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血色剑客 第一百零五章:诡异的记忆(1)

时间:2018-09-19作者:金钱无上

    第一百零五章:诡异的记忆回放

    时空旅行者收回了手指,看着紧闭双眼,躺在地上的王肆,感慨的说道:“希望有了我的帮助,你能好些。唉,不得不说,你很倒霉,当初我将你送到这个世界,你居然失去了前世地球的记忆,现在可到好,你经历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恢复了一部分前世地球的记忆,可却又丢失了属于这个世界的记忆,从新开始,你可真不让人省心啊。”

    说完这话后,时空旅行者的身体,就化作一道白色流星,冲天而去,飞进了星空内,消失不见。

    王肆可不知道时空旅行者飞走了,现在的他,虽然昏迷了,可意识很快的就复苏了。

    王肆醒过来一看,却发现他来到了一副虚幻的世界内。他在这个世界,只是个旁观者,就好像看电视一样,只能看着。这个虚幻世界,王肆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时空旅行者说的{记忆}。

    王肆很好奇的看着这里的一切。

    只见,在一个名为诡镇的地方,从这记忆中,他知道了{诡镇}位于{大天朝}西方边缘区的山林内,与邻国近在咫尺。

    话不多说,在记忆中………某个狂风暴雨,电闪雷鸣的夜晚,{诡镇}不远处的一座山神庙外,迎来了一群策马奔腾的旅人避雨,这群路人虽说因为风雨,很狼狈,可也能看出来他们衣装华贵,身份必然非富即贵。

    其中的一个穿着淡黄色锦袍的年轻男人,气势不凡,俨然是领头的,其他人对他跟恭敬,貌似是他的随从(手下,保镖)。

    这群人在进入山神庙后,可却还来不及庆幸有了安的避雨场所,天空上面,就响起一声惊天动地的雷鸣巨响。

    紧接着,一道血红色的火焰雷电,从天而降,击中了山神庙。

    恐怖的血火雷电携带着毁天灭地的力量,当场就将山神庙轰的灰飞烟灭,只在原地,留下来一个直径三十多米的大坑,而在山神庙内避雨的众多路人,根本来不及逃开,就跟着山神庙化作灰尘,死于非命。

    随后,大坑慢慢的注入雨水,一夜之间,就形成了一口大水池。

    随着天亮了,狂风暴雨也悄无声息的停了下来,在东方,温暖的太阳,冉冉升起,让一切都变得那么祥和。

    可就在这时候,大水池内的水,猛然升腾出白气,还不停的冒出巨大的水泡,看起来就好像锅里面的水沸腾了。

    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水池内的水,温度正在诡异的快速升高,也没多久,水池内的水,居然开始蒸发了。

    水池内的水,也因为蒸发,变得越来越少了,大概也就过去了两个小时而已,水池就空了。

    到了这时候,才发现水池底下居然还躺着一个裸一男,这个裸一男紧闭双眼,似乎昏迷了。

    他年纪不大,也就二十一二岁左右,他那赤一裸的身体,布满了一道道伤口,这些伤口,已经结疤了,有愈合的迹象。

    可这些伤口的疤痕,实在太多了,就好像被凌一迟了,看起来触目惊心,就好像一个怪物。

    可让人稍微顺心的是,此人的面容,倒是没大事,还能看清楚他的面目。

    而仔细一看,就能发现这人额头眉心,大概类似于二郎神第三只眼的位置上,有一个字,这个字是{犼}。

    这个字看起来非常的神秘,以及充满了邪气凛然。

    王肆看到这里,就惊呆了,因为,这个男人,居然是前世地球的他。

    王肆心乱如麻,不明白怎么回事。

    话不多说,他耐心的接着看下去。

    同一时间,不远处的{诡镇}内,有三个男人,分别驾驶着三匹快马,一人在前,两人在后,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

    这三人中最前面的人,是一个长着八字胡的英俊潇洒的公子,此人身穿灰色的锦袍,看起来气度不凡,貌似是个富家公子哥。

    看到这个公子哥,王肆又惊呆了,因为,这人就是让他头痛的小白脸,只不过现在的小白脸年轻很多。

    而后面的另外两人,相貌与衣着打扮,都很普通,也就身体很强壮,应该是公子哥的随从(打手)。

    此时此刻,他们三人,迎着冉冉升起的骄阳狂奔。

    也没多久,他们就来到了水池边缘,并利索的下马,站在地上,很是疑惑的四处观察。

    那公子哥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把灰白色的纸扇,很是风一骚的不停扇着,他还对另外两人问道:“大牛,二牛你们说咱们是不是来错地方啦?”

