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真是个富二代 218鼓掌主要献给自己

时间:2018-10-19作者:中秋月明

    白妈又被扣了三分,罚五百块!

    从扣分罚款也看得出来,这事儿官方都没个定数,纯属看运气。

    但大家在车里欢天喜地,就算是天的酒店钱省下来都不止五百块,还别说这么多人买菜做饭了。

    至于扣分嘛,这么多驾照,轮流扣呗!

    钱多多却再次下定决心买辆拖车,因为袁媛也说到黑仔这样赛车化改装,以及下场以后,几乎每次比赛都是在消耗黑仔的生命,发动机、变速箱等等核心部件的寿命都在急剧下滑,平时都要节约使用,这种长距离(日ri)常驾驶,其实(挺ting)不划算的,毕竟黑仔(身shen)上的改装部件都(挺ting)贵,发动机、变速箱大修更换更是远超这点拖车费,很多价值昂贵的赛车被拖到赛场,主要都是为了节约使用寿命。

    好钢用在刀刃上,这才是赛车的正确运输方式。

    两百多公里距离,抵达建院的时候才十点过,周二晚上的餐厅除了一两桌酒腻子在贪杯,一楼跟三楼都清理干净完结了,灯都关了一半。

    其他人把白妈和拖挂车带到厂房去了,钱多多顺路先到餐厅看看,总得有个管理者的样子吧,一跑又是四天。

    袁媛钻出黑仔的感觉,和央金抵达时候的样子肯定不同,精神抖擞的还在车外蹦跶两下回头笑:“这里才让我有家的感觉,我想一直留在这里。”

    艰难爬出驾驶座的钱多多没好气:“就这两三年时间,我们毕业都得走!”

    比赛夺冠,显然对袁媛的自信心和人生方向都给予了极大肯定,精气神都不一样,站在那有种(挺ting)拔的感觉,就是有底气了:“嗯,我们一起走,哪里都行。”

    回头从车厢里面拿出奖杯头盔的钱多多,连忙劝她小声点:“桃子听见又要说你花钱了!”

    袁媛极端鄙视:“你俩真的有点莫名其妙!”边说边推开玻璃门。

    就在那一刹那,嘭嘭嘭几声响,吓了新科冠军一跳,自然是孟桃夭躲在大锅子后面跟几个同伴拉响了礼花炮,很有惊喜的气势,唯一就是不该连声叮嘱:“瞄准点!别打到前台外面,好难清洁的……”

    把欢庆气氛抹杀殆尽!

    袁媛也好气又好笑的站在那迎接漫天碎屑掉自己头上(身shen)上,皮笑(肉rou)不笑的对孟桃夭一字一顿:“谢,谢,哦!”

    孟桃夭满脸夸张:“哎哟,真的看不出来,我们媛媛还有冠军的气质!恭喜恭喜,咦,你头发怎么变成这样了……小妹,扫地扫地!”

    罗小妹和央金连忙忍俊不(禁jin)的赶紧忙着扫碎屑,雯雯和玲玲靠在大锅子前台边好奇又讪讪的举着礼花棒,但还是有小鼓掌,几个厨房的伙计才是大力鼓掌的主力,他们对袁媛的(身shen)份态度感受还是不一样的,秦老爷子的外孙女啊,好像人家就天生该有这些不同的境遇,平时在餐厅他们都不敢多跟袁媛说话。

    后面进来的钱多多忽然有种错觉,自己老妈年轻时候,是不是也桃子这么泼辣妖娆,以前不是那么高冷的桃子么?

    人生若只如初见啊!

    钱多多也忽然想吟诗了。

    孟桃夭才把目光转到钱多多(身shen)上:“嗯,不错不错,这(身shen)卫衣穿起来起码年轻十岁,央金,快来看你哥这下跟你一样有点杀马特风格了,(挺ting)非主流的!”

    钱多多还听不出来她夹枪带棒的话?

    不过这比起以前的烦躁嘲讽已经好了几百倍了,所以毫无杀伤的把奖杯递给满眼好奇的雯雯玲玲欣赏,一边顺眼看了下央金,赫然发现这妹子羞涩的躲着扫地,却穿了条黑色紧(身shen)长裤,有点皮革反光的那种……这品味嘛,钱多多不算太懂,反正大学女生里面很少有人穿这个。

    她年纪不大,脸上还没长开,但(身shen)形却可能有基因优势的矫健修长,钱多多反正看一眼马上就挪开了,厨房伙计们也嘿嘿笑。

    孟桃夭还火上浇油:“啧啧,央金也给你哥汇报下你的(爱ai)好嘛,你们也可以打比赛啊,我听说有的,还有全国大奖赛在香港举行呢。”

    玲玲没忍住噗嗤,罗小妹嘿嘿笑两声,手上娴熟的把碎屑几下就圈到垃圾桶里,还顺手摘了央金的笤帚,撞她(屁pi)股鼓劲。

    钱多多不是早就问过央金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或者说有什么目标嘛,培养协助袁媛成型的感觉,也给了他成就感:“嗯,确认找到什么(爱ai)好方向了?”

