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人皇天子 第十九章:大方真人4

时间:2018-09-05作者:熊二先生

    土地庙,阴间神域之中,庙祝和土地相对而坐,二人中央则是一面水镜,水镜之中,正是熊岩的身影。

    整个胡家村,早就被土地经营了数十年,可以说整个村子都在他的监视之下。

    各种法术监视、物理监视、村民之中埋藏的暗子,一旦全部启动起来,短时间内,做到胡家村没有秘密,还是可以的。

    故此,当熊岩来到水井之旁的时候,就已经被发现了。至于后面,更是一直在监视之内。

    此刻,看着熊岩离去的背景,土地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和以往一样,被这道结界给挡住了。”

    在熊岩之前,土地爷面对过数十位村长,这些村长们大多数比较愚钝,但也有极个别很聪明的,发现了不对劲之处,最后,查到了水井深处,查到了这个结界,事情也就到此为止了。

    朝廷镇压孽龙,为此设下封印,而后,有些许怨气,突破封印,导致胡家村大旱,这不是很正常吗?

    可以说,调查到了这一步,一切都已经有了一个交代。就此停下,也没什么。

    然而,庙祝却忽然睁开了一直闭着的瞎眼,空洞洞的瞎眼,直愣愣的盯着土地看,看得他一愣一愣的。

    “事关重大,万不可掉以轻心,尤其是在这即将收尾的时候。”

    闻言,土地一声冷哼,沉默以对。见状,庙祝也不以为意。不需要你尽心,尽力即可。

    “首先,要通知另外一边,告知此地的情形。万一出了意外,也要补救。”

    “其次,我们二人要做好,被发现的准备。此子并不简单,前世乃是真人转世,万一发现了什么呢?到时候,我们就得动手了。”

    “所以,在最后,我们必须要时刻做好,对他动手的准备。当然,这只是最坏打算,但是我们必须做好这个打算。”

    哼

    “希望,这是我的错觉吧。”看着土地离开的背影,庙祝喃喃自语道。

    不知为何,最近一段时间,他总有一种,心头直跳的感觉。

    可是,看向周围的环境,也没人监视自己呀?

    在土地的神域之中,怎么可能藏着其他人,而不被发现呢?这么一想,心情就好受多了。

    ……

    另一边,熊岩则是开始查阅资料,查阅侍卫们收集而来的情报。

    这些情报之中,有传说故事,也有官府记载,甚至连大户的日记都有。根据这些情报,熊岩渐渐地就有了头绪。

    很久很久以前,额,大约是八百年前的时候,长江龙宫的某位嫡系龙子,在胡家村附近闭关修炼,忽然就突破了。

    最后,突破失败,走火入魔,随意吃人,甚至还冲击了县城,差一点就屠城了。

    接着,被路过的大方真人所阻止,后来被众多高手,联手镇压。

    根据现有的情报,可猜测这条神龙,肯定是受到了算计。

    龙子龙孙,尤其是嫡系的龙子龙孙,在龙族地位是很高的。

    而且,还化龙成功,成就真龙之身的嫡系龙子龙孙,那就更了不得了。

    就因为吃了几个人,然后就被镇压起来,龙族还没有任何反应,怎么可能呢?

    这里,毕竟是一个人人生而不平等的世界,龙子龙孙的命,和普通百姓的命,能一样吗?

    故此,此事说不定还和龙族内部的龌蹉有关,这阴谋,一旦跨越了种族,就很难再去弄清楚其中的弯弯绕了。

    说到底,人族和龙族三观和脑回路都不一样,怎么能指望,正常的人类,去理解龙族式的阴谋呢?

    但可以肯定的是,胡家村的底下,那口水井之下,真的镇压了一条孽龙。

    这条孽龙的修为,可以看做是最差劲的真龙,空有肉身,脑子据说坏掉了。

    但,熊岩却敲了敲桌子,这一点当不得真。历史就犹如一个姑娘一样,胜利者想怎么打扮,就怎么打扮。

    谁知道,是真的走火入魔,变成了智障,还是另有算计?甚至是强行镇压,然后污蔑他?

    想了想,熊岩就开始查看这位大方真人的资料。

    大方真人,俗名林大阳,额,果然是一个很俗很俗的名字,想到这里,熊岩直接咧嘴一笑。

    大方真人,俗名林大阳,出身自冀省水华州林家。修为乃是阳神,本是一散人,加入朝廷,学遍百家,偶有所得,创立了真一道……

    看着这些明面上的资料,熊岩只感觉一阵头大。

    这家伙,曾经加入过朝廷,也是体制内的人,官位还不低,想要查看他的真实资料,在不暴露身份的情况下,就很有些难度了。

    片刻后,也没有什么大的收获。事情已经过去了八百年,八百年前的真相,究竟是什么样子,此刻真的搞不清了。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两点:

    第一,这条龙的身体,就在胡家村里,就在封印之下。

    第二,这条龙肯定被人利用了,兴许就和造反有关。甚至,从阴谋论的角度来看,连八百年前的被封印,都在幕后之人的算计之中。

    这一点,也是仙侠世界的一个让人很不爽的特色了,一个阴谋,从开始到结束,竟然能持续几百年,甚至是几千年!!!

    哪怕是绝顶智者,在信息不足的情况下,又有什么办法呢?

    “殿下,这是刚才土地和庙祝的对话,这些对话,暴露了很多信息,就差没有明说,那条龙的封印有问题了。”

    闻言,熊岩接过玉简,精神力投入其中,一段时间后,终于睁开了眼睛。

    “不够,这些还不够,都是些对话而已,并没有直说造反。如果我是皇子的身份,那么,只要怀疑就足以动手了。”

    只要有疑问,有龙气波动的感应,皇子心忧朝廷安危,直接动手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但是此刻,熊岩却只是一个小小的熊家村秀才。身份不同,行动方式肯定也是不一样的。

    想要升官,想要复爵,就必须有证据。要有拿得出手的证据,而不是光靠个人猜测。

    那么,问题来了,以熊岩此刻的身份,如何获得关键性的,与造反有关的证据呢?

    这证据,还必须让人心服口服,还不能崩塌人设。一边思考,一边绕着窗户转了起来。不一会儿,熊岩就有了新的决定。

    “他们经营此地多年,一般的手段,是无法获得证据的。即便强行搜魂,恐怕也早有准备。所以,我要亲自下场,刺激他们犯错,逼迫他们露出破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