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第一娇 第三百九十一章 银票

时间:2019-05-04作者:苹果小姐

    眼见禁军统领一身武装,镇国公夫人只觉得一股寒气扑面而来。

    镇国公的嫡子扶着镇国公夫人,双目怒视禁军统领。

    “统领大人这是何意?深夜带兵擅闯民宅吗?”

    外强中干的质问,声音很大,却没有什么气势。

    镇国公夫人双目微冷,幽幽看着禁军统领。

    禁军统领倒是面色温和,一笑,“深夜打扰,实在抱歉,不过,皇命在身,不得不行。”

    镇国公夫人冷着脸,端着姿态,“是何皇命,要让统领大人深夜惊扰民宅。”

    禁军统领便伸出一直背在背后的手。

    手里明黄的圣旨一抖,展开。

    顿时,镇国公夫人并镇国公嫡子跪地。

    禁军统领越过圣旨,昵了他们一眼,开始诵读。

    圣意明确:镇国公夫人指使凌霜刺杀皇子,论罪当诛,即刻抓捕,押至刑部大牢,听候发落。

    圣旨读完,镇国公夫人脸一白,人就瘫在地上。

    凌霜那个小贱人,她招了?!

    她是死士啊,国公爷最看重的死士,怎么就招了!

    愤怒和惊恐齐聚,镇国公夫人只觉得嗓子眼发堵,一张嘴,哇的吐了口血,头重脚轻,眼前一黑,一头栽倒过去。

    “娘!”

    镇国公的嫡子,顿时扑上去抱住她。

    摇晃着镇国公夫人,抬头怒斥禁军统领,“你们凭什么乱抓人!我母亲,堂堂镇国公夫人,会指使人刺杀皇子?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要见皇上!”

    禁军统领……

    眼角一抽,冷眼看着镇国公的嫡子咆哮。

    等他语落,寡淡道:“镇国公都不是镇国公了,还哪来的镇国公夫人,你们早就是普通百姓了。”

    镇国公的嫡子……

    眼底瞳仁涣散,面上的愤怒,终于渐渐被惊恐取代。

    是啊……他爹都不是镇国公了!

    镇国公府,都已经是王府了。

    脚下一软,跌坐在地。

    禁军统领一挥手,立刻有两个禁军上前,将昏迷的镇国公夫人带走。

    禁军统领看着镇国公嫡子,叹了口气,嘴角几次翕合,终是道:“劝公子,趁着陛下还没有怒到将阖府全部抓了,公子早做打算。”

    镇国公的嫡子,茫茫然抬头,看着他。

    及至天明。

    镇国公夫人一睁眼,就看到挂着蛛丝儿的房梁,听到耳边吱吱的老鼠声。

    顿时一股凉意直窜脊梁骨,她嗖的起身。

    环顾四周,阴暗潮湿的牢房。

    牢房对面,是镇国公一张铁青的脸。

    嘴角一颤,镇国公夫人上前扑到牢房门口,抓着门框,“老爷。”

    镇国公乌黑的一张脸上,眼圈各位的黑格外的大。

    “你怎么也进来了?”

    镇国公夫人……

    怯懦的张了张嘴,没说出话,只歉然看着镇国公。

    镇国公咬牙,“说!”

    镇国公夫人……

    舔了舔干裂的嘴唇,镇国公夫人道:“大人被抓,北燕三皇子不肯出手相救,我实在气恼,恰好他要对九殿下用美人计,我便派了凌霜给他。”

    一顿,镇国公夫人一张脸,突然狰狞起来。

    “我让凌霜趁机刺杀容恒,一则为大人报仇泄愤,二则也算是让北燕三皇子吃个教训,却没想到,凌霜那小贱人,不仅没有杀了容恒,反倒把我招了。”

    镇国公……

    他怎么有这么蠢的夫人!

    “好好地,你刺杀九殿下做什么!我被抓,和九殿下有什么关系!”

    要刺杀,也是刺杀苏清啊!

    镇国公夫人……

    “我想着,苏清不是难杀……”

    镇国公……

    “我不是让你等着嘛!”

    无力的看着他夫人,镇国公深吸一口气,朝后退了几步,跌坐地上,头抵靠在墙壁上,满眼满脸的无力,死死的盯着房顶的蜘蛛和蜘蛛网。

    镇国公夫人咬牙道:“我不是想要帮帮你,眼看你天天在这里吃这苦,我这心里……实在难受,坐立不安的。”

    镇国公扯了扯嘴角。

    “凌霜是绝对不会出卖你的,你…..应该是被设了一局。”

    镇国公夫人错愕看着镇国公。

    沉默须臾,忽的一声嚎啕大哭,镇国公夫人爆发了出来。

    自从镇国公被抓,多日来积压的情绪,在这一瞬间,发泄出来。

    她这一哭,惊扰了隔壁的鸡。

    那只鸡,快速跑了几步,跑到牢房门口,朝着她的方向,扯着嗓子就是一阵叫。

    镇国公顿时头痛欲裂。

    ……

    御书房里。

    刑部尚书垂首而立,“陛下,镇国公夫人已经入狱,您看,是斩立决还是……”

    皇上冷着脸,眼底闪着嘲蔑的笑。

    他要真的把镇国公夫妇斩首示众,按照他和太后的关系来看,也算是大义灭亲了吧。

    呵!

    倒是成就了他明君的好名声。

    可就这么死了,也太便宜她了。

    捏着的拳头缓缓松开,皇上道:“且先关着吧,等到宏光大师做完法事,再定。”

    皇上这么一说,刑部尚书便领命,“是!现在,臣将镇国公夫人和镇国公关在相对的牢房里,可是用另外给她准备普通牢房?”

    镇国公住着的,可是刑部条件最恶劣的牢房。

    皇上摇头,“不必。”

    顿了一下,皇上道:“他们被关着,他家里的人难免要去探望,该放行的你就放行,今年刑部的修缮费用,朕就不给你拨款了。”

    刑部尚书惊呆了!

    皇上的意思是,让他敲诈一笔,作为经费?

    天哪!

    作为皇上,您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

    福公公立在皇上身侧,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皇上以前不这样的。

    天地良心。

    真的是和九王妃接触的久了,才成这样的!

    这是君臣联手耍流氓啊!

    相比福公公的无语,皇上就淡定的多了。

    直接无视刑部尚书的震惊,温和的道:“朕是为了你好,铁面无私固然是美德,但是也不要太过不近人情,人活着,还是需要点人情味的。”

    刑部尚书……

    是是是,您说得对!

    出了御书房,刑部尚书脑子都是嗡嗡的。

    ……

    北燕使团一走,苏清的全部精力,几乎就被分成三份。

    一份容恒,一份真定的泸辉,一份即将到来的尖子兵大赛。

    忙的四脚朝天。

    在宫里养了三天伤的容恒,终于在第四天,可以离宫回府休养了。

    五皇子第一时间提了礼物登门。

    没有带营养品,没有带古玩珍奇,五皇子送的,是一匣子银票。

    看到银票的一瞬,容恒都惊呆了。

    错愕抬眼,看向五皇子,“皇兄这是何意?”

    1秒记住爱尚:。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