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全公司都是妖[娱乐圈] 58.认领崽崽第五十八天

时间:2018-09-06作者:痴嗔本真

    此为防盗章, 未满购买比例。

    “问你话呢。”那女孩见夏钦没说话, 弯弯的柳眉一挑, 胳膊肘拐过去轻轻一撞,佯装不满道。

    夏钦回过神,“剧组选角?”

    他下意识地低声自问, 什么时候还轮到他要亲自去剧组试镜了?向来是十几沓的剧本摆在他面前, 他选中了就演, 看不中的就进垃圾桶。

    去剧组试镜?那是多顶配的卡司班底才能让他去试镜?

    “明帝十载的剧组啊, 前两天还在商量去不去,今天就给忘啦?”女孩眨眨眼,半开玩笑道, “你这忘性真大,怎么记舞步不跳错的?”

    夏钦瞳孔微一缩,明帝十载?

    那是他第一部剧。十年前, 他踏入这个圈子的第一部剧。

    他猛地垂下头看向自己的手,手指欣长白皙,掌心还没有那件事情留下的难看的疤……

    他收拢拳头, 喉咙有些干涩,他看向女孩, 现在明白过来, 为什么女孩的脸看起来那么稚嫩,又带着他起初说不清的熟悉来, 记忆里模糊得只剩下隐约轮廓的脸, 终于变得明朗起来。

    “夏雯?”

    “突然那么一本正经的喊我大名干嘛?”女孩愣了一下, 皱皱眉,手指尖没轻没重地戳了戳夏钦额头,“哥?”

    夏钦捏紧了拳头又松开,半晌后开口,“后天试镜?去。”

    夏雯眼睛一亮猛地点点头,“好!有哥陪我去,我就不怯场了。”

    夏钦微微抬起手,在夏雯的头顶上顿了两秒又收了回去,手掌不自觉地颤抖着,他低垂着眼睛,露出一点不自然的笑,“嗯,雯……”他有些喊不出口夏雯的小名,嗓子口仿佛有东西堵着似的,他顿了顿说道,“你先回去吧,我拿些东西。”

    “那等会儿食堂见。”夏雯奇怪地看了一眼自家大哥,总觉得夏钦今天奇奇怪怪的。

    夏钦转身往印象里的学生寝室走去,这所艺校几乎包揽了他整个童年,他记得自己的寝室在哪儿,甚至还记得自己的床号。

    他回到寝室里,一个人都没,正好也让他能好好理清杂乱无章的思绪。

    夏雯,在他的记忆里,几乎是他前脚刚踏入娱乐圈的时候就死了,那场道具组的纵火案带走了夏雯,在他的手掌心里留下丑陋的疤。

    上一世,夏钦的经纪人祝黎几次劝他去做激光,把疤痕去了。

    ——一个大明星,炙手可热的人气演员,手上却留下那么丑陋的一道疤,实在太减好感度。

    但是夏钦都推了,这道疤时时刻刻提醒他,夏雯是他的责任,但他失责了。

    可能是九年前的记忆太惨痛,明明是他最不该忘掉的一张脸,却在时间的沟壑里变得模糊起来,

    本能的大脑保护机制让夏钦很少能顺利地回忆起那件事情的完整经过,而夏雯的脸也越来越模糊,像是熟悉的陌生人。

    夏钦闭上眼,白皙的、还没有留下任何疤痕的手掌覆在双眼上,他仰面倒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呼气,眼角滑过一滴眼泪。

    他不记得上一世的夏钦最后变成了什么样子,是死了还是活着,但他不在意,哪怕那是他自己也毫不在意,他回到了十年前的抉择点。

    是选择继续跳舞,还是选择去娱乐圈这湖浑水里趟一遭,夏钦几乎没有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诚然,跳舞是他喜欢的,也是当初他固执己见要去学的,但是他跳不久。

