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血色剑客 第九十五章:何家庄

时间:2018-09-02作者:金钱无上

    第九十五章:何家庄

    “好了,我现在很难受,灰儿你快给我做个支架啊。”王肆用那古怪的嗓音,催促叶灰儿。

    叶灰儿无奈的点点头,她伸出手摸了摸王肆的脖子,她能感受到王肆的颈椎都断了,她满脸凝重的说道:“你这很严重啊,哪怕有那种神药,短时间内也不可能长好的,而且,现在条件有限,我只能简单的给你固定住骨头。”

    王肆满意的说道:“嗯,这样就好了,以神药的效果,也不需要其他的药物治疗了,你只要将我得断骨固定好,以后别长错位就够了。”

    叶灰儿也明白这个道理,她说道:“好吧,现在我去制作工具,你等我一下。”

    随后,叶灰儿就马不停蹄的召唤一个黑甲骑士,去了不远处,将一棵大树的树枝,砍断一根,又分解成一根根长短不一的木条。

    叶灰儿还从自己的包裹内,拿出了干净的彭带,很快的她就带着木条,回到了王肆的身边。

    她又让王肆躺在地上,王肆听话的照做,这样以来,王肆的双手,也就得到了解脱。

    随后,叶灰儿就忙活起来,她用木条将王肆的脖子围起来,在外面又用彭带,将木条固定紧,这么以来,王肆的脖子就粗了一大圈。

    这种包扎,花费了叶灰儿半个小时,才做好。“好了,以后小心点,不做剧烈的运动,慢慢修养就可以了。”叶灰儿满意的看着王肆的脖子。

    王肆听到这话,就从地上爬起来,他现在不用手扶住脑袋,也不用担心脑袋掉下来了。这时候,王肆的头是不能动弹的,他只能直视前方,就好像个木头人。王肆对叶灰儿说道:“很好,多谢了,既然如此,那咱们就接着走吧?”王肆已经迫不及待了。

    叶灰儿却满脸迟疑的说道:“你现在的身体,不适合骑马,这样不利于颈椎愈合。最好是雇个马车代步,这样虽然可能有点慢,可却是最好的选择。”

    王肆也想起之前被颠簸时的痛苦,他苦着脸,说道:“没错,没错,我可不能骑马了。”他接着说道:“咱们现在先步行,在前面遇到买车了,就花钱买一个。”

    其他人自然是没意见的,因而,接下来,他们一群人,就慢悠悠的牵着马,步行前进。

    走着走着,王肆就又上马了,他坐在马背上,闭着眼睛修炼不死神功,加快颈椎愈合。

    这一次的马儿,走的非常慢,勉强不是很颠簸,这让王肆不是很痛。

    黑甲骑士这时候围在王肆身边,保护他。而叶灰儿也学着王肆,坐在马背上慢行。

    以这种速度,王肆很明白,今天应该不可能到达广武城了,王肆心里很哀愁,他没想到就去个广武城而已,居然会发生这么多麻烦事,就和唐僧取经,经历九九八十一劫难似的。

    话不多说,他们就好像郊游一样,慢悠悠的前行,不知不觉之间,就中午了,这半天下来,走的路程并不远,顶多也就三四十里路而已。

    简直就是龟速啊,到了这时候,也该吃饭了,巧合的是他们遇到了一个庄园,这个庄园名为{何家庄},是个当地豪门世家,里面族人众多,足有上千人,这些人都是一家子,多多少少都有一定的血缘。这绝对是个大家族啊。反正王肆对这个庄园很震惊,他感觉这何家庄的老祖可真能生啊。

    既然遇到了何家庄,王肆他们肯定要进去休息一下,他们可都没有风餐露宿的习惯。而王肆一个假王族的到来,也让何家庄蓬荜生辉,何家庄的庄主在王肆才刚到大门口的时候,就急匆匆的带领几十个嫡系族人,前来迎接王肆。

    “拜见大人。”何家庄主是个六十多岁的小老头,这老头满脸的威严,充满了上位者的气势。可他再见到王肆的时候,却很恭敬,舔着脸,差点跪下来了。

    王肆淡然的说道:“不必多礼。”

    他看着跟在何家庄主身后的一大帮子人,有点惊愕的说道:“你们人很多啊,真是热闹。”

    何家庄主尴尬的说道:“大人,何家虽然是个小家族,可却也在当地传承了几百年,这么多年下来,哪怕是十个人,也能繁衍上千人了。”

    王肆轻笑一声:“嗯,你说得对,不过,咱们别待在大门闲扯了,我现在很想休息一下。”他说的理直气壮,俨然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了。

    何家庄主也没有生气,反而义正辞严的说道:“是小老儿糊涂了,大人您快请进,我等一定要好好的招待,还请大人不要推辞。”

    王肆想翻白眼,他才不会推辞呢,他来这里就是想要打秋风,借助何家庄的力量,好好的洗洗澡,换上干净的衣服,顺便讨要一辆马车。

    之前的战斗,搞的他的衣服,都染血了,还破破烂烂的,他的身体上,也有不少的汗渍和血污,这让他很不舒服。说起来,王肆现在已经入戏了,俨然真把自己当成王族了。

    话不多说,随后何家庄主就带领王肆他们走进了何家庄内,走在路上,何家庄主好奇的对王肆问道:“大人据我所知,附近也就来了一个名为王笑仙的王族,应该就是您吧?”

    王肆随口说道:“肯定是我啊,怎么?难道你以为我是假冒的?”

    说实话,何家庄主如果怀疑他是假的,也很正常,毕竟,王肆现在的模样,实在太狼狈了,一点儿也不像高贵的王族,要不是有黑甲骑士的证明,何家庄主肯定不会搭理王肆。

    何家庄主肯定也是怀疑的,可他却也不敢说出来,不然的话,可就太得罪人了,而且,王肆虽然不像王族,可黑甲骑士肯定不是假的,所以,王肆应该也不是假的。他连忙说道:“您自然是真的,只不过据我所知,您现在正被悬赏追杀,处境十分的危险啊。既然如此,您怎么还这么大摇大摆的?难道就不怕出事?”

    这小老头自然也看得出来王肆经历过血战,还受伤了。

    王肆无所谓的说道:“我怎么可能出事?一群废物而已,想杀我是不可能的。”

    他说的很自信,甚至有点狂妄。

    可何家庄主却深以为然的点头说道:“大人您说的对,您可是王族,那些杀手,不可能是您的对手。”

    这恭维的话,何家庄主也说的出口,看来是个厚脸皮啊,够无耻,就和王肆一样。

    而也就这么几句话的功夫,他们一群人,就来到了一座古色古香的厢房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