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全公司都是妖[娱乐圈] 98.圈养崽崽第十二天

时间:2018-10-01作者:痴嗔本真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未满购买比例。  夏钦的思维已经因为宿醉的头疼,发散到上辈子去了, 上辈子为了应付那些酒桌上的事情,硬生生被灌出了酒量, 而这一世重来,他居然还是个一瓶就倒的破酒量, 夏钦觉得血亏。

    他一声不吭地下床洗漱, 脸上泼了泼凉水, 才觉得太阳穴那侧似乎发热发胀的疼痛才有所缓解。

    厨房冰箱里有酸奶,夏钦开了一罐往嘴里倒,肚子里空落落的饥饿感和不自觉冒上来的烦躁都被安抚下来, 他环顾了一圈, 目光定在跳上冰箱顶上的黑毛团子上,小崽子睁着一双圆溜的金色瞳孔正瞅着自己,不知道在打量什么。

    他轻轻呵笑了一声, 微微踮脚把黑毛团子抱下来, 随手撸了两下小东西的下巴,调笑道,“你这小东西倒是识相, 今天尤其乖, 没拿口水糊我一脸。”

    池朗在心里悄悄松了一口气, 这模样, 一定是没有想起昨天的事情。

    他放松地瘫开四爪, 大爷似的坐在夏钦的手掌心里, 露出同样黑乎乎的毛肚皮来,懒洋洋地给自己舔了两下毛,打理完自己后,飞身扑到夏钦脸上,一个劲地甩舌头,糊口水。

    夏钦一愣,旋即黑着脸拎起黑团子就往客厅里丢。

    池老板在空中打了个转,稳稳落在沙发上。黑团子看着夏钦跑进浴室的背影,嘿嘿痴笑着,害羞了害羞了。

    “·饕餮崽子愉悦度满格维持一周·成就达成,宿主获得‘饕餮崽子新褪下的软鳞一片’,效用:辟邪祟有奇效。”

    夏钦趴在水台那边洗脸呢,就听到脑海里传出那么一道提示,满是泡沫的手掌心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片菱形乌黑的鳞片,温软温软的,像是还带着小崽子的体温一样。

    夏钦顿了顿,看在效果的份上决定不把它冲进下水道里。

    就是不知道这片鳞片跟开光符纸似的,进了水还能不能派上用场?

    他捏着鳞片从浴室里出来,打算找个小点的袋子把它装起来,免得掉了。

    黑毛团子在沙发上打着滚,看到夏钦到处翻找着东西,眼尖地看到自己褪下的软鳞被夏钦捏在手上,顿了顿,立马反应过来——

    钦钦要给他保存褪下的第一片软鳞!

    大概就和保存乳牙一样的象征意义叭!池老板在心里这样想着,心里美滋滋的。

    饕餮崽子兴奋地跑过来,扑到夏钦身上,用尽浑身上下所有能蹭的地方往夏钦身上蹭,来表达自己开心炸了。

    夏钦被扑了个正着,有点茫然地接住肉滚滚的饕餮崽子,“干嘛呢?突然兴奋?泰迪上身了?”他吐槽着,然后冷不丁一顿,猛地举起饕餮崽子,“发情期?”

    池老板黑绒绒的老脸一红,别别扭扭地夹紧尾巴和两条后腿,矜持地在男朋友手上挣动两下。

    “也没有啊……”夏钦茫然地又把黑毛团子放下来,摸摸鼻尖,纳闷地小声嘀咕。

    池朗抖抖毛,依旧十分矜持地伸出一只奶黄的爪子,锋利的爪尖轻轻点上软鳞,贴近夏钦手腕上,那片软鳞渐渐变得轻薄透明,就像是消失了一样。

    夏钦摸了摸手腕,心里没有多少惊异的感觉,这个感觉有点像是把软鳞装备上了似的,像玩游戏?