    脚伤的负担注定他没法在这条路上永远走下去,夏钦这个人,再喜欢的东西也能克制,抽身得干脆利落,算是及时止损吧。

    何况,夏雯会一头扎进娱乐圈。那里才是夏雯真正一心向往的地方。

    这一世,他会好好保护自己的妹妹。

    脑海中的诸多思绪纷乱无章,他想了很多,又似乎什么都没想,混混胀胀地疼着,让夏钦面露出一点疲惫来,他捏了捏鼻梁,走进浴室里洗了把脸。

    夏钦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水滴顺延着线条光滑的下巴落下,皮肤是莹莹的奶白色,眉眼间还是少年人的青涩稚嫩,肩背也没舒展开,显得几分瘦削单薄。

    他微微笑了笑,他是真的回到了十年前。

    镜子里的夏钦露出了与年龄不符的老成,他胡乱擦了一把脸,稍稍理了两下头发,便找到了自己最适合的模样和状态。

    夏钦按着记忆往食堂方向走去,一路上,往他这儿投来的视线隐晦又繁多。

    “我怎么觉得就一天没见,夏钦又帅了一个新高度出来??”

    “有他在,艺校里的妹子把眼睛黏他身上了,哪还能看得到我们?”

    “算了吧,亏得有他在,这边上几个学校的姑娘才都来我们这儿呢。”

    夏钦挑了挑眉,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些细碎的小声念叨,他听起来居然觉得清晰无比,他似笑非笑地往那几人的方向看去,引得那一小堆人下意识讪讪地闭上了嘴,直到他走过去了,才再次开口——

    “卧槽!离得那么远都听到了?!”

    “轻点!就说你嗓门大!”

    夏钦的确长得好,现在不过是十七八岁的少年样子,眉眼还没长开,却已经能看出日后的俊朗来。

    所谓美人画皮不画骨,真正撑起一个人的容貌的倒不是皮相,而是骨相。常人一张脸,分三庭五眼,长得算是端正些的,就是因为这三庭五眼的位置准了二三分。

    夏钦的脸,在十年后那个突飞猛进的娱乐时代,就被专业的美术老师拿出来当做是实例来分析,是标标准准的三庭五眼,多一分少一分都没有,比例切合黄金比例,就算有人看不惯他,也不能昧着良心说他长得丑。

    这么一张脸,头一次与夏钦合作的导演就说过,是天生来吃娱乐圈这口饭的。

    ——哪怕他一点演技都没有,就做一个背景板,又或是坐那儿嗑瓜子,也有观众乐意傻傻地看上三四集。

    更别提,夏钦的演技,那是从背景板一点点积累到屏幕正中央去的。

    他从一个,哪怕是和别的明星并肩出现,也会沦落为一个路人背景板的小透明,一步步走到最后那个如日中天、没人会去质疑他的商业价值和影视单打能力的神话,这中间他从来没有背景和后台,他用了区区十年。

    现在一切从头开始,夏钦不觉得可惜,反倒生出几分玩味来。

    他有着超前十年的眼光,那么这个圈子又会被他搅和出怎样的浑水来?

    夏钦还没走到食堂。

    ——准确的说,夏钦回到十年前的第一天,就放了亲妹妹午饭的鸽子。

    他头疼地看着脚边咕咚咚滚来的黑毛球。

    在那条通向食堂的林荫小道上,夏钦被一只毛球碰瓷了。

    夏钦本来想绕过这只毛球继续往前走,却没想到这一团黑胖黑胖的毛球直直往自己小腿上撞,撞完之后,还伸出两只奶黄奶黄的爪子抱住了他。

    夏钦:“……”

    他面无表情地弯下腰,提溜起黑毛球的后颈,往边上扔远了点。

    长得奇奇怪怪,像猫不像猫,像羊不像羊,好像还有点丑。

    黑毛球被夏钦提溜起来后还挺开心的,正要伸出爪爪求抱抱,结果下一秒就被扔到了边上草丛里。

    黑毛球有些懵,更懵的是,它好像还听得见夏钦的心声,一张黑煤球似的脸上,嵌着一双黄澄澄水汪汪的眼睛,现在这会儿正委屈地直掉眼泪。

    夏钦走远了几步,敏锐的听力让他隐约总能听见有个小毛球抽噎的声音,他抿了抿浅色的唇,又回来了,那团小小的黑色毛球果然还在草丛里吧嗒吧嗒掉眼泪。

    他深吸了一口气,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怎么还懂得哭?

