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全公司都是妖[娱乐圈] 33.认领崽崽第三十三天

时间:2018-09-03作者:痴嗔本真

    此为防盗章, 未满购买比例。  上半身的蓝色衬衫刚从上往下解开三粒纽子,他的动作就停了下来。

    夏钦的目光慢吞吞地从纽扣上,挪到被自己随手放在床上的小毛球上,他挑了挑眉毛,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居然觉得这个小毛球的目光, 似乎太过火辣,甚至有些刺人。

    偷窥被抓包的黑团子心虚地挪了挪爪子,在夏钦的墨色床被上踩下几个小小的凹坑, 金黄色的瞳孔一眨不眨地看着夏钦,眼里露出真挚的诚恳来。

    从小心翼翼的偷窥,到光明正大的欣赏, 这之间只隔了一个抓包与没被抓包的区别。

    夏钦微微勾了勾嘴角, 立马,黑团子那双金灿灿的瞳孔里漫上夏钦十分熟悉的神色来, 他在上辈子无数接机的粉丝眼里看到过, 学名:迷妹迷弟爱的注视,俗称:花痴。

    黑团子的表现实在太有灵性,让夏钦没法继续顶着兽崽子的视线, 熟视无睹般地裸上身换衣服。

    他拿了要换的衣服, 转身去了卫生间, 顺便把大门关上, 隔开了黑团子热辣辣的视线。

    池朗微遗憾地看着卫生间的大门合上, 他收回视线, 转而打量起这间不大的宿舍来。

    原来这就是夏钦十年前待的地方。

    池朗低下头,蹭了蹭夏钦那床墨色的被子,迈开小短腿,啪嗒啪嗒又跑到夏钦的枕头上打了个滚。

    他的钦钦!

    ~\\(≧▽≦)/~

    池朗一脑袋扎进夏钦的枕头里,深深嗅了嗅。

    原来十年前的夏钦,身上的味道是橘子味的。

    黑团子突然觉得肚子很饿。

    夏钦从卫生间换了衣服出来,看到的就是毛团子踩在他的枕头上的场景,他额头跳了两下,拎着黑毛球的后领子提溜起来。

    池朗微愣,费尽地扭头去看身后的夏钦,四个黑乎乎的短腿悬在空中下意识扑腾两下。

    “脏死了。”夏钦捏着黑团子的爪爪看了眼,嫌弃地皱起眉头。

    黑团子瑟缩了一下,顺着夏钦的目光看了一眼,又心虚地瞥了眼夏钦的枕头。

    ……求助!第一次见面就给男朋友留下了不好的印象怎么办!

    夏钦看着黑毛团子脑袋上的两片耳朵焉巴巴地耷拉下来,心里好笑。

    他看了看时间,要不是快到试镜的现场报名时间,他大概会把这团黑乎乎的小东西浸在水池子里。

    夏钦在“把黑团子留在宿舍里”还是“把黑团子丢出去”之间犹豫了几秒,目光落在自己被糟蹋的枕面上后,直接提溜着小东西出寝室了。

    他把黑团子放到宿舍楼外的绿化带里。

    放生。

    池朗看看周围小灌木,有一只梨花猫畏缩地躲在角落里,不敢靠近,他再瞅瞅夏钦走远的背影,白t蓝牛仔,包裹得屁股曲线贼翘,心里一阵发酸。

    本以为自己已经登堂入室,没想到转眼还是被丢了。

    黑团子抖了抖毛,一跃跳出绿化栏,悄悄跟在了夏钦的身后。

    上辈子池朗屡战屡败,连夏钦的微信号都没能用正当手段拿到,这辈子好歹开场就直接登堂入室了,池朗对被丢一事,完没放心上,抖抖毛又是一只好饕餮崽子。

    他跟着夏钦到了试镜的现场报名地点,一个女孩满脸都是抱怨地朝夏钦走来,扯着夏钦就往人堆里挤。

    池朗微微眯起金灿色的瞳孔,这个女孩他有印象。

    ——凡是和夏钦有关的一切人和事,他都清楚。

    他记得这个女孩是夏钦的妹妹,死在发生在道具间的一场大火里,剧组方给出的解释似乎是女孩蓄意放的火,属自杀,当时不仅有监控摄像,还有人看到道具间里只有女孩一人,除了自杀放火外,没别的解释了。

    当时夏钦不仅要葬下夏雯,还要支付一笔高额赔偿费用给剧方,池朗光是想着就觉得心疼。可惜那时候他已经用了最不讨好的方式去靠近夏钦,还被人打出去了,之后他哪怕多想帮上一点忙,夏钦也从来没接受过。

    池朗揉了一下脸,没再去想上辈子的糟心事情。

    小黑团子三两下窜进人堆里,硬是挤到了人群最前面,看到了夏钦。

    夏钦试镜的是《明帝十载》这部电视剧里,明帝少年时期的角色,角色的戏份不多,存在感倒是不弱,穿插在整部电视剧的回忆杀里。

    来试镜的艺校学生不少,本来就是舞蹈艺校,身材和样貌条件都不差,谁没一个星梦呢?