    他揉了揉饕餮崽子的脑袋,奖励似的揉乱了头毛。

    下午祝黎会过来,要和他敲定一下之后综艺的流程。

    节目组方面会在节目开始之前,就派工作人员过来对接一下任务内容,基本上是在走剧本上的安排,除了野外那些不可避免的不可控外因外,其他的都在节目组的控制之下。

    要说这样的综艺节目到底哪里好看,一个是人和人之间相处的最直接反应——这个大概得看嘉宾的演技和观众的观察力了——另一个就是不可控,除此之外,节目组的后期制作也能给节目添砖加瓦,好的后期甚至能直接救活一档节目。

    祝黎下午过来的时候,还给池老板带了一箱冰袋。

    夏钦见到黑毛团子直接往冰袋上迫不及待地一躺,仰天摊开四爪,尾巴都惬意地左右轻轻晃动,微微抿起嘴。

    明明系统也没提醒他这小东西那么怕热。

    “系统不接锅。”

    “饕餮饲养手册了解一下。”

    夏钦脑海里蹿出两道声音来。

    夏钦顿了顿,想起来似乎的确有这么一样东西。

    “对了,得和你说一件事情。”祝黎的话拉回了夏钦的注意力,“节目组那边说不能带宠物。”

    夏钦皱起眉头,不能带?他看向饕餮崽子,那这个小东西可不得闹翻天了?

    “但是没规定外来野生动物乱入怎么处理。”祝黎又说道。

    “外来野生动物乱入?”夏钦听着祝黎仿佛着重读音的几个字眼,目光转向趴在冰袋上惬意无比的黑团子,微微挑眉。

    祝黎露出一个微笑,点点头。

    这下两个娱乐圈里头的人精都明白了。

    池老板敏锐地察觉到两道视线落到自己身上,他懒洋洋地看过去,被祝黎算计的表情看得炸开了毛。

    夏钦走过去顺了顺毛,说道,“下周去拍综艺,带不了你,要么在家乖乖待着,我拜托祝黎和楼上的邻居天天过来给你准备口粮,”他说着,关注着小黑毛的反应,黑毛团子立马从冰袋上爬起来,一双圆溜的金灿灿眼睛瞪圆了看着夏钦,两只前爪扒住夏钦的手,坚定地摇头。

    夏钦笑起来,手指捏捏饕餮崽子养肥了的双下巴,“哟,还会摇头。那就只能你自己想办法跟上来了。”

    黑毛团子露出一副如遭雷劈的表情,委屈巴巴地低头用鼻尖蹭着夏钦的手背,这也太惨了吧,小短腿哪里跟得上汽车吖?小男友不能那么狠心吧?

    夏钦捏着黑毛团子的双下巴,笑着把小东西从自己手背上拔起来,“别一副小可怜的样子。”他压低了声音,在黑毛团子的耳朵边上轻声说道,“一只饕餮崽子,自己跟上来不难吧?爱跟不跟咯。”

    池老板觉得耳朵热乎乎痒兮兮的,被小男友贴着这么耳语,立马顺势往夏钦怀里假摔。

    跟!当然要跟上!但是趁机揩油装个小可怜,这个福利不能少。

    夏钦接住软乎乎的黑毛团子,忍不住好笑地揉着不停耍宝的小崽子。

    祝黎压根没敢把视线往夏钦这边瞥,他知道自己如果瞥了这一眼,那恐怕以后都没法直视人前霸气威武的饕餮老板了。

    池朗笑眯眯地任由小男友搓揉,满意地看见祝黎自觉挪开视线。

    老狐狸就是老狐狸,知道什么时候该看,什么时候不该看。

    只不过这边他要跟着夏钦跑综艺了,就不知道小姑娘那头会不会突然出什么岔子。

    黑毛团子懒洋洋地倒在夏钦掌心里,若有所思地眯着金灿灿的瞳孔,转向祝黎。

    祝黎感觉到了饕餮的凝视,身体微一僵,对上饕鬄崽子的目光,心里打了个突。

    池老板勾勾嘴角,朝着祝黎咧开毛茸茸的三瓣嘴,露出两粒小犬牙来。

    祝黎:“……”

    夏钦回过神,“剧组选角?”

    他下意识地低声自问,什么时候还轮到他要亲自去剧组试镜了?向来是十几沓的剧本摆在他面前,他选中了就演,看不中的就进垃圾桶。

    去剧组试镜?那是多顶配的卡司班底才能让他去试镜?

