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真是个富二代 217我为你,你为我

时间:2018-10-19作者:中秋月明

    一直到晚上出发以后,袁媛才有机会问钱多多:“你跟他聊了什么,我怎么感觉你把我卖了十几万似的!”

    人生哪有那么多纷至沓来的伯乐,更没传说中挥舞支票的汽车厂商。

    估计还是g级比赛级别太低,低到还没这辆g级越野车有派头。

    傍晚时候还有场花式驾车技术表演,终于吸引了不少普通观众过来,有点嘉年华的味道。

    钱多多他们全都是第一次现场看见汽车花式表演,看四五辆轿车以前后间距几十厘米的极近距离高速蛇形组队、穿插,单边轮驾驶,漂移、甩尾做得是随心所(欲yu)。

    惊叹连连。

    袁媛坐在羊毛毯子上裹着腿,看得有些出神。

    原来玩车的人山外有山,人家可以娴熟到这种好像吃饭喝水的地步啊。

    钱多多还点了她一句:“我猜这些人出场费也不高,就跟那些街头搞杂耍跳街舞的收费差不多。”

    袁媛狠狠的剜他眼:“就你细心!”

    周围的队友们哈哈大笑,抱着细心的小伙伴一起开心。

    所以直到拔寨起行,袁媛依旧气咻咻的抢了白妈钥匙给其他人,然后踹钱多多:“累了!好好交代下买保险是怎么回事!触我霉头么?”

    众人早就对g55垂涎许久,瞬间填满整部车还详细到谁开哪一段,自然是喜笑颜开的帮助钱多多塞进黑仔车笼子里!

    没减肥的钱多多真的没法进来,可只要坐到那张recaro赛车桶椅上,他也有(热re)血沸腾的感觉,去掉所有多余功能的赛车方向盘就像是个铁圈,但翻毛皮的手圈上缠着各色胶带标示不同角度,方便精准归位,感觉黑仔也进一步瘦(身shen)减肥,所有的精炼都是为了竞速。

    袁媛跃(身shen)从副驾驶进来就娴熟得很,挥手示意拿对讲机通知所有车辆起步以后,才伸手帮钱多多把四点安全带固定好:“我发现桃子姐这种对你又打又骂的态度(挺ting)好用,撇清得可厉害了,别人还真以为我俩啥都没有。”

    钱多多很久没有开过手动挡的车了,特别是这种排挡杆周围都几乎(裸luo)露的感觉,很狂野的赛车味,挂档起步甚至有点慌乱:“瞎说什么,我俩本来就啥都没有。”

    袁媛斜靠在副驾驶:“嗯,我知道,你全(身shen)心喜欢那个赵女神嘛,她是你从没见过的那种女孩儿,就像我没见过你这样好的男生一样,以前我还迟疑你是不是傻,现在我知道你是真的好。”

    钱多多放松了些:“有钱就是好,我支持你开了赛车,你也不至于这样无耻的吹捧我吧。”

    袁媛头靠在椅背上笑:“有钱?你有外公有钱?我爸妈有钱的时候也没少给我花钱啊,我觉得都没你好。”

    钱多多享受黑仔的((操cao)cao)控感,精准犀利的指哪打哪,动力说来就来,心(情qing)愈发好:“你那会儿是生在福中不知福,现在我有点雪中送炭的意思,你当然觉得珍贵了,我是报答你外公,也是你外公把你托付给我的,你别搞错了这个关系。”

    袁媛嗯,嗯得有点温柔:“要是你年龄再大点,我俩真像大叔带着小侄女相依为命的感觉,我还能时不时给你捣捣乱,(挺ting)好玩的。”

    钱多多笑:“你可拉倒吧,你该叫我表舅!”

    袁媛也笑:“可实际上秦家村和你们钱家半点血缘关系都没。”

    钱多多坦然得很:“你知道我对你跟秦峰都一样的……能算是发小的关系吧?如果你还瞧得起我的话。”

    袁媛嗤笑下:“那会儿恨我吗?我知道你肯定有点讨厌我。”

    钱多多回忆了下:“说不上恨,其实瞧不起我的人很多,人穷气短被羞辱的时候就更多,我不往心里去,只记得对我好的那些就行了,我好像没有那种怒发冲冠了就要一雪前耻的劲头,(挺ting)没骨气的。”

    袁媛探询:“所以她才看上你的善良了?”