    他的声音,充满了磁性,听起来很舒服。

    而被他称之为大牛和二牛的,赫然就是另外两个男人。

    这两人听到问话后,其中一个年纪稍微大点的人,就满脸不确定的说道:“镇长我也不知道,这里的山神庙也没了,也许,咱们真的来错地方了。”

    这话说的很没底气,因为,他们也不是三岁小孩子,怎么可能认错路?

    另外一个男人,却很确信的说道:“大牛你傻了?咱们怎么可能认错路?山神庙没了,却不代表走错路了,很可能是昨晚的雷霆,给轰炸掉了,你看看那边的大坑,应该就是以前山神庙所在的位置。”

    被称之为镇长的公子哥,闻言后就点点头说道:“嗯,二牛说得对,咱们不是小孩子,不可能错人路的,所以,这个大坑,的确就是山神庙所在的位置,至于是不是雷劈的,这可就说不定了。”

    他们三人,一同望向了大坑,自然一眼就看到了大坑里面的裸一男。不过呢,他们三人,却一起无视了裸一男。

    仔细打量着大坑,大牛很惊骇的叫起来:“这怎么可能是是雷劈的?”

    二牛一副怒其不争的看着大牛说道:“这怎么不可能?老天的力量,可是能毁天灭地的,只是灭掉一个山神庙而已,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说到这里后,二牛又扭头对镇长问道:“镇长啊,您一大早带着我们俩过来,不会就为了看这个坑吧?这有什么好看的?有这时间,还不如去{诡镇}里面除恶扬善呢。”

    镇长闻言,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无奈的对二牛说道:“昨夜的动静太大了,我还以为有妖魔鬼怪造孽呢,所以,为了诡镇子民的安危,我这才过来调查。现在看来,倒是我多心了,这只是天灾而已。”

    二牛闻言,连忙感动的说道:“镇长真是爱民如子啊,小人误会您了。”

    大牛听不下去了,他不忍直视的心想:“爱你妹啊,那边还躺一个不知是死是活的裸一男呢,也没见你去看一看。”

    不过呢,大牛虽然内心在吐槽,可表面却也像二牛一样,满脸感动,就好像看着亲爹一样,对镇长大声说道:“不愧是镇长,居然想的这么面,这可真是百姓之福气啊,小人这就代替{诡镇}的乡亲父老们谢谢您了。”

    说到最后,大牛眼巴巴的想要挤出来两滴眼泪,可他把眼珠子都挤红了,泪水也没流出了。

    大牛这可就尴尬了,他连忙半蹲下来,低着头。这幅模样就好像下跪一样,遮掩囧态。

    镇长闻言,也感觉自己真是爱民如子,自己都被感动了,他感慨的说道:“大牛不必如此,这是我应该做的,我不求你们的赞美,我只希望你们好好干活,别特么整天睡懒觉。”

    镇长前面还说的好好的,已经入戏了,可说到最后,却眉头一挑,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二牛无语问苍天,怎么突然就变脸了?

    而大牛愣住了,不过呢,很快他就点点头说道:“镇长教训的对,以后小人一定好好干活。”

    对于二牛的小小吐槽,镇长可不在乎,在听到大牛知错了,他才满意的点点头,紧接着就打哈欠,一脸的精神不振,无力的说道:“算了算了,我也懒得教训你们了,就这样吧。”

    他转移了话题,说道:“既然这里没事了,那咱们就赶紧回去洗洗睡吧,昨夜可把我吓得够呛,打雷声根本停不下来,吓得我一直睡不着,我要回去补觉。”

    二牛闻言,忍不住指着大坑内的裸一男问道:“大人,那他怎么办啊?难道就丢这里,任由他死去?”

