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全公司都是妖[娱乐圈] 74.认领崽崽第七十四章

时间:2018-09-17作者:痴嗔本真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未满购买比例。  认领崽崽第二十一天·饕餮崽子:我是钦钦的得力助手最佳男友!

    池朗闲在车顶上待了半天功夫, 之后趁着节目组在调试机器的时候,光明正大地溜开了。

    他直接跃到夏钦头顶那棵大树的枝头, 这两天被养得重了快十斤的黑胖团子,愣生生把这棵百年大树的枝干压得颤了颤,抖落下一串树叶下来。

    站在树底下的俞颖小声惊呼了一声,赶紧让开这片重灾区, “怎么突然掉了那么多叶子下来?!”

    夏钦微眯起眼,抬头望了望树顶,果不其然看到熟悉的一抹黑色影子一闪而过, 溜进了枝桠里。

    “风吹的吧。”夏钦说道, 收回视线,嘴角微微勾了勾。

    “我们先安排一下这两天的行程吧。”严萧俊开口, 摊开地图平铺在地上, 蹲下身指道,“我们这会儿在这里, 百山祖镇在整个行程约四分之一的地方,我们大概两天时间就能赶过去。”

    夏钦点点头,也跟着蹲下来,伸出手指点了点地图说道,“这里有一条小溪的样子, 看起来距离不远, 今天大家坐了五六小时的车, 都挺累了, 而且再过两三个小时太阳就得下山,要不我们今天就在这里先扎营?”

    俞颖一听,连忙在边上点头附和,她最惨,下了高速后,那颠簸不平的几个小时车程让她晕车不说,之前吃的那些早饭和零食全都吐光了,要是再上来一个徒步十几的公里数,她得直接哭出来。

    “行,我没意见。”柯黎敏说道。

    严萧俊看了夏钦一眼,扯了扯嘴角,呵呵笑了一声,“那就全听夏钦的。”

    夏钦微微挑眉,没说话。这话里头藏的一点小刺,他权当是晚辈在闹别扭。

    “既然夏钦是全副武装过来的,那地图就给你,你来带路吧。”严萧俊又说道。

    “好。”夏钦点点头,从严萧俊手上拿过地图,和手上的指北针对了对方向,说道,“往这儿走。”他话音落下,率先走在前头,留下严萧俊脸上表情微微僵硬着。

    严萧俊真没想到夏钦的回答那么干脆不推让,表情有一丝丝的扭曲。

    傻子都知道真人秀里头,做得越多镜头越多,矛盾越多镜头越多,作为一个纯靠关系走后门进来的小新人,这会儿就该安安分分地降低存在感,好好给他们这些“前辈”做绿叶衬托。

    他讽刺两句,这新人还给当真了,真把活给揽下来了?

    柯黎敏和俞颖两人跟上,柯黎敏眼角余光瞥了一眼严萧俊,好歹对方脸上表情还知道遮掩一下,没有难看得太明显,只不过节目刚开始就耍起小心眼来,还真是一个刺头。tvb老牌艺人在心里这么想着,扯扯嘴角。

    节目组好歹没有丧心病狂地真给一条原始路线,沿着百山祖镇上当地人踩出来的小道,再核对着地图和指北针,夏钦这个带路也没多少难度。

    进百山祖的开头一段小径并不难走,四个人边走边还有气力聊两句。

    俞颖嫌气氛有一点闷,开口问道,“你们都带吃的了么?我带了好几盒泡面,还有榨菜。”

    “我带了代餐粉。”柯黎敏说道。

    “那你们谁带热水了?”严萧俊听着,一笑问道。

    这一问,把两人问倒了。

    夏钦笑了笑,说道,“没事,我们到时候到了扎营的地方,生火烧热水。”

    “对对,生火烧热水!”俞颖说道,看着夏钦像是看到了救星似的。

    “野外生火可不简单。”严萧俊又说道。

    “所以我们到时候得再多拣点干叶干枝来,免得一次不够用。”夏钦点点头赞同,他朝严萧俊笑笑,问道,“严哥会生火吗?”

    严萧俊听了,心里轻哼一声,心想,刚才说烧水说得那么轻松,这会儿倒是知道问谁会生火了,就知道嘴上花架子。

    “呵呵,我也没什么经验,不……”他想给“嘴上花架子”的夏钦一点颜色看看,故作勉强为难的样子,就想看夏钦脸上到时候冒出的尴尬和不知所措来。

    只是他话没说完,就被夏钦截胡了。

    “这样啊,没事,年轻人不会生火也正常。”夏钦一脸慈祥地看着晚辈,“那严哥就去捡柴好了,我来生火。”

    严萧俊蓦地微睁大眼睛,“你会?”

