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真是个富二代 181、怨念来自于阶级斗争

时间:2018-10-03作者:中秋月明

    当然,如果没有李易铭这个狗皮膏药就近乎于完美!

    李易铭从善如流的走老实忠厚路线了,每天基本上准时过来打卡吃饭,中午一个人比较多,也多半拿着书籍文件坐在角落写写画画忙碌,非常年轻有为的有志青年形象,让江大不少女生都在不断提高他的魅力分。

    晚上有近一半是呼朋唤友,不光是大学校园里面的关系,有些明显是社会或者企业的饭局也固定摆在这边,而且相当注意分寸的只介绍孟桃夭是自己朋友,让大堂经理面对熟客还只能耐着性子服务。

    起码证明在他身边,一日两餐都没有异性亲密暧昧,哪怕是饭局里有女性也多半是工作关系甚至家里女长辈。

    这让孟桃夭更加不爽,这天刚对进门的李易铭挤出点笑说欢迎光临,一位穿着华丽的中年女性跟着进来,饶有兴趣的仰头观察孟桃夭,还很慈祥的开口询问:“小姑娘,你这皮肤可真够好的,用的什么护肤品啊?”

    工作外的提问,孟桃夭就高冷:“钱!”

    李易铭笑得可开心了,还很得意自己的眼光,使劲挽着这称呼的姑妈上楼,中年妇女还频频回头。

    吃完了送走姑妈,又来大锅子边结账聊天。

    对于这种水磨工夫的富二代,孟桃夭习惯于君子动口不动手,结账时候提醒:“老子忙得很,你不要像个苍蝇一样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影响心情!”

    李易铭则开始沉迷这种精神奕奕的生活模式:“你忙你的嘛,每天能跟你说两句话我就很开心了,我不着急的,钱老弟呢,有好几天没看见他了。”

    孟桃夭竭尽低俗之所能:“多操追捧你的妹子,少操没用的心,买单就走人!”

    李易铭接过信用卡账单签字的时候,终于瞥见孟桃夭手腕上滑出来的那串沁血蜜蜡,有点惊喜:“你喜欢玩儿这个?”

    孟桃夭上班时候一般都藏在衬衫袖口里的,现在懒得理套路。

    可李易铭还是凑近了观察下,眼睛有点亮,推推眼镜刚要说什么,袁媛已经穿着一身赛车服进来,这是在赛车中心学g级驾照的赠品之一,花了七八千的学杂费总要拿点东西回来吧。

    她真把这身衣服当成宝贝,成天都穿着,在面包车里面卖冰淇淋奶茶都穿着,不过居然还有奇效,颇有穿制服加成的效果。

    餐三代在平京都没少开眼界,对一个江州富二代还是很容易藐视的:“来的都是客,哥们儿,可这也就是客,咱们这是餐厅不是夜总会,别套磁儿,差不多得了。”

    她那种标准京片子,天生自带俯看,小巧个子仰着头说都泯灭不了气势,说着更是把手里盘子往大锅边沿上一扔:“再来两斤螺栓,这玩意儿好卖!”

    说完洒脱的拍拍李易铭肩膀就示意出去了。

    高富帅不说风华绝代,起码在江州还是无往而不利的生物圈存在了,但他起码知道赵晓雅那种姑娘不吃他这套,然后看似最容易搞定的经管院系花却毫无进展,现在连个带点痞气的小个头女孩儿都能毫不在意他。

    这就很让人觉得奇怪了。

    特别是回头再看看孟桃夭,这姑娘没好气的微微鞠躬:“祝您用餐愉快,门在那边……”

    就伴随这个撵客的示意动作,不光手腕上的蜜蜡手串若隐若现,脖子上那碧玉也轻轻在衬衫领口滑出来点。

    看成色气质都不是凡品!

    隐约之间难道有点像是帝王绿?

    这让李易铭更感兴趣,这都是什么样的姑娘啊?

    明明高贵不凡,却嬉笑怒骂,还能甘之若饴的吃苦做工,绝对不是普通人家的小民女啊!

    笑着点头告辞都变得尊重不少,一点轻佻的气息都没,比袁媛更洒脱的出去了,保时捷小跑车索性停在停车场懒得动了。

    孟桃夭小吃惊自己今天这么轻松过关,回头看看高朋满座的餐厅,对今天的收成感到不能再满意,下意识的就摸出手机来看看,那俩王八蛋依旧渺无音讯。

    接连看了好几次,终于有些不耐烦了,直接出手把三人拉了一个小群,群名改了好几次,从三千佳丽到社会主义精神学习小组,再到多久回来,最后索性就用王八蛋这词儿!