    大牛也说道:“此人虽然面生,应该不是本地人,不过呢,镇长身为当地的父母官,就这么不管不问,可很不好啊,他死了也就算了,如果没死的话,还真心得救治一下比较好啊。”

    镇长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他无奈了,感觉自己被手下教训了,不过呢,他也没太在意,接着就不耐烦的说道:“好啦好啦,那你们去看看那人,还活着吗,如果活着,那就先带回镇子救治,如果死了,那就就地掩埋,省得发臭,吓坏了路人。”

    大牛点点头,然后,他身体很灵巧的跳下大坑,冲到了大坑底部,来到了昏迷的裸一男身边,这么距离近了,大牛才发现此人虽然看起来受了重伤,可是呢,并没有死亡,大牛能够清楚的听到此人的呼吸声。

    大牛心想:“小子,算你走运。”

    然后,大牛就撕下身上的外衣,盖在了裸一男身上,就好像裹尸布一样,将男人包起来。

    之后,又将裸男抱来,飞快的爬出了大坑。

    可他刚走两步,就脚下打滑,栽倒在地上,摔了一跤。

    大牛当场就懵圈了,没想到会这么倒霉。好在二牛和镇长的注意力都不在这里,所以没看到大牛出洋相。

    大牛若无其事的快速爬起来,接着走。等他回到地面后,就听到二牛问道:“大牛这人还活着吗?”

    大牛点点头,可因为之前的失脚跌倒,心里很不爽,所以,态度也不咋地,他没好气的回答:“二牛你皮又痒了吧?老子说过多少遍啦,你应该叫我大哥。你这个目无尊长的混球。”

    二牛闻言也没好气的说道:“老子就不叫,你能咋地?”

    大牛也生气了,他随手将手中的男人,丢在地上,裸一男原本结疤的身体,当场就喷血了,好在很快的就自动止血了,貌似是血流光了。

    而大牛这时候,正满脸不善的走向二牛,二牛也不是不怕事的人,当场也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

    很显然这俩家伙,一言不合就要开打了。到了这时候,沉默一阵子的镇长忍不住意味深长的说道:“我说你们两兄弟能不能好好做事?别给我惹麻烦行吗?大牛你也真是的,这人掉地上加重伤势了,都流血了,如果他因此而死,我可要定你的罪,给他偿命。”

    大牛和二牛听到镇长的声音,就被吓了一跳,他们就好像老鼠见到猫一样,很惧怕镇长。

    现在镇长都开口了,那他们肯定不能开打了,不然的话,后果很严重呢。

    当然了,镇长说的也没错,如果大牛把人摔死了,那可真得偿命的啊。

    这俩兄弟,虽说有点不懂事,可大是大非,还是分得清的。

    不过呢,哪怕如此,最后大牛还是忍不住对二牛说道:“小一弟一弟今天算你走运,看在大人的面子上,咱们的恩怨,以后再说。”

    二牛闻言,就咬牙切齿的黑着脸,他最讨厌被叫做“小一弟一弟”了。

    可是呢,现在可不是争锋斗气的时候,二牛冷哼一声,说道:“大牛你别耽搁时间了,小心真的死人了。”

    大牛见二牛气势有点弱,就有些得意的笑了笑,他觉得今天压过了二牛一头,就好像斗殴赢了似的。

    大牛也没有浪费时间,随后,扭身就将裸一男从地上抱起来。

    再加上镇长要回家补觉,以及裸一男重伤垂死,所以呢,镇长和大牛二牛两兄弟,就连忙上马,马不停蹄的带着裸一男回到了{诡镇}里面。

    ……………………………………

    {诡镇}顾名思义是个村镇,占地面积不算大,其内生活的百姓,数量顶多也就上千人而已。

    这个时代,也算是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国与国之间,也没什么战争,顶多也就有点小摩擦而已。

