。

    夏钦笑起来,手指捏捏饕餮崽子养肥了的双下巴,“哟,还会摇头。那就只能你自己想办法跟上来了。”

    黑毛团子露出一副如遭雷劈的表情,委屈巴巴地低头用鼻尖蹭着夏钦的手背,这也太惨了吧,小短腿哪里跟得上汽车吖?小男友不能那么狠心吧?

    夏钦捏着黑毛团子的双下巴,笑着把小东西从自己手背上拔起来,“别一副小可怜的样子。”他压低了声音,在黑毛团子的耳朵边上轻声说道,“一只饕餮崽子,自己跟上来不难吧?爱跟不跟咯。”

    池老板觉得耳朵热乎乎痒兮兮的,被小男友贴着这么耳语,立马顺势往夏钦怀里假摔。

    跟!当然要跟上!但是趁机揩油装个小可怜,这个福利不能少。

    夏钦接住软乎乎的黑毛团子,忍不住好笑地揉着不停耍宝的小崽子。

    祝黎压根没敢把视线往夏钦这边瞥,他知道自己如果瞥了这一眼,那恐怕以后都没法直视人前霸气威武的饕餮老板了。

    池朗笑眯眯地任由小男友搓揉,满意地看见祝黎自觉挪开视线。

    老狐狸就是老狐狸,知道什么时候该看,什么时候不该看。

    只不过这边他要跟着夏钦跑综艺了,就不知道小姑娘那头会不会突然出什么岔子。

    黑毛团子懒洋洋地倒在夏钦掌心里,若有所思地眯着金灿灿的瞳孔,转向祝黎。

    祝黎感觉到了饕餮的凝视,身体微一僵,对上饕鬄崽子的目光,心里打了个突。

    池老板勾勾嘴角,朝着祝黎咧开毛茸茸的三瓣嘴,露出两粒小犬牙来。

    祝黎:“……”

    张瑞喊夏钦过去讲戏。

    很多老一辈的导演都喜欢围读,就是一群演员围坐在一处,一起研读剧本。

    张瑞拍《明帝十载》的时候组织过一批,不过像夏钦这些新人,戏份不多也不重的,就少了这一个步骤,顶多张瑞来亲自给讲戏,拎一拎重点。

    张瑞在边上讲戏,几个新人紧张得直点头,也不知道真正往心里记进去的有多少。

    他拍一场戏就当场讲一场,讲完后,让几个新人自己去旁边消化一下,过十分钟开始拍。

    夏钦便在边上找了个空地,给自己上妆。

    跑龙套的新人很少会有化妆师,大多数都是自己在片场上稍微画一画。

    上辈子夏钦跑龙套跑了快三年,配角当了五年,化妆的技术全都在这八年里练出来了。

    拍现代戏的妆很好画,尤其夏钦的皮肤和长相,那是公认的上天赏饭吃,几乎用不着怎么画就能直接拍,而拍古代戏,对化妆的要求相对来说要高一些。

    夏钦扮演的是青年时期的明帝,他微微将眉间的距离画得稍短些,加深了眼眶的深度,原先显得稍稍有些稚嫩青涩的脸,因为眉峰的弧线而变得凌厉。

    青年帝王不怒自威。

    上辈子夏钦演的青年明帝出镜次数不多,虽然是贯穿整部剧的回忆戏份,但是给露正脸的戏份却不多,哪怕演的是主人公的青年时期,却也只是一个十八线开外的配角,没人会特意安排一个化妆师过来给他上妆,顶多来人教他怎么穿戴这套繁复的君袍。

    夏钦理所当然地重复着上一世的步骤,他刚正了正衣冠,就听到导演喊人给他上妆。

    “小吴呢?快给夏钦补妆,下一场十分钟后拍。”张瑞招手,喊来闻飞的化妆师。

    夏钦脸上带着自己画的妆,张瑞就以为先前已经上过一轮了,只需要补补妆就行。

    剧组里负责配角的化妆师组有三个,吴霏拎着自己的那套化妆箱,急匆匆地赶过来。

    “这妆谁给画的?上得挺牢么,补补粉匀一匀就行。”吴霏边说,边动作利落地拿着刷子小心地在夏钦脸上扑腾。

    夏钦还有些惊讶张瑞会喊人特意给他来化妆,他没说话,微闭着眼。

    做一个新人,少说话少刷存在感,这是他上辈子的经验。

    吴霏瞥了夏钦一眼,小新人倒是话不多,就是从骨子里透出一股清疏的劲儿,实在不亲民——说得好听些是清疏,说得难听些是傲慢,不过吴霏心里倒也没多少不满,毕竟放在好看的人身上,哪怕是傲慢,似乎也变得理应如此。