    “明帝十载的剧组啊,前两天还在商量去不去,今天就给忘啦?”女孩眨眨眼,半开玩笑道,“你这忘性真大,怎么记舞步不跳错的?”

    夏钦瞳孔微一缩,明帝十载?

    那是他第一部剧。十年前,他踏入这个圈子的第一部剧。

    他猛地垂下头看向自己的手,手指欣长白皙,掌心还没有那件事情留下的难看的疤……

    他收拢拳头,喉咙有些干涩,他看向女孩,现在明白过来,为什么女孩的脸看起来那么稚嫩,又带着他起初说不清的熟悉来,记忆里模糊得只剩下隐约轮廓的脸,终于变得明朗起来。

    “夏雯?”

    “突然那么一本正经的喊我大名干嘛?”女孩愣了一下,皱皱眉,手指尖没轻没重地戳了戳夏钦额头,“哥?”

    夏钦捏紧了拳头又松开,半晌后开口,“后天试镜?去。”

    夏雯眼睛一亮猛地点点头,“好!有哥陪我去,我就不怯场了。”

    夏钦微微抬起手,在夏雯的头顶上顿了两秒又收了回去,手掌不自觉地颤抖着,他低垂着眼睛,露出一点不自然的笑,“嗯,雯……”他有些喊不出口夏雯的小名,嗓子口仿佛有东西堵着似的,他顿了顿说道,“你先回去吧,我拿些东西。”

    “那等会儿食堂见。”夏雯奇怪地看了一眼自家大哥,总觉得夏钦今天奇奇怪怪的。

    夏钦转身往印象里的学生寝室走去,这所艺校几乎包揽了他整个童年,他记得自己的寝室在哪儿,甚至还记得自己的床号。

    他回到寝室里,一个人都没,正好也让他能好好理清杂乱无章的思绪。

    夏雯,在他的记忆里,几乎是他前脚刚踏入娱乐圈的时候就死了,那场道具组的纵火案带走了夏雯,在他的手掌心里留下丑陋的疤。

    上一世,夏钦的经纪人祝黎几次劝他去做激光,把疤痕去了。

    ——一个大明星,炙手可热的人气演员,手上却留下那么丑陋的一道疤,实在太减好感度。

    但是夏钦全都推了,这道疤时时刻刻提醒他,夏雯是他的责任,但他失责了。

    可能是九年前的记忆太惨痛,明明是他最不该忘掉的一张脸,却在时间的沟壑里变得模糊起来,

    本能的大脑保护机制让夏钦很少能顺利地回忆起那件事情的完整经过,而夏雯的脸也越来越模糊,像是熟悉的陌生人。

    夏钦闭上眼,白皙的、还没有留下任何疤痕的手掌覆在双眼上,他仰面倒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呼气,眼角滑过一滴眼泪。

    他不记得上一世的夏钦最后变成了什么样子,是死了还是活着,但他不在意,哪怕那是他自己也毫不在意,他回到了十年前的抉择点。

    是选择继续跳舞,还是选择去娱乐圈这湖浑水里趟一遭,夏钦几乎没有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诚然,跳舞是他喜欢的,也是当初他固执己见要去学的,但是他跳不久。

    脚伤的负担注定他没法在这条路上永远走下去,夏钦这个人,再喜欢的东西也能克制,抽身得干脆利落,算是及时止损吧。

    何况,夏雯会一头扎进娱乐圈。那里才是夏雯真正一心向往的地方。

    这一世,他会好好保护自己的妹妹。

    脑海中的诸多思绪纷乱无章,他想了很多,又似乎什么都没想,混混胀胀地疼着,让夏钦面露出一点疲惫来,他捏了捏鼻梁,走进浴室里洗了把脸。

    夏钦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水滴顺延着线条光滑的下巴落下,皮肤是莹莹的奶白色,眉眼间还是少年人的青涩稚嫩,肩背也没舒展开,显得几分瘦削单薄。

    他微微笑了笑,他是真的回到了十年前。

    镜子里的夏钦露出了与年龄不符的老成,他胡乱擦了一把脸,稍稍理了两下头发,便找到了自己最适合的模样和状态。

    夏钦按着记忆往食堂方向走去,一路上,往他这儿投来的视线隐晦又繁多。

    “我怎么觉得就一天没见,夏钦又帅了一个新高度出来??”

