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人皇天子 第六章乡下人农夫儿子熊岩

时间:2018-09-29作者:熊二先生

    数(日ri)后,整个州城便(热re)闹了起来。相对于之前,更加(热re)闹了。

    地方豪强刘家家主之子,天才少年,童生试第一,秀才试第一的刘芒,苦读数载,决定于今年参与举人考试。

    号称,定要夺冠,许多人看好此子,许多赌场,也为此开设了盘口,狠狠地娱乐了一番大众。

    七(情qing)派掌门之女,少年天才,小小年纪,便已经破入先天之境,宗师有望,如今出关参与科举。

    此女魅力不凡,也是童生试第一,秀才试第一,号称要击败其他考生,成为举人试第一,获取小三元成就。

    某某地方豪强之子,忽然出关,宣称

    某某门派长老之子,号称

    总之,伴随着一位又一位,一直在苦读闭关的少年天才的出关,今年的举人考试,(热re)度远超过去十余年。

    甚至,完全可以说得上一句全民参与。哪怕原本没听过的,也可以前往赌场,下上一注。

    而且,诸如熊岩这样的种子选手,天才少年,一个个的也趁此机会,真正的被整个常州的百姓们,记在了心里。

    只不过,在这种全州赌博的大背景之下,却夹杂着一些恶意中伤的谣言。

    此次考试,第一名已经内定了,正是那师说的编撰者,宜城子熊岩。

    据说,这是朝廷为了酬功,所以特意提前泄题给他,让他早做准备。

    可以预见的是,此子考试结束之时,肯定又是满分,客观题满分,主观题仍旧是满分。

    而且,此子必然是第一个,在考试结束之后,默写出试卷的人。也是此次举人试,小三元成就者。

    总之,这种说法,被幕后之人宣扬之后,反而被不少百姓接受了。

    师说一书,太过火爆,在此书的帮助下,这两年来,整个常州的童生数目,直接翻了三倍。整个冀省的童生数目,也翻了两倍。

    从这个角度讲,幕后黑手说熊岩功德无量,教化无数读书人,是正确的。许多老百姓,也认可这句话。

    故此,便连接下来那句,朝廷为了酬功,所以泄题给他的谣言,也信了。

    虽然这话很扯,也很没有逻辑,但是最底层的老百姓们,就好这一口。

    当然,与此同时,另外一条谣言,也随之现(身shen)。

    大意是说,熊岩是个乡下人,本是熊家村的农夫儿子。而此次考试,却即将要碾压城里人出(身shen)的众多考生们。

    “哈哈哈哈哈哈太好笑了,你先让我笑一会儿。”

    “我竟然是乡下人,是农夫的儿子,这一次,农夫的儿子,将要碾压城里人的儿子,是这个意思吧”

    “没错,谣言就是这么说的。虽然,这一条谣言,比起上一条,更加没有逻辑,可却也被不少百姓们接受了。”

    “此时还不算什么,可天长地久之下,一旦被形成了第一印象,在百姓的心里,在读书人的心里,有了乡下人的人设,(日ri)后,在遇到城里人时,就会有或多或少的麻烦。”栎花担心的道。

    不过,熊岩却依旧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似乎并不将之当回事儿。看着熊岩(胸xiong)有成竹的模样,栎花也就不紧张了。

    “(殿dian)下你有把握就好,不过,这一次那些刚出关的少年天才,十个有九个,都是冲着(殿dian)下你来的,这一点不得不防。”

    “无须担心,这些少年天才,我还不放在眼里。他们,不过是州一级的天才,本就比不过我。”

    “(殿dian)下,还是谨慎些好,万一里面有一个真正的天才呢到时候,和(殿dian)下你并列满分的话,那(殿dian)下才真的是为人做嫁衣呢。这么长时间以来,所积累的名望,就白白的和此人分享了。”

    “而且,此刻出关,才决定要参加今年举人试的天才,都可以说上一句敌人。既然是敌人,那对付他们的手段,也就无所谓了。”

    听着栎花这隐含着无穷杀机的一句话,熊岩连忙摇了摇头。

    “虽然他们也是敌人,但终究是读书人,而且,如今的这个时节,我也不好直接动手。”

    “不然的话,无论他们是残了还是废了,其他人都会认为是我做的。这样不好,会影响我此刻的人设。甚至,幕后黑手还巴不得我动手呢。”

    说到这里,熊岩顿了一顿“如果我是幕后黑手的话,我就故意对这些天才动手,将之打残打死。然后刻意暴露影踪,留下一些痕迹,(阴yin)谋诡计之下,将一切的源头指向我。”

    “最后,在煽动民意,为难于我,让我这数年以来,积累的民望,毁之一旦。”

    说道这里,熊岩右手握拳,狠狠地打在了眼前的假山之上,瞬间石破天惊,整座假山都化为了大大小小的碎石。

    一拳之下,熊岩的杀机就淡漠了许多,神色如常。

    “不过,这幕后黑手一看就是个没经验的,而且,也未必有这种魄力。”看着又一次紧张起来的栎花,熊岩展颜一笑。

    “当然了,这些天才少年,却也算不上完全无辜。无论如何,也算是敌人了。”

    “所以,在举人试结束之后,百姓的目光,转移到其他事(情qing)之上时,将他们统统打残,打废掉,都无所谓。”

    半晌,栎花终于开口了“既然此刻不宜动手,那(殿dian)下不妨回到京城,多请几位翰林学士,临时补习一下,也是好的。”

    “而且,据我所知,这一次常州举人试出题的那位三甲进士,姓张,在翰林院之中,可是有几位好友的。”

    “不如,找上他的几位好友,让他们仔细分析一下,此人的出题风格,最喜欢的文章样式,最喜欢的字体”

    “这种行为,算不上违背科举公正公开的原则,最多就是个猜题而已。可是,却可以让(殿dian)下,多几分把握。”栎花小心的劝说道。

    “没问题,我又不是不知变通之人。有资源不去调用,那才是有病呢。更何况,这一切都合理合法,也没有暴露(身shen)份,也算不上作弊。”

    “只不过,这幕后黑手,却是用心不良,该杀,真是该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