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最强大亨 第78章 贴身保镖

时间:2018-08-21作者:黄老湿

    ps:郑重声明,本书不存在仙侠玄幻异能等元素,最多结合现实出现一些科学还未解释的东西,比如风水、相术等,毕竟香江迷信风盛行,就避免不了这些,而且也只是偶尔提一提,不会多写,不用担心写偏。

    以下是正文:

    他刚想往那边冲去,和那几个混混硬干,却感觉到一只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紧接着便看到六十多岁,穿着长袍的李春秋不急不缓地走了过去,在夏禹耳边留下两个字:“我来!”

    夏禹还没反应过来,便看到一个小混混大吼一声:“死老头,滚开,别碍事!”

    喊着的同时,小混混并没有因为李春秋是老人而留手,而是一拳打向了李春秋。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夏禹惊呆了,只见李春秋反手抓住小混混的拳头,身体一侧,手一拉,右脚踢向小混混的脚,小混混竟然被拉地悬空,接着便看到李春秋双手快速缩回化为拳打向小混混的胸膛。

    “砰!”

    “啊!”

    接下来,只见小混混直接被打地倒飞了出去,重重地落在地上,嘴上喷出了一口血。

    看的夏禹嘴角一抽,什么时候一个老头都这么猛了,而且力气这么大,一个年轻男子说拉起来就拉起来,说打飞就打飞,完全不像体弱的老人,这简直颠覆了他的观念。

    看到自己的同伙被李春秋收拾后,其他两人也知道眼前的老头不好惹,但是他们并没有退,反而拿着武器配合着打向了李春秋,准备先干掉这个碍事的老头。

    接下来,夏禹再次看到了让他惊愕的一幕,李春秋灵活地躲开了,然后反手一拉,便听咔擦一声,在小混混惨叫声中卸掉了他的胳膊,然后又听几声脆响,两个小混混的手脚也被打断变形,失去了威胁。

    夏禹这边发生的一幕也让燕世宁惊讶,但是他知道夏禹不用他担心了,便更加专心地对付围攻他的小混混,下手十分狠,专打关节和穴位等要害部位,没几下十多个小混混都被他给干趴下了,躺了一地哀嚎的人。

    燕世宁没有再去收拾那些倒地的小混混,快步走向夏禹,关心道:“夏生,你没事吧!”

    “我没事,多亏了你救我!”夏禹连忙感激地说道,然后看向了不急不缓整理长袍的李春秋,眼中闪过一丝惊叹,然后感谢道:“李医生,谢谢你救我!”

    “不用说谢,在我门口闹事,我不能不管。”李春秋摆了摆手不在意地说道。

    这时,从医馆里面又跑出了一个中年大汉,夏禹认识,正是李春秋的儿子李武阳,他见过一次。

    只见李武阳看了倒地哀嚎的小混混们,脸色一冷,快步走了过来,朝着夏禹和燕世宁点点头,便朝李春秋问道:“爸,这是怎么回事?有人敢来我们家闹事?”

    “李大哥,是来找我麻烦的,不是找医馆麻烦的,不好意思。”不等李春秋说话,夏禹连忙说道,脸色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把麻烦带到了别人家门口。

    听到夏禹的话,李武阳脸色一缓,点了点头没有多说,只要不是找他家麻烦他就更不在意。

    但是在他家门口闹事,这是打他的脸,李武阳可不会这么轻易地饶过他们,他走向那些准备逃跑的小混混,直接一脚踩住一个人,低下头询问起来。

    “走吧,先进屋吧。”李春秋开口说道,似乎对于儿子询问小混混的行为并不意外。

    夏禹和燕世宁刚想进医馆,却看到街角又冲出来一群人,同样手持武器冲了过来,看到燕世宁下意识就要冲过去,夏禹连忙制止他,说道:“是自己人。”

    只因为夏禹看到了其中的夏雷。

    接着,夏禹便看到夏雷一群人冲了过来,对着想要逃跑的小混混又是一顿殴打,而夏雷则快步跑向夏禹,来到了夏禹跟前,气喘吁吁道:“阿禹,你没事吧?他娘的,我来晚了!”

    “我没事,你放心,只是你怎么知道有人会找我麻烦?”夏禹安慰道,然后开口问道,他想知道夏雷怎么知道会有人找他麻烦。

    “就是烟鲨会的人,因为之前的事,我这段时间特地注意了他们,发现了不对,然后得知是来找你麻烦,所以我赶紧带人过来,只是没想到还是晚了,幸好你没事!”夏雷一脸地自责,脸上还有些庆幸。

    “烟鲨会……”夏禹目光一冷,心中一团怒火在燃烧。

    他没想到烟鲨会竟然大白天就来报复他,这么猖狂,今天要不是有燕世宁和李春秋在,他要是一个人在外面,那还真可能就栽了!

    烟鲨会这是要他的命啊!

    “雷子,你先回去吧,我这边没事,你带这么多人出来,总会有麻烦,而且估计警嚓要来了,你在这也不好。”夏禹对夏雷叮嘱道。

    夏雷犹豫了一会儿,看着夏禹认真的眼神,又看了看燕世宁,想到了刚才倒地的十多个混混,也意识到了夏禹这边很安全,所以他点了点头,很快就带人走了,只是走之前不忘狠狠地再次收拾了那群混混。

    接着,夏禹和燕世宁、李春秋等人进了医馆,刚坐下,夏禹又想起了之前李春秋对他说过的话,他心里开始惊疑起来。

    毕竟太邪乎了,李春秋刚说他脸上一团烟气萦绕,要注意安全,结果后脚刚出门就差点被砍,显然是被人埋伏了,他下意识地去怀疑是不是李春秋指使的,但是这个想法马上被他排除了。

    毕竟从刚才的状况看,李春秋显然是不知情,而且下手也狠,还救了他,不可能和烟鲨会是一伙的,而且李春秋的儿子李武阳的态度也不似作假,那么说李春秋是真的看出了什么?