    夏钦点点头,像是不明白为什么严萧俊会以为他不会似的,无辜地望回去。

    一路尾随着夏钦他们过来的池老板噗嗤一声笑出来,钦钦真是调皮。

    “我家常出去野营,生火什么的还挺熟悉。”夏钦诚恳地解释道,见严萧俊脸色不太好看,出声安慰道,“没事,严哥还能捡柴帮我,不用不好意思。”

    “呵呵。”严萧俊干笑两声。

    俞颖像是看出了两个男人之间无声的硝烟,安静地待在一边,选择不说话。

    大约步行了三公里左右的路程,四个人看到了小溪,齐齐松了一口气。

    夏钦冲着三人笑笑,开玩笑道,“还好没带错路,幸不辱命。”

    “辛苦了辛苦了,扎营!”柯黎敏鼓劲道,主动承担工作说道,“那我和小颖就先去弄点水来。”

    “好。”夏钦点点头,转向严萧俊。

    严萧俊嘴角一抽,并不情愿地开口说道,“我去捡柴。”

    “麻烦严哥了。”夏钦眼角一弯,笑眯眯地说道。

    四个人原地解散,夏钦四处看了一圈,选好了生火的地方,又顺便把能扎营的地方给圈了出来。

    “我们今晚在这儿扎营怎么样?”夏钦试探地问自己的跟拍导演。

    廖晓璐没吭声。

    夏钦又问,“晚上水位会涨上来么?”

    “会。”节目组请来的野外生存外援教练答道,“不过你选的这片区域应该不会被水位碰到,可以扎在这儿。”

    夏钦点了点头,边上草长的情况就能看得出来哪片区域是常被水位漫过的,所以他特地选了稍远一些的地方,他问这个问题,是想谈谈节目组的口风,看看今晚到底是住在这儿,还是往外走,住宾馆。

    现在节目组的态度看着,倒像是实打实睡野外的。

    夏钦把生火的周边一圈草清了出来,免得等会儿火升起来了,大风一刮,往外蔓开去。

    严萧俊抱着一摞的树枝和叶片过来,“这些够了吗?”

    夏钦拨弄了两下,有些哭笑不得地摇头,“这些都捡的是河边的?这一半还是湿的……”

    “另一头不湿的来点火不行么?”严萧俊觉得夏钦这是故意为难他,皱着眉反问道。

    “会有烟……”夏钦顿了顿,索性站起来,说道,“没事,我去捡一些过来。严哥,你把这些完完全全干燥的枯叶和木枝挑出来,能派上用场。”

    严萧俊应了一声,低头在那一堆干柴枝里拨弄着。

    等夏钦往河边走去,他抬头对着自己的跟拍导演挤了挤眼睛,调侃道,“他那个漂亮的脑袋瓜子里,藏了不少东西。”

    他看了一眼夏钦的背影,笑笑说道,“我队以后智慧担当。”

    “那你呢?”严萧俊的跟拍导演问道。

    “体力担当吧。干实事儿的!哈哈。”严萧俊笑起来。

    跟拍导演不搭话了,谁都是人精,哪里听不出严萧俊这话里有话的意思?他要是搭话,说什么都得得罪另一个人。

    夏钦一个人往河的方向走去,廖晓璐跟在他后头,看走了挺远,忍不住出声问,“不是说河边的树枝湿么?怎么还往河边走?”

    “哦,我看看能不能叉两条鱼回来烤鱼吃。”夏钦转头看了一眼廖晓璐,抿嘴笑笑。

    “叉鱼?”廖晓璐微微睁大眼睛,有些意外。

    夏钦点点头,脚步一停,捡起一根粗长的树枝,长度适中,重量也够,他拿在手里颠了颠,说道,“这根就合适做鱼叉。”

    他掏出小刀,把枝棍的一头劈开成两半,又捡了一根手指长短的小树枝削尖,绑在这根枝棍上,做得像一个倒钩似的。

    “削尖不就好了?怎么还做那么复杂?”廖晓璐看着有点不懂,她见人家电影里头,叉鱼直接把棍子削尖了往水里插,哪有夏钦这样做得像个三叉戟。

    “这个小勾子能勾住鱼,免得插中了又滑走。”夏钦解释道,他脱下鞋子,卷起裤腿,缓缓走进河里,这一头的小溪很浅,才漫过夏钦的小腿肚子,水还清透,一眼就能看到里头大个头的鱼。