    因此呢,别看{诡镇}的名字不咋滴,可实际上,内部很祥和。

    不过呢,{诡镇}的祥和,今天却被打破了。

    ……………………………

    镇长和大牛,二牛两兄弟,带着裸一男,去了镇政府(镇长的家,也算是官府)安顿下来。

    安排好一切后,镇长就慢腾腾的回房休息了。

    被留下来的大牛和二牛,兵分两路,其中的大牛留下来照看裸一男,剩下的二牛就火急火燎的去了镇里,邀请德高望重,有九十高龄的老中医,救治裸一男。

    可是二牛刚出门,就栽倒了,门牙都磕掉一个,要不是二牛身强体壮,这一下还真能摔死他呢。

    这可把二牛气坏了,不过呢,现在人命关天,所以呢,二牛也没太在意,爬起来后,就接着请人去了。

    老中医距离镇政府并不太远,大概有两里路而已,哪怕没有交通工具,用双腿,也能在十分钟内到达。

    然而,就这么一点路程,二牛却好像被灾神临一幸了,一路上不断的跌倒,有一次甚至差点倒在路边小食摊的油锅里面。

    当时要不是二牛反应快,真的不死,也得拖一层皮啊。

    二牛真心被吓到了,他以为有妖魔鬼怪在造孽呢。好在,经历了诸多的磨难,他终于来到了老中医家,将老中医请回了镇政府。

    让二牛稍微心安的则是,在回去的路上,他的运气还不错,倒也没有出事。

    可是,当他回到镇政府后,来到了“裸一男”的病房内后,就发现大牛这个家伙,正吃包子。

    如果要是平常的时候,二牛肯定不会在意,可让他笑掉大牙的则是,大牛吃个包子,居然被噎到了,大牛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看起来非常的搞笑,就好像死鱼一样。

    可还不等二牛嘲笑大牛,老中医就怒吼一声:“二牛你还愣着干什么?你哥都快被噎死了。”

    二牛闻言,也感觉大牛快要不行了,到了这时候,二牛才慌了,他疾步飞跃,来到了大牛的身后,用力的一圈打在大牛的后背上。

    只听到“砰”的一声闷响,大牛的嘴里面就喷射出来一个鸡蛋大小的黑影,撞在不远处的房门上面,又滚轮到地上。

    老中医也走了上来,他连忙拿起桌子上的茶水,灌进了大牛的嘴里面。

    到了这时候,大牛才终于回魂,他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喘着粗气。

    二牛见此,就知道没事了,他终于有机会说话了,他满脸嘲弄的咧着嘴,对大牛说道:“大牛你是饿死鬼啊?吃个包子都差点噎死。”

    其实,二牛的模样也挺搞笑的,他那漏风的牙,让他的声音,都有点怪异。

    大牛闻言,这一次却没有反驳,他只是一脸惊心动魄的喘着粗气。

    二牛这下子也没兴趣斗嘴了。

    同时,老中医的声音,猛然响起了,“咦,这包子不对劲啊,怎么有一颗大石头?”

    二牛愕然的看过去,就发现刚刚被大牛吐出来的黑影,的的确确是个石头。

    二牛凑了过去,观察了一会儿,这才知道这块石头才是大牛被噎着的真凶。二牛忍不住怒吼一声:“娘的,这是怎么回事?石头能包包子吗?”

    二牛真心被气到了,他为大牛感到愤怒,他气势汹汹的冲到大牛的身边说道:“大牛这包子哪来的?看老子不打死害你的人。”

    大牛在这时候,才终于平静下来,他没好气的说道:“你生什么气?而且,我的事,不要你管,这个仇,老子要亲自去报复。”

    大牛目露凶光,之前他可真的差点被噎死啊,要不是二牛出手快,老中医搭把手,他大牛可能真的就憋屈的被噎死了。

    老中医还站在桌子边,在听到大牛的话后,他忍不住咳嗽一声,问道:“伤员呢?”

