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血色剑客 第十七章:垂死与疑问

时间:2018-08-10作者:金钱无上

    第十七章:垂死和疑问

    王肆警惕的看着流光长老,并一心二用,轻轻的将歆儿放下来,如果真要是打杀起来,他肯定不能还抱着这个拖油,不然的话,必死无疑。

    流光长老满脸狰狞的微笑起来,“没想到明月宗数千弟子都没发现我的身份,你这个家伙却一眼就能发现我的身份,真是让我惊讶。”

    王肆闻言,眼珠子都差点跳出来,他被流光长老的声音吓到了,如果之前流光长老的声音,是沙哑的中性声色,那么现在,流光长老的声音,却变成了实实在在的男人声音。

    王肆吞口口水,指着流光长老大叫起来,“你特么是男的?这怎么可能,明月宗不都是女弟子吗?你怎么会是男的?”

    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流光长老既然是男人,那么他欺负歆儿,那肯定不是校园暴力,而是大人之间的“上一床”了。

    此时此刻,王肆又惊又怒,歆儿现在的模样,看起来都被玩坏了,流光长老简直罪大恶极啊。

    流光长老见到王肆这幅模样,却有点愕然,这时候,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王肆貌似并不是发现他的性别了,这可就乌龙了。

    流光长老很难堪,没想到搞错了,他恼羞成怒,“王肆你敢唬我,不过,这样也没什么,你只要死了,就没什么人知道了。”

    他残酷的看着王肆,抬起脚步,缓缓的走过来,他的速度不紧不慢。

    王肆如临大敌,紧紧握着木剑,这时候,他也没时间震惊流光长老是男人的事了,他只知道打不过啊。

    他现在的实力,还比不上二师姐,那么,更不可能比得上长老级别的大佬了。

    他看着流光长老越来越快,也不知道是不是紧张过度,反而平静下来了。他头也不回的对歆儿道:“我不管这个流光长老为什么是男的,也不管你为什么隐瞒他对你的暴行。现在我只想问你,你能不能走?我尽量拖住他,你去叫人。”

    歆儿却依然不话,只是更加绝望了,看来她心死了。

    王肆头痛了,觉得歆儿太没用了,看来,现在也只能靠他自己了。

    王肆深吸一口气,其实不怕是假的,他可不想死,可现在被逼急了,他没自信跑得掉,哪怕跑得掉,也没能力带走歆儿啊。

    就这么将歆儿留下来,鬼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王肆于情于理,都跑不掉啊。

    到了这时候,王肆也看开了。

    俗话得好,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王肆可不能等下去了,他不等流光长老来到他面前,就极速冲刺,来到了流光长老面前,并使用{一闪银光}。

    只见木剑亮起淡淡的银光,化作一道弧线,对着流光长老的脖子,横切过去。

    “不自量力,王肆你以为你学了点功夫,就能反抗我吗?”流光长老不屑的道,他稍微后腿一步,就躲开了王肆的攻击范围。

    王肆大吃一惊,没想到流光长老这么容易,就躲开了{一闪银光},看来他和流光长老的实力,差距真心太大了。

    可哪怕如此,王肆也没有放弃,他一击不成,就换变剑法,使用了银月剑典的第二招{半月流光}。

    王肆体内的内功,疯狂的充入木剑内,刹那直接,木剑的剑刃,凭空发射出来一道银色的半月,化作一道光流,向着流光长老的胸口撞击。

    流光长老满脸吃惊,没想到王肆可以玩远程攻击,他太意外,所以反应稍微慢点,只来得及错开身体,可{半月流光}还是击中了,只不过击中的不是胸口,而是右臂。

    流光长老的右臂,被{半月流光}划开了一道伤口,血水止不住的流出来,染红了流光长老的白衣,又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将地面染红了。

    王肆见到这一招立功伤敌,忍不住惊喜,可还不等他有所反应,流光长老就怒吼一声:“王肆你敢伤我。”