    “有他在,艺校里的妹子全把眼睛黏他身上了,哪还能看得到我们?”

    “算了吧,亏得有他在,这边上几个学校的姑娘才都来我们这儿呢。”

    夏钦挑了挑眉,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些细碎的小声念叨,他听起来居然觉得清晰无比,他似笑非笑地往那几人的方向看去,引得那一小堆人下意识讪讪地闭上了嘴,直到他走过去了,才再次开口——

    “卧槽!离得那么远都听到了?!”

    “轻点!就说你嗓门大!”

    夏钦的确长得好,现在不过是十七八岁的少年样子,眉眼还没长开,却已经能看出日后的俊朗来。

    所谓美人画皮不画骨,真正撑起一个人的容貌的倒不是皮相,而是骨相。常人一张脸,分三庭五眼,长得算是端正些的,就是因为这三庭五眼的位置准了二三分。

    夏钦的脸,在十年后那个突飞猛进的娱乐时代,就被专业的美术老师拿出来当做是实例来分析,是标标准准的三庭五眼,多一分少一分都没有,比例切合黄金比例,就算有人看不惯他,也不能昧着良心说他长得丑。

    这么一张脸,头一次与夏钦合作的导演就说过,是天生来吃娱乐圈这口饭的。

    ——哪怕他一点演技都没有,就做一个背景板,又或是坐那儿嗑瓜子,也有观众乐意傻傻地看上三四集。

    更别提,夏钦的演技,那是从背景板一点点积累到屏幕正中央去的。

    他从一个,哪怕是和别的明星并肩出现,也会沦落为一个路人背景板的小透明,一步步走到最后那个如日中天、没人会去质疑他的商业价值和影视单打能力的神话,这中间他从来没有背景和后台,他用了区区十年。

    现在一切从头开始,夏钦不觉得可惜,反倒生出几分玩味来。

    他有着超前十年的眼光,那么这个圈子又会被他搅和出怎样的浑水来?

    夏钦还没走到食堂。

    ——准确的说,夏钦回到十年前的第一天,就放了亲妹妹午饭的鸽子。

    他头疼地看着脚边咕咚咚滚来的黑毛球。

    在那条通向食堂的林荫小道上,夏钦被一只毛球碰瓷了。

    夏钦本来想绕过这只毛球继续往前走,却没想到这一团黑胖黑胖的毛球直直往自己小腿上撞,撞完之后,还伸出两只奶黄奶黄的爪子抱住了他。

    夏钦:“……”

    他面无表情地弯下腰,提溜起黑毛球的后颈,往边上扔远了点。

    长得奇奇怪怪,像猫不像猫,像羊不像羊,好像还有点丑。

    黑毛球被夏钦提溜起来后还挺开心的,正要伸出爪爪求抱抱,结果下一秒就被扔到了边上草丛里。

    黑毛球有些懵,更懵的是,它好像还听得见夏钦的心声,一张黑煤球似的脸上,嵌着一双黄澄澄水汪汪的眼睛,现在这会儿正委屈地直掉眼泪。

    夏钦走远了几步,敏锐的听力让他隐约总能听见有个小毛球抽噎的声音,他抿了抿浅色的唇,又回来了,那团小小的黑色毛球果然还在草丛里吧嗒吧嗒掉眼泪。

    他深吸了一口气,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怎么还懂得哭?

    夏钦犹豫了几秒,把眼泪落得浑身都湿成一揪一揪的黑毛球抱了起来。

    然后黑毛球把他一身蓝衬衫都给哭湿了,胸前晕开深色的水渍,很尴尬。

    夏钦黑着脸,决定先回寝室换一身衣服,而黑毛球赖死在夏钦的手掌心里,不肯挪屁股了。

    搭帐篷是个体力活,摸黑搭帐篷,还是个技术活。

    柯黎敏无奈地苦笑着摇头,看向边上同样束手无策的俞颖,自我调侃道,“这档节目还真是充分展现出了我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本质。”

    “我有一点担心这节目播出去后,涨粉不成,掉粉掉了一堆。”俞颖也笑着调侃。

    “一开始我经纪人还唬我,说什么不住野外的。”俞颖哼哼一声,啪地一声拍腿上,打死一只花蚊子,她有些受不了地拿出驱蚊喷雾给自己浑身上下喷了一通,看向柯黎敏问道,“柯姐要不要一点?”