    试镜现场里外三圈地围着,热闹得不行。

    不同导演,对试镜的方式方法有不一样的偏好。

    《明帝十载》的导演是电视剧这一圈里的老前辈了,六十多岁的老导演,特别不喜欢现在那一套试镜都得私底下给个好环境,方便演员怎么入戏怎么来。

    用张导的话来说,就是现在的演员都是被宠出来的,惯出来的,越是差劲的条件,才越能看得出一个演员最本质的优来。

    所以《明帝十载》的试镜可以说是公开处刑了,但凡乐意来凑热闹的,都能看到试镜的情况。

    在众目睽睽之下扮演一个角色,对于从未接触过演戏的新人来说,压力成指数倍往上叠加,别说超常发挥了,有些心理素质差的,就连正常发挥读稿子,都读得磕磕绊绊的。

    张瑞导演一张严肃的国字脸上堆着满满的糟心。

    “早说来什么艺校招人了,哪能比得上科班?”老导演叹了一口气,他为明帝的少年角色物色了很久,始终没有找到满意的人选。

    后来听导演副手推荐,来艺校瞎碰运气,老导演一直在心里叨叨,艺校出来的人,哪里比得上科班正统出身呢?

    这不,连个登得上台面的都没。

    导演副手嘴角抽抽两下,心说您这么个胡来,哪有心理素质那么过硬的能被您碰上?

    “得亏这次投资方没跟来看情况,看到了可不得给我们撤资?”老导演啧了一声,尽管心里头知道没那么随便说撤资就撤资,但还是忍不住吓唬一下边上的毛头副手。

    副手配合地露出一脸惊慌,在心里头跟自己说,老人家,得宠着。

    “池总这个病生得太及时了。”副手点头附和。

    老导演看了副手一眼,这小胖子说话可真损。

    “下一个下一个。”老导演打断了一个说话磕磕绊绊的试镜学生,大手一挥,捏着手里头手抄的名单,“夏钦?”

    池朗正觉得鼻头有些痒,就听到老头喊了自己心上人的名字,立马竖起了两只耳朵。

    一团黑乎乎的毛球端端正正地挤在前排坐了下来。

    要做就做一个最忠实最诚恳的观众!

    夏钦这个名字,别说在这个艺校里是个名人了,就连着在这一片大学城区里头,都是少有的出名,模样俊朗不说,专业课成绩优秀,跳舞的资料片被编成了教材,年年都拿奖学金,校草中的战斗机。

    老导演嘴里刚喊出夏钦的名字,周围就小范围地哗然起来,把老导演唬得一愣一愣的,下意识四周看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夏钦从人群里走出来,步伐很稳,上场就直接找到了镜头,站在场上最好的光影位置上,他站定好,看向熟悉的老导演,微微笑了笑。

    张瑞眼睛微微一亮,下意识地坐直了起来。

    前面来试镜的学生,站位走姿僵硬不说,就是找个站的位置也差劲极了,演着演着就出了框,不过这些都是得靠经验慢慢积累出来,老导演便睁只眼闭只眼地当没看见,但是眼前这个来试镜的小年轻就不一样了,单单是往场上一站,就好像是把所有光都集在了他身上似的。

    “开始吧。”老导演说道。

    夏钦微微点头,闭了闭眼,再睁开的时候,一双眼睛里漫上一点点与年龄不符的少年老成来。

    他仰起头,像是看着无人的屋梁,缓缓开口,气息很稳,节奏不疾不徐,“本君只盼这年海棠花开时,与你花前月下共饮一壶酒。”他说完,缓缓闭上眼,仿佛空气都凝结了。

    明明是年少的模样,却似乎已经注定了这一生都不会轻松,这揪得人心有些难受。

    试镜现场上竟然没有人发出丁点声响来。

    夏钦合上眼,浮现在他脑海里的竟然是上辈子这时候的画面,有个长得很好看的男人冲他笑,肩膀很宽厚,个头有一米九的样子。

    等他下了台后,那人走来夸他长得漂亮,问他愿不愿意一起共度余生。

    上辈子夏钦把人打成了一对熊猫眼,然后才知道那位是他们这部戏的最大投资方,金/主爸爸。

    夏钦刚才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口上花花的男人,看来重来一世,变数太大。他勾勾嘴角,不自觉呵笑出声,心里居然浮上连他自己都说不清的失望。

