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真是个富二代 208、哥哥,哥哥哒

时间:2018-10-13作者:中秋月明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但站在这样的冬日萧瑟的草原。

    任何一个有点义务教育文化水平的游客,都会感叹什么呢?

    离离原上草!

    那是春风吹又生啊。

    十五岁的央金,就像那草原上小草一样坚韧。

    她坚定跟着钱多多他们离开了自己成长十五年的草原。

    孟桃夭有点懊恼自己当时没事儿给小姑娘吹嘘什么餐厅的繁华啊,她真的低估了这个草原少女向往繁华的心,就跟德克萨斯的姑娘都向往去纽约或者洛杉矶一样。

    她感觉自己都还是二十岁的大学生,怎么就要为另外个孩子的人生负责了呢?

    钱多多好点,不知道是来源于暑假的经历,还是赵晓雅引起的改变,对于基本半辍学的少女成长现状,他也愿意提供帮助。

    因为只要看见最终化完妆的央金,很大可能性这就是她整个人生最美丽的时刻,以后会很快在这样恶劣的自然环境,还有落后的生产生活水平摧残下,迅速衰老。

    谁都会动点恻隐之心。

    钱多多现在不是拥有这种帮助改变别人命运的底气了么?

    高原红是青藏高原上长期缺氧跟紫外线强烈以后形成的面部特征,但现在的年轻姑娘都比较注意了,没有长辈那么明显,但那腮红始终都挂在脸蛋上。

    平日里几个小妹忙得披头散发的很随意,但这一化妆就首先集中在脸蛋和头发上。

    各种白里透红的妆料,往脸上这么不要钱的抹匀称了,长发收拾得一丝不苟,编成一堆小辫披在脑后,额前耳鬓留的光亮白皙,蚊子掉在上面绝对要滑冰的那种。

    一串珠饰绕在发间,垂到额前,金灿灿的吊坠中含着碧绿鸡心,更被额头衬得青翠欲滴。

    其实这些都是为了让脸蛋显得贵气,和平时在家里忙前忙后抱青稞酒罐,打奶茶的少女判若两人。

    娥眉如剪瞳似水,孟桃夭说这康巴女妆啊,深谙夜场烟熏妆的精髓,脸蛋使劲白,眼影使劲黑,眉毛两边飞,红唇惹人醉!

    鹅蛋脸型的央金,硬是被妆容托出了二十多岁女菩萨般的端庄成熟美丽。

    然后从脖子以下基本就是黑色打底的五颜六色了。

    看来这人民群众都了解黑色衬托白色的道理。

    全身袍子都是黑色,右偏襟的领口跟袖口滚边用云锦般五颜六色只是点缀,真正有份量的是装饰品。

    努米尼玛真把妹妹嫁妆都挂在央金身上了,哪怕不算什么富甲一方的牧民,代代相传的装饰品也很有震撼力,红的是珊瑚和南红玛瑙,绿的是松石,黄的是蜜蜡,金的……那就是金坨坨了。

    这样五颜六色的串了三串错落有致,惹得孟桃夭都不由自主的低头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那串鸡血蜜蜡,就是黄豆和鸡蛋的差距。

    但这都不是最夸张的,腰间宽宽的腰封钱多多觉着是三排银元缀在上面,接着强烈藏式风格的条纹长裙上,三个一个比一个大的银盘子,像三个烧饼似的直接从腰间垂到脚背上方,可能是年代久远,都黄橙橙的带着岁月沧桑和各种纹样,酷似洒了芝麻的锅盔烧饼,钱多多都看饿了。

    特别盘子中央绿红黄三色大粒儿镶嵌,从李子那么大起步,最下面的蜜蜡已经接近个苹果!

    钱富贵看见一定会惊呼,多少钱?!

    美丽,是真美丽,身上这些祖传的宝石装饰就更美丽了。

    可能是因为康巴汉子的血统,央金也显得比同龄女孩瘦高得多,孟桃夭猜测她肯定能跟自己差不多长到一米七出头,但自己在十五岁时候绝对没这么高。

    钱多多好说歹说才劝服了努米尼玛,把妹妹这些宝石都摘下来保管在家里:“我不管你们什么风土民俗,这个年代是要讲法律的,我尽可能的把央金带出去打工上学,最主要是让她学会更多东西,而不是只能成为围着灶台和家务一辈子的劳力,十五岁,在我们那里只要提男女之间的事情,那都是违法的,你可记清楚了。”

    努米尼玛的心态比赵晓雅还洒脱:“我们的习俗,长子留家,长女就必须出嫁,走吧走吧,哭起来!”

    央金闻声立刻嚎啕大哭,嗯,哭得跟真的一样,钱多多绝对不去拉着出门之类的事情,这种风土民情的事情也许拉个手就算是成亲了,他远远的绕道上车:“该说的该整改的我都给你提出来了,现在这样很好,建议你在春天旺季之前把所有二十来个车位都搞好,有空来江州玩,我走!”