    “要!”柯黎敏用力点头,也是被蚊虫困扰得不行,“我经纪人也这么和我说的啊!结果差点连帐篷都没得睡,太惨了吧……”

    “对了,”柯黎敏把头转向自己的跟拍导演和摄像师傅,眯起眼睛威胁道,“这段剪掉啊!”

    跟拍导演一个劲地点头。

    柯黎敏和俞颖两人在这边聊飞了,另一头夏钦和严萧俊两人苦哈哈地搭帐篷。帐篷里头垫了两层防潮垫,铺得整整齐齐,两个强迫症在一块儿,想叠得不整齐对称都难。

    “处女座?”严萧俊问道。

    “处女座。”夏钦点点头。

    饕餮崽子趴在帐篷外头翻了个白眼。

    “柯姐,你俩的帐篷搭好了。”夏钦从帐篷里钻出来,对着还在聊天的柯黎敏、俞颖两人喊道。

    “好啦?辛苦辛苦。”小半天的功夫,队伍里的两个女神已经关系好到手挽手走过来了,俞颖笑嘻嘻地朝夏钦和严萧俊两人扬起一个笑,嘴甜地一人一个“夏哥”、“严哥”喊了声,“有什么我们能帮忙的?哥哥们尽管开口!”

    “好好休息,明天要走的路很多。”夏钦说道。

    柯黎敏闻言噗嗤一声笑出来,“小帅哥好没情调哦。”

    池老板闻言动了动耳朵,顺着夏钦的裤腿往上爬,攀住夏钦的肩膀,他的小男友需要对一个小姑娘有啥情调?这不是搞事情嘛?

    池老板对着柯黎敏目露凶光。

    夏钦微微侧头瞥了眼黑毛团子,伸手往小东西的脑袋上拍了一巴掌。

    吓唬谁呢。

    跟拍导演廖晓璐险些又要喊出声。小祖宗诶,悠着点啊,没打过针的!

    池老板老实地往夏钦肩窝里蹭了蹭,完完全全逆来顺受的小媳妇样。

    夏钦勾起嘴角。

    严萧俊插话道,“柯姐,明天要走十三公里,还得准备能拿去小镇上换钱的货呢,要是休息不好,明天一天可够呛了。”

    柯黎敏皱皱鼻子,“明天就去小镇了?”

    “明天小镇上找个地方借宿一晚上,后天好像就是百山祖镇上的周日集市,我们去参加那个。”夏钦解释道,先前摸鱼的时候问过廖晓璐,主要是不知道等到了百山祖镇上,该带着东西去哪儿卖,问完之后,夏钦心里也有了底,虽然说是节目组没有任何的安排,但是显然这个小集市,就是节目组给他们的一个暗示。

    错过了周日集市,想再去拿什么野味换,肯定要多花功夫。

    “周日集市?我还没去过这样小镇上的集市呢,好期待!”俞颖笑道。

    “话不多说,前采做完就赶紧睡觉!”柯黎敏拍拍手,催促道。

    “你俩先去做前采吧,我和严哥继续搭帐篷。”夏钦说道。

    “按我俩的速度,搭完帐篷就能天亮了吧。”严萧俊调侃了一句。

    夏钦挑挑眉头,“严哥对自己要有一点信心。”

    严萧俊笑了一声,刚想接口,就听到夏钦又跟上一句,“实在对自己没信心的话,也对我有一点信心。”

    严萧俊:“……”呸!不要脸!

    “开玩笑呵呵。”夏钦弯起嘴角。

    “呵呵。”严萧俊假笑两声。

    趴在夏钦肩头上的池老板发出两声呼噜声,笑得很委婉。

    在帐篷里睡了一宿,第二天一早,几个人是被早上的低温冷醒的,凌晨三四点天都没亮了,睡得就不踏实了,倒是夏钦,怀里拱了一头饕餮崽子,就像个暖手炉似的,浑身都热乎乎的,睡得尤其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