    吴霏边给夏钦补妆,边打量着面前小新人的模样。

    她改行做化妆师之前,是雕塑专业硕士生,对脸的比例尤其敏感,她眨眨眼,手上小刷子的动作越来越慢,倒是忍不住在夏钦脸上虚虚画了画分割比例线。

    “c……嘶。”吴霏硬生生把一句差点要爆出来的粗口改成倒吸一口凉气。

    夏钦睁开眼,疑惑地看向吴霏,微微挑眉。

    吴霏轻咳一声,收了刷子说道,“行了,补完妆了。”

    夏钦点点头,低声道了声谢。

    他起身捋了捋衣袍上的褶皱,向打好光的片场那边走去。

    吴霏看了会儿夏钦的背影,一支长柄刷子举在右眼前,比划两下,这个腰,这个肩背,这个屁股……咳,这个腿,吴霏拎起化妆箱,冲进化妆间休息室里。

    “你们谁知道剧组里的那个小新人夏钦么??”吴霏脸上扬起一点得意,带着仿佛捡到宝的炫耀,扬起眉头看着休息室里的另两个化妆师。

    “谁?”

    “知道啊。”

    吴霏想起来,肯定有个人在她之前给小帅哥上过妆,她撇撇嘴,转向那个说“知道”的,“之前你给他上的妆?诶,你用什么牌子的?真的是一点都不脱。”

    “……没啊。”被问了一串的化妆师一脸懵。

    吴霏又转向另一个,另一个化妆师摆摆手,“不是我。”

    “那谁给他上的?”吴霏纳闷了,上妆还挺熟手的,一看就不是个新人,还能有谁给他上妆?

    “你管那么多干嘛。”

    吴霏顿了顿,想起自己来这儿要说的东西,眼睛一亮,“那小新人长得可真好啊!那脸的比例,绝了!肩宽腰窄腿长屁股翘,嘿,完美!”

    “那肯定啊,那可是艺大出来的校草,就艺大那个招人的魔鬼条件,手臂距离差一公分都不招,身材比例能不好么?”化妆师说道,他搓搓鼻尖,看了看吴霏,停顿几秒问道,“屁股翘?”

    吴霏:“……”好好的男人就不能不把注意力放在屁股上嘛!

    “导演喊人了!都到齐了没!”吴霏还在想该怎么向对方解释“屁股翘也是比例里很重要的一个成分”,剧组场务就开始拿着大喇叭喊人了。

    吴霏“诶”了一声,顿时没了解释的想法,直接催促着人起来,说道,“你自己去看吧,就是比例好。走走,轮到夏钦的戏了,一起去看。”

    三个化妆师美名其曰待机补妆,实则另两名是被吴霏拉着来凑热闹的。

    这一场戏拍的是青年明帝与军师谋商兵术。这个时候的明帝还不是帝王,甚至是当朝逆贼,谋策反乱。

    胜为天子败为寇,无外如是。

    “赵师所言,便是要本将把那三百兵将作为弃子,来换退防?”

    夏钦声音不响,还带着一点十八岁大男孩的清澈,但他却把这点清澈的音线压得很稳,每一个字不急不缓地从嘴里传出来,没来由得让人觉得有些压力,他尾音再微向上一扬,像是在反问,听不出喜怒来。

    这幕戏里,与夏钦演对手戏的是个五十来岁的老配角林英飞,演了二十几年的戏,演技无功无过,张瑞用这场戏作为夏钦拍摄的第一场戏,也是想由一个老资历的前辈来带夏钦找到一些感觉。