    池朗待在树上,看见夏钦的动作,眼睛微微眯起,突然想到自己该怎么成功融入这档真人秀了。

    圆润却矫捷的黑团子连续在林间纵身跃了几跳,一跃就是六七米,跑到小溪的上游去,一个猛虎入溪扎进小溪里。

    一头饕餮跃入溪流,这小溪里头的鱼简直像是炸了窝,猛地四处蹿游起来,疯了似的往下游跑,水面上激起激烈的水花来。

    池老板在小溪里头蹦跶了几下后跳上岸,毛茸茸的嘴角往上一挑,勾起一个矜持求夸奖的微笑,甩着壮实的小胖腿啪嗒啪嗒往下游跑。

    “豁!这鱼!”廖晓璐看着小溪里猛地挤过来的鱼群,吃惊地瞪大了眼睛,仿佛争先恐后想要往夏钦的鱼叉上送似的。

    夏钦也愣了愣,下意识转向树林里,却没看到那道总能即使出现在他视线里的黑影子。

    他微微了然,捏着鱼叉的手指稍动,说道,“正好,其实我捉鱼的技巧也没点满。”他笑笑,手里头的鱼叉猛地往水里狠狠一插,登时小溪里头的鱼群挣扎跳动,激得水花四处乱溅,夏钦半身衣服都湿了。

    “有了。”夏钦微扬起声线,带上一点意外的惊喜,他高高举起鱼叉,一条肥硕的大黑鱼在粗制的鱼叉上用力弹跳挣动着。

    廖晓璐欢呼一声,夏钦把这条鱼甩上岸,又跃跃欲试地眯起眼睛,瞄准了下一个目标。

    小溪里被池朗吓唬来的鱼极多,夏钦小试身手,一连收获了四条鱼才停手,“一人一条,够了。”他扬起一个笑,从廖晓璐手上接来几张餐巾纸,把身上的水稍稍擦了擦。

    刘海湿漉漉地垂在额前,还偶尔往下滴水,夏钦没去搭理它,一根木棍串起四条大鱼,跟挑担似的挑着。

    廖晓璐捂着扑通扑通直跳的心脏,和夏钦保持着一点距离。

    诶哟妈呀,小帅哥的□□简直太暴击了。

    两人往前走着,冷不丁地,夏钦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到了?”廖晓璐还在平复心情,见夏钦停下了,疑惑问道。

    夏钦弯弯嘴角,看着眼前十分熟悉的一幕,说道,“快到了,不过面前有一只拦路的小东西。”

    黑毛团子睁着圆溜溜金灿灿的大眼睛,乖巧地蹲坐在夏钦面前,舔舔嘴唇。

    钦钦!求包养!

    是一档真人综艺节目,有点野外探险的风格,不过国内的综艺嘛,作秀成分居多,真正危险的情况是不会让参与的嘉宾涉险的。

    这档综艺节目在夏钦上一辈子的记忆里,还挺火的,主要是邀请的嘉宾既有当红小生花旦,也有娱乐圈里的老戏骨,再制造一点冲突矛盾什么的,话题度就上来了。

    不过这个综艺节目中途曾经一度停播过一段时间,让人挺费解的。后来火起来,也是停播后重新开播,才火了起来。

    夏钦这次去参加的,是这档名为《野外生存守则》的综艺节目的第一期。

    上辈子这档节目在夏钦火了之后一度递来橄榄枝,不过那时候夏钦已经不需要借助综艺节目炒作人气了,便让祝黎把它推了,没想到兜兜转转,最后还是要上一次。

    不过也正是因为上辈子就稍稍了解过这档节目,夏钦知道这档节目尽管每次播出来好像大家都苦哈哈地在丛林山地里露营,但实际上呢,录完了当天晚上的内容后,所有嘉宾都是回到宾馆里睡的。宾馆比不上发达地区的五星六星酒店,但是至少干净、洗浴设施俱全。

    总的来说,这档综艺节目不算什么苦活。

    祝黎告诉夏钦要参加一档野外生存的综艺节目时,其实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思的,他挺希望从夏钦那张对什么事情都波澜不惊的脸上,看到一丝丝的惊讶龟裂表情,但是可惜,人家一点都没被吓唬到,反倒是夏钦肩头上趴着的饕餮崽子,一听立马瞪圆了金灿灿的瞳孔,不满地看向祝黎。

    怎么给他钦钦找了这么一个苦差事?

