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最强大亨 第170章 何宏燊心动了

时间:2018-09-25作者:黄老湿

    听到何朝琼的话,何猷光时彻底无语了,他苦笑着摇摇头,没有再和妹妹争辩。

    他知道妹妹很机灵,只要被妹妹抓住了把柄,那么再继续和她争,绝对是他吃亏的,好汉不吃眼前亏,他认了。

    看到哥哥何猷光认输,何朝琼小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像是抢到了糖的孩子一般,那个开心。

    接着,何朝琼再次看向吊坠。她解开了白金链条,小心地戴在了脖子上,美玉戴在胸前,一瞬间她的气质仿佛升华了一般。

    何猷光也是眼前一亮,忍不住赞叹道:“真漂亮!”

    听到哥哥的赞美,何朝琼很是开心,但是她还是记得刚才哥哥凶她,所以尽管心里开心,她却还是摆出不领情的样子说道:“我决定了,今天不理你了,你夸我我也不理你。”

    说完,又自顾自地低头欣赏胸前的吊坠。

    看到何朝琼的话,何猷光是哭笑不得,不过他也知道女人赌气是不分年龄的,女人正在气头上的时候,说什么都是错的。

    因此,他也不再说话,靠在车上,心里思量着回去该如何和父亲说今晚发生的事情。

    一回到家,何朝琼提着裙子,迈着轻快的步伐朝家里跑去。

    一进屋,发现家人都还没睡觉,父亲何宏燊和母亲蓝琼英都在客厅,除此之外,父亲的其他几个妻子都不在,显然是等她们回来。

    她跑了过去,抱住妈妈蓝琼英的手,甜甜地喊道:“妈咪,我回来了。”

    “爹地,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怎么玩到这么晚?让妈咪担心了。”

    蓝琼英爱怜地摸着女儿的秀发,慈祥地说道。

    “对不起,妈咪,不过我们没去干什么,就是拍卖会之后,哥哥带着我去喝咖啡了。”何朝琼先是露出歉意,然后再解释道。

    接着,她站了起来,提着裙摆在父亲和母亲面前转了一圈,期待的问道:“爹地,妈咪,你们有没有发现我有什么不同?”

    何宏燊和蓝琼英意外地打量着今晚有些亢奋的女儿,一下子就发现了她胸前那块洁白的吊坠。

    “那块吊坠很漂亮,不过我的女儿更漂亮!”

    何宏燊宠爱地夸赞道。

    “来,朝琼,过来给妈妈看看。”

    蓝琼英笑着对何朝琼招手道。

    何朝琼听话地坐到了妈妈蓝琼英身旁,献宝似的托起胸前那块吊坠。

    蓝琼英接了过来,细细打量,似乎被弥勒佛的笑脸给感染了,脸上浮现出了笑容,赞美道:“真漂亮,是你今天晚上拍卖到的吗?我女儿真有眼光!”

    何朝琼刚想解释,不料这时何猷光也走了进来,打趣地说道:“这是夏禹送给她的。”

    说完,何猷光还对着何朝琼挑了挑眉,脸上满是挪揄。

    “父亲,二妈,我回来了。”接着,何猷光对着何猷光和蓝琼英恭敬地说道。

    “夏禹是谁?”

    听到何猷光的话,蓝琼英一惊,虽然感觉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但是却想不起来,不过猜测应该是一个男的的名字,她直直地看着何朝琼,脱口而出问道。

    蓝琼英不知道,何宏燊怎么会不知道呢?他眉头一挑,看向何猷光,何猷光会意地点点头,给了何宏燊一个肯定的答案。

    “哎呀,哥哥,你乱说,这哪里是夏禹送的,明明是我和他换的,我拿了一幅画换他的吊坠呢!”

    被揭了老底,而且还被妈妈紧盯着问夏禹是谁,不知为何,何朝琼很是心虚,她脸色泛红,连忙狡辩道。

    只可惜,蓝琼英明显不信,看向她的目光充满了异样,而且父亲的目光也让她受不了,她感觉脸上一阵燥热,很想逃离这里。

    “爹地,妈咪,我好困了,我要去睡觉了,晚安!”

    终于,何朝琼还是忍受不了了,丢下一句话,红着脸逃也似的朝着自己房间的方向跑去。

    看到何朝琼跑开,蓝琼英更是肯定了心里的猜测,女儿是对这个叫夏禹的动心了,只是才出去一个晚上就发生这么大的变化,蓝琼英如何放心,很担心女儿被骗了。

    为人父母,都是护犊子的,蓝琼英立马看向何猷光,问道:“猷光,今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朝琼怎么会发生这么大变化?那个叫夏禹的是谁?”

    “坐下说!”