    大牛和二牛这才想起来还有正事呢,二牛连忙指着不远处的木床说道:“在床上呢,您老人家赶紧动手吧,不然那裸一男必死无疑。”

    老中医闻言就点点头,然后疾步走过去,这个时候的老中医还真不像一个老头子,反而给人一种急促,风风火火的感觉。

    老中医看了看躺在床上的裸一男,就眉头一皱,满脸的凝重。他说道:“你们俩过来给我搭把手。”

    大牛和二牛明白,老中医是在和他们俩说话,所以,也没有拒绝。

    ……………………………………

    随后,老中医指挥大牛和二牛,给受重伤的{裸一男}抹药,包扎伤口。等他们忙活完了,才发现{裸一男}已经被包成了木乃伊。

    做完这些后,他们三人,也都累的不轻,后背的衣服,都被汗水湿透了。

    老中医的身体,更是一个踉跄,往冰冷的地面倒下去,要不是大牛和二牛的反应快速,扶住了老中医,那老中医肯定不妙了。

    大牛和二牛,紧接着就扶着老中医坐到了椅子上面休息。

    老中医忍不住苦笑着说道:“老了,不服老不行了,没想到这才救个人而已,自己都差点累死了。”

    大牛闻言,就摇摇头说道:“您老可别这么说。”

    二牛也对老中医说道:“老大爷您可不显老啊,您的本事,比我们年轻人厉害多了,真不敢想象{诡镇}没了您,那可怎么办才好啊。”

    这话可不是胡扯,老中医也算是{诡镇}的精神支柱之一。因为,{诡镇}就老中医一个医生而已,如果老中医完蛋了,那么{诡镇}可就没医生了,以后百姓们生病啦,可就得跑很远,才能得到医治。

    除此之外,老中医虽然快到一百岁了,可是呢,老中医的身体,还是很不错的,有时候老中医都能单挑一个年轻小伙子呢。

    所以呢,大牛和二牛,可不是满口胡说,恭维讨好老中医。

    老中医在听到这俩兄弟的话后,就忍不住苦笑起来,他摇摇头,无力多加解释了。

    随后呢,他们一老两少,三个人休息了一阵子后,老中医就打算要离开了,毕竟,{诡镇}内就他一个医生,所以,他很忙,还有其他的伤患者需要救治。

    大牛和二牛倒也没有挽留,很恭敬的一起去送老中医。

    可让人惊骇的是,老中医,大牛和二牛,他们三个人,才刚走出镇政府的大门,迎面就见到一辆牛车疯狂的冲过来。

    牛车貌似是农民百姓的货车,里面装满了货物。那拉车的牛,很强壮,足有两米高,三米多长。此时此刻,牛似乎是受惊了,所以,力量非常的强横。

    而这牛车来的太突然了,老中医和大牛,二牛,三个人根本来不及躲避,就被拉车的牛,撞到了。

    当场,老中医和大牛,二牛,就被撞飞十几米远,落到了镇政府围墙下,他们人在半空中的时候,就喷血不停。

    当他们落地后,血才勉强止住,貌似都吐光了。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过了几秒钟,附近遛弯的百姓,才反应过来。

