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真是个富二代 176、追求梦想,就是自私吗?

时间:2018-10-03作者:中秋月明

    有些人就是气场相生相克,天生八字不合看不对眼。

    有知识有文化的家庭,起码在一两代人以上都通过知识尝到了甜头,所以很理所当然就有争取更好教育汲取知识的本能。

    越穷越缺乏知识的家庭,恰恰就是没得到过知识带来的好处,所以穷乡僻壤、社会最底层才会有读书无用论的蔓延。

    而偏生是很多暴发户家庭,特别在意知识和教养。

    就像田丽霞这样,她亲身见证了太多阶级差别,太明白知识和教养的重要性,简直把这当成了自己的人生信条。

    有钱了简直走火入魔的都要让儿子有教养。

    包括她以为的穷养。

    所以她对赵晓雅的钟爱,那是发自内心的百分之百。

    但反过来对孟桃夭的情绪,简直莫名其妙。

    也许这种有点妖冶,还骨子里带点桀骜野性的漂亮儿媳妇,任何婆婆都会下意识的反感。

    只能这么理解了。

    偏生孟桃夭还真就不爽,凭什么你个端盘子的就这么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在我面前摆太后架子!

    她最敏感这个,对钱多多都敢打骂随性,对田丽霞就更不感冒了。

    爱咋咋地。

    对谁都能笑脸相迎的孟桃夭,偏偏就对田丽霞不舒坦。

    自从这俩在餐桌边对坐,感觉周边温度都下降好多,田丽霞冷冷的,孟桃夭更带点嘲讽的气质,她多擅长这种浑身带刺的状态啊。

    钱多多都觉得摸不着头脑,不过他的注意力肯定在赵晓雅这里,厚厚的掌心把微凉的指尖包裹住,听女朋友竭尽全力的平衡关系,他都不吱声。

    钱富贵怒其不争的看眼儿子,却也无可奈何,他连当面和老婆争辩都不敢,更别说站队了,只能借着不停的端菜上汤之类破坏局面。

    也许这也是钱富贵死活都要儿子别跟自己这样的最大原因:“来,这个爆炒田螺是我们新改良过的菜品,小孟尝尝适合江州吗,可以我就给六儿打电话。”

    孟桃夭拇指中指轻巧的拈起来,嫩红的舌尖这么一吸一裹就灵活的完成了,就跟蛇信子似的还这么s型的舔下唇边回味:“嗯?多了点回甜,最近江州口味其实也不那么追求麻辣,这种改良的我觉得能行,但是要有点嚼劲,别死绵绵的。”

    钱富贵喜不自禁:“好,好好!就是要吃这个爽利劲儿!”

    田丽霞更脸上结霜:“女孩子家家的成天好吃就懒做,真正有教养的吃法会这样风骚?”

    正认真带上一次性手套拿着牙签的赵晓雅都凝固了,无辜的看闺蜜,以她的聪慧睿智都很难理解为什么会区别对待到这种天壤之别的地步,所以赶紧摘了手套也尽量有样学样:“阿姨,大学生都这么……”

    桃子才不要别人打掩护呢:“哦,老前辈懂得很多嘛,人老心不老很跟得上潮流哦。”

    钱多多挑眉毛,但是不开口,这种时候他能说什么,再说孟桃夭的战斗力,哈哈哈,从内心来说,能帮他收拾下田丽霞其实蛮开心的。

    他也没少受老妈的气。

    钱富贵简直不知道老婆和孟桃夭说的什么含义,茫然但又很清晰火花四溅得随时可能爆炸,颤抖着再端盘子打扰:“吃菜吃菜,这个皮皮虾现在很流行,怎么做到好吃又好看我们还是花了点心思的,小厨卖得好,打印餐厅也可以试试!”

    田丽霞直接怼丈夫:“钱富贵!”

    胖厨师一哆嗦就马上退缩,孟桃夭毫不在意,笑着谢谢胖叔,才芊芊的拿筷子夹皮皮虾,单手扯虾壳,依旧娴熟自如:“这个呢,就要宣传拍照了,我们那边有个摄影工作室可以把这个做到最好,菜单上漂亮才是卖得出去的最大关键,而且母的才好吃,拍照更得用母的,不好看没人要。”

    钱富贵躲在老婆的视线外使劲点头赞同。

    连赵晓雅都有点想扑哧笑,强行忍住。

    桃子一如既往的犀利啊。

    田丽霞直接越过影射比喻,冷笑哼:“娶老婆看德,只有找小老婆找小三才看色!上不得台面!”

    孟桃夭轻巧的吃着美味虾肉,拿着连成串的虾壳:“普通女人不要太皮,是因为美人在骨不在皮,懂吗?什么叫媚色入骨懂吗?真正最强的女性是内外兼修,懂吗?不懂就老老实实做好自己的贤妻良母,这么说吧,晓雅也不是你能理解的相夫教子那种传统女性,别用你的价值观去衡量她,懂衡量和价值观是什么意思吗?”