    他和那个人的渊源还不止于那一对熊猫眼。

    他意识到自己没有收住心思,却也没多少心情再系着这场试镜了,他缓缓睁开眼,随口加了一句台词作是弥补,喃喃低语道,“可惜……”

    夏钦这一声带点悲凉味道的笑,听在老导演耳朵里,觉得简直是神来之笔,哪怕后来小新人擅做主张加了一句没有的台词,都觉得切合情景,再适合不过了。

    “这人是谁?演过什么片子?”张瑞压低声音问边上的副手。

    副手看不明白老导演怎么一下改了态度,但还是去翻了这些学生提交上来的简历资料,“夏钦?没演过什么片子啊?倒是跳舞的获奖记录有一长串。”副手努努嘴,把简历递到老头眼皮底下。

    张瑞一把拍开,“别挡着我试镜,拍着呢!”

    副手顿了顿,瞪圆眼睛,先前那几轮和他侃大山瞎几把聊的老头去哪儿了!

    黑团子看着心里有些难受,他男朋友演得太好了,太容易把人带进气氛里头去。池朗觉得这有点伤身,以后他男人最好就演傻白甜的偶像剧,又或者是吊炸天的大男主剧才好。

    谁都不能把他男朋友惹不开心!

    夏钦:滚犊子。

    小胖子华立书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冲着夏钦怀里的黑色毛球露出讨好的笑容来。

    夏钦垂下眼睛,若有所思地挑了挑眉头,看着怀里黑煤球似的小东西。

    夏钦的指尖很好看,一点瑕疵都没有,细长又带着温和的圆润弧度,颜色是健康的色泽。

    这样一双手,上辈子却是在掌心留下了极难堪的疤痕。

    他挠着毛球的小下巴,这几天池朗在夏钦家里被夏妈妈喂得好,小崽子长出了肉肉的小下巴来,挠着手感极好。他轻轻笑了一声,带着玩笑的口吻说道,“你们一个个的,总盯着我怀里这只小东西看什么?想抱抱么?”

    华立书冷不丁冒出一声冷汗,抱饕餮?不了不了吧。

    “不不,我只是看、看他真黑。”小胖子挺直了脊背吓得往后退了一大步,结巴着干笑道。

    夏钦怀里的饕餮崽子伸出粉嫩嫩的舌头舔舔鼻子,翻了翻眼睛。

    祝黎也被夏钦话里的一点点试探意味惊了一下,没有想到夏钦那么敏锐,还是说,是他俩做戏做得太差了?

    祝黎脸上挂上一个应付的笑,说道,“君子不夺人所好。”

    夏钦非常熟悉他的经纪人脸上每一个表情,这笑容公式化地常用在对付麻烦的媒体狗仔身上,他闻言笑了笑,微微点头,脸上什么神色都没显,心里的好奇和疑问却是更重了。

    “这间公寓还满意吧?去把入住手续办了?”祝黎问道。

    “好。”夏钦应了一声。

    祝黎得到想要的答案,满意地转向边上的小胖子,他推推华立书,说道,“新邻居见好了,回去继续写你的东西吧。”

    华立书闻言立马点头,朝夏钦挥挥手道了声再见便转身溜了。

    他巴不得赶紧离开呢。

    小胖子在心里委委屈屈,他是编剧,又不是演员,还让他装腔作势,真是太为难一只成了精的花栗鼠了。

    “对了,改天把你那儿的地板墙壁什么的,刷一层隔音涂料去,就你那重金属爱好,谁吃得消。”祝黎想了想又追出去加上一句,这个嘛,主要是做给池老板看的。

    小胖子早就一溜烟跑楼上去了,听到也权当没听到。

    早就看穿一切的池老板,懒洋洋地窝在夏钦手掌心里,在心里轻哼了一声:啧,戏真足。

    夏钦办好了公寓的入住手续,手续的流程和上辈子一模一样,指纹瞳孔双向锁定。

    夏钦坐回车里,手指尖被毛球温热的舌尖一下一下地舔着,略微有些刺痛的感觉,他低头一看,才发觉指尖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划开了一道浅浅的口子,倒是没多少血渗出来。

    他抽出手指,用纸巾擦了擦,捏捏黑团子的爪子,轻声斥道,“知不知道脏?”