    然后慌慌张张的解救受害者。

    ……………………………………

    这起牛车伤人案件,彻底打破了{诡镇}的平静,因为,老中医当场就被撞死,另外的大牛和二牛两兄弟,也受了重伤,要不是他们俩兄弟身强力壮,可能也会被撞死了。

    老中医的死,让{诡镇}掀起了轩然大波,惊涛骇浪,之前就说过,老中医在{诡镇}德高望重,是{诡镇}的精神支柱之一。

    现在老中医死翘翘了,{诡镇}都差点引起了暴乱。

    好在{诡镇}的镇长从补眠中苏醒,快速的控制住{诡镇}的局势。

    并调查案件经过,这才知道了这是一场意外,那牛车失控,其实是因为牛被一条狗吓到了,从而受惊,惊慌失措的跑起来。这才造成了悲剧。

    对此,镇长也有些无语问苍天,感觉好倒霉,没想到往日古井无波的{诡镇},会出这种事。

    可事已至此,多说也无用。

    镇长将一切都搞清楚后,就开始安抚{诡镇}的百姓,从而终结了这起惨事。

    ……………………………………

    而就在{诡镇}慌乱的时候,那被带回来的“裸一男”也终于醒过来了。

    他两眼朦胧的看着四周的一切,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简陋的木床上面。

    四周的一切,都让他感觉到很陌生。

    他观察一会儿,就艰难的从床上下来,走出了房间,来到了外面。

    如果老中医没死的话,在看到他时,肯定非常的惊骇,因为,老中医看得出来他身受重伤,最起码也得修养几个月,才能动弹。

    可现在倒好,才给他包扎好伤口,他醒来后,居然就可以动弹了。

    不得不说,这不符合医学常理。

    裸一男可不知道医学常理,在来到院子里面后,他就听到不远处很“热闹”。

    出于好奇,他顺着声音就走了过去,然后,就来到了镇政府的大门口,从而得知了老中医被撞死的事。

    对此,他很淡定的看着,并没有靠近凑热闹。

    不过呢,他虽然不凑热闹,可他本身就是个“热闹”,毕竟,谁让他现在浑身都缠着绷带,看起来就好像一个木乃伊。

    好在{诡镇}的村民们,都被老中医的死亡吸引了,因此,他并没有受到过多的关注,他就好像一个透明人。

    ……………………………………

    而在镇长忙活完以后,就发现了不远处的木乃伊,镇长的记性不错,再加上他也见过裸一男,所以呢,镇长一眼就认出来了木乃伊的真实身份。

    镇长现在也累的不轻,不过,好在都差不多忙完了。他一见到{裸一男},就凑了过去。好奇的问道:“你醒了啊?”

    “裸一男”也在好奇的看着镇长,在听到问话后,他沉默一阵子才说道:“我失忆了。”

    镇长闻言愣了一下,然后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笑的很夸张。可他很倒霉,才刚笑两声,就笑岔气了,他忍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脸蛋都憋的通红,甚至都翻白眼了,看起来都快咳死了。

    裸一男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笑的,他面无表情,然后,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镇长的胸口,帮镇长通通气,让他愕然的是,镇长的胸口很柔软,隐约能感觉到里面有个球。

    裸一男还没来得及多想,镇长就一脚击中了裸男的大腿根,还怒骂一声:“放肆,别特么碰我。”

    镇长也因为怒气冲天,从而通过气,避免了被笑死的霉运。

    裸一男被暴击了,可却动都不动,似乎根本没感觉。

    而镇长之后,猛然反应过来,他脸色一变,有些尴尬的倒退两步,他反应过激了。

    镇长连忙说道:“抱歉抱歉,我不喜欢别人碰我,真是对不住了,你没事吧?”

    镇长有些羞愧的看了一眼裸一男的下半身,就若无其事的快速的移开目光。

    镇长感觉好倒霉,今天出的事,可真特么够多的了。

    裸一男却若无其事的随口说道:“我没事,还有我失忆了,你说我该怎么办?”

    最后,他有些烦恼的叹了一口气。

    镇长这一次还想笑,可因为之前的事,他不得不忍住了。

    镇长咳嗽一声,用左手捏着八字胡,问道:“你失忆啦?不可能吧,你这人看起来可不像失忆的模样。”

    镇长有些无语,感觉被骗了,他才不信呢。

    可裸一男却信誓旦旦的说道:“我真的失忆了,我除了自己叫什么名字之外,其他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镇长好奇的反问:“那你叫啥呀?”

    裸一男有点犹豫不决的说道:“我说了你可不许笑。”

    镇长皱眉,感觉裸男不靠谱,说个名字而已,他笑什么笑?他的笑点有这么低吗?

    裸一男见镇长的模样,有些羞耻的说道:“我叫王四。”

    镇长愣了一下,紧接着就想笑,他感觉这名字也太垃圾了吧。

    不过呢,镇长还是忍住了。

    镇长咳嗽一声,佯装淡定的说道:“哦,这样啊,名字其实还可以,和我家的大牛,二牛相比,都半斤八两。”

    王四见到镇长很淡定,也就放心了,他接着问道:“镇长,你说我该咋办?我失忆了啊,我没地方去了啊,你收留我吧。”

    他虽然是在哀求对方,可神情却没有求人的模样,他很淡定。

    镇长闻言,就想要摇头拒绝,开玩笑啊,王四这家伙来历不明,肯定是个麻烦,他现在连{诡镇}的烂摊子,都还没收拾好,又怎么可能收留王四,自找麻烦呢?