    只是夏钦的戏份很少有和长者的对手戏,想在对戏的过程里找到感觉的机会不多。

    这幕戏不是一个理想的情境,如果是林英飞做开场,更容易让新人找到感觉。

    不过出人意料的,夏钦的开场却是让张瑞眼睛一亮。

    原本张瑞已经做好了慢慢磨的打算,拍一条停一条,但是现在他没有出声,示意片场上的所有场务继续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林英飞对上夏钦的眼睛,那双眼睛里的漠然轻蔑和自傲看得他微一怔,他微一怔,下意识垂了垂头,很快反应过来,两手往前一拱,做恭敬状道,“将军,这是在下认为最稳妥的法子。那三百兵将并非弃子,他们为将军与大部队的撤退,立下了谁都无法比拟的功劳。”

    “三百兵将的性命换一场窝囊的退战……”夏钦低声喃喃,从桌案后头踱步到林英飞的面前,手指玩弄着拇指上绕着的红线,他微微眯起眼,目光落定在林英飞的身上,眼里头的自傲和年少轻狂几乎要溢满出来,“要是如此,那本将还如何让这些兵心悦诚服?”

    林英飞抬头,像是被夏钦眼里的锐光刺灼到似的,他一顿,飞快开口道,“将军……”

    “不必多言。”夏钦猛地一抬手,止住对方的话头,他往前踱了两步,目光像是望向了远处,嘴角扬起一抹志在必得的年少轻狂,“不就是一个铁塞岭?”他一挑尾音,呵笑了一声,旋即话音一转,稳稳地扬高了声音,字字铿锵有力,“下令整兵,后日待发!”

    在夏钦说完后,张瑞猛地喊了一声:“卡!”

    一条暂时告一段落。

    导演既没说“过”,也没说“再来一条”,于是场上的场务还在原地待命。

    夏钦上一世和张瑞还合作过一部电影,对张瑞一激动就喜欢当场回放拍摄镜头回味的坏习惯了如指掌,他直接走到张瑞边上,凑过来一起看。

    老实说,夏钦也很好奇这一世尚青涩的身体样貌,和他攒下来十年的演戏经验糅合在一块儿,会产生怎样奇妙的化学效果。

    张瑞的坏习惯就是容易忘记周边的工作人员,也不管边上那些场务,直接倒放镜头。

    灵感在夏钦这一条拍完后就跳了出来,张瑞兴奋地口头上添加之后打算剪辑上去的后期,对边上副手说,“就这个最后一秒卡点,加几秒军营外头的军鼓声,把这个血气氛围渲一下,就哐当一下,那种感觉,明白么?”

    副手迟疑了两秒,先在本子上记下来,然后点点头。

    夏钦眯了眯眼,不声不响地在张瑞后头看镜头。他摸摸脸,果然是皮相嫩了点,演帝君将相这类角色还是有些压不住的感觉,得靠化妆来补上。

    夏钦毕竟更熟悉十年后的自己的样貌,却不知道现在这个模样,已经足够让人疯狂了。

    吴霏紧紧攥住同伴的胳膊,嘴里止不住地碎碎念,“这个小表情天啊,是个小傲娇没错了!”

    “你说他艺大的?艺大招生早吧?今年才几岁??这孩子长开了之后不得了啊!”另一个化妆师也紧紧攥住边上人的胳膊。

    可怜的独苗男性化妆师被两人一手一胳膊地攥着,忍无可忍,“今年十八岁,你俩比他大一轮!”

    两个化妆师齐齐一顿。

    “老林啊,老林?”张瑞翻来覆去看了三遍,挑出刺来,招呼人过来说道,“你中间那串话语速快了点,回头记下,补音的时候留意下。还有这边,停顿的处理很好,那种被年轻帝王震慑的感觉有了,但是有不该有的犹豫疑惑,等下重拍一条注意一下。”

    “还有夏钦,夏钦呢?”张瑞抬头找人。

    “在您身后呢。”副手提醒道。

    张瑞扭头一看,吓了一跳,“啥时候过来的?”他随口一问,也没打算要一个回答,很快继续说下去,“你这边没什么大问题,台词不错,专门练过?”

    “没有。”上辈子是找过专业老师指点过,这辈子还来不及呢。

    “那不错啊。”张瑞点点头,“保持,过程之间衔接再快些。等下再拍一条,你和老林私底下再对对戏,对好了我们再开始。”

    夏钦点点头,转向林英飞,问道,“林老师,那我们这边找个地练练?”

    林英飞闻言应了一声,他看着夏钦,忍不住在心里想,果然是有人天生就适合吃娱乐圈这碗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