    黑团子低头又用湿漉漉的鼻头蹭蹭夏钦的手背,舌尖飞快地在夏钦手背上舔了舔,一点都没挨骂的自觉。

    夏钦一时间没了话说,举着黑团子大眼瞪小眼。

    坐着保姆车回到家后,夏钦发现夏雯居然早早回来了,已经换上了一套居家服,在家里抱着剧本啃。

    “哥!”

    “回来得那么早?”夏钦有些意外,看看时间,这顿饭吃得可真是有点仓促了。

    “没吃成功。”夏雯吐了吐舌头,小声说道,她拉了拉夏钦的袖子,示意他小点声,“本来想去剧组边上一家店吃的,结果没想到中途出了点意外,就没去成。”

    “意外?”夏钦一顿,神经微微绷紧起来,声音都不自觉地冷了下来,“什么事情?”

    夏雯说道,“道具组一个小姐姐突然晕了过去,倒地的时候不巧,砸在木板箱子上,后脑勺都磕出血来了,被大家叫了救护车送到医院去了。”

    夏雯一边说,一边露出一点吃痛的表情来,显然那个现场她也看到了,还挺惨,“脖子那一块儿是滴下来的血,摔得太不巧了。出了这档子事情,谁还有心情聚餐呐?我们就直接回来了。”

    夏钦点了点头,摸摸夏雯的脑袋说道,“以后别去凑热闹,难不难受?”

    夏雯点点头,贼难受。要不是季晗突然叫了一声,是他发现的那女孩,她也不会跟过去看什么情况了。

    “不去凑了。”小姑娘老老实实地回道。

    夏钦满意地看了眼小姑娘,心里倒是对那个道具组上了心。又是道具组?这剧组的道具组怎么那么事儿多?

    “对了哥,刚才看到爸妈贴冰箱上的小纸条了!”夏雯出声道,“他俩今天出去了,我们叫外卖?”

    夏钦回神,他皱了皱眉头说道,“外卖没营养。”他边说边走到厨房打开冰箱,里头还有一点新鲜的蔬菜和冻肉,他卷起衬衫袖子问道,“饿了么?饿了先吃点水果垫肚子,我随便做点东西。”

    夏雯微微愣了愣,眨眨眼,丝毫不知道她亲哥什么时候学会的厨艺。

    “你可别把家里厨房烧着啊。”夏雯不饿,她溜到厨房门边上看着,嘴上轻飘飘地调侃道。

    夏钦顿了顿,这才隐约想起来,他会烧点东西,还是上辈子接了个职业剧的剧本,演了个大厨,他特意去拜师琢磨过来的。现在这会儿,“夏钦”的厨艺应该还仅限于煮煮面的阶段。

    他轻咳一声,说道,“瞎说,煮点大杂烩需要什么功夫?你到外面等着去。”夏钦说着,就要把自家妹妹往外赶,磨砂的厨房移门被他一把拉上。

    夏雯摸摸鼻尖,轻嘿了一声,小声嘀咕,“大男人啊啧。”

    夏雯转头回客厅,打算撸毛球。

    结果扫了一圈,都没找到原本窝在沙发软垫上的黑毛团子。

    被夏雯心心念念惦记着的黑毛团子,这会儿正在厨房的角落里端端正正地蹲坐着。

    他趁着夏钦拉上磨砂移门的那一瞬间,看准了时机,从门外吱溜跑了进来。

    嘿,我真是一个小机灵鬼。

    池老板在心里如是想着。

    黑毛团子有一下没一下地甩着带着鳞片的尾巴,打在厨房瓷砖地板上发出有节奏的声响来。

    池老板如痴如醉地看着厨房里认认真真煮着大杂烩的男人。

    夏钦是从小学跳舞的,穿着衬衫的时候看起来身形有些瘦削,但是卷起袖子来,胳膊上的肌肉线条却是流畅优美,骨骼之上覆着一层薄薄的肌肉。

    怎么说呢,就是很性感。

    黑毛团子的肚子适时地传出一声饿鸣。

    “没想到我们还挺能走的。”柯黎敏说道,其实两个女孩子已经走得喘粗气了,不过负重最厉害的两个男生没开口,俞颖和柯黎敏便也咬牙硬撑着,毕竟上了这个节目,要是还太娇气的样子,那得被喷成什么样子?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