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人皇天子 第十六章:打死嘤嘤怪!

时间:2018-09-03作者:熊二先生

    敕!

    法剑挥舞之间,电闪雷鸣,晴空也昏暗了起来,黄豆大小的暴雨,又一次降了下来。

    转眼间,半个时辰后,这次降雨结束,而熊岩,则是装出了一副筋疲力尽的样子。

    在村民们看来,此刻的熊岩,就是已经受伤了,只不过,表面上强撑着没事儿。

    实际上,通过他咳嗽的频率,就可以看出这一点。

    一下子,在村民们的心目中,熊岩的形象,越发的高大上起来了。

    咳咳

    咳咳

    咳咳

    在一阵急促的咳嗽声中,在栎花的搀扶之下,熊岩一步步的,回到了居住的地方,在原地则是留下了一连串很深很深的脚印。

    从这些脚印上看,不知道的,还以为脚印的主人,只是没有丝毫武力的普通人呢。

    吱呀一声,关上了门,熊岩随便抖了抖,身上的雨水,便全部被抖掉了。

    甚至,连已经湿透的衣裳,也在法术的作用下,恢复了干燥的状态。

    “还是现在舒服,刚才湿透的衣裳,贴在身上,实在是太难受了。”接过栎花递过来的毛巾,熊岩笑着道。

    闻言,栎花则是拿起了另外一条毛巾,主动地擦拭着熊岩的头发。

    片刻后,熊岩又一次拿出了一枚水晶球,仔细观察。

    此刻的水晶球之中,有着大量的念头,正是村民们此刻的想法。

    整个胡家村,以此地为核心,没有修炼过的,只要口头上提到了熊岩二字,甚至是内心之中,想到了熊岩二字,便会出现在这个水晶球之中。

    看着数以千计的念头,精神力沉浸其中,开始了解这些想法。

    “村长虽然年纪小,可却真的很厉害,连续数次求雨,解决了村里的用水问题,实在是太厉害了。”这是某位同样年轻的少年。

    “村长好像受到了反噬,施法时间,也一次比一次短,而且,还没有将此事说出来。为了村民,真是太伟大了,不行,我要将此事宣扬出来。村长自己不说,是他的选择,我说出来,也算是尽一份力了。”这是某位聪明一些,见过些许世面的村民想法。

    “村长真厉害,好像,比土地爷还要厉害呢。”

    “小村长受伤了,应当是受伤了,不过还好,即使日后不在降雨,今年的水也差不多够用了,至少庄稼能有往年八成收入,这就够了。”这是某位有些自私的家伙。

    “嘤嘤嘤,村长真厉害,我要给他生猴子!!!嘤嘤嘤!”

    看到了这个念头,熊岩的脑海中,也反复徘徊着嘤嘤嘤这三个字,忍不住脱口而出:“打死嘤嘤怪!”

    “怎么了?殿下?嘤嘤怪是什么?”栎花关心的道。

    闻言,熊岩看了栎花一眼,也就反应了过来:“咳咳,嘤嘤怪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只是被一些村民的想法,给吓了一跳,真是长见识了。”

    “哦,原来是这样。不过,这很正常,典籍上记载过类似的情况。几乎每一位神灵,都会面对这种情形。”栎花安慰道。

    事实也是如此,大楚的老百姓,不对,应该说是历代以来的老百姓,都是比较实在的。

    但是数目一多,什么样的,也就出来了。其中,胆子大的也不少,甚至,敢于渎神的,历代以来,也不止一个两个。

    片刻后,熊岩便开始施法,将这一缕缕念头,彻底化为香火气运之力。

    实际上,经过研究发现,气运这玩意儿,虽然玄之又玄,但却并不是一成不变的。

    研究表明,特定时间段内,每个人所能容纳的气运,是有上限的。所能利用的气运,也是有上线的。

    不同的人,上限不同。同样的一个人,不同时间段,所能容纳的上限,也不一样。

    官位、身份、实力、宝物甚至是个人心态,周围环境,对此都有影响。

    一旦气运多了,便会出现利用不了,最后白白流失直接浪费掉的情况。

    而此刻,一缕缕的气运,加持在熊岩身上,最后被镇运灵宝给镇压了。

    如此,短时间内,便不会消失。随着时间的流逝,这股气运,最终将会被永久性的保存八成以上,而不是直接全部流失掉。

    如此,就有了爆种的基础。遇到了危机之时,瞬间使出秘法,燃烧长久以来,镇运灵宝所镇压的气运,直接结果便是:

    运气忽然变好,随手一击都有往日里暴击的效果,越级而战,简单的如同吃饭喝水一样。

    当然,正所谓物极必反,气运燃烧之后,爆种虽然很厉害,但是时间却很短暂很短暂。

    如果不知死活,误以为爆种的时间很长,想要反杀的话,那就要看你有没有主角命了!

    又过了片刻,熊岩便睁开了眼睛,随手招来一面水镜,望气术发动。整个人的气运,不对,应当说是熊家村熊岩这个身份的气运,略微提升了一些。

    至于镇运灵宝所储存的气运,那就更多了。只不过,和另外一个身份,皇九十九子比起来,简直是天差地别。

    “啊啊啊,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这句话,熊岩连续念叨了好几遍,便不再想这件事了。

    “对了,那名秀才调查的怎么样?”

    “那名秀才,家里本来是一个地主,拥有千亩良田,父母俱在,还有一个兄长,一个妹妹,家境很好。”

    “而且,还是一名天才,十二岁参加科举,考童生,直接就中了,而且,也是第一。十三岁参加秀才考试,还是第一。”

    “可以说,十三岁之前,此子的生活、家境、经历都是很顺利的。然后,他就来到了胡家村当村长,这一当便是两年。变故,也就发生了。”

    “他的父亲,直接就出事儿了。被一名流窜到附近的强盗给杀了,母亲在此事之后,直接病死了。兄长则是因为一些事情,直接被帮派中人打残了,不久之后吃饭时噎死了。”

    “妹妹在修炼之时,忽然听到这些消息,悲伤之下,直接走火入魔,变成白痴,一段时间后,无意中掉进河里淹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