    可是呢,镇长猛然又记起来,镇政府目前人手严重不足啊,不得不说的是,{诡镇}是个小地方,因此,身为镇长,也没有多少手下,现在大牛和二牛都受重伤了,肯定指望不上。那么,镇长差不多是个孤家寡人了。

    这样以来,镇长还真需要帮助呢。

    所以呢,镇长思考一阵子,就决定不拒绝王四的请求了,虽说王四来历不明,明眼人都觉得王四很有问题。

    可现在镇长也没其他的选择了,只能将就着用吧。再者说了,镇长身为{诡镇}最有权威的老大,很自信可以轻松应付王四,根本不惧怕王四这个麻烦。

    镇长也没多想,就点点头对王四说道:“嗯,既然你这么死皮赖脸的推荐自己,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

    王四也无语了,他也就说一说而已,可没有死皮赖脸,不过呢,天大地大,目前来说,还是镇长最大,所以呢,王四并没有反驳镇长,他能做的只有沉默不语。

    镇长可没有想这么多,他接着就问道:“王四啊,你现在的身体怎么样啊?我收留你,可不是白白养活你,而是让你当我的手下,成为{诡镇}的官兵,保卫{诡镇}的安危。”

    说到这里,镇长就有点后悔了,他感觉答应的太快了,之前根本没说清楚,最主要的是,王四现在也是个伤患者,貌似根本帮不上忙啊。

    王四却毫不在意的说道:“镇长你就放心吧,我的身体杠杠的,之前你不也深有体会吗?”

    镇长闻言,就想起来,之前被袭胸了,这让他老脸一红,有些羞耻的咳嗽一声,不过,再见到王四一副一问三不知的神色后,他就松了一口气。

    对于王四的话,镇长也觉得有道理,虽然他还有些疑问,可是呢,他也懒得多说了。

    镇长拿出纸扇,扇了扇,说道:“嗯,既然如此,我也不多说了,王四你明天就开始干活吧,今天先在府里休息一下,顺便熟悉一下环境,有不懂得地方,可以来找我。”

    镇长说完这话,就很不负责任的扭身走进了镇政府里面,他之前补觉被打断了,所以,趁着大中午阳光明媚,想补个回笼觉。

    王四看着镇长离去的背影,就见到镇长在跨过大门台阶的时候,绊了一脚,摔倒在冰冷的地上。

    王四走过去,若无其事的将镇长扶起来,镇长此时此刻,内心中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他感觉日了狗了,今天真特么倒大霉了,走了路而已,居然也能绊倒。

    镇长呲牙咧嘴的揉揉脸,感觉到脸蛋好痛啊。这下子他就紧张了,连忙对王四问道:“王四啊,我这帅脸没事吧?我没毁容吧?”

    王四感觉镇长有点好笑,说道:“安啦安啦,不就摔一跤吗?怎么可能毁容。”

    这话倒不是胡扯,镇长的脸,顶多也就摔红了而已,根本没大事,过不了多久,就恢复自然。

    镇长这才安心了,不过呢,紧接着他就反应过激的将王四推开,还没好气的说道:“别碰我。”

    王四被推的差点也趴在地上,要不是他下盘扎实,结局必然很不妙。

    他也无语了,感觉镇长有毛病,他又不是变态,他是好心帮助的啊。

    王四叹了一口气,也懒得多说了。

    而镇长又尴尬的笑了笑,满脸羞愧难当的解释:“不好意思,我之前就说了,我不喜欢别人碰我,这可不怪我啊。”

    王四不说话,这事难道还能怪他吗?他这可真是比窦娥还冤呢。

    镇长见此,更加惭愧了,不过呢,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认错呢,他拉不下脸,可不认错的话,这可就不地道了。

    王四可没有想这么多,既然现在没事了,那他就不打算和镇长胡扯了,他随口说道:“我到附近玩一玩。”

    说完这话,王四就很自然的转身离开了。

    然而,镇长可就不高兴了,毕竟,王四身为下属,要走也得经过他的同意啊。不过呢,因为心里有点愧疚,他倒也不好意思怪罪王四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