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全公司都是妖[娱乐圈] 36.认领崽崽第三十六天

时间:2018-09-03作者:痴嗔本真

    此为防盗章, 未满购买比例。  夏钦第二天醒来,太阳穴还一突一突似的胀痛。

    他撑起上半身,靠着床, 一只手轻轻按着额头, 他还以为自己会在客厅沙发上睡一宿, 没想到倒是迷迷糊糊摸上了床。

    池朗见夏钦醒过来,垂着头一句话都没说, 像是在思索什么, 还当夏钦记起了昨晚被自己悄悄偷了一个香的事情, 堂堂一只饕餮崽子怂得窝在夏钦的床头上, 团成一个团, 没敢刷什么存在感。

    然而夏钦只是在发呆。池朗以后会明白, 不能指望一个醉鬼还能有什么现场记忆。

    夏钦的思维已经因为宿醉的头疼, 发散到上辈子去了,上辈子为了应付那些酒桌上的事情,硬生生被灌出了酒量,而这一世重来,他居然还是个一瓶就倒的破酒量,夏钦觉得血亏。

    他一声不吭地下床洗漱, 脸上泼了泼凉水,才觉得太阳穴那侧似乎发热发胀的疼痛才有所缓解。

    厨房冰箱里有酸奶,夏钦开了一罐往嘴里倒, 肚子里空落落的饥饿感和不自觉冒上来的烦躁都被安抚下来, 他环顾了一圈, 目光定在跳上冰箱顶上的黑毛团子上,小崽子睁着一双圆溜的金色瞳孔正瞅着自己,不知道在打量什么。

    他轻轻呵笑了一声,微微踮脚把黑毛团子抱下来,随手撸了两下小东西的下巴,调笑道,“你这小东西倒是识相,今天尤其乖,没拿口水糊我一脸。”

    池朗在心里悄悄松了一口气,这模样,一定是没有想起昨天的事情。

    他放松地瘫开四爪,大爷似的坐在夏钦的手掌心里,露出同样黑乎乎的毛肚皮来,懒洋洋地给自己舔了两下毛,打理完自己后,飞身扑到夏钦脸上,一个劲地甩舌头,糊口水。

    夏钦一愣,旋即黑着脸拎起黑团子就往客厅里丢。

    池老板在空中打了个转,稳稳落在沙发上。黑团子看着夏钦跑进浴室的背影,嘿嘿痴笑着,害羞了害羞了。

    “·饕餮崽子愉悦度满格维持一周·成就达成,宿主获得‘饕餮崽子新褪下的软鳞一片’,效用:辟邪祟有奇效。”

    夏钦趴在水台那边洗脸呢,就听到脑海里传出那么一道提示,满是泡沫的手掌心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片菱形乌黑的鳞片,温软温软的,像是还带着小崽子的体温一样。

    夏钦顿了顿,看在效果的份上决定不把它冲进下水道里。

    就是不知道这片鳞片跟开光符纸似的,进了水还能不能派上用场?

    他捏着鳞片从浴室里出来,打算找个小点的袋子把它装起来,免得掉了。

    黑毛团子在沙发上打着滚,看到夏钦到处翻找着东西,眼尖地看到自己褪下的软鳞被夏钦捏在手上,顿了顿,立马反应过来——

    钦钦要给他保存褪下的第一片软鳞!

    大概就和保存乳牙一样的象征意义叭!池老板在心里这样想着,心里美滋滋的。

    饕餮崽子兴奋地跑过来,扑到夏钦身上,用尽浑身上下所有能蹭的地方往夏钦身上蹭,来表达自己开心炸了。

    夏钦被扑了个正着,有点茫然地接住肉滚滚的饕餮崽子,“干嘛呢?突然兴奋?泰迪上身了?”他吐槽着,然后冷不丁一顿,猛地举起饕餮崽子,“发情期?”

    池老板黑绒绒的老脸一红,别别扭扭地夹紧尾巴和两条后腿,矜持地在男朋友手上挣动两下。

    “也没有啊……”夏钦茫然地又把黑毛团子放下来,摸摸鼻尖,纳闷地小声嘀咕。

    池朗抖抖毛,依旧十分矜持地伸出一只奶黄的爪子,锋利的爪尖轻轻点上软鳞,贴近夏钦手腕上,那片软鳞渐渐变得轻薄透明,就像是消失了一样。

    夏钦摸了摸手腕,心里没有多少惊异的感觉,这个感觉有点像是把软鳞装备上了似的,像玩游戏?

    他揉了揉饕餮崽子的脑袋,奖励似的揉乱了头毛。

    下午祝黎会过来,要和他敲定一下之后综艺的流程。

    节目组方面会在节目开始之前,就派工作人员过来对接一下任务内容,基本上是在走剧本上的安排,除了野外那些不可避免的不可控外因外,其他的都在节目组的控制之下。

    要说这样的综艺节目到底哪里好看,一个是人和人之间相处的最直接反应——这个大概得看嘉宾的演技和观众的观察力了——另一个就是不可控,除此之外,节目组的后期制作也能给节目添砖加瓦,好的后期甚至能直接救活一档节目。

    祝黎下午过来的时候,还给池老板带了一箱冰袋。

    夏钦见到黑毛团子直接往冰袋上迫不及待地一躺,仰天摊开四爪,尾巴都惬意地左右轻轻晃动,微微抿起嘴。

    明明系统也没提醒他这小东西那么怕热。

    “系统不接锅。”

    “饕餮饲养手册了解一下。”

    夏钦脑海里蹿出两道声音来。

    夏钦顿了顿,想起来似乎的确有这么一样东西。

    “对了,得和你说一件事情。”祝黎的话拉回了夏钦的注意力,“节目组那边说不能带宠物。”

    夏钦皱起眉头,不能带?他看向饕餮崽子,那这个小东西可不得闹翻天了?

