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真是个富二代 207、陪着走的路都不会忘

时间:2018-10-13作者:中秋月明

    ,精彩无弹窗免费!

    钱多多被这个满脸裹着黑色围脖墨镜丝巾之类,武装到牙齿的女人吓一跳。

    孟桃夭也被驾驶座上的男人吓一跳!

    二十多天不见,钱多多脸上居然都有颧骨了!

    一贯胖乎乎的钱多多,哪怕黑了也还是壮得脸蛋浑圆,用带点横肉来形容,绝对不过分。

    但这时候蓬头乱发的抓着方向盘,竟然瘦了,瘦了很多的那种,两个腮帮子都松弛的那种瘦,让孟桃夭忍不住从刚放下来的车窗伸手指进去戳!

    钱多多正准备探头问努米尼玛这个疯婆子是谁呢,忽然隔着那副大大的墨镜惊呆了:“桃子?!你怎么在这里?”

    眼角瞥见提缰靠近的努米,自以为聪明的恍然大悟:“哦……哦,哦哦,懂了懂了!没骗你吧,真的很帅吧,恭喜……”

    刚涌起些怜香惜玉之心的,孟桃夭怒火万丈,立刻化指为掌,以迅雷不及多多掩耳之势,pia的一巴掌打他后脑勺上:“恭喜?!钱多多你个王八蛋!你个耙红苕!被赵晓雅煮熟了就软得跟个稀泥巴一样?有脾气敢玩失踪玩离家出走了?老子天南海北,差点飞机坠毁,在天上唱了一个小时的青藏高原来找你,你给老子说恭喜?!你给我滚下来!”

    刚刚靠近的努米尼玛吓得吁一声猛拉缰绳,真是调转马头立刻躲远点!

    汉族女人太吓人了!

    孟桃夭也不知道自己已经上了康巴汉子的黑名单。

    还意犹未尽的无师自通,掌再变二指禅,顺着钱多多的后脑勺就拈住他的耳朵往外揪:“下来!你给我下来!你知不知道老子这几天经历了什么?”

    钱多多有瞬间的反抗之心,被这最后几个字剿灭,乖乖的拉手刹、回档位、熄火,还把头顺着给扯出去些,低眉顺眼:“对不起。”

    孟桃夭就看不得他这个可怜样儿,满腔火气又烟消云散,手上加重扯了下变质问:“跑哪去了?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钱多多被迫歪着头说话:“没去哪里,找个没人的山上住了几天。”

    悄悄试探着挣脱耳朵,孟桃夭根本没用力的放手,语气也柔和:“二十几天!你咋那么多戏呢,差不多就行了,餐厅公司开着还有那么多人,你要为那么多人负责了,像个男人点!”

    钱多多诚恳的嗯:“我知道,就是想起来都来了,还是把车开过来测试下房车,做完测试就回去。”

    他低着头的,像个犯了错的小学生,孟桃夭没发现自己已经母爱爆棚:“抬起头来看着我?”

    钱多多抬头,看见孟桃夭把墨镜摘了扒下围巾口罩,露出那张白皙的脸蛋,柔和的双眼看着钱多多,哪里有半分装出来的大大咧咧兄弟情,嘴角微微上扬的看着钱多多,可能是骑在马上的缘故,能感觉孟桃夭的肩膀有点晃悠。

    其实骑在马上的她比驾驶座的钱多多高一些,却没有居高临下的傲视,这一刻让钱多多感受到的就是糍粑一样温柔暖和眼神,似笑非笑的紧盯他双眼,特别是那个肩部往后挑着的摇晃,好像在跟他交流问询,没有跟其他人那样嘘寒问暖的烦人心。

    熨烫着钱多多有点哭皱了的心,他不需要可怜,从来就反感怜悯,只需要这样的温暖。

    所以他笑起来,眼睛明亮不少的点点头:“谢谢你,桃子,我好多了,会振作起来做事的。”

    孟桃夭嫣然一笑,拍拍钱多多肩膀:“我说过,我会负责到底的,帮你准备了一大群美女,挑到你满意为止!”

    终于有点傲然的味道了。

    钱多多哈的笑出声来:“不是这个意思!不说了,看行动看疗效!你准备怎么走?等我做完测试一起走?”

    孟桃夭已经忙着把口罩围巾墨镜遮阳和棒球帽包裹好,哼声:“废什么话!不然你那几个座位空着干嘛?一路捡尸么,小心得病!”

    钱多多根本不知道她说的什么段子,点点头推门下车,还摸了下熟悉的红马马头,举手招呼七八米外的朋友:“路上耽搁了下时间,还好吗?”

    努米尼玛跳下马迎上钱多多就是个大大的拥抱,浓烈的气息把钱多多五脏六腑都启动内循环了,跟吃了三尸六神丸似的还晃悠两下,努米尼玛以为兄弟是悲伤过度,更抱紧了情真意切:“雄鹰展翅高飞就应该是坚强而孤独的!”

    钱多多娇羞:“你轻点!离老子远点!老子再坚强,也要离你远点!”