    受伤的流光长老,居然没有退避,反而迎身而上,满脸狰狞的一拳轰击在王肆的胸口上。

    恐怖的拳头,当场就把王肆的胸口破开一个大洞,拳头都陷进去一半。

    王肆惨叫一声,口吐鲜血,溅了流光长老一身,然后,王肆的身体,又因为拳头的冲击力,而被打的倒飞出去,落到了歆儿不远处的地上,还紧贴着地面,滑行了十几米远,才停下来。

    流光长老现在看起来更加可怕了,他浑身浴血,就好像地狱血池内爬出来的恶鬼。

    他上前走,来到了王肆的身边,一脚踩在王肆的脑袋上。

    王肆现在很凄惨,胸口有个大窟窿,能看到里面的骨头渣和鲜红色的内脏,鲜血涌出来,染红了王肆的衣服。

    现在被人踩住头颅,他忍不住反抗,可随着血流的越来越多,他的力量,正在快速的衰退。

    他别反抗,就连动一动都做不到,甚至,他的呼吸,都在减弱。

    流光长老见此,就知道王肆快死了,可哪怕如此,他还是很愤怒,对着王肆吐口水,不屑的道:“就这么让你死了,真是便宜你了。”

    王肆毫无反应,只不过,他的手指,在微微颤抖起来,他想要动弹起来,可随着死亡临近,他的力量,真的很弱,就连身体,都变得冰冷了。

    看着王肆真的不行了,歆儿也顾不得哭了,她惊恐的看着这一幕,身体都在剧烈的颤抖。

    “放…过他吧,他还是个孩子。”

    歆儿沉默不下去了,她满脸祈求的对流光长老道。

    流光长老冷笑一声:“你是在和我话吗?”

    他的脚,猛然用力,暴力的将王肆的头,都踩到土里一半,王肆脸上的面具,都被压力暴力破碎了,露出了半张丑陋的容颜。

    流光长老见到王肆的脸,忍不住到退一步,离开了王肆,他被王肆的丑脸吓到了。

    等他回过神,就觉得好丢脸,居然被一个丑八怪吓到了。他恼羞成怒的骂起来,“肮脏的畜生,居然这么丑,杀你都脏了我的手。”

    流光长老嫌弃的一甩长袖,对王肆失去了兴趣。他转身来到歆儿身前,阴森的道:“老子满足不了你吗?居然和这个丑八怪好上了,看来我对你还是太仁慈了,反正,我也把你的身体玩够了,那今天就玩死你算了。”

    歆儿惊恐的又哭泣了,她看起来真的很惧怕流光长老。

    见到歆儿这幅可怜模样,流光长老露出了残忍得微笑,他随意的撕掉歆儿的上衣,包住受伤的手臂,止住血。

    歆儿失去了衣服,就露出了白色的肚兜。

    歆儿更加害怕了,可却不敢反抗。

    流光长老随后就好像恶魔,将歆儿扒干净,暴力残忍的玩弄她的身体。

    歆儿不停的哭泣,不停的流泪,任由被流光长老欺负。

    王肆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了,他感觉自己要坠入地狱了,他没想到这才刚穿越没几天,就死翘翘了。

    可那一声声痛苦的哭泣声,却让他睡不着,他想着,怎么这么倒霉,就连死亡,都不能安安静静的死。

    王肆的心情,很不好,也很不甘心,他努力的提起精神,可眼皮子太沉重了,顶多只睁开一道缝隙。

    他透过这道缝隙,看到了流光长老暴力凶残的欺负歆儿。

    看到这一幕,王肆很恼火,他想要爬起来,按住流光长老打死,可不管他怎么用力,身体都动弹不得。

    其实,王肆也很不明白,歆儿为什么不反抗?

    “这是为什么啊?”王肆也不知道是在问歆儿,还是再问自己了。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