    “但是没规定外来野生动物乱入怎么处理。”祝黎又说道。

    “外来野生动物乱入?”夏钦听着祝黎仿佛着重读音的几个字眼,目光转向趴在冰袋上惬意无比的黑团子,微微挑眉。

    祝黎露出一个微笑,点点头。

    这下两个娱乐圈里头的人精都明白了。

    池老板敏锐地察觉到两道视线落到自己身上,他懒洋洋地看过去,被祝黎算计的表情看得炸开了毛。

    夏钦走过去顺了顺毛,说道,“下周去拍综艺,带不了你,要么在家乖乖待着,我拜托祝黎和楼上的邻居天天过来给你准备口粮,”他说着,关注着小黑毛的反应,黑毛团子立马从冰袋上爬起来,一双圆溜的金灿灿眼睛瞪圆了看着夏钦,两只前爪扒住夏钦的手,坚定地摇头。

    夏钦笑起来,手指捏捏饕餮崽子养肥了的双下巴,“哟,还会摇头。那就只能你自己想办法跟上来了。”

    黑毛团子露出一副如遭雷劈的表情,委屈巴巴地低头用鼻尖蹭着夏钦的手背,这也太惨了吧,小短腿哪里跟得上汽车吖?小男友不能那么狠心吧?

    夏钦捏着黑毛团子的双下巴,笑着把小东西从自己手背上拔起来,“别一副小可怜的样子。”他压低了声音,在黑毛团子的耳朵边上轻声说道,“一只饕餮崽子,自己跟上来不难吧?爱跟不跟咯。”

    池老板觉得耳朵热乎乎痒兮兮的,被小男友贴着这么耳语,立马顺势往夏钦怀里假摔。

    跟!当然要跟上!但是趁机揩油装个小可怜,这个福利不能少。

    夏钦接住软乎乎的黑毛团子,忍不住好笑地揉着不停耍宝的小崽子。

    祝黎压根没敢把视线往夏钦这边瞥,他知道自己如果瞥了这一眼,那恐怕以后都没法直视人前霸气威武的饕餮老板了。

    池朗笑眯眯地任由小男友搓揉,满意地看见祝黎自觉挪开视线。

    老狐狸就是老狐狸,知道什么时候该看,什么时候不该看。

    只不过这边他要跟着夏钦跑综艺了,就不知道小姑娘那头会不会突然出什么岔子。

    黑毛团子懒洋洋地倒在夏钦掌心里,若有所思地眯着金灿灿的瞳孔,转向祝黎。

    祝黎感觉到了饕餮的凝视,身体微一僵,对上饕鬄崽子的目光,心里打了个突。

    池老板勾勾嘴角,朝着祝黎咧开毛茸茸的三瓣嘴,露出两粒小犬牙来。

    祝黎:“……”

    “问你话呢。”那女孩见夏钦没说话,弯弯的柳眉一挑,胳膊肘拐过去轻轻一撞,佯装不满道。

    夏钦回过神,“剧组选角?”

    他下意识地低声自问,什么时候还轮到他要亲自去剧组试镜了?向来是十几沓的剧本摆在他面前,他选中了就演,看不中的就进垃圾桶。

    去剧组试镜?那是多顶配的卡司班底才能让他去试镜?

    “明帝十载的剧组啊,前两天还在商量去不去,今天就给忘啦?”女孩眨眨眼,半开玩笑道,“你这忘性真大,怎么记舞步不跳错的?”

    夏钦瞳孔微一缩,明帝十载?

    那是他第一部剧。十年前,他踏入这个圈子的第一部剧。

    他猛地垂下头看向自己的手,手指欣长白皙,掌心还没有那件事情留下的难看的疤……

    他收拢拳头,喉咙有些干涩,他看向女孩,现在明白过来,为什么女孩的脸看起来那么稚嫩,又带着他起初说不清的熟悉来,记忆里模糊得只剩下隐约轮廓的脸,终于变得明朗起来。

    “夏雯?”

    “突然那么一本正经的喊我大名干嘛?”女孩愣了一下,皱皱眉,手指尖没轻没重地戳了戳夏钦额头,“哥?”

    夏钦捏紧了拳头又松开,半晌后开口,“后天试镜?去。”

    夏雯眼睛一亮猛地点点头,“好!有哥陪我去,我就不怯场了。”

    夏钦微微抬起手,在夏雯的头顶上顿了两秒又收了回去,手掌不自觉地颤抖着,他低垂着眼睛,露出一点不自然的笑,“嗯,雯……”他有些喊不出口夏雯的小名,嗓子口仿佛有东西堵着似的,他顿了顿说道,“你先回去吧,我拿些东西。”

    “那等会儿食堂见。”夏雯奇怪地看了一眼自家大哥,总觉得夏钦今天奇奇怪怪的。

    夏钦转身往印象里的学生寝室走去,这所艺校几乎包揽了他整个童年,他记得自己的寝室在哪儿,甚至还记得自己的床号。

    他回到寝室里,一个人都没,正好也让他能好好理清杂乱无章的思绪。

    夏雯,在他的记忆里,几乎是他前脚刚踏入娱乐圈的时候就死了,那场道具组的纵火案带走了夏雯,在他的手掌心里留下丑陋的疤。

    上一世,夏钦的经纪人祝黎几次劝他去做激光,把疤痕去了。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