    夏钦犹豫了几秒,把眼泪落得浑身都湿成一揪一揪的黑毛球抱了起来。

    然后黑毛球把他一身蓝衬衫都给哭湿了,胸前晕开深色的水渍,很尴尬。

    夏钦黑着脸,决定先回寝室换一身衣服,而黑毛球赖死在夏钦的手掌心里,不肯挪屁股了。

    他转过头去,捏了两小块生肉丢到饕餮崽子面前,面无表情地问道,“饿了?”

    黑团子点点头,两只奶黄奶黄的前爪抱起带着血丝的生肉,用尖锐的犬牙磨蹭着。

    精神上、肉/体上,都饿了。池老板掩下自己灼热的目光,一本正经地啃着肉。

    夏钦做了一锅咖喱大杂烩,水煮开后焖了半晌功夫,等里头的牛肉块酥烂了后,再往里头下了一点面条,然后一起端了出来。

    夏雯嗅到香味,立马电视也不看了,微博上的漂亮小哥哥也不刷了,跑到餐桌边上深深嗅了一口气,咖喱的香味热腾腾地扑打在鼻尖上。

    “真香啊哥。”夏雯讷讷地说道,“嘿嘿”傻笑了一声,“我要吃一海碗。”

    “女孩子,控制一下身材。”夏钦淡淡说道,给夏雯盛了一碗面出来,夹了三块牛肉,四五片的胡萝卜片,还有两朵西兰花。

    夏雯:“……”

    “你胃不好,晚上少吃些。”夏钦见碗没有被接走,抬眼看了看自家妹妹,夏雯委屈巴巴地瞪着自己,他笑起来,摇摇头又多说了一句,这才让夏雯满意地接过来。

    “直接开软档说点好听的会怎么样哦。”夏雯吸溜了一口面条,嘴里含糊着说道。

    夏钦无奈地摇头,扯了一张纸巾拍到夏雯面前,让她擦擦桌上溅出来的汤汁。

    “……”夏雯面无表情地收拾了一下,然后端着淑女的模样,一口一口把碗里的面条和蔬菜吃干净,心里却是腹诽着处女座的男人真是麻烦。

    夏钦最清楚夏雯心里的小心思,瞧她眼睛向上一翻,就知道小丫头在心里头怎么说他坏话。

    他勾勾嘴角,没有点破。

    吃完了晚饭,夏钦又一人一只苹果切了丁摆在果盘里,端进夏雯屋里。

    夏雯正在语音聊天着,听到夏钦的敲门声,慌里慌张地拔了耳机线,长长的白色耳机线就挂在桌子上,夏钦进来的时候,耳机线还在左右小幅度地晃悠,一看就是刚在折腾的狼狈样子。

    夏钦挑了挑眉头,什么也没说,只是把果盘往夏雯的桌面上一摆,叮嘱了一声,“早点休息。”说完便离开了。

    夏雯松了一口气,连声应着。

    “季晗……”夏钦退出夏雯的屋子,微皱着眉头,他在夏雯的聊天界面上扫到了这个人的名字。

    上辈子夏雯和这个人有没有关系,夏钦不清楚,不过小姑娘的确有一阵子时不时抱着手机露出笑容来,就像是恋爱中的小女生。

    夏钦抿着嘴,在心里决定把这个叫“季晗”的人作为重点关注的对象。

    其实像夏雯夏钦这样的小配角,不是每天都有拍戏的工作,不过当天要是有戏份,哪怕只有一条戏,那都是得天在剧组里候着待命的。

    夏钦没戏份的时候,就被祝黎从剧组里借走,四处跑剧组的试镜和杂志的采访,哪像上辈子,直到《明帝十载》他的戏份杀青了,都无所事事地待在家里,等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来的下一个通告。

    祝黎的人脉的确在娱乐圈里没的说,哪怕现在夏钦只有一部还没拍完的《明帝十载》,祝黎照样能给他联系上一个二线杂志的内刊采访。

    采访的内容只有寥寥几笔,只是介绍了一下夏钦这号人,从他的背景着手,提了几句艺大校草的名衔,夸了一下对方的专业素质,外加几张数量不多的硬照。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