    祝黎哭笑不得地把扑到自己身上来的黑毛团子小心翼翼抱住,再小心翼翼生怕摔着似的重新摆回夏钦的肩头上,像是对待小祖宗似的小心。

    “综艺节目有助□□速积攒人气,而且周期比较短,估计在《明帝十载》开播之前就能先放出来,对之后电视剧作品的角色造势吸粉,有很大好处。”祝黎对夏钦解释道——其实是在给池老板解释。

    夏钦微微点头表示明白,这是上一世十年前的自己想都想不到的好资源。

    现在论综艺老大哥,芒果台可以算一个,《野外生存守则》是芒果台自制综艺,亲儿子,铁定是在芒果台的周播档播出,加上芒果台自己的网上渠道,这样的曝光量对一个新人来说很不错了,何况他还是这档节目的常驻嘉宾。

    祝黎很满意夏钦的识时务,他又多叮嘱道,“像这样的综艺节目,按理来说是不准带任何经纪人、生活助理和保镖的,你的钱包和手机也会被收缴上去,但是如果真的有需要联系我的话,和工作人员说一声,用不着觉得为难。”

    夏钦点点头。

    “这档综艺导演目前透露给我的拟邀名单,除了你之外还有五个人,四个女艺人,还有一个和你差不多年龄的小生,对你来说都是娱乐圈里的前辈,但是你在他们面前也用不着太露怯。”大概是夏钦什么问题都没的乖巧样子,让祝黎反倒生出了一点鸡妈妈护崽子的心情,忍不住巴拉巴拉地叨叨着,“你是我祝黎手下的艺人,背后有个esi公司给你撑着呢,要是被当成软柿子了,立马给我硬起来。”

    夏钦好笑地又点点头。

    这句话耳熟,上辈子祝黎刚刚签下他的时候就说过,虽然前脚刚说,别因为成了他祝黎手下的艺人就恃宠而骄,结果下半句立马又说着要是被欺负了,他就立马拉着整个公司来给撑腰的话,让人哭笑不得极了。

    “严肃点,笑啥呢。”祝黎纳闷。

    夏钦收敛了嘴角的笑意,正经地看向祝黎,祝黎憋了口气,无奈地摆摆手挥开,“行吧行吧,反正就是这么个安排,下周正式录制,你调整一下,临时抱抱佛脚锻炼锻炼也成。”

    “这个节目里说不定得裸上半身,裸之前多做几个俯卧撑啊,肌肉充血拍出来好看一点。”祝黎又说道。

    祝黎看看眼前的夏钦,十八岁的少年还在长身体,抽长条,看起来清清瘦瘦的,穿着衣服好看是好看,脱了衣服怕没几块料子。

    夏钦微微点头,“我明白。”毕竟上镜头嘛,小花招总是要准备一下的。

    不过夏钦身上有没有料子,那还真是和祝黎想得不太一样。

    他从小学起的舞蹈,肌肉紧实,尤其是大腿上的肌肉,充满了力量的美感,和其他文文弱弱款的花美男还是不太一样的。

    夏钦没有和祝黎做什么解释,反正建议不错,他接着就是了。

    “对了,那个综艺,我能带宠物去吗?”夏钦突然问道。

    祝黎愣了愣,视线转向趴在夏钦肩头上的饕餮崽子,池老板微微龇出小犬牙,祝黎咽了咽口水,点点头说道,“能,我去和导演组说一声就好。”

    夏钦“嗯”了一声,他才想起来肩头上的饕餮崽子,要是他去参加野外综艺节目,长时间没法和这小崽子接触的话,那愉悦度不知道要掉到哪儿去了。

    “祝哥,夏雯杀青那天麻烦帮我空出时间来。”夏钦抿了抿嘴,又开口说道,对上祝黎微微皱眉的表情,说道,“那天对我很重要,我必须在那儿。”

    “杀青那天具体看工作日程,现在剧组那儿都还没定下,我没法给你准信。”祝黎翻着日程表说道,他顿了顿,头抬起来,说话有些重,给夏钦敲警钟道,“你是艺人,时间就不是你能控制的,你最好有一点这样的认知。”

    “我知道。”夏钦微微颔首,“只有那一天我必须空出来,其他时间随你安排。”

    祝黎被夏钦分毫不退的态度噎了噎,微微有些冒火,“行行,随你,反正把自己玩糊了也是你自己的事情。”

    “呵呵,不会的祝哥。”夏钦笑起来,“我有你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