    何宏燊对着何猷光说道,他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何猷光坐了下来,然后开口道:“事情是这样的,今晚我和朝琼刚在苏富比拍卖行停车,就意外地遇到了夏禹,父亲也见过,就是就九鼎证券公司的那个夏禹……”

    “而这个吊坠,是因为朝琼很喜欢,表现得太过明显了,夏禹可能是抹不下脸面,然后说送给她,我一开始不同意,气氛有些尴尬,最后夏禹说让朝琼把那幅画送给他,这就是朝琼所说的换来的。”

    何猷光讲得很详细,基本把今晚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说了,至于夏禹长篇大段的话,则无关紧要,他则一句话带过。

    “不过据我观察,朝琼是有些喜欢夏禹,再加上今晚这一个吊坠送给她,这个就有些麻烦了,至于夏禹喜不喜欢朝琼,我看不出来,不过可以肯定并不抵触就是。”

    最后,何猷光又说出了自己的观察和猜测,说完便闭口不言了,目光看向父亲何宏燊。

    “我了解朝琼,她肯定是喜欢上那个夏禹了,这可怎么办?”

    蓝琼英有些惊慌地自语道,目光看向何宏燊,希望他做主。

    何宏燊从开始听何猷光说时就一直保持沉默,眉头微皱,不停地在思考。

    此时听到蓝琼英的话,何宏燊对着何猷光说道:“你和你二妈说一下夏禹的基本情况。”

    “好的,父亲!”

    何猷光点点头,然后对着蓝琼英说道:“二妈,这个夏禹年纪和朝琼差不多,但是实力却很强,他旗下目前有两家公司,一家是九鼎报业公司,现在香江和东南亚第一的《九鼎日报》和《经济》周刊杂志就是他公司的。

    “另一家是九鼎证券公司,之前帮助李超人收购了青州英泥公司,大壮我华人士气,而且还赚了李超人一个多亿港币,被人称为股神。“

    “七天前,他还举办了证券公司的募资酒会,两支基金一共募集到了三亿港币的资金,我们家还投了五百万港币进去。”

    “现在他的九鼎证券公司最少控制着四个多亿的资金,而且又因为有着九鼎报业公司,他的舆论影响力十分强,所以他不仅有实力,也有影响力。”

    “更重要的是,这一切都是他白手起家打下来的,是名副其实的富一代,整个香江同龄人,完全没有谁能比得上他,而且他还单身,并没有女朋友。”

    听完何猷光的话,蓝琼英嘴巴微张,被夏禹的一系列情况给镇住了,她完全不知道该如何评价,只能将目光放在何宏燊身上。

    她也不是蠢人,此刻有些猜到了何宏燊让何猷光介绍夏禹情况的意思,但是她还没肯定,只能等待何宏燊的意见。

    “燊哥,你是想撮合朝琼和那个夏禹?”

    何宏燊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开口说道:“那个夏禹我见过,确实是百年难得一出的英才,到目前为止,我没见到过比他更杰出的同龄人,我在他这个岁数时,还一事无成。而且他这人长相也十分出众。”

    “只是唯一有一点顾虑,就是我看不透他,他太沉稳了,完全不像是一个少年人。”

    说道最后,何宏燊又想起了七天前的那个酒会,夏禹长袖善舞,游走于各大宾客之中,尺度拿捏得十分之好,活脱脱就是一个沉浸商城几十年的老油子一般,完全不符合他的年龄。

    但是除去这点顾虑,夏禹确实无论哪一点,都配得上何朝琼,现在似乎女儿何朝琼也喜欢他,那就再好不过了。

    之前他还没有想过这个事情,但是刚才听到何猷光这么一说,他的心思就活络了,越想越觉得可能,不仅没什么坏处,好处还特别多。

    对何朝琼有好处,毕竟能够嫁给一个心仪的男人,不像其他家族的女孩,只能政治联姻。

    对何家的好处更大,毕竟舆论和金融都是重中之重,威慑力很强,能保何家长久兴盛。

    同时对夏禹也有好处,可谓好事一成,多方受益。

    听到何宏燊的话,蓝琼英心情慢慢平静下来,她再次问道:“如果真是如此,那确实很适合朝琼,而且朝琼也16岁了,也不算小了。只是燊哥,你的意思是任朝琼和他发展?”

    “我看的出来,朝琼是有点喜欢他,现在关键是那夏禹喜不喜欢阿琼还难说。”何宏燊淡淡地说道。

    “先放任吧,如果能成则最好,难得朝琼对一个男孩动心,只要不伤害到朝琼,就先放任吧,继续观察,如果真的合适,那就促成这件事。”

    何宏燊拍板道,至于对何家的好处,他没有说出来,毕竟太**裸了,心里明白就行。

    看到何宏燊决定了,蓝琼英也默默地点点头,没有再提异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