    孟桃夭好奇的去凑在那观看。

    因为钱多多坚决不承认是娶亲,所以努米尼玛就说先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习不习惯,来的亲戚朋友并不多,十多个年轻人而已,但穿得比较盛装,女孩子都化妆得很漂亮,男生一个个高大帅气挎刀枪,让孟桃夭怀疑人家有自己小镇娱乐社交方式。

    所以她还合影了不少,这会儿好奇的看央金恸哭着被兄长背出大门,突然二楼上面就一盆清水,跟那冰水挑战似的劈头盖脸泼下来!

    孟桃夭身上都被溅着了,她还以为是内地结婚迎亲的恶作剧呢,刚才还哭着的少女,瞬间阳光明媚,喜笑颜开的被努米尼玛放进g55后排座里。

    努米尼玛认真诚恳的对钱多多探身拍肩膀:“兄弟!洗清肮脏厄运,央金就是最美丽纯洁的姑娘,哭着离开家已经告别,她的嫁妆我都存在这里,等你们回来拿,走吧!”

    说着关上门干净利落的挥手,身上泼了不少水渍的央金悄悄看眼兄长,使劲扬起下巴,这样泪珠才不会跟水珠一起滑落。

    钱多多都发动白妈了,发现孟桃夭还跟个看热闹的一样挤在那些帅哥美女中间自拍合影,没好气的叭叭两下,赶紧扯上墨镜口罩的姑娘才蹦跳着窜上副驾驶,告别离开了!

    一群年轻人翻身上马,跟着拖挂房车高声吆喝送行!

    还是有点像那啥的!

    孟桃夭拍了几张外面的照片,就把注意力放在后边盛装少女身上了,哪怕摘了所有首饰泼了水,还是个明眸锆齿的端庄小美女呀:“你……会不会舍不得离开这里。”

    央金坚决的摇摇头:“我相信我能做到最好,以前我想到镇上和市里去当营业员,大哥都不允许,谢谢你们让他觉得放心。”

    其实从央金跟她几个妹妹还有努米尼玛的普通话说得很好,说明现在的普及义务教育已经有了成效,只是还有个过程才会慢慢改善深层次的东西。

    钱多多有点理解赵晓雅说的那种宏观感受了,这个过程中的人比起长辈肯定有进步,但因为时代冲击变化,相当多的年轻人迷失方向还不自知,没人顾得上去拉扯他们一把,不少人就这么牺牲在时代变革中了。

    所以他难免会学着赵晓雅的方式思考这种问题,虽然没她那么高瞻远瞩的挥斥方遒。

    孟桃夭却扯了些纸巾给央金擦身上的水渍,好奇打听后面房车里她带了些什么行李。

    他们在这里也就待了两天,钱多多考察完营地的事情就打道回府,可今天下午出发的时候,努米尼玛跟朋友们抱了个很大的包袱塞到房车里,差点卡在门上。

    央金细声细气:“就是些羊皮毯子,说需要的话可以卖也可以送,都是哥的,随便他处置。”

    说这话的时候,满是哥特式眼影的眸子,还是灵动的瞥了眼驾驶座,孟桃夭一下反应过来:“你叫他哥?”

    央金尽量羞涩的低头,可白粉打得太多的后果就是根本显不出脸红。

    孟桃夭拖长声音噫:“你也不是个省油的灯,真的,你年纪太小,就算跟人谈恋爱都早了点,更别说结婚,二十岁才是法定年龄,先跟我混着吧,不会亏待你!”

    钱多多探身给马队们挥挥手,开始逐渐加速了。

    比起蛤蟆嘴那次以后的拖挂车,现在耐受力要好多了,最主要的是基本完工的车体,在外壳上覆盖了整整一层亮铝皮,很有科幻太空舱风格的那种镜面不锈钢,反光铆钉效果的外壳,增加了吸引眼球的漂亮程度同时,也加固了外壳强度。

    其实央金还是尽量不让自己看家乡的山水在车窗外飞速的退去,钱多多三四个小时以后吩咐从后座后面拿他准备的咖啡红牛之类饮料时,外面已经夜幕降临变成三个人的小空间了。

    现在原形毕露的孟桃夭,哪里还有上学期那种随时绷着的高冷,时刻闲不住的捣鼓中控台上的音响,骚扰一言不发的小姑娘。

    现在接过央金连忙拿过来打开的饮料,居然先给自己享受了,才接过第二罐给司机:“确实瘦了很多,但皮肤松弛得厉害,回去报个健身班塑造下形体?”

    那种兄弟般的口吻,其实在央金听起来,也很容易像情侣之间的随意。

    相互非常了解,没有半点距离感。

    钱多多可以懒得回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