    孟桃夭躲在口罩下哈哈哈笑得内伤。

    有些幸运的人,当他在远离尘世的时候,还有人会记得把他往尘世拉一把。

    只是孟桃夭这拉得未免太凶悍了些。

    所以,正如有位哲人前不久预言过的那样,晚上开始喝青稞酒的时候,努米尼玛就开始有意无意躲着孟桃夭闪烁其词了,钱多多还以为他看上了自己兄弟,找个理由支开她:“你去看看房车里面,要不你睡车里好了。”

    孟桃夭斜眼哼哼的点他两下,拉着央金去显摆现代文明的高级越野车了。

    努米尼玛不会吞吞吐吐的闪烁其词:“你觉得央金怎么样?嫁给你,我给她配上一百头牦牛,最好的嫁妆都给她,嫁给我最好的兄弟!没问题的!”

    端着透明玻璃口杯,钱多多正在享受那种雪山泉水酿造粮食酒的绵甜爽净,吓得凝固了:“啥?央金才多少岁!”

    说完又发现自己表达有误,赶紧摇头:“不是年龄的问题,我根本就没想这个事情!”

    还是不对:“婚姻爱情都应该是相互了解,我没兴趣。”

    努米尼玛是感觉到了紧迫:“你是忙大事业的事情,不用考虑结婚家务这些小事情,央金嫁过去就是了,婚礼聘礼我来安排,你们不是有句长兄如父么,她十五岁早就到了可以支白帐篷招亲的岁数,这些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早点结婚好,免得被那个凶恶的汉族女人毁了你的前程!”

    钱多多杯子都要掉了:“谁?谁要毁了我的前程?”

    努米尼玛苦口婆心的指外面:“就是那个妖精一样的漂亮女人,你千万不要上她的当!”

    钱多多哈哈哈的放声大笑:“她是我兄弟,不会的!”

    想到这里赶紧推销:“她就喜欢帅哥,你觉得她怎么样?还是承认漂亮吧?”

    努米尼玛摇头比他还坚决:“不可能,我们这里长兄是要在家娶妻不得离开的,我绝对不会要这么凶恶的女人,真的,央金马上就漂亮了,这是没有打扮,我叫她马上给你打扮出来……”

    喝得醉醺醺的康巴大汉说着就起身,钱多多赶紧抱住他的胳膊,硬是被拖拽着在地上好多米。

    变瘦的钱多多,真的扛不过块儿大腰圆的康巴汉子,听闻他在夜空中叽里哇啦叫喊几声,闻讯过来的央金脸上已经带着羞红腼腆的笑容了!

    孟桃夭还在没心没肺的看钱多多挂努米身上笑,钱多多指着藏族少女给她狠狠的做眼色,就一下,桃子竟然秒懂!

    惊骇莫名的小拳拳都握起来,赶紧追着央金过去。

    好说歹说才止住了央金的两个妹妹去几里地外找什么亲戚过来给姐姐化妆!

    这又让孟桃夭非常好奇这种藏族化妆术的精髓在哪里,真想见识下,但基本的伦理道德法律法规还是懂:“你别碰人家小姑娘,这是犯法的事情。”

    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孟桃夭舒舒服服的裹着真皮羊毛毯蜷在房车床上,可能这两三天习惯了高原气压含氧量,已经没那么头痛。

    钱多多坐在房车门口脚踏台阶,一笔笔记录自己对努米这个房车营地的感受改进意见。

    赵晓雅给他整理的全国房车和营地材料非常详尽,还点评说这又是个典型的舶来品走样案例。

    就像台球这种欧美国家比较绅士的运动,起码也是酒吧文化之一,到了中国变成街头巷尾田间地头的小混混玩家居多。

    中国人就是有种神奇的力量,很擅长把国外高大上的东西搞得平民化儿戏化。

    房车市场是一回事,营地市场又是一回事,总体后者现在基本就是各种大户拿地的借口。

    动不动很大很大一片地圈了搞产业,投资巨大、产业庞大、规模主要是能给领导看的新特旅游项目,但实际上五六百一晚或者上千元的高昂消费就是镜花水月,美其名曰买得起房车的人根本不在乎这点停靠费。

    殊不知庞大的旅游房车市场,应该为广大普通老百姓服务。

    不少大型营地建设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中国人在这方面的聪明灵活是举世无双的。

    这才看似停滞了中国房车市场的发展。

    但钱多多的思路就是微型化的小营地,十多二十辆车的营地,建设成本低维护成本也低,更适合普通山野家庭创业,对房车主八十到一百元的收费标准,乡下人已经很可观了。

    关键是这隐隐带来了一种城市化影响力的拓展。

    这是赵晓雅最后给钱多多总结的。

    国家的大趋势,肯定要发展人民群众的美好生活,现在城市化进程是主旋律,但到了某个阶段,城市化又要反过来带动乡村建设。

    钱多多应该抓住这个风起云涌的时代,而不是把心思放在家里烧饭做菜!

    他有这个资金实力,有这种爱好理想梦想和钻研的能力,更有敢于行动勇于实践的特性。

    不这么做,可惜了。

    或许这才是赵晓雅对钱多多最大的期许吧。

    钱多多无声的仰头看着无尽湛蓝天空,他的心底好像也没有那些花花草草的事情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