    钱多多讪笑下闭嘴,他总是不喜欢把自己和赵晓雅的事(情qing)跟他人分享。

    袁媛也意识到自己信口碰到了钱多多的痛处,但她比沈蓯雯更懂人(情qing)世故,马上把话题扯到那个保险(身shen)上。

    果然,钱多多又笑起来:“你可能没看到过上学期以前的我是什么样,都是晓雅帮我改变的,我记得她给我说个原则,朋友伙伴之间对方是不是有认真和专注学习工作的属(性xing),就这么简单,你专注在汽车上,那就了不起,老三认真玩摄影,老大工作狂起来你也看到过,桃子其实做事很投入认真,你有没有发现,我们能聚在一起的朋友,都有这个属(性xing),包括整个车队汽车组,凡是吊儿郎当一点不具备这个的,都慢慢被淘汰掉不带着玩儿了。”

    袁媛使劲回想了下,她其实是伴随着汽车社成立一直参与其中的,整个汽车社当初多声势浩大啊,确实有很多人就是奔着好玩来的。

    结果大浪淘沙般的只剩下了这十多个真正心无旁骛喜欢改车动手的年轻人:“嗯!你这么一说,好像真是这样,连餐厅里面那几个跟罗小妹,还有央金都很认真。”

    所以说钱多多哪里那么容易释怀:“晓雅说,只要没这个特征,这一辈子没什么飞来横财的(情qing)况下,一定就是在社会底层挣扎,同时衍生出来的行为还一定包括较低的自控力和肤浅的逻辑表达能力……总之,没点专心认真做什么的属(性xing),这种人就不值得往来,所以我觉得李大少锲而不舍的追桃子,也算是(挺ting)好的,哈哈哈!”

    袁媛也欢欣的笑起来:“对对对,每天中午晚上来打卡吃饭,(挺ting)有韧(性xing)的,你真不觉得有什么?”

    钱多多愣了下:“有什么?”

    袁媛凑近些观察司机:“他要是真把桃子追到手了你会不会心里不舒服?”

    钱多多阿弥陀佛:“这种妖孽,趁早被收了去!”

    袁媛斜眼看看,却不再说这个:“我问你保险,你岔到这上面说什么?”

    钱多多恍然的拉回去:“哦,对,我就是想说,那个姓蒋的保险经纪我觉得就有这种属(性xing),他动了脑筋的,觉得我们这个团队可能有钱,也觉得你拿了冠军有前途会一直比赛下去,所以想好了说辞才来找我们,如果你从这个角度,认真听一下他讲的那些东西,就会发现他真的做了很多准备,不管怎么说,首先你必须买保险,假若你翻车颈椎瘫痪了植物人了,怎么办?轻一点碎片打到脸上,就跟我们那次摩托车有个家伙脸磨到地上了那样,怎么办?你不可能每次运气都这么好,我们不赌这个,很多人就是不愿正视现实,就像我明明知道晓雅会走,但以前还装着不敢想一样,你说呢?”

    袁媛好温柔的笑了,软软的侧靠在桶椅里面,其实很不舒服的姿势,她也不在意的轻声:“来都来了,反正都要买,找个认真努力的人买?”

    钱多多不侧头看妹子,前面已经开始驶上高速路口,前车开始从对讲机提醒散开队形,白妈带着房车走条通道,其他车分散,免得都给逮住:“赛车、潜水、跳伞这些竞技项目都比较高危,赛场交的那点意外伤害险塞牙缝都不够,根本不会赔付多少,最多只够丧葬费……”

    袁媛都不生气,柔柔的嗯。

    钱多多也发现说得太残酷,改口下:“总之就是普通保险费一赔四百的比例,这种只赔到四五十倍都有,所以要保证几百上千万的赔付,那就得交几十万保费,我们慢慢来,我也没那么多钱。”

    女(性xing)的思路果然不一样:“总之就是哪怕我瘫痪了,破相了,你也会一直养着我?”

    钱多多倒吸一口冷气,正准备驳斥这种无脑心态,恰好到收费站窗口,立刻彷若无事的笑着抬头对端庄的收费员放电:“我江州的车……”

    收费员就笑着欢迎光临,无视了车窗口能看见的一点点钢管架子,她们也有权限通知执法人员查看这辆车对不对劲的。

    钱多多再谄笑下,赶紧趁着起杆飚上高速路,看见那边白妈果然被拦住了,居然有点幸灾乐祸的哈哈哈!

    袁媛却显然想再听点舒服的,口气酥软:“然后呢?”

    钱多多终于看她眼,噹的给她额头敲个毛栗子:“坐好了!然后还有什么?这是他们保险公司西南地区第一笔这么高的竞技运动保单,我们要分几年交几十万,他肯定也要跟几年,他跟我们就是一条船的关系,可以沟通交流的事(情qing)太多了。”

    袁媛眼神清醒了点,吃痛的捂着头:“还能沟通什么事?”

    钱多多确实已经把穷人的精打细算转化成精明:“他那家保险公司在场上打了广告牌的,我就跟他说,我们花了这么多钱保费,是要把你一次次推向领奖台获得成功的,他们公司不来黑仔和你(身shen)上打个广告?万一以后你真的红了呢?他可是我们这个项目的联系人,我们都是可以共同成长的伙伴啊……”

    说到这里,钱多多还是有点得意的!

    那位叫蒋巍的保险经纪,当时的表(情qing)也是豁然开朗般的同声共气!

    愿意奋斗的人,真是一点就通,交流起来特别通畅。

    就像十八岁少女攥紧的小拳头狠狠的点头:“好!我一定要为你夺得更多的冠军!”

    这时候的袁媛,确实已经蜕变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