    想到这,夏禹忍不住咽了口口水,这由不得他不往那方面神神秘秘的那方向去想了。

    而且再想想香江风水盛行,还真不排除有这种人,李春秋还真有可能有这本事!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自己的命要紧!

    “李医生,不知道我现在面相看起来如何了?会不会有危险了?”夏禹有些紧张地看着李春秋问道。

    李春秋没有拒绝,也没有立刻回答,而是上上下下打量了夏禹,微微摇头道:“夏生,你的面相依旧如此,你是惹到什么人了,这段时间真的得注意安全,一个人出门太危险了!”

    “这……”夏禹心往下一沉,紧紧地握了握拳头。

    站在一旁的燕世宁听到了李春秋的话,再看向夏禹,他稍稍犹豫,便对着夏禹开口说道:“夏生,如果不嫌弃的话,以后我跟着你吧,只要有我在,没有任何人能动你一根汗毛!”

    说完,燕世宁一脸坚毅地看向夏禹。

    听到燕世宁的话时,夏禹抬起头看向燕世宁,他当然十分希望燕世宁当他的保镖,从刚才的情况看,燕世宁太能打了,有他在,就算一二十个人来了燕世宁也能保证他的安全,他绝对能安心。

    但是,燕世宁如果去保护他了,他儿子燕鸿怎么办?

    夏禹毕竟还没有冷血,不可能单纯地只为自己思考而不顾他人,而且他确实同情燕鸿这个自身患癌症,又没有母亲的孩子,让燕世宁不顾他儿子,而去保护他,夏禹感觉良心有些过不去。

    似乎是知道夏禹在想什么,一旁的李春秋轻抚长须,淡笑着对夏禹说道:“你放心吧,燕鸿不会有事的,他就在我这里医治,病情能控制,他也能正常活动,并不需要人照顾,而且,在我这里,安全绝对没问题。”

    “而且,你们白天有时间也可以过来看看,并不是说见不到了。”

    想到李春秋的神秘,又看到李武阳朝他点点头,似乎是肯定李春秋的话,夏禹终于放下了心。

    “燕大哥,以后就要麻烦你了。”夏禹郑重地对燕世宁说道。

    “夏生,应该的应该的,如果不是你,我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办,可能……”燕世宁连忙说道,说到最后也说不下去了,但是看向夏禹的目光充满了感激。

    “医生,现在夏生的面相怎么样了?有没有好一点?”燕世宁还是很关心夏禹的安危,连忙向李春秋问道。

    夏禹也赶紧看向李春秋,但是他的余光却看到李武阳似乎有些紧张,朝着李春秋投向了关心的目光,而李春秋似乎摇了摇头,示意他没事。

    这让夏禹心里有些疑惑,难道看面相还有什么忌讳?

    “你现在的面相比之前好了很多,虽然依旧看不透,但是烟丝散了很多,可以说有惊无险,但是你还是需要多加注意,其他的,我看不透。”李春秋再次看了看夏禹,对着夏禹叮嘱道。

    听到这话,燕世宁松了一口气,只要他对夏禹有用就好,他虽然一直当兵,但是由于家庭关系,他也确实相信风水这种东西,也见过一些类似的人,再结合刚才发生的事,他对于李春秋的话,他还是很相信的,也将李春秋归类成了那一类的人。

    而且,他也没有忘记刚才李春秋手上的功夫,这么大年纪了依旧能够和三个成年人搏斗,只可惜似乎是他的眼力不够,而且刚才也忙于应付小混混,没有特地去观察,他并没有看出太多东西,这让他有些遗憾。

    “好的,谢谢医生。”夏禹郑重地点点头,朝着李春秋鞠了一躬。

    这个动作,让李武阳的脸色好看了一些。

    接着,再次寒暄了几句,夏禹和燕世宁一起出去了,燕世宁已经打算随身保护夏禹的安全,成为夏禹的贴身保镖,当然要和夏禹一起回去。

    看着夏禹和燕世宁开车走了,李武阳终于忍不住了,对着父亲问道:“爸,你已经二十多年没给人看过相了,为什么今天连续破例?难道这个叫夏禹的真的有什么不同?”

    李春秋长叹一口气,目光看向北方,似乎能看到那个让他朝思暮想的地方。

    李武阳也知道父亲又陷入回忆了,他已经习以为常了,他没有打扰,而是静静地等待着。

    沉默良久,李春秋回过神来,缓缓道:“整个香江,我见过李嘉城,也见过包宇刚,其他人我也陆陆续续见过,但是没有一个人的面相比得上他的,他的面相不停地在变化,我无法彻底看透,我唯一知道的就是他的命贵不可言,我这六十多年没看过一个比得上他的。”

    听到父亲的话,李武阳面露惊色,对于父亲的相术,他从来没有怀疑过,只是未曾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说看不透夏禹的命,这还是第一次从父亲嘴里听到这种话。

    “从他身上,我看到了希望……师父……”李春秋喃喃道,似乎又陷入了回忆。

    李武阳轻叹了口气,他知道父亲这一生唯一的执念是什么。

    “既然如此,我一定要让父亲如愿!”想到父亲已经68岁,已经十分年老,李武阳心里暗暗下了个决定。

    ps:相由心生,境随心转,命由心造,阿米豆腐!各位大佬,下周又悲催地裸奔,i need av!需要推荐票安慰啊!3500+在这了,尽力了,诚意摆在这,大家看着办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