    赵晓雅眼睛有点亮。

    钱多多更想大力鼓掌,可惜不敢,但眼神肯定出卖了他的心情,被一连串高阶文化魔法打得头昏脑胀的田丽霞看见,照例拿儿子出气:“看什么看什么?这是你故意带回来气死我吗?”

    孟桃夭嘴都动了下,看见赵晓雅,硬生生咽下去,笑眯眯的吃皮皮虾吧,看钱胖子挠头:“好好吃饭不行么,我跟晓雅难得来平京跟你们吃个饭,你非得跟桃子拌嘴,老实说吧,她吵架的功力在我们江大几万人可能都要上领奖台,你俩放脏话骂街也能斗个半斤八两,可你跟她吵什么呢?你们根本就遇不上,没有矛盾点啊,生什么气?”

    田丽霞可能最大的潜意识就是这点,儿子要彻底被个妖艳货色影响破坏了,马上要爆发!

    还好有赵晓雅,赶紧倒上杯茶献给田丽霞:“套用多多爱说的话,争论是最没性价比,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观,求同存异才是我们应该有的开放心态。,您说呢?”

    田丽霞就是信儿媳妇这包药啊,这种知书达理的范儿,让她心满意足得像喝了碗甜水,立刻笑纳,像地主婆那样笑起来:“好好好,还是晓雅说得对……”

    还真就不跟孟桃夭脸红脖子粗了,细细的跟赵晓雅说话。

    孟桃夭做个鬼脸,更心满意足得像打赢了仗的继续吃皮皮虾和田螺,吸得呼啦啦的。

    钱富贵松了好大一口气,对这样放飞自我的姑娘更觉得不能再好了,反倒是坐下来怼儿子:“陪你老子喝点?别读了几天书就觉得自己真是个文化人了,白的?必须喝点!”

    实在是找不到别的办法收拾儿子了。

    于是等前往机场的时候,钱多多居然被他爹灌得有点醉,但也只是脑子里有点飘忽,神志动作都很清醒。

    其实他内心仿佛也想一醉方休!

    闷头喝了不少杯。

    赵晓雅和孟桃夭都看在眼里。

    所以出租车来了以后,红娘赶紧送两人坐后面,自己甜甜的留在后面告别,田丽霞不想理她,越过扑车窗边告别:“下次下次,我们一起去买个好车,多呆些日子,我们娘儿俩到处看看!”

    赵晓雅心知肚明:“您多保重身体,有机会到处旅游感受下……”

    这会儿钱富贵却在老婆身后抓住机会,对孟桃夭愧疚不已的低声:“委屈你了,多多……”他也说不出来什么话,只能悄悄又塞个吊坠过去!

    孟桃夭想哈哈哈的笑,觉得钱多多这老爸太可爱了,简直就是她最向往的那种父亲,再怎么穷困吃力甚至被压迫,都只是为着孩子好!

    于是俏皮的把吊坠偷偷摸摸握在手心,心领神会的点头:“我跟多多是好兄弟,甭担心,我会全力帮他的!”

    钱富贵简直长叹一口气,多好的姑娘啊!

    那个逆子怎么就看不到呢?

    逆子就只会牵着赵晓雅傻笑。

    赵晓雅啥都不说,弹他额头一下表示喝什么酒啊。

    孟桃夭不停用余光瞄后面,最后也选择不说话。

    所以看着挺青春时尚的两位美女,居然能沉默一路,把出租车司机可诧异坏了。

    包括孟桃夭也还是没有到什么高级vip候机室的做派,三人就坐在登机大厅,钱多多始终坐在那一言不发,有点喝了酒的木讷,反正和他之前说要尽量欢声笑语祝贺赵晓雅不太一样,可能也是喝了点酒任性。

    孟桃夭去上了个厕所,回来就坐在赵晓雅另一边了,还隔了个座位玩手机,但赵晓雅转头看她,立刻就感应的抬头对视。

    赵晓雅露出个歉意的微笑,然后尽量把调子定好:“版权的事儿谈得还好么?”

    孟桃夭权衡了两秒,放弃帮钱胖子卖惨,无声的挪到旁边座位,在很近的距离上小声:“我认输,胖子诚心诚意的待人,能跟他交往的人,都是好人,这样的人是应该被善待。”

    赵晓雅正视自己的闺蜜,把寒暄的语气变成认真的询问:“嗯?”

    孟桃夭就是要履行自己的责任和义务:“你这时候出国留学的意义,跟当初刚进校的时候,还一样么?”

    甚至还调整下语气单刀直入:“袁媛还是个孩子,她学赛车追求爱好都可以理解,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你在追求个人梦想的时候,就不考虑下另一个人?这算不算自私?”

    钱多多终于从恍惚中出来,沉声:“桃子!”

    没理他就加重:“孟桃夭!”

    孟桃夭依旧寸步不让的看着赵晓雅。

    她觉得这是自己天经地义的责任。

    [ m..]
小说推荐