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人皇天子 第三十二章:风水不好(今天三更)

时间:2018-10-21作者:熊二先生

    青山道总财富,只有这么点儿?吃相也太难看了吧?

    光是青山道在郡城之中的产业,全部售卖出去,便至少价值五六千万两,这还是往少了说。

    看着熊岩疑惑的样子,栎花叹了一声:“哎,都是底下的官员太贪了。当然,也和朝廷的制度有关。”

    “朝廷一直以来,对于非法贪污,非法敛财,偷税漏税等查的是比较严的。”

    “不仅仅有规章制度上的规定,税务司的官员,还时常拿出象征一省财运、一州财运、一郡财运的宝物,仔细查看。”

    “种种手段下来,那种比较原始的贪污方法,已经没有了。像是现在,你直接送钱,都没人要。不是不想要,而是不敢要。道法应用到抓贪官之上,实在是太狠了。”

    “绝大多数贪污了的的官员,面对一个针对本心的,是否贪污的道法,都是很难应对的。所以,这就导致了一个现象,到了一定级别之后,即使贪污,手段也很隐晦。隐晦到了,可以光明正大的,宣称自己从没贪过的地步。”

    “比如呢?什么样的手段,叫做光明正大的贪污,而且还可以宣称自己没有贪污?”熊岩这一回,真是好奇起来了。

    “而且,也不对呀。我上次送礼给县令,让他多划点儿地,县令不就高高兴兴的拿了?”

    “上次的那位县令,都已经是个老叟了。而且,只是一个举人,以他的本领,差不多县令就算到头了。”

    “这辈子,高升的希望,基本没有。如此,贪污也就贪了,最多就是升官不大可能而已。”

    “而此事就不一样了,这是造反大案,是整个冀省上下,无数官员,乃至于朝廷中枢大员们,都在关注的案子。这种大案,光明正大的贪污,是行不通的。”

    也就是说,观看的人比较多,不好直接贪,只好间接贪。

    “恩,那他们是怎么做的?”

    “比如城西的那家六层高的酒楼,乃是青山道的产业,殿下你知道吧?”

    回忆了一下,熊岩就点了点头,那家酒楼他还亲自去过,味道尚可,很有地方特色,是一家生意相当不错的酒楼。

    “殿下觉得,这家酒楼,价值多少?”

    “恩,整座酒楼风水上佳,周围还有着早就设置好的成套阵法,冬暖夏凉,六楼更是有着特殊设置,堪称四季如春。”

    “再加上地处闹市,人流量大,生意一直也很好,这种前景很好,也很赚钱的酒楼,起码也要一百万两。”

    一百万两,便是熊岩心中的价位了。实际上,在市场上,如果售卖的话,一百二十万两也不是不可能。

    “可是,这座酒楼,在朝廷官员们评估价值之时,却只算做了三十万两。压价的理由,也是五花八门,但最终的结果便是,这家酒楼,只值三十万两。”

    闻言,熊岩直接接过玉简,开始查看,在这里找到了这家酒楼的价值评估理由。

    其中,有一段话,大意是这样的:综上所述,这家酒楼的总价值,大约在十万两上下。

    看到这里,熊岩点了点头,一百万两,一百二十万两,八十万两都算是一定范围内的合理涨跌,可以接受。想到这里,就继续看了下去。

    然而,此处酒楼风水不佳。酒楼的主人,青山道造反了,可算作是家破人亡……故此,最终评估为三十万两。

    “啧啧,风水不好,好强大的理由,我竟然无言以对。”熊岩也是气笑了。

    这个理由,强大的简直无法反驳。酒楼的主人,青山道都灭门了,就冲这一点,谁敢拍着胸脯保证说,这酒楼的风水,很好很好?

    既然风水不好,甚至克死了主人,那价值是不是最起码也要打个对折?

    很快,在玉简之中,诸如此类的价值评估,多的数不胜数。

    而风水不佳,也成了压价最常见的三大理由之一。

    “总价值两亿五千万左右的青山道,被评估成一亿两,直接贪了一亿五千万!这就是文官的良心,这就是他们的节操。”说着,熊岩便直接摇了摇头。

    百闻不如一见,之前的时候,熊岩也在皇室秘录之中,读到了许多关于文官没有节操的评论,可是直到此刻,亲眼见识之下,才真正的知道了,这群文官,是多么的没有节操。

    一个个光明正道,拍着胸脯保证,自己没有贪污哪怕一两银子。从程序上讲,他们确实没有贪污。

    印证之下,熊岩便回想起了一位皇室前辈曾经说过的话,大意是说:文官这个阶层,本身就是有问题的。

    或许有极个别的文官,是个真正的好人,道德上的好人,法律上的好人,各种意义上的好人、豪杰。但九成以上的文官,都具备贪污、自私、心理阴暗、自大等属性。

    文官这个阶层有问题,皇室前辈们,早就发现了。只可惜,文官们掌握了话语权,掌握了舆论。

    谁敢说他们一句坏话呢?记录史书的,是他们。想到这里,熊岩便不再深入的思考这个问题了。

    这个问题太过深奥,以自己的阅历,暂时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还是多学,多看,多思考,多总结。具体的,到时候再说。

    “恩,我们先去大牢之中,找点儿人才。平时,可没有这么好的机会!”熊岩转移话题,笑着道。

    “确实,这一回大牢之中,关押了许多人才。他们,都受到了牵连。真要说造反,其实是没有的。可是此刻,却也很少有人,敢替他们担保。”栎花赞同道。

    “替他们担保,一旦出事儿,就要牵连到担保人,这可是涉及到身家性命的大事儿。”

    朋友,也是分等级的。有脸熟的朋友,最多就是见面点个头,打个招呼。有可以借一点小钱,救一下急,吃顿饭的朋友。还有可以借大一笔钱,搏一把的朋友。在此之上,则是可以彼此托付性命的朋友。

    只可惜,可以互相托付性命的朋友,无论古今,实在是太少太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