    央金看着羞涩,但绝对不是怯怯小心翼翼的那种,脸(热re)但不脸红,反正她也显不出来,目光都是直接大胆的看着钱多多:“我想跟着罗姐去跳广场舞,我很喜欢跳舞!”

    钱多多也没忍住嘿了下,他自己就是在餐厅长大的,对于普遍文化水平不高的餐厅普通员工来说,特别是从乡下来城里打工的这些员工,再繁重的工作时间长了,也总会有些个人(爱ai)好,打牌喝酒的,跳舞唱歌的都(挺ting)多,读书看报的相对较少,这其中年轻员工跳街舞玩非主流的,中青年大妈大姐们跳广场舞的都不在少数。

    他没所谓瞧不瞧得起广场舞的态度,就那点收入,就那点文化水平,广场舞健(身shen)娱乐还很有大场面的感觉,说起来观众比袁媛赛车还多呢,一样有表现(欲yu)满足感,也是人生(爱ai)好的一种,没什么不好。

    只不过读了大学的,恐怕就应该知道跳舞,还是分很多层次的,就像街头飙车,和到专业赛车场里面比赛是两回事。

    袁媛正笑眯眯的靠近孟桃夭,摸出自己那块金牌得意洋洋的晃悠,就像个恶少在调戏良家妇女似的,孟桃夭鄙夷的忽视她这种地摊货,曝光藏族少女:“她也想去参加比赛,假的!都是假的你知不知道,就是骗你们去香港旅游购物,到了香港安排几天行程,买各种比赛用品,变着方儿的骗钱!”

    央金依旧勇敢大胆的看着钱多多:“哥让我怎么做就怎么做,我会努力的!”

    钱多多内心涌起种我能帮人的爽感:“小袁这个汽车比赛,全都是按照正规的流程,参加汽车联合会的官方培训拿驾照参加官方比赛,这都是正规的,桃子姐说的事(情qing)可能有点夸张……”

    孟桃夭不满:“才不是夸张!”

    钱多多无奈的不理她:“但她见识绝对比你我多……”

    桃子又噫的拖长音揶揄打岔。

    搞得钱多多很不好展开讨论,好在央金一直坚定的抬眼看着他,才不至于被带偏:“见识是个好东西,这样,明天开始你桃子姐帮你到艺术学院那边找个舞蹈培训班,你跟罗小妹都去那边正规练习上课,我来交钱,有兴趣呢就正式跟着学,学到什么样那就是个人的事(情qing)了,譬如小袁自己学了天,之后还不停的练习,才能在今天的比赛里面获胜,怎么样?”

    央金想都没想,肯定的点点头,罗小妹反而吃一惊:“我也去啊?好久都没读过书了!”

    厨房伙计们更吃惊,但没起哄,只是在边上笑谑,罗小妹差点把笤帚给他们当标枪砸过去。

    孟桃夭又有点捂头:“钱多多!你个棒槌!专业舞蹈练习你认为从十几二十岁才开始还来得及么?这都是需要从小就开始打基础的,你以为像开赛车那么简单?”

    气得袁媛顿时有点张牙舞爪的想抓挠她,被孟桃夭抓了奖杯挡住。

    钱多多不以为然:“读个培训班又怎么非要基础了,囡囡上培训班学舞蹈,她以后很大几率都不会从事舞蹈,但舞蹈的基础、气质她都体验到了,什么叫形体美,什么才是舞蹈应该有的样子,这些东西跟是不是从小打基础没关系。”

    很少公开发言的沈蓯雯居然靠在大锅子旁边开口了:“我赞成多多的建议,去学习这种东西不带着功利心,就是体会感受下很好,我小学时候就想学舞蹈,但爸妈说那不稳定,死活不许我学,现在都还是个遗憾。”

    富二代不差那点钱:“要不你也一起报名?”

    二十岁的沈蓯雯居然真害羞:“算了算了,我都这么大年纪了!”

    玲玲噗嗤:“你在寝室不还跟着晓雅学……”‘

    其实钱多多可能就是潜意识里记得赵晓雅学过舞蹈,她肩平腰直的气质有很大部分都来自于舞蹈的熏陶,所以一直对于学习舞蹈有(挺ting)好的印象。

    孟桃夭却完全是另外一种观感:“唉,钱多多你就是个单纯的……现在我觉得你还不如白白胖胖的傻不拉几看着顺眼点,黑又壮的感觉表里不一!嗯,我要说的就是搞艺术的这些人都表里不一,你看我都没给你找艺术学院的女朋友!”

    306寝室的给孟桃夭鼓掌,说要推选她当新室长。

    孟桃夭也给自己鼓掌,好像在为自己越发开朗自信的人生鼓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