    却没想过,自己还是王八蛋微信群的群主呢。

    结果直到晚上九点过,赵晓雅才回了个鲜花笑脸“我们很好,勿念。”

    然后又没消息了!

    后悔自己沉不住气的孟桃夭,这次再也不主动问了,赌气似的,念个屁啊,离了你俩杀猪匠,还吃不了刨猪汤么?

    老娘自己来!

    其实她已经做得很好了。

    袁媛说的螺栓,就是孟桃夭下班以后跑到模型公司那边,看一堆男生在那边加班做事修车,顺便触发灵感,让老大他们给巧克力打印机做了指头长的那种建模,然后用加了食用银色粉的巧克力打印出来,栩栩如生的一颗颗大螺栓,居然是能吃的巧克力,比以前的打印巧克力卖得好多了!

    也就性子跳脱,思维活跃的桃子才能想出这种招式来。

    不过她天天过去的目的是什么,还不是稳定军心!

    钱多多居然一声不吭的就跟赵晓雅跑了,所有的伙伴肯定都要问发生了什么,几十万的模型业务做着得有主心骨啊,汽车组更是多多少少有日常开支,这些事情谁来操心?

    桃子啊!

    她怼李易铭的那句话,真是发自内心,老娘都操不完的心了,你还老想来操我?

    什么事儿啊,烦躁暴脾气也是可以理解的。

    拿定主意以后,孟桃夭就在巨大的厂房里面拍拍手,示意两边二三十号人集中开会:“一周时间了,我跟钱胖子到平京跟平大清风谈判知识产权的事情,还要跟外国人谈,所以不是很顺利,他跟晓雅还得在平京再停留些日子,可能涉及到一些专利保密的谈判,所以基本上别想电话微信之类联系,很不容易啊!”

    除了袁媛大概知晓去向,其他人都被搪塞了几天,现在纷纷点头,还有点担忧的紧迫,孟桃夭趁机:“胖子也没跟我说,都是晓雅私底下说的,大家努力把现在我们手里的事情做好吧,没准儿等他回来就是个大进展了……”

    大学生们纷纷叫好,也就袁媛偷偷在那翻白眼。

    说完事情两人开着赵晓雅的那辆奥迪tt回家,全职小司机才疑惑:“你给他们瞎扯那么多干嘛?”

    孟桃夭臭着脸:“不瞎扯?不瞎扯怎么办?给大家说两个王八蛋谈恋爱不管了,现在他俩会不会分手都还两说,公司、餐厅、车房怎么办?你有钱继续吗?胖子手里那点钱,现在说不定还没我餐厅的利润现金流顺畅,他那里只出不进的,把这些真实情况说出来?你信不信所有人能一夜就散了?”

    几乎有着相同家庭经历的十八岁少女,迟疑着点头:“好像……也有这个道理,外公去世就是一瞬间,感觉整个餐饮集团都垮了,还好钱叔他们这些老乡亲一直没走,其他外聘团队立刻就跑了……”

    孟桃夭冷笑:“老乡亲?那都是一张张吃人的嘴,有能力找到下家的当然会跑,没能力没去处的反而会留下来继续吸血,世道就有这么残酷,钱胖子……我没说他谈恋爱有错,可哪有那么多崇高理想,都特么是成年人了,还纵容晓雅那么理想化,没了白富美,我就看他能不能穷得哭出来!”

    还忍不住忿忿:“个王八蛋!”

    小司机诧异她的情绪,惊奇的看了好几眼,试着开口:“你是不是……吃醋?”

    孟桃夭滞了下哈哈大笑:“吃胖子跟晓雅的醋?你认为我在演什么二女争夫的戏码?拜托,我要看长相,看腹肌的!”

    袁媛耸肩:“不然你哪来那么大的怨念。”

    孟桃夭有自己的思维模式:“我介绍他们认识开始的,特么好好的,非要瞎几把折腾,你说我烦不烦?现在这样多好,餐厅赚钱,模型公司赚钱,你那边也上路,稳稳的,再坚持个一两个月估计我们手里的现金流就有了,他俩突然来这么一出,胖子立刻不管不顾的跪舔样子老子看了就来气!不就是个妞儿嘛!老子有大把,再给他介绍啊,什么款都有……”

    袁媛终于相信桃子是真不喜欢胖子了:“您可真够哥们儿!”

    可下一秒又疑惑:“你不应该是那留学姐的姐们儿吗?怎么还优先在多多这边?”

    孟桃夭瞬间语塞,干脆上手:“我们都是无产阶级!当然要对那种资产阶级充满仇恨了,你加入哪边?”

    袁媛哪怕被呵痒得咯咯咯乱笑,但手脚依旧稳稳的掌控着汽车!

    